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06章 对未来的规划

第三百零六章 对未来的规划

从湖心路绕到黄致远的酒店。北风呼啸着从树枝间而过,大雪下到这会儿已经变小许多。

“今年的冬天要冷上许多。”黄致远穿着单褂披着大衣喝酒,见陆景进来,招呼他坐下。

要不是客厅里有黄色柔和昏暗的灯光,看起来就如同荒山野岭里荒凉的酒馆,而黄致远和谢泽华就是相逢于道左的酒客。

一盘油炸的花生米下去大半,两个人都有些微醺的感觉。谢泽华对陆景说道:“陆市长今天找我谈话,问我如何发展云春市的经济,要我深入思考这个问题。”

陆景笑着去里屋里抱了一坛米酒出来。这酒比黄酒的度数要低些,不容易醉,“云春市有一个副市长的空缺,看来谢书记的希望很大。”

谢泽华摇头笑了笑,拿起酒碗和陆景碰了一下。在寂静的雪夜里能听到瓷器相撞的清脆声音。

黄致远微微一笑,抿了口酒,说道:“老谢,我看景少这个判断八九不离十。你这次由正|处升到副|厅,跨越仕途一大关卡。以你的年纪,前途无量。”

说着,问陆景,“省里的情况如何?”

“不清楚,暂时没有什么消息。”陆景喝着口感柔和的米酒说道,“要是谢书记去云春,可以预见是妥协的开始。许副书记才来楚北,倒下去是不可能的,但是在一段时间内其影响力会被压制。”

黄致远嘿嘿一笑,紧了紧身上的大衣,“陆市长这么早就开始谋划楚北全局了吗?”。

“正常的干部交流任职。”陆景笑着摇头。黄致远这个看的有点远。日后或许有这种可能。省城所在地的市委书记同时担任省委副书记分管人事的惯例不是没有。大哥日后运作得当,未必不能走出这么一条路子来。

谢泽华笑着道:“我对云春的情况不熟。打算过两天下去看看,权当度假。”拿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吃着。“景少对云春市的经济发展有什么看法?”

要说商业能力,他们三人中自然以陆景为首。

“云春是楚北闻名的旅游胜地。谢书记可以考虑旅游牌;另外云春又是楚北省有名的美酒之乡,虽说大部分酿酒工艺都被江州市白云酒业掌握,但是在当地还有几家小厂。或许名间也有失落的酒方也说不定。像黄老师就是酿酒高手。”

黄致远笑道:“我这是书上琢磨来的土方子,况且大部分酒都是自酿自饮。要打市场估计很难。不然,我这酒馆生意早就兴隆起来。”

陆景悠然的笑道:“改进工艺其实不难,到江州市白云酒业里面去挖几个高手出来,工艺不就有了。

江州市白云酒业已经被远大公司收购,谢书记可以考虑和他们谈谈。看看怎么样运作有利于云春市的税收。云春市的税收上来之后,修一条直通江州的高速公路,届时旅游业也好发展。”

黄致远狡黠的接口道:“到时候景少去云春玩也方便。”

“哈哈。”三人都笑起来。

陆景把酒碗放下,笑着道:“出主意总要有点好处。等谢书记把路修好,我把公司的人都拉去云春旅游,为云春旅游事业发展做贡献。”

一直聊到深夜,喝着酒也没觉得寒气逼人。等听到门外“咔嚓!”一声,大雪把枯枝压断的声音,恍然惊觉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曾红英早开车回后湖别墅休息。与谢泽华在南阳街的分叉路口告别。回研究生宿舍睡觉。开了门,发现余志成还在他的台式电脑前打游戏。暴雪公司出品的红色警戒。

“咦,我还以为你不回了。”余志成头也不回的操作的坦克冲向对手的基地,“明天放假。你要去云春?”

陆景笑着脱衣服,“是啊,约定好的事情。你三天假期怎么过?”

“我回京城。”余志成把鼠标点的飞快。“呵,张勇最近和叶仪关系突飞猛进。他们两个说不定会去。你们家关宁说不定早就约好了。”

“我明天问问。”陆景笑着道。洗了澡出来,就见余志成正在打第二盘。问道:“刚才赢了输了?”凑过去一看,就见对方的坦克已经冲进了余志成的家中。看情况立马得输。

“唉,输了。今天运气不佳。”退出游戏,余志成在桌面打开聊天框和人聊起来。这是星空网吧的即时聊天软件。用在研究生宿舍的局网内也能运行。

“余小胖,你服不服?打了十盘你输了十盘。”

“打死都不服,陈苏子,我今天状态不好,等我从京城回来我们再较量。”

陆景笑得坐到**,这两个人居然熬夜单挑游戏,真是搞笑。陈苏子也够可以的,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对即时战略游戏有兴趣?

见两人噼里啪啦的聊得痛快,陆景笑了笑,上床睡觉。

江大校园内的雪景极美,犹如“千树万树梨花开”。不时的有女孩子的惊呼,还有十来个学生在李湖边的树林里打雪战。

关宁穿着白色的厚棉袄,眉眼如画,巧笑嫣然的和陆景一起在江大校园里漫步。

“没喊叶仪呢,她和张勇都是云春出来的,早见惯了白云山的风景。再说,我要和你单独的度假呀!”

陆景见她扬起的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愉悦的笑容,伸手将她乌黑仿佛绸锻的长发撩到香肩之后,看着她柔情似水的明眸,心里微微有些沉醉。

“恩,我喊了陈敏做向导,我们去江州空姐职业技术学院接她。”

在江州空姐职业技术学院接着陈敏,曾红英开车载着三人出发。从江州至云春有一条国道,道路还算齐整。走了两个小时,在中午一点之前赶到了云春市。

云春市就在白云山山脚下。半个小时的车程就能到白云山。相比于后世热闹繁华的旅游胜地。此刻的云春有些冷清。

在市区里吃过饭,略做休息。驱车至半山腰的白云宾馆入住。这是云春市委的招待宾馆。

陈敏是本地人,熟门熟路。没去那些看起来豪阔的大温泉浴场,而是带着两人去真正的上佳的温泉所在地。

老板是一个胖子,见陆景出手阔绰,带着一个绝色丽人,又带着一个青涩果子般的青嫩小美人,知道这青年非富即贵,当即带着三人去1号的贵宾池。

池子不大,与周围隔绝开。有专门的更衣间。靠近池边还有修建好的台阶。在温泉池里惬意的泡着,全身都放松下来。有陈敏那小丫头在陆景也不好和关宁腻到一起,只是并躺着说话。

“好舒服,叶仪那妮子真没骗我呢。”关宁穿着保守的连体泳衣,不过曼妙的身材曲线却是遮掩不住。

陆景笑着道:“她骗你干吗?是挺舒服的。要不我把这地方圈下来,以后就我们自己来。”

关宁眼眸里闪过月华般的光芒,接着又摇头笑道:“算了吧,你圈下来,别人可就没有办法使用了啊。”

“可以对外营业。”陆景看着她绝世的容颜。忽而很想吻她,“就这么定了,我回头让人过来谈收购。”

关宁抿嘴一笑,双手掬起一捧温泉浇到陆景脸上。“就知道哄我开心呢。”

陆景叫着翻身爬起来,要去捉住娇笑着逃开的关小宁。温泉池里回荡着欢笑声。

温泉不宜泡得太久,洗浴换衣后。走回到白云宾馆刚好看到夕阳斜落。白雪皑皑的半山风景迷人,在房间里从窗户的玻璃处观看远近的雪景。令人心神沉醉。

“好想就这样一直安静的陪着你。”关宁在窗前回头说道,天地间最后一丝余晖落在她身上。穿着白色绸缎睡衣的她犹如高山雪莲般绚丽夺目。

陆景斜倚在椅子背上,手里拿着咖啡不时的抿上几口,看心爱的女人,顺便看窗外的美景,满足的无以复加,心里被欢乐的幸福填满。

“我也是。”把关宁轻轻的拥入怀里,在她香腻的脸蛋上吻了一口,“到老时,我们都会记得在这一刻,记得我们在窗前安静的看雪景。”

关宁轻轻的抚摸着陆景的脸,动情的奉上香吻,“有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去你身边帮你,有时候我又觉得我应该保留自己的生活,陪着你让你开心。听到你说话也会觉得快乐,想你的时候又会哭起来。陆景…”

最后一声低唤千转百回,柔情万种,动情至极。

“我明白。”陆景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抱着她更紧了些,“我其实希望你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你有太多的拘束。

我的生活里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很模糊,以后只怕会更忙,可能就没有个人的空间。我习惯了倒也无所谓,但是对你来说不公平。”

关宁温柔的看陆景,“只是不能厮守在一起,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煎熬。”

说着,双手抱着陆景的背,把头伏在他胸口听他的心跳省,轻声说道:“我本来想着读会计学出来找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免得出现高三那样的情况没法应对。我爸前几天打电话给我,他现在生意很好,家里的欠债都还光。现在我想换主意了。”

陆景噙住她娇嫩鲜艳的红唇,温柔的轻吻着,让情愫在两人的心里流淌着,“现在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可能会是读书、旅行之类的,再去音乐学院那里多学几首曲子。我想让我变得完美一些。等到大学毕业了再看。总之,你去那里我就去那里。”

“你已经完美的让我心醉了。”陆景低头轻舔着她晶莹剔透的耳垂,“让舞台的聚光灯打到别人身上,我们安静的享受自己的生活,享受生命的乐趣。”

“唔。”关宁敏感地带被陆景袭击,嘤咛一声。陆景抱她到**,褪下睡衣,与她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