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24章 跪地道歉

第三百二十四章 跪地道歉

云春市最好的酒店自然是市委招待点的白云宾馆。在二楼的包厢里面,王至顾请陆景吃饭。谢泽华、胡文洸作陪。

景华公司有意在云春发展旅游业、旅游地产,前期会投入一千万资金。如果与云春市政府的合作能谈成,后期还有追加投资的可能。

附带着还有一个教育基金的项目,加起来两千万的投资项目由不得他这个市长不重视。要是能把云春的旅游局面搞活,他这个市长想不升迁都难。

至于教育什么的只能是后面的人享受到好处。不过那笔资金会放在教育基金里面,市里对那笔资金基本没有什么影响力。所以也不可惜。当然,他作为当初引入这个项目的市长可以享受到重视教育的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谈到这个份上,表弟王川强等人的面子自然就不重要了,至于陆景要求的撤职处分可以满足。等陆景的投资落实在云春市,过段时间再对王川强另有任用嘛!届时,陆景总不会为这点小事和他为难。

党政一把手都不得原地任职是规定。他当然不是云春本地人。王川强只是他远房的表弟,为他的政绩受点委屈那是应该的。

“陆先生好眼力,看中了我们云春的旅游资源。白云山主峰白云峰海拔1888米。云春依山而建,毗陵大江,丘陵起伏,风景妍丽多姿。有山川四季之美,有湖泊如珍珠纵横而列,有酒、有茶…。楚北胜景尽在云春!”

要不是陆景以前坐火车路过云春时听过云春的介绍词,肯定会以为王至顾文采斐然,而实际上这段文字是全国高中地理教科书中对云春的介绍。属于云春的“名片词”。当然,不来云春的人不会很熟悉,但是在云春生活工作过的人自然耳熟能详。

陆景微微一笑,“云春风景秀美,能将它的美丽尽情的展示给全国各地的游客们,我也会有一份成就感。”

景华的投资只会集中资金改造白云山的景点,其他的工作都会以云春市为主导。云春市会组建云春市白云山旅游有限公司。景华以一千万的投资拿下旅游公司40%的股份。

夜里宾主尽欢而散。王至顾打包票明天定会把他表弟王川强等人拎过来给黄紫琪道歉。

…曾红英开车去接黄紫琪中午才到。同行的还有黄紫琪同批支教的老师——邓光芦。他每个周末都会走八公里山路来看黄紫琪。

白云宾馆二楼的包厢里,邓光芦默不作声的看着七个中年男子依次跪倒黄紫琪面前道歉:“黄老师,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他觉得这句台词设计的很好笑。七个大男人这么软绵绵的说话实在让人发笑,但是只要黄紫琪不点头,或者说一句原谅的话,跪着的人就会一动不动的跪着。

等看到第六个人跪地的时候,邓光芦心里悚然而惊。这要怎么的权势才能做到。就算是让七个普通人下跪道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官员?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黄紫琪身边的青年。十分年青,但是神态从容,似乎觉得这些人跪地道歉理所当然。这叫陆景的青年什么来头?

黄紫琪介绍的时候只说是她的朋友,但是…邓光芦心里哀叹一声。心底对黄紫琪的那点想法烟消云散。

等道歉的人都走光,谢晋文去外面叫服务生上菜。黄紫琪看到道歉的人中,果然没有夏来贵,对陆景笑道:“你办事蛮靠谱的啊。”她本来对这些人跪地道歉不适应,但是陆景说他说过的话要兑现,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这些人跪地道歉。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这件事夏来贵不来更招那七个人记恨。以后“山水相逢”的时候自然有夏来贵好受。但是夏来贵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带着黄紫琪跑项目本来就是居心不良。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夏来贵在镇上肯定也不敢给黄紫琪小鞋穿。不过这些细微曲折的事情倒没必要和黄紫琪说。

吃饭的时候,唐悦和谢晋文都敬了黄紫琪一杯酒。陆景砸一千多万创办教育基金就为了博她一笑,敬杯酒也是值当的。

昨天晚上陆景和唐悦、谢晋文说了教育基金的事情。做事情当然不可能没有原委,陆景只说从一个朋友那里了解到云春教育的困境所以成立教育基金支持云春的教育事业。但是唐悦和陆景熟的很,说他不像是“兼济天下”的人,必定有其他的原因。打电话问了谢泽华、黄致远,再结合只言片语就猜出事情的原委。

吃过饭送黄紫琪到她的房间里休息。黄紫琪疑惑的问道:“陆景,你表哥和那朋友干嘛敬我酒啊?没见他们两个和邓光芦喝酒。

陆景笑道:“你当他们两个是好意?故意看我笑话的。说我千金博你一笑。

本来是支持教育的崇高情怀被他们两个说得我的形象直接降了两个档次。要从结果看问题。不管我出于什么原因,我还是为云春的教育事业做了贡献不是?”

黄紫琪脸上有些娇羞的微红,白皙的肌肤似敷了一层粉似的。妩媚清艳,明亮的眸子里有淡淡的流波闪过,醉人的紧。她扭头看着窗口,轻笑道:“我怎么听你这话向我表功呢?”

她倒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成为千金买一笑的主角,但是这件事确确实实的发生了。被陆景这样点破,她忽而有些没来由的羞涩。说这会儿心里没有感触,那肯定是假话了。

陆景走过去把窗帘拉开,午后的阳光透进来,还有桃花芬香的味道,斜倚在窗户边,凝视着黄紫琪明眸皓齿的容颜。她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衣,蓝色的牛仔裤,挽着马尾辫,清清爽爽的感觉。

“我这么隐蔽的心思都被你看出来,有没有感动一下?”

黄紫琪娇俏的白了他一眼,“姐姐那么容易感动早被人追走了。还轮得到你来献殷勤啊!”说着,又微笑道:“教育基金叫什么名字?成立之后,我捐五十万进去。”

“叫紫琪教育基金。”

“啊-!”黄紫琪惊呼一声,饶是以她一贯自信、独立、大胆的性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娇嗔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没经过我的同意就用我的名字命名。”

“那现在征求你的同意,可以吗?”陆景笑着道。

“不可以。”黄紫琪娇声说道:“小丁、老廖他们要是知道这么个名字非得笑死我。到时候我形象全被你毁了。”说着,右手握成拳头来加强她话语的说服力。

“那你取个名字。”陆景双手摊开,微笑着说道。

黄紫琪被陆景看得不好意思,又转个身,留了一个曼妙的背影给他,耳朵根处有些绯红。她坐在桌子边,右手撑在桌子上,沉吟了一会,说道:“教育是传承知识,育人成才。追求知识的路无穷无尽。荀子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可以取一个‘积’字。”

说着,站起来,走了几步,抬头看陆景,眼睛里有飞扬的眸光闪过,“对孩子们的期许,不过成就如何,希望他们‘志当存高远’,犹如雄鹰遨游于蓝天,不要浑浑噩噩、蝇营狗苟、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可以再取一个‘远’字。

就叫积远教育基金怎么样?”

“你说了算。”陆景笑着点头,“我一会给章文君打电话。她已经去京城办理具体的事情了。大概两个星期之后能把手续都办下来。手续完成之后,资金马上就可以到账。我先让胡文洸管理基金。你要不要参与到基金会具体的事务中来?”

黄紫琪白了陆景一眼,说道:“我哪有时间做这些事情啊。捐完五十万之后我就身无分文需要工作了。”她其余的钱都给父母了,从渝都出来时身上就带了这么多。

陆景高兴的说道:“那你准备回京城和周银燕开设计公司?我在江州白沙井有几套房子需要搞室内装修,交给你帮我设计。”

“那几套房子的设计我免费帮你做。开公司的事情我得和银燕先商量商量。”黄紫琪脚尖轻轻的磨蹭着房间的地板,显示着她内心的犹豫。

陆景笑了笑,走到她面前,几乎能清晰的听到她的呼吸声,“先睡会午觉,我下午带你去泡温泉。”

“你想的美呢!”黄紫琪伸出手掌贴在陆景的肚子上,笑着把他稍稍推开,差点都被他抱住,“想看姐姐的身材也不知道找个好点的借口。快出去吧,我要午睡了。”说着,还打了一个哈欠。

陆景笑着帮她带上房门,不知道里面紫琪是什么心情,但是他的心情很不错。

招待了黄紫琪两天,周日下午送她和邓光芦返回前舒镇。虽然陆景很想、非常想在她那儿留宿。但是黄紫琪哪会同意?

连夜回到白云宾馆里,谢泽华和黄致远一起过来找他,都是一脸怪异的笑意。黄致远调侃道:“景少闲情雅致的陪着佳人,把我们两个晾了2天。这几天云春市里围绕着景华投资的事情可是忙得团团转。老谢都不知道为你挡了多少邀请。”

谢泽华笑道:“云春市的市委书记周非放想和你见面。另外市委副书记刘玄志也想和你见面,招呼都打到我这里来。先问问你的意见,我好回复他们。”

投资商是块大肥肉,谁都希望能沾上边。更何况陆景还有另外一层身份,他是陆市长的弟弟,云春市里面的这些人精又怎么能不凑上来。

黄致远说道:“我建议你答应下来,要在云春投资,方方面面的关系都要搞好,而且王至顾那个人未必靠的住。他在云春干了四年多的市长,云春市经济毫无起色,恐怕能力有限。”

陆景抽着烟,点了点头,笑道:“那就见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