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25章 隔岸观火

第三百二十五章 隔岸观火

周非放四十六岁,戴着厚厚的玻璃眼镜,身材高瘦,眼睛细小,但是眼神很锐利。楚北政法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从政也算是专业对口。

私下里的宴请也没放到白云宾馆。那里人多眼杂。而是放在了云春市内一处园林式的餐馆里。

陆景其实极度怀疑这是周非放的私家园林。飞云餐馆的老板是一个模样不赖的女人,只穿着洋红色针织衫展露出傲人身材。陪着敬了几杯酒,笑吟吟的出去。包厢里就剩下周非放和陆景两人对酌。

周非放微微沉吟,拿起筷子吃竹笋炒肉,细嚼慢咽,然后慢慢说道:“景少有没有兴趣接手白云宾馆?白云宾馆作为市委的招待单位连年亏损,给市里的财政造成不小的压力。我希望能将它改成股份制的酒店,把经营权让交给专业的团队来运营。”

陆景拿着酒杯子随意的喝着酒,借喝酒的动作脑子飞速转着。显然,周非放是知道他是谁。从称呼到酒店的专业团队这句话,很多东西他都打听的很清楚。他是一个有心人。

“赚钱的事我总是会有兴趣。就是不知道周书记这里有什么要求?”

“景少有这个意向就好。”周非放哈哈一笑,拿酒杯和陆景碰了一杯,“我希望景少不要因为个别人职位的变动对云春的投资环境产生疑虑。”

陆景笑了笑,琢磨着他话里透出了信息。

第二天和刘玄志的见面又是另外一番情景。在市区里吃过饭后到白云山脚下的一家茶馆里喝茶。竹林随春天的晚风而动,发出沙沙的响声。

刘玄志在江州任职的时候,正值郁系和陆系蜜月期,所以他和陆景见面多了几分故人重逢的意味。

“以后要请景少多多支持云春的经济发展。谢市长的能力我是了解的。大将之才。”

陆景若有所思的笑着拿起茶杯喝茶,心里有些明了。

四月十五日,陆景和唐悦、谢晋文一起离开云春返回江州。陆景、唐悦是因为私事——唐彤来江州了,而谢晋文则是在云春玩厌了。黄致远留在云春为谢泽华谋划。种种迹象表明,云春正在酝酿这一场风暴。矛头直指市长王至顾。

唐彤到江州是找唐悦算账的。对唐悦毁了她的爱情她极为不满,带了一叠刘瑶晗穿着古装和人接吻和照片给唐悦看。显然也是想看他的笑话。不过唐悦反应比较平淡,总算是把她心里那股邪火压下去。

饭后,谢晋文苦着一张脸陪唐彤四处转转——这丫头狠啊!硬生生的把她哥的“台”给拆了。唐悦拿着那叠照片要是还有娶刘瑶晗的念头那就见鬼了。

而唐悦则是和陆景一起去师大。

师大的校园里正在举行研究生的复试。各种指示的路标倒是让陆景和唐悦轻松的找到地方。两个人站在花坛边抽烟。

唐悦抬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对陆景道:“其实刘瑶晗拍吻戏的事情我知道。现在对刘瑶晗的心思也就没有以前那么热切。也没想着将她娶回家。

我负责为景华系公司收集商业情报以及创建天辰娱乐公司之后对一些事情反倒看得很清楚。”

“演员拍戏。吻戏、**都是免不了的。”陆景拍了拍他的肩膀,“娱乐圈也就那么回事。带套做不叫失身。非舌吻不叫接吻。你自己能想通自然最好。”

唐悦笑道:“我好歹比你大的多,怎么说起话来你比我还透彻些。”说着,顿了顿:“唐彤性子暴躁了一点,要磨练磨练,我想把她安排到香港工作,开拓她的视野。”

“行啊!安排在瑞丰公司里工作。我一会给我哥打电话看他这两天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过了今天我陪你们在江州转转。”

唐悦陪着陆景抽了一支烟,离开时笑道:“悠着点啊,女人太多压力很大的。”

“你赶紧陪唐彤去吧。好歹让她心里的怨气消掉。”陆景笑着挥手道。他对秋兰姐能有什么想法?

午后的阳光不算烈,校园里活泼的气息仿佛飘渺的琴音从风中传来,有些单调,但是有着水晶般的质感,让人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青春的日子。

青春的日子好比吸烟。烟在飞扬,烟灰在坠落。

陆景抬手看了看手腕,拿起电话打给邵秋兰。

约了在师大的东二门见面。时隔几个月再见邵秋兰,她已经恢复到昔日精致优雅的美女模样。皱褶的白色长袖T恤由相互交叠的衣角叠造出搭片式的V型,精妙的围拢出曼妙的腰身。愈发显得她胸高腰瘦。黑色的铅笔裤让她的**曲线诱人无比。

陈苏子穿着粉色衬衣、牛仔裤站在她身边,要不是那双长腿迷人,只怕就给比下去了。

“秋兰姐,祝贺你考上师大的研究生。”

“分数还没出来呢。”邵秋兰优雅的推了推眼镜,笑着同陆景握手。把弟弟的事情解决之后,她一心备考。初试成绩过线,这次复试感觉也考得不错。“你没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大学生活如何?”

“天天逃课,基本没什么感觉。”陆景笑着道。

陈苏子说道:“走吧,走到江大的东教工食堂差不多五点。正好吃晚饭。”

“我打电话给四中在江大的同学,看大家有没有时间过来一起吃饭。”

邵秋兰微笑着摆手,“等九月份过来再说吧,现在就不要惊动大家了。”突然间,她发现和陆景的关系有些生疏。这种感觉让她心里有些惆怅。

第二天晚上,陆景、唐悦、唐彤、谢晋文和大哥陆江一起吃了顿晚饭。谢晋文的父亲以辽东省委常委的身份兼任春城市市委书记。任命不日下达。谢晋文当时激动有些傻了。他父亲政治生命的第二春开始焕发,向上的势头很明显。

在江州呆了一个星期,陪着唐彤在江州转了转,然后安排她去香港工作。唐悦、谢晋文都一起飞往香港。谢晋文想要见见杨星长。

邵秋兰复试通过后也返回京城,临走时让陆景回京城后打电话给她再去粉红佳人酒吧喝酒庆祝一番。

积远教育基金的手续办了下来后陆景随即前往云春。

四月二十七日,云春市常务副市长陆铁之被爆出与市第一招待所的经理程晓云有不正当男女关系。陆铁之借助程晓云通过市第一招待所敛财一百万之巨。

程晓云涉嫌贪|污、行|贿被依法逮捕。经省里批准,陆铁之被双|规。云春的政治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云春夜里忽而下着雨。山雨清冷。陆景、谢泽华、黄致远三人在谢泽华位于市第一招待所的房间里面喝茶聊天。市第一招所一共8层,谢泽华的房间在810。类似于四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般的布局。

“春雨如油!”陆景站在窗边指着不远处的市政府大楼笑道:“我们这算不算隔岸观火?周非放、刘玄志与王至顾斗得你死我活,我们却没有可什么担心的。

老谢的事情,周非放这一方开出的价码是常务副市长。要我投资旅游、教育、以及白云宾馆的改制。要想不被人诟病,至少要拿出1500万来接收白云宾馆。前后投资总计应该在四千万左右。”

“握着投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占着主动。”黄致远喝着茶说道,“景少有没有担心投资收不回来?胡文洸给我说,云春的旅游要发展起来,必须要修建一条直通江州的高速公路,否则投资云春的旅游业没有太大的价值。”

谢泽华思索了一会,说道:“可以和江州合作共同向省里申请一部分资金,然后自筹解决一部分。”

陆景笑道:“江州你指望不上了。正在大力搞建设,财政吃紧的很。周非放今年才四十六岁,还有机会向上走,他那里老谢你可以多走动走动。这条高速公路恐怕还得落在他身上。”说着话,电话突然响起来,陆景拿着手机看了看,是王至顾的电话。等电话响了一会,陆景轻轻的挂掉。

“病急乱投医。王至顾要顶不住了。”

前舒镇的镇办小学外的路上,陆景和胡文洸在人群后面抽着烟。积远教育基金出资重新修建前舒镇的镇办小学,今天是爆破拆除小学的以及新小学动土奠基的日子。

小学的学生和老师都已经暂时转移到隔壁镇上去上课。除了镇里的办事员、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很多村民都过来围观。

“轰!”

一切准备就绪后,随着一声巨响,破旧的小学轰然倒塌。在准备好的木台上,前舒镇的镇党委书记上去讲话。稀里哗啦的鼓掌声也不知道有几分是真心的。

陆景对胡文洸说道:“一会讲话你应付下,我先撤了。”胡文洸现在是积远教育基金的负责人。

胡文洸指着陆景的奔驰V60惋惜的道:“山路不好走,这车这段时间可是吃了大亏。”说着,笑道:“景少看完黄老师回来记得把我捎回市区里,那普桑能把人颠死。”

“没问题。”陆景刚坐到车里,谢泽华打来电话,“刚刚召开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王至顾调到省里去养老。刘玄志就任云春市市委常委、副书记、代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