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30章 地头蛇

第三百三十章 地头蛇

江州建发集团发家时间在1992年,主要涉足钢材批发、建材批发、建筑机器设备买卖、租赁业务。他们从创办之初的一家小公司在一两年的时间之内迅速的发展成为三、五亿资产的集团公司。

那段时间吴璇的堂叔吴智强正好是江州的副市长。谢泽华当时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是吴副市长的左膀右臂。

吴家是典型的地方势力,江州的地头蛇。

“建发投资是近两年才组建的公司,主要负责建发集团的投资业务。我听说前江州市委书记的儿子郁扬、市委副书记王万强的儿子王挺在公司里面有股份。另外,林元区的区长吴本均是我堂叔。他最近很得熊书记的看重。”

说完,吴璇不爽的补充了一句,“吴家的人个个都有毛病。”

“你不也是吴家的人吗?自己骂自己有毛病?”陈笑笑嘻嘻的问道。她和吴璇关系良好,倒是第一次听她这么说她家里的人。

“我和他们没关系。要不是长这么大都用这个名字,我早把名字改了。你不知道吴家的人有多么可恨。”吴璇怨气十足的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他们居然说我妈和我在江州做生意丢了他们吴家的脸。他们吴家又什么脸好丢的?岂有此理!更何况我妈早就和我爸离婚了。”

陆景、陈笑对视一眼,都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从吴璇和她妈妈亲近的关系看来,她对她父亲有意见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陆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吴家必然是王万强和熊书记达成默契的原因。

吴璇见陆景沉思。身体微微前倾,问陆景。“我听说陆市长一直有将徐古县内的江州钢铁搬迁到荷田县的想法。吴家的钢材生意是低价从钢厂内拿到钢材然后高价批发转卖。他们就像是依附在江州钢铁公司上的吸血虫。

江州钢铁搬迁之前肯定要清理财务。一查吴家那些勾当就要曝光。吴家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扰钢厂搬迁。

你打听这些事情是不是陆市长有对付吴家的想法?”

陆景笑着摇头:“吴家那点力量想阻扰钢厂搬迁无异于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我哥要对付吴家只透句话出去自然就有人把吴家折腾的鸡飞狗跳。哪里要我打听消息。

政治的事就不和你多说了。到时候搂草打兔子,顺带整整吴家帮你出口恶气。”

说着。指了指她的胸口,“走光了。”吴璇今天穿着白色的长袖衬衣,黑色的包臀中裙,她刚才和陆景说话时,身子微微前倾。陆景居高临下,一眼就瞥到她胸前白腻娇嫩的乳沟。浑圆挺立的乳峰有小半乳肌露在浅粉色小内衣的外面。

“真丰满。”陆景心里暗赞了一句。

吴璇娇呼一声,连忙坐正,掩住领口,横了陆景一眼。“便宜你了。”说着,对陈笑嗔道:“你也不管你家男人。贼眼乱瞄。”

陈笑笑兮兮的搂着她的肩膀说道:“你自己不注意赖谁啊!谁让你的长那么大。”

陆景咳嗽了一声,“我说你们两个讨论闺蜜话题是不是要顾忌下我的感受。”

“得了便宜还卖乖!”吴璇白了陆景一眼,“没事我先走了。要是能把吴家的生意砸了你一定不要客气,我回头请你吃饭。”

“那我下次只看不说。”陆景腆着脸说道。

“你想的美。还想有下次呢?”吴璇站起来问陈笑:“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儿和这小子郎情妾意啊?”

“瞎说什么。”陈笑不依的掐了吴璇一把,看看手表,“我下午也没什么事,去你办公室聊会天。我那儿人太多了。”

说着冲陆景挥挥手,两人亲密的并肩走出小会议室。两人身高有些差异,看起来像大小美人。大美人穿着黑色的丝袜、再加上标准的职业装打扮——白衬衣、黑色包臀裙,小美人穿着冷艳的黑色连衣裙、耀眼的白丝袜紧紧的裹在纤细圆润的美腿上。背影窈窕、腰细臀翘、丝袜美腿….

陆景揉了揉自己的脸。长出一口气,这场面真是让人好受。

陆景从景和大厦里出来,拿手机给占伟涛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大哥正在江州钢铁视察。推动江州钢铁搬迁到荷田县是大哥最近的主要工作。

江州市目前的城市规划是集中资源从林元区向东北方向推进,囊括汉北区、常新县、徐古县、月湖县。而位于徐古县的江州钢铁所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严重制约了江州城市化的脚步。

随着林元区新城的建成。城市群进一步向北延伸,要求江州钢铁搬离徐古县的呼声越来越高。

但是江州钢铁是省管国企。江州市政府在这个方面话语权很薄弱。并且江州钢铁在徐古县的厂区拥用一套完整的配套公共设施,还有炼焦、炼铁、炼钢、轧钢、物流等一整套钢铁生产的工艺设备,要搬迁到荷田县内重新开始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江州市政府在去年就下发了《江州市政府关于推动江州钢铁搬迁的几点意见》的文件。并且在荷田县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但是九七年国家经济、金融政策开始收紧,地方上的大量基建及工业工程要么拖、要么砍,使得前两年原材料旺盛的增长需求,一下子就停滞下来。国内钢材价格持续下滑。到九八年这时候形势更为严峻。

大环境不佳,江州钢铁的利润也随之下滑。这个时候让江州钢铁耗费资金搬迁厂区和设备,其内部动力不足。

江州钢铁那帮人的打算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在徐古县内呆着好好的,像住房、学校、医院、公路这样的设施一应俱全。荷田县那穷旮旯地谁愿意去?

人一旦习惯了某种坏境或者思维,就不愿意再去改变,除非有强大的外力因素。

现在钢铁的大环境并不好,江州钢铁有大把的借口不挪窝。比如说:控制产能、抑制扩张冲动等等。

陆景挂了电话回江大。刚从中盛路的美食城路过就接到占伟涛的电话,“市长让你晚上去家里吃饭。”

中盛路的美食城从去年12月开始建设到现在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7月份就会完工。届时会举行招标大会。

车到江大门口,陆景还在琢磨着江州市的局势。突然电话响起来,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陆景是吧?我是官怡君,你现在来江大的体育馆,若怡正在练舞蹈。晚上你请她吃晚饭赔罪。”

“你打错电话了吧?”陆景皱眉说道。他那里知道这个所谓的官怡君是谁?口气大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没打错。你不觉得你应该向若怡赔罪吗?”。电话那边口气挺强硬的。

陆景直接挂了电话,他懒的和这种不知所谓的人说话。他脑子转一转就知道那女孩口中的“若怡”十有八九是陈若怡。那女孩估计是陈若怡的闺蜜。

他要有事情也是直接和陈创和谈。他没兴趣去和陈若怡交往,更没有兴趣去敷衍官怡君。

江涛阵阵,松涛苑的3号别墅里王嫣然做了几道小菜三人一起吃晚饭。饭后,陆景和大哥陆江在客厅里说话。

“你是说林元区的区长吴本均可能会起到牵针引线的作用?”陆江听弟弟陆景说了一边吴家内部的关系以及建发投资和联合科技的关系。

“恩。”陆景微微的吸了一口烟,“王万强是不是太活跃了一点?孟有望刚刚被拍得半死,他就跳到熊为明那边摇旗呐喊。”

陆江哭笑不得的用手点了点陆景,“你呀说话不要说的那么透。”沉思了一会,说道:“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江州钢铁的事情,倒是忽略了市里的情况。看来过两天月底的常委会有我好受的。”

“熊为明就是欠收拾。过段时间就蹦跶两下。哥,你干脆把他拍死算了。”陆景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说道。在大哥面前他说话很随意,一点都不掩饰对熊为明的恶感。白沙井的事情上熊为明起了不好的作用。

陆江笑着摆摆手,“不能急。我稳一稳,在江州多做点事情有好处。”说着,抽了一口烟,“如果王万强倒向熊为明的话,那就要把他拔掉。”

陆景点点头。明白大哥的意思。以大哥的年纪,现在把熊为明挤走还会换一个新的对手过来,还不如留着他。熟悉的对手斗争起来得心应手啊!

另外:不能膈应熊为明的王万强不是一个好书记。

江州市十三名常委,熊、陆各占6席。并且其中纪|委谭书记不会无原则的倒向大哥,市|警|备区司|令员徐海聪时不时会缺席常委会。所以总体来说熊为明要略占优势。

而王万强时不时顶一顶熊为明,大哥的压力会轻很多。但是如果王万强倒向熊为明,那局势就有些糟糕了。把王万强搬走换上自己人是必须的。

陆江琢磨了一下常委会的事情,一个想法慢慢的在脑海里面有了雏形。还需要和赵省长沟通一下。关键点就落在吴家身上。

“你手下那个总经理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陆景想了想,说道:“差不多百分之八十吧。她没必要骗我。我看她挺讨厌吴家的,唯一可虑的是她的信息来源不够准确,要不我再找她妈妈确认一下。”

陆江笑了笑,“行。百分八十也差不多了。你先确认,我这边先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