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31章 审计财务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审计财务

夜色朦胧。江州五月底已然是进入夏季模式。灼热的路面在渐深的夜色还丝丝蒸腾出热气。苏远开车载着熊玉娇从岳父熊为明家里返回松涛苑的7号别墅。

白色的捷豹与银灰色的奔驰错身而过。熊玉娇扭头看着窗外好奇的对苏远说道:“那不是陆景的车吗?他在这里买了房子吗?”

“改天你去业主委员会那里查查不就知道了。”苏远微微一笑,温声说道。单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握住妻子的手。他刚刚和岳父聊过,后天的常委会上会有陆江好受的。岳父要尽可能多的拿下是市委委员这个层面的位置。江州的局面胶着着,王万强倒过来将会是一个破局的契机。

可笑陆江还把精力放在推动江州钢铁搬迁上面。

联合科技的成立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手机贴牌制造虽说没有景华那样自己生产手机利润高,但是一支手机赚2千块钱是妥妥的。

更重要的是各种人脉关系的整合。苏江省叶家绝对算得上陆景未来强力的对手,不论是在手机制造还是在终端手机连锁卖场上面。今年六月份叶家会拿下信息产业部下发的手机牌照自己生产制造手机。叶家已经在准备具体的申请材料。

苏远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江州钢铁的党委书记兼总经理张易平刚刚参加完省国资委的会议就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江州市的陆市长到江州钢铁视察,要他赶紧回江州钢铁的厂区接待。

“他娘的,还让不让人喘口气!过几天就来转一圈有什么好接待的。”张易平骂着坐进车子里。吩咐道:“回厂区。”

刚刚在会议上省国资委的舒主任点名批评江州钢铁拿了省里的2个亿的贷款反倒不思进取,天天喊穷。江州市在荷田县准备近5万亩的土地给江州钢铁用于扩张。江州钢铁还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搬迁计划来。

坐在车上的张易平心想,“陆江无非是来催我搬迁钢厂。荷田县那穷旮旯地谁愿意去谁去。反正老子不去。”

急匆匆的赶到厂区里。到行政楼十楼参加会议。推开门,看到一个长相清秀、气质儒雅的干部坐在会议桌的主位上听取江州钢铁副总经理徐成泽的汇报。二厂的老王给张易平让了一个座。张易平坐下来听徐成泽介绍江州钢铁搬迁的困难。偶尔瞄一眼主位上的干部——陆市长陆江。这个年轻、强势市长的传闻他不止一次的听说。

但是江州钢铁搬迁这件事不是强势就可以推动的,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更何况,江州钢铁是省管国企。要不是在江州的地头上,陆江这个市长过来转悠谁鸟他。可笑他还把自己当个人物经常往这里跑。

等徐成泽汇报的差不多,陆江微笑着放下钢笔,合上笔记本,“搬迁的困难呢我都记下来了。但是同志们,不是有困难的事情我们就不做。要对江州钢铁负责。

现在的经济环境不好,不说明以后的经济环境也会如此。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嘛。就以江州为例。市里对江州城市的规划还没有实现一半,这就有很大的钢材需求,其他各地有没有呢?我看会有的。

所以,我们的眼光要放得长远些,江州钢铁要走产业升级、打造钢铁品牌的发展道路。

但是江州钢铁一直窝在徐古县发展的空间有限。而到荷田县去会有一个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困难有,我们要一个一个的克服。我认为前期的准备工作可以做起来。我今天来之前和赵省长沟通过。明天省审计厅和省国资委会派出一个联合小组来江州钢铁审计财务,协助大家把前期的准备工作做起来。”

“哦--!”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看着会议室里江州钢铁的干部们交头接耳的**着,占伟涛心里有些莫名的快意。他跟着市长下来江州钢铁十几次。恼骚听了不知道多少,但是这些人一点实际动作都不肯做。根本就不卖市长的帐。牛逼哄哄,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张易平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泛起苦水。刚刚还轻视这位来着,这位马上就来一招狠手。在坐的除了搞技术的屁股干净一点外。其他人都有问题,包括他自己。这么想起来,今天省国资委的舒主任点名批评他倒像是提醒他——这事硬抗。你抗得住吗?

眼看着陆江和他的随行人员走出会议室,张易平连忙站起来。追着过去,喊道:“陆市长。市长,稍等,稍等。是不是吃了晚饭再走?”

占伟涛肩膀一抖,差点没笑出来。尼玛,4点钟就留吃晚饭,张易平你也有今天。

陆江在走廊上站定,对张易平淡淡的说道:“我还有个会议。改天吧。”

张易平看着陆江和他的随行人员远去,使劲的揉揉脸,心里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拉着走来的徐成泽满嘴苦涩的说道:“老徐,这什么情况?”

徐成泽无奈的摊开手说道:“张总,我那里知道。我看我们赶紧把准备工作做起来吧。领导生气后果很严重。”

张易平心里说,“陆江算哪门子领导。”话到嘴边变了词,说道:“那是。要认真学习陆市长今天的讲话。要把今天的会议精神要传达到江州钢铁每一个职工。”

他抗不住啊!

青蓝的天际浮着几朵白云,虽然江州的六月已有几丝暑气,但高尔夫球场里午后从林梢掠的清风带着馥馨花香叫人心情舒畅。走在如茵的草地上,看着仿佛蓝宝石一样澄净的天空,几乎能叫人忘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

陆景对身边的何欣静说道:“等周非放把云春到江州的高速公路修起来,你要是觉得方慧敏负责白云宾馆的日常运营不合适我支持你换人。”

白云宾馆的改制方案中丽都酒店、立丰控股、兴华大酒店联合持股60%。云春市政府持股30%,方慧敏个人持股10%。由方慧敏出任白云宾馆的总经理。负责日常运营。

何欣静伸出一根尾指。姿势优雅的挠了挠耳鬓,笑道:“行。反正高速公路不修起来云春的旅游也不可能有较大的发展。先让方慧敏折腾吧。”

她前段时间一直在云春忙着白云宾馆改制的事情。昨天六月一日才返回江州。五月二十四日晚上陆景给她打听话问建发集团和吴家的事情。她立即意识到此前苦等的机会来临。

吴璇的堂叔吴本均对她们母女两人在江州抛头露面做生意颇为不喜。给丽都酒店在江州的经营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要是能借这个机会把吴本均弄下去以后就不会用承受吴家的压力了。

她昨天回来一打听果然发现省里正在盘查江州钢铁的账目,而她对吴家的那些猫腻很清楚。

所以今天她立即约陆景来打高尔夫球,谈一谈这件事情。

打完一局球,陆景和何欣静回休息区休息。陆景的手机响起来,陆景把球杆递给球童,接通电话,说道:“郁扬,什么事?”

“我听说陆市长力主查江州钢铁的财务。想问问风向,这是唱那曲戏啊?”

陆景心想:风声传得挺快的。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和郁扬说大实话。郁扬在建发投资里面拥有利益。他的立场站在哪边不问可知。

“审计财务应该是江州钢铁搬迁前的准备工作。我哥没有和我说这件事,要不我问问?”

郁扬在电话里笑道:“那到不用。我也就是打听打听。”他自然不会让陆景去问陆江,否则必然会引起陆江的注意。陆景不可能不对他哥说实话。

挂了电话,陆景对何欣静笑道:“审计江州钢铁的事情有很多人在关注。不过已经审计了两三天也没什么动静。”

何欣静微微一笑,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账目上当然不会有问题。江州钢铁的一些人把上等的钢材当做废钢处理。生产中多点废钢是很正常的事情。最多只是生产不合格。”

陆景微征,倒是没有想到内幕原来在这里。这和古代粮仓的手法不是一样吗。以好充次,然后倒卖。

喝着果汁和何欣静闲聊着。何欣静按捺不住心里的想法,凝视着陆景,郑重的说道:“景少。我想请你帮个忙。”

陆景脑子里稍稍一转,笑道:“顺便整整吴家帮你们出口气。我早和吴璇说过,没问题。你不用这么慎重其事。我们是合作伙伴。”

“不是。我希望能让吴本均下台。”何欣静认真的说道,“之前杨玉立一直在和我谈丽都酒店与立丰控股还有宏建股份、益天实业联合组建地产公司的事情。只要景少一句话。我立刻答应。”

陆景一愣。何欣静倒是舍得下本钱。合并之后可以肯定新地产公司必然以杨玉立为主。丽都酒店扩张的自主权将会丧失,它需要为新地产公司的需求服务。

这次查江州钢铁的财务,不过是敲山震虎。主要是要推动江州钢铁搬迁至荷田县,另外要把王万强拉下马。至于整吴家的事情。把他们的钢材生意砸掉是必须的,牵扯进来的人肯定跑不了。至于吴本均也在计划名单内。

五月底的常委会上熊为明提拔一批干部。占据市委委员这个层面一批位置。吴本均也是市委委员,把他搞下去换自己人上来是题中应有之意。

陆景笑着摆摆手,“把吴本均弄下去是计划内的事情。我会去办。新地产公司的事情不要急。我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何欣静心里一喜,倒没想到陆景肯这么帮忙,笑盈盈的说道:“那我先谢谢景少了。吴本均的儿子吴华浩在建发集团里面有股份,江州钢铁的生意他肯定也有份参与。”

陆景笑着点点头,“行。我一会给占伟涛打电话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