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69章 咬耳朵

第三百六十九章 咬耳朵

陆景实在有些抓狂,偏偏又不能说吴璇打扰了他的好事。把陈笑带回来的信息说了一遍,陆景道:“景和电子要面临远大电器的竞争,你留神一点啊。”

“行了,我知道。盛泰电器的资金已经到位,我准备再开一两家门店。”吴璇在电话里不满的说道:“笑笑在你身边吧,我和她说几句。”陆景无奈的把电话递给跨坐在他身上的陈笑。

陈笑笑兮兮的吴璇说了两句挂了电话。看着陆景内裤上崩起的一大坨,眼波流转的娇笑道:“好丑。”说着,用手握了握。

陆景吸着凉气,“你手下留情啊!”陈笑娇笑着靠在陆景胸膛上。两人上身都是光溜溜的,肌肤贴在一起,在早秋时分的下午能感受微微的温凉感。

“冷不冷?”陆景揉捏着她丰翘的小臀。给吴璇打断了,也没进行去下的想法。看着扔到一边的胸罩、雪纺衫,还有凌乱的衣物,陆景忍不住笑起来。

陈笑捏着他的脸,“不许笑。就怪你。”陆景低头要吸她尖尖的淑乳,被陈笑娇嗔着推开。笑闹了一会,陆景光着上半身去煮咖啡,陈笑在客厅里穿好衣服,走到厨房门边,看到透明玻璃门里面,陆景吹着口哨在等水开,手里正将速溶咖啡放到两只青色的瓷杯里。突然间觉得这场面有些温馨。再看着他肌理均称的身体,觉得他真是一个迷人的男人。

“陆景。”陈笑靠在门框边,轻声的喊了一句。陆景看着她云鬓散乱的诱人模样,笑道:“怎么了?咖啡还有一会就好。”

陈笑清浅的笑着。想问的问题没好意思说出来。端着咖啡到阳台上看后湖的风景。浩淼的湖面上水波阵阵,有飞鸟滑过。一切都很安静。仿佛是繁华都市里难得的净土。

两人相拥在一起,偶尔的亲吻。说着初识时候的闲话。到傍晚时分,夕阳半沉,湖水被染成金黄色,异样的绚丽。让人的心神都要不自觉的沉浸进去。

杨玉立他们商议在云春的发展计划方案在十月五日发到陆景的邮箱里面。按照方案可能需要大约五、六个亿的资金投下去才能初步见到成效。改造白云宾馆就需要3、4亿的资金。再加上白云山景区景点的开发资金。五、六个亿也不经花。

立丰控股、丽都酒店、宏建股份、益天实业四家公司重新注册了一家地产公司,在云春运作这个项目。白云宾馆中有云春市政府的股份,对于这几家公司注入重金投入到白云宾馆的改造中,云春市政府既然不会降低在白云宾馆、云春市白云山旅游有限公司中所持有的股份比例,在其他方面自然要大开绿灯。

地产公司在云春市城市商业银行借贷1个亿,在市建行、市工行拿到总计2个亿的2年期低息贷款。

所以实际上杨玉立他们只需要拿出3个亿的资金即可开始运作项目。

杨玉立成为景华公司的董事之后。自然抖擞精神要把事情做成,好在日后继续获得陆景的支持。事情做好了,就有信任;事情做砸了,多大的信任也要打折扣。杨玉立在十月七日亲自到云春市主持地产公司的事务。

夜色微沉,陆景从景华科技园的研发大厦出来,坐车前往南阳街吃晚饭。从湖心路路过时,美术学院外的工地上机器轰鸣。建筑噪音要到晚上六点半才会停下来。不知道附近的师生、居民有没有人在心里骂施工的益天实业。

沈效光给陆景提过,这处别墅名字已经取好,叫做南园别墅。工期大约会在明年三月份完工。但是具体的售卖可能需要等到六月份。

面对着新月湖的酒馆还关着门,黄致远在云春游玩时遇到一个酿酒的高手,现在还泡在云春偷师。

下了车,在江大东门处和关宁汇合。挽着她的手在南阳街街上找餐厅吃饭。国庆节假期之后,南阳街上的餐厅陆续的开张。附近工作的白领在中午都会走过来用餐。

淡淡暮色笼罩着南阳街的街头,路灯业已亮起。仿佛一层轻烟浮在自然光之上,这时候还没有调和起来。

这会正是放学时间。似乎附近的学生都涌到南阳街上。连续找了几家餐厅都没位置,最后陆景指着一个韩文标识的餐馆说道:“要不要吃韩国菜。”

关宁抿嘴笑道:“可以尝尝呢。再不吃饭我都要饿死。”她下午和寝室的几个女孩运动去了。也没有提前来订座位。

陆景帮她把鸦色的秀发撩到肩后,笑道:“把你饿死我罪过就大了。走吧,进去尝尝。”

虽然江州的韩国留学生并不多,但这会也有不少人在这里用餐。所幸这会儿还有空位。这家韩国餐厅装潢考究,顺着深色的木楼梯到二楼。

“…远大电器在江州对景和商业有绝对优势,目前除了云春市暂时不必要去惊动外,省内的几个地级市,远大电器都已经展开布局。呵呵,景华最后会发现他们的手机出了江州就没有卖的。”

刚上到二楼却是听到这么一番话,陆景顺着声音看过去,见苏远、黄利飞、范克伦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子在临窗的座位一起吃饭。说话的是范克伦。

怪不得没有听出来是谁的声音。想来是范克伦说到得意之处,声音不免大了些。

关宁的美丽让她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会是焦点。虽然脚步很轻的坐到两人桌的位置上,但是陆景也没办法继续听下去。那边苏远、黄利飞已经看了过来。

陆景和关宁肚子正饿着,自然没有兴趣再出去找餐厅,点了饭菜,坐下来吃饭。

那边四个人压低了声音说话。突然,苏远微笑着说道,“景华手机提高供货价格给远大电器的情况觉得不会再发生,相反,我们要提高景华手机进入远大电器所需要交纳的费用。就像联科在景和商业、盛泰电器所遭受的待遇的一样。”

黄容山点点头,说道:“庞观之和两家卖场签订的合同,简直是在出卖联科公司的利益。”

关宁凑到陆景耳边小声道:“他们在说你呢。”她呵气如兰,让陆景心里心猿意马,也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我听到他们的阴谋了。”关宁娇嗔着白他一眼,嫣然一笑,凑到陆景耳边说道:“人家在向你示威呢,哪里是阴谋呀。”

陆景正要说话,张涛带着他女朋友肖秋红从楼下走上来,看到陆景微微一愣,指着陆景笑道:“受不了你们两个了,吃个饭都能吃得这么亲密。这么安静的地方,需要咬着耳朵说话吗?”

陆景笑着和他打招呼,也没解释越是安静越需要咬着耳朵说话,“要不要坐过来一起吃。”

张涛笑道:“那还是算了,我怕打扰到你们。”和关宁打了个招呼,有介绍了肖秋红,然后坐到角落里去了。

陆景凑到关宁耳边说道:“张涛肯定是怕我们打扰到他和肖秋红。”

关宁抿嘴一笑,伸出葱白的食指把陆景的头推开,灿然笑道:“我才不要和你咬耳朵了,被人笑话呢。”

陆景脸上露出无辜的表情,也不能光明正大的说“我要咬你的耳朵”。他相当清楚,关宁的耳垂是她的敏感区。

苏远四人吃过饭,站起朝楼下走去。路过陆景那桌时,走在第二位的黄容山停下来,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你就是陆景?我是黄哲的父亲,黄容山。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陆景悠然的喝着汤,不紧不慢的说道:“哦,你这话我不太明白。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在江州别犯法!”

苏远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带头走下楼。陆景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黄容山脸上露出个讥讽的笑容,点了点头。跟着苏远走下去。

夜色迷人,楚北国际大酒店20层豪华套房的会客厅中。温作东和黄容山谈笑正欢。黄容山笑着道:“温部长,我听说月湖县的度假山庄搞的很有特色,想请温部长去走走,不知道温部长什么时候有时间?”

温作东喝着茶笑道:“黄总这话就见外了,团结你们这些投资商也是我的工作。后天我有时间。哈哈,黄总这次在江州打算投资多少个亿的资金?”

黄容山微笑着道:“这个要再详细的考察考察。我这次过来主要是参加联科手机的董事会。”说着,试探性的说道:“联科公司打算把项目重心都搬回到建业去。所以,我这心里还有些犹豫,是不是有些人在江州太蛮横了,搞得其他企业都生存不下去?”

温作东眼睛眯了一下,知道黄容山说得是景华公司。黄容山见他笑着不肯说话,心里一动,说道:“虽然黄远实业在江州有很多投资,我还是打算让黄远电子在江州设立一个办事处,也好方便和温部长联络。”说着,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儿,门外走进来一个靓丽的女郎,娇滴滴的说道:“黄总,您找我。”

黄容山介绍道:“温部长,这是我们黄远电子的姬小姐,投资部的副部长,是我手下得力的干将。我把她派到江州来当办事处主任。这样,温部长相信我在江州投资的意愿了吧。”

温作东看着娇滴滴的姬小姐肤色白腻,穿着湖蓝色的褶皱雪纱稠衬衫,圆耸耸的胸部弧线曼妙,眼睛眯了一下,笑着虚点了点黄容山,“黄总诚意很足啊!”

黄容山呵呵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