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70章 抢路

第三百七十章 抢路

“爸,这家菜馆虽然才新开张几天,菜得味道却是做得很好。你尝尝。”苏远笑着对熊为明说道。

熊为明笑着点点头,夹着菜品尝着。熊玉娇眼睛从父亲身上滑到丈夫身上,心里满是甜蜜。苏远对她父母极好的。她和苏远偶尔在白沙井这里遇到一家不错的菜馆,苏远周末就请父母过来尝尝。

“恩。这菜是下了功夫的。”熊为明说道,拿起二钱的酒杯抿了一口,打量着古香古色的包厢。等穿着青蓝色旗袍的服务员送上最后一道菜后,说道:“黄远电子会不会在江州投资吗?”

“不会。黄容山只是打算投资联合科技公司。电子企业目前都聚集在沿海地区,还没有进一步向内地转移的趋势。联科的叶文斌希望联科去建业发展。”苏远说道。

熊为明微微一晒,“这说明建业的电子企业经营环境更好。江州两任市长推动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近2年,还比不上人家建业几个月的发展。除了大兴土木,也没什么能力。”到他这个级别,对陆江和杨修武之间的事情多少听说了一些。

苏远知道岳父是在不点名的批评陆江。眼下江州的局势岳父要占些许的优势,但是优势极为有限。叶文斌执意要联科把重要项目放在建业实际上也是担忧在江州的生存环境。不管怎么说,江州市政府还是陆江的山头。

“爸,温作东最近和黄容山走得挺近的,你要不要见见他。”江州十三名常委。熊派干部占了六席,要是能将温作东彻底拉拢过来。陆江就不足为惧了。

到时候陆景那小子还能嚣张的起来吗?就像他前些天警告黄容山的一样:别犯法,否则。抓着小辫子能让你脱三层皮。这句话到时候同样适用在陆景身上。

熊为明笑着指了指苏远,“好吧,你们安排。有时候啊就是缺乏沟通有些工作就不好干。”

说着,转着酒杯笑问道:“你的公司发展的怎么样?”

虽然熊为明不露声色,熊玉娇却是知道父亲心情极为愉快,娇笑道:“爸,你总算还关心苏远呐。他最近和景和商业在竞争。”

熊玉娇的妈妈笑说道:“看你这孩子说的,你爸怎么不关心苏远?”

“我怎么听得出你这话里挺得意的。”熊为明慈祥的看着女儿。苏远轻笑道:“景和商业的吴璇能力不足,远大电器现在压着景和商业。下一步我打算针锋相对的在汉宁区盛泰电器附近开设一家旗舰卖场。…”

听着苏远说着手机连锁门店的计划,熊为明赞许的点点头,“你的能力是不错的。”

秋高气爽,白云悠闲的点缀在蓝天白云之间。江州在十月中旬已然是深秋的模样。

陈苏子穿着褐色的风衣,推开何家菜馆的干净、深色小门,扭头对陆景说道:“要不是马上离开江州,都不知道那三顿饭什么时候才能兑现一次呢?”

陆景把手拢在胸前,做个讨饶状,“最近比较忙。不是有意要耍赖。”宋雨绮看着苏子吃定陆景的样子。觉得好笑,问道:“陆景,你又不是技术人员,天天泡在研发大厦干什么?”

“总要让研发人员知道我在他们同甘共苦啊。”陆景跟在陈苏子后面走到

陈苏子见宋雨绮点头。说道:“雨绮,你别听这小子瞎说,他前些天还请秋兰姐在这儿吃饭了。”

陆景揉了揉眉心。叫苦道:“秋兰姐从杭城来江州,我要给她接风啊。我最近和关宁吃饭的时间都少。”这一个星期都泡在研发大厦里面。i89的样机已经出来。但是有诸多不完善的地方。陆景每天都要在那里呆到晚上七八点钟才回江大。别看他在陈笑面前说得轻松,但是要把脑子里的设计想法实现出来需要花大量的功夫才行。他希望i89能在11月初拿出达到试产的程度。

陈苏子横了陆景一眼。才微微抬着下巴挽着宋雨绮的手。三人说着话从庭院往大厅里走去。

何家菜馆把西厢房开辟出来做包厢,都是只能摆下一张桌子的格局。东边厢房是屏风隔开的雅座,而正房就是餐馆大厅。虽说一应俱全,但是位置有限,其实也就是十张桌子的菜馆。要做高级餐饮,自然不能把摊子铺得太大,而是要小而精致。这样也能保证出菜的速度和味道。

在大厅里选了靠角落的一张桌子点了菜。陆景来得次数比较多,何家菜馆聘请的两个女服务员都认识他。去后面言语了一声,何向成走出来招呼了一声。陆景笑道:“何叔叔,你忙吧,不用管我。”他和何梦明关系极好,也不好再喊何向成老何。

何向成搓搓手,笑道:“那行。我给你炒菜去。”虽然陆景经常来,他总要招呼一声。礼多人不怪。何况沈文斌跟他说过,请陆景主持开业典礼不是请招财猫,而是请神镇场子。话糙理不糙啊。这些天,根本就没有乱七八糟的人上门。

上菜的速度很快。宋雨绮和陈苏子等陆景过来就等了十几分钟,再坐车到这里,已经是十二点四十分。三个人都有些饿。席间,陆景说道:“苏子,你去香港瑞丰公司可要努力,别被辞退回来了”瑞丰公司业务扩张,需要在景华抽调一批财务、法律、税务人员。陈苏子在抽调的名单中。

陈苏子翻个白眼,不忿的说道:“姑娘我有那么差劲吗?你让雨绮说,我在公司业绩怎么样?不然去香港的好事能轮到我吗?”

宋雨绮微笑道:“苏子很厉害的。”

陈苏子得意的看了陆景一眼,“听见没?”说着,揽住宋雨绮的肩膀,“真不愧是好姐妹。总算没有见色忘义。不然我要伤心死了。”

宋雨绮娇羞的一笑,掐了陈苏子一把,“你乱说什么。”

陆景笑着摇头。陈苏子是神经粗大,看起来就像粗心大意的人,真是难以想象她怎么能搞懂那些极致入微、错综复杂的法律条文。

吃过饭,准备去白沙井闲逛消磨时光。刚走到庭院,看到西边包厢里走出一对中年夫妇,然后看到苏远和熊玉娇牵手走在后面。陆景瞬间猜出中年人的身份——江州市市委书记熊为明——熊玉娇和那中年人脸型相肖。

其实,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熊为明。熊为明五十多岁,头发染得乌黑,身上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视线在空中交汇。

苏远小声道:“爸,他就是陆景。”熊为明好奇的打量了陆景一会。陆景长得一点都不像陆江,反倒是与陆老很像,可以想象他在家里得宠的程度——任何一个父亲对长得像自己的儿子会有特殊的疼爱。

看陆景陪着两个女孩走出来,想来是少年得志,**不羁。心里对陆景的评价低了几分。

与熊为明、苏远也没什么好说的。大家暗地里斗得你死我活,现在见面实在没有必要虚与委蛇。陆景也没打算给熊为明让路,与宋雨绮、陈苏子当先一步,走出何家菜馆。

熊玉娇气愤的道:“爸,陆景这人太不懂礼貌。他就不能等我们过去再走吗?”他们刚出西厢房,正好走到庭院里,陆景居然堂而皇之的从他们面前走过,实在让人讨厌。她爸可是市委书记啊。他讲不讲礼貌?

熊为明面无表情的摆摆手。官场之中都是讲彩头的。给陆景抢了路,心里着实有些不痛快。他确信陆景认出他是谁了。

熊玉娇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在深秋的庭院里清晰的传到走到门口的三人耳中。陈苏子就想扭头瞪回去。宋雨绮把她拉住,“走了。”

陈苏子不满的说道:“熊玉娇长得挺漂亮,说话怎么这样,我们凭什么给她让路啊,她还真当她是公主啊!”陈苏子和宋雨绮对熊玉娇印象不好,况且刚才气氛很尴尬,都没打招呼,但是听到她这么说话,心里不由得有些火气。

走到吴中街上,耸立着的丽都酒店还只修了半截。阴影之下,陆景对陈苏子笑道:“知道我们刚才抢了谁的路吗?”陈苏子脑筋也不慢,说道:“当官的啊?我看那个中年人像当官的。陆景,你哥不也是当官的吗?比你哥的官还大?”

陆景点点头,“是的。熊为明,江州市委书记。所以熊玉娇当她是公主倒也没什么错。”

陈苏子愣了一下,她可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官大一级压死人。想当初她家里可是县里的书记折腾的都快撑不住。

陆景看到陈苏子精致娇艳的脸蛋在秋日里露出忐忑的神色,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没事。本来就是我们先走,没有必要刻意去让路。熊为明还当不起我让路。”

“你说的轻松。”陈苏子拍了拍心口,出了一口气,说道:“压力真有点大。好在有你小子顶着。”

陆景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看着陈苏子拍她高耸的乳峰。她都不晓得她这样子有多么的魅惑。

“陆景,你看什么?”陈苏子也就担心了那么一小会,看到陆景坏坏的眼光,顿时又恢复她张牙舞爪的形象。

逛到将近五点钟,陈苏子告辞道:“你们俩逛吧,我再在这儿当电灯泡,雨绮回头会掐死我的。我明天上午的飞机去香港。回头见。”说着,不理宋雨绮含羞带嗔的眼神,迈着长腿,洒脱的消失在巷子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