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71章 第一次交锋

第三百七十一章 第一次交锋

夕阳斜晖将巷子里的一切都染着淡淡的霞光异彩。陆景扭头去看宋雨绮。她螓首微低,有着难言的羞涩与娇美。一截白腻的颈脖子给人异常细腻之感。

陆景微叹一口气,“雨绮,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吧。”

宋雨绮抬头看着陆景。突然,她有些明白陆景要和她谈什么。

“去江大我的宿舍吧。苏子走后,那里还空着的。我偶尔会住在江大里面。”

坐车到江大。顺着楼梯走到宿舍里,宋雨绮拿钥匙打开门,对陆景说道:“你等一会,我进去收拾下。”过了一会,才给陆景打开门。

这是一间标准的双人间,布置的干净整洁,墙壁还有些小饰物,五彩斑斓的壁纸让房间显得绚丽多彩。明显的女孩子房间。

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正在操场上运动的大学生们,陆景忽而有些感叹,虽然他人在大学生校园里,但是心境却怎么都恢复不到大学生的状态。

宋雨绮倒了两杯温水过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好人。”陆景拿着一次性的塑料杯,侧身对站在身边的宋雨绮说道,鼻间能闻到她馥郁的香气。

“啊?”宋雨绮没想到陆景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先是一愣,继而一口水扑哧的喷了出来,全喷到陆景的身上。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宋雨绮手忙脚乱的解释着,把水杯放在阳台上,进去拿了纸巾出来。嘴角还带着笑意。看到陆景身上的衬衣已经湿透,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他擦。

陆景苦笑着摇头。“算了。我就当凉快了一下。”

“要不要下去换件衬衫。我不是有意的。”宋雨绮歉然的说道,亮晶晶的眸子看着陆景。陆景就住在楼下的七楼。

“过一会就好了。雨绮。我那句话没那么好笑啊!”

宋雨绮看着陆景,微微羞涩的说道:“我以为你会开口说我们不合适,谁想到你会先来个自白。况且,我没觉得你是好人啊。”

陆景笑着摸摸鼻子,“看来我伪装的挺失败的。苏子有和你说过我的事情吧?”

“知道一些。你也够荒唐的。招惹那么多女孩子,以后把你剁成几块都没法还。”宋雨绮大胆的看了陆景一眼,“关宁知道吗?”

陆景微微的点点头,问道:“你为什么没有在大学里面谈恋爱?”

“没碰到合适的人。”宋雨绮拿着水杯喝水,眼睑微微的低下。“其实也没觉得你多么合适,就是感觉挺好的,再加上苏子老是开玩笑。后来跟着你跑了一段时间的市场,觉得你这人吧,毛病不少,还挺凶的。不过却是能把事情做成。我离开京城的时候,都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打开市场。看着你老练的和经销商谈条件,一家家谈下来,局面就打开了。觉得你仿佛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所以送了一副眼镜给你。”

说完。鼓气勇气看了陆景一眼,“其实,你没必要和我说清楚。我知道我容貌气质不如关宁,才华能力不如何梦瑶。让我安静的呆在你身边吧,就当满足我一个任性的愿望。说不定哪天我遇到合适的人就会离开。”

陆景看着宋雨绮期盼的目光,点了点头。他很难拒绝这个要求。微微苦笑的说道:“苏子又乱说了,我和何梦瑶没什么。喜欢一个人又不是看你说的容貌气质、才华能力。”说着。想起李菲菲,叹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宋雨绮见陆景点头答应她的请求,心里放下心事,妩媚的横了陆景一眼,“你还和何梦瑶没什么?我听章助理说,星空网吧全部是你的私房钱。还有何家菜馆不是你帮她爸的,她爸怎么可能有那个主意。她爸在景华工厂承包食堂应付家里的开销足够了。”

说着,问道:“你还看《牡丹亭》?”刚才那句感叹是牡丹亭的句子。

陆景诧异的看着宋雨绮,“你知道刚才那句话的出处?”

宋雨绮娇柔的看了陆景一眼,轻声念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声音珠圆玉润,吐词清晰,抑扬顿挫,有余香袅袅的感觉。

陆景笑着摇头,“你和秋兰姐肯定有共同语言。她最喜欢这些。”他那是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哪里知道原来大有来头。笑着岔开话题,“我说我跟何梦明的关系比何梦瑶的关系还好,你肯定不信。”

“恩。我信你才怪呢。”宋雨绮微微一笑,嘴角上扬。随意的闲聊着,感觉两人仿佛是初识一般,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到晚上七点钟,中午那点饭菜早消化掉。

陆景看着暮色笼罩在校园里,梅山脚下只有路灯昏黄的亮光稀释着暗光,提议道:“吃饭去吧。”

宋雨绮说道:“你这儿等我,我去南阳街那里买点啤酒和小菜回来,我们接着聊好不好?”她有些舍不得这种聊天的氛围。感觉挺好的。仿佛陆景在她面前真实起来。她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二十分钟之后,宋雨绮拎着满满一袋子小吃、罐装的啤酒回来。两人坐在阳台上就着月色闲聊。

宋雨绮酒量不行,喝了三四罐啤酒就醉倒。陆景将她扶到**去睡着,不经意间触碰她的酥胸。陆景叹息的摇摇头:平日里倒没发现她乳峰也颇有规模。

收拾了残局,陆景把门关上离开。

第二天早上,去江州机场送陈苏子。她父亲陈国波特意从云春赶回来,开车送她到机场。时代俱乐部的几个人和星空网吧的几个女孩子都来了。在加上陆景、余志成、邵秋兰几个人。送行的人不少。让同行去香港的景华公司员工诧异不已。这种学生时代的纯真友谊已经离他们很远了。

等陈苏子离开后,大家也陆续离开机场。宋雨绮找了个空隙对陆景说道:“昨晚,谢谢你啊!”

陆景知道她说的是收拾房间的事情。否则早上起来房间肯定全是酒味,笑道:“你喝醉了。善后的工作自然我做。”

宋雨绮微微一笑,看着陆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心里突然有些微微的甜蜜感,脑子里忽而蹦出陆景昨晚感叹的话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心跳忽然的加速,脸上有些红霞涌上来,连忙有些慌乱的挥挥手,跟着景华的车回景和大厦。

陆景一行人回江大。正准备送邵秋兰回师大,吴璇打了个电话过来,然后急匆匆的赶到南阳街。

“你先忙吧。”邵秋兰对陆景说道。“改天我们再联系。”说完,从师南路回师大。

在南阳街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上课时间咖啡馆里人不多。秋日上午的阳光从玻璃窗、木门处涌进来,构成光暗相间的图案。

吴璇气呼呼的说道:“你知道吗?我在理工东路看中一个地方准备拿来看门店。突然的被远大电器加价30%抢先和业务签订了合同。气死我了。这还不是第一次,前几天,苏远利用他的人脉,硬生生的把我在汉北区看中的一块地皮抢走。

我要和远大电器死磕到底。陆景,景和商业的资金不足,景华能不能适当的把资金倾斜过来。”

吴璇穿着白色的长袖棉质衬衣,卡其色的修身休闲裤。脖子处系着长长的丝巾。让她显得靓丽时尚。饱满的双峰把衬衣撑出一道美妙的弧线,似乎随着她气愤的说话还有余颤。丝巾就从乳峰之间穿过。

陆景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吴璇都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美人。美人薄怒别有一种风情。“你那么生气干吗?苏远这手法是有点恶心,但是我给你出个主意,保证让你出气。”这是他和苏远第一次在一个商业领域内交锋。

吴璇身体微微的前倾。问道:“什么法子?”

“你在远大电器所有的门店前面各开一家景和商业的门店。绝对能恶心死远大电器。”陆景邪笑道。

吴璇琢磨了一下。开在远大电器对面苏远肯定不会和她抢地方。因为远大电器没可能在一条街对面开两家店。

“你是说像牛皮糖一样粘着远大电器。”

陆景轻轻拍手,笑道:“聪明。”他记忆中国美和苏宁就是这么干的。很多地方看到国美的地方。不远处就有苏宁店。看到苏宁,国美也不远了。

吴璇伸出白嫩的小手说道:“拿钱来啊。远大电器在江州已经开了十二家店。而且正在汉宁区筹备旗舰店。而景和商业在江州才5家店,这么大的差距我怎么粘着远大电器啊。”

侍者送来咖啡,陆景搅拌着咖啡,胸有成竹的说道:“景华的资金现在不可能向景和商业倾斜。但是,你可以把景和电子的资金都利用起来,暂时不要考虑资金链是否断裂的问题,拼命扩张就是。我可以让景华不收你的货款,你现在卯足劲和远大电器血拼就可以。”

吴璇摇了摇头,“不行。那样风险太大。”

陆景笑着道:“知道你和苏远的差距吗?你是标准的科班出身,而苏远的手法却很多,你看他为了打击景和,连提高租金抢门店的手法都用出来。说白了,就在拿钱在砸你。你知道吗?有一种竞争叫做剩者为王。谁能撑住最后一口气,谁就能收拾最后的残局,从而做大做强。再说,我也不会不管景和商业的发展,最多三个月,景华的现金流就会宽裕起来。”

“三个月,你这么有把握?”吴璇蹙起秀眉,疑惑的问道。

陆景肯定的点点头,眼睛隐蔽的瞄瞄了吴璇挺翘的丰胸。接着,脚上挨了一脚。陆景倒吸了一口凉气,“要不要这么狠啊!”他啥都没看到还挨了一脚。

吴璇笑兮兮的横了陆景一眼,“我和你说正经事,你眼睛色眯眯的看哪里?好,就按你说的办,反正你是大股东。景和要破产,你比我亏得多。”

“你这是什么理由。”陆景无比郁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