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72章 公共场所

第372章 公共场所

南阳街的咖啡厅里弥漫.着浓郁的咖啡香气,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外梧桐秋意浓郁。

吴璇见陆景喝着咖啡,偶尔拿眼睛瞄着窗外路过的青春靓丽女孩,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三个月之后景华的资金会宽裕起来?是不是景华的新机i89有重大突破,可以比t18卖得更好?还是说,你打算削减在研发上的投入。”

她作为景华的董事会成员自然看到了景华九月份的财务报表。景华凭借t18一款机器,再加上此前的i88,在九月份一共出货5万台。税前的利润有7千万。并且景华还处在江州经济开发区2年的免税期内,要到明年5月份,才会向江州市政府缴纳企业所得税、营业增值税等税收。

陆景摇摇头,“怎么可能削减研发的投入?我还希望在研发中加大投入。i89还有一些问题,还没有达到我要求的标准。”说着,微笑道:“至于为什么三个月之后资金会宽裕起来,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吴璇白了陆景一眼,“和你说话真累,藏头露尾的,就是不肯给句痛快话。”说着,微微的蹙眉思索着。

陆景笑了笑,没给她思考的时间,“过几天,盛泰电器的占正方会来江州,到时候我请你们吃饭,你们好好商量一下在手机连锁门店的事情。必要的时候可以转让景和商业连锁有限公司的股份来获取盛泰电器的资金支持。”

见吴璇明亮的眸子里露出感兴趣的光芒,陆景笑着道:“不过,你别抱太大的指望。盛泰电器也一直处在资金饥渴的状态中。”

“那还有什么好谈的啊!”吴璇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听我说完。我会邀请飞鸿公司的李子彦一起过来。你说不定能从他那儿拿到几千万的资金。”李子彦是李子君的堂兄。也是景华手机在交州的代理商。

吴璇这才知道又被陆景给涮了,咬着细密的银牙说道:“真想再踢你一脚。你都不知道你每次不把话说明白多么可恨。”

陆景把脚往回缩了一点。揉了揉脸,说道:“你不用那么暴力吧?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刚才那一脚我现在还感觉到痛。”

吴璇得意的一笑,“感觉到痛可是好事情,谁让你眼睛乱看。”说着,捧起咖啡杯子优雅的喝着。

陆景无语的摇头。他决定三个月之后将资金适当的向景和商业倾斜自有他的考虑。渠道资源在九十年代中期十分重要,但是随着大型连锁卖场的出现,最终形成的庞大的商业资本势力,才是商品流通领域最强势的力量。渠道商虽然会一直存在,但是发展空间却越来越小。

景华需要及时的布局终端销售领域。盛泰电器的精力都放在一线城市以及北方市场。现在在主攻西南、华东的市场。暂时还无力兼顾到楚北省这边。华南地区的市场也无法兼顾。所以,作为盛泰电器的补充,景和商业手机连锁店需要大肆的扩张形成互补的优势。

占哥儿的蜜月已经结束,过几天差不多也该回国了。陆景打算和他详细的谈谈。盛泰电器一家公司想要占据全国的家电连锁市场、手机连锁市场是不可能的。除了在一线城市、地区主要城市的重要商圈里占据行业的制高点之外,盛泰电器需要适当的扶持和联合当地有实力的企业,通过控股、参股的方式共同发展。

需要注意的是,手机连锁卖场在零四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会逐步的被家电连锁卖场击溃。不过,零四之后,手机销售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

所以景和发展手机连锁业务。至少还要六七年时间来获取丰厚的利润。盛泰电器则是需要保持旗舰店发展的模式,最终必将会成为电子、电器类终端销售行业的龙头企业。

等一杯咖啡喝完,看看时间已经是将近十一点四十分,关宁马上要下课。今天周一。她上午三四节课有课。

“走吧,请你吃午饭。”陆景付了咖啡钱,与吴璇一起走出咖啡厅。

南阳街上浓荫的梧桐树让林荫大道有着一股淡然的闲适感。到今天十月十九日。南阳街主街区的店面都开了大半。附近大学生有条件都喜欢到南阳街上的高级餐厅用餐。所以这会儿人开始多起来。。

陆景挑了一家新开张的中餐厅。餐厅里装修精致,和吴璇在一楼选了临街的座位。关宁下课之后。和叶仪一起过来。关宁笑着和吴璇打了个招呼。两人以前在新盛大厦见过面。关宁知道吴璇现在是景和电子的总经理。

席间说起叶仪的事情。她最近和张勇在闹别扭。陆景笑道:“要不要我现在打电话把他喊过来一起吃饭。”

“算了,心情不好呢。”叶仪说道。“我蹭你一顿饭,可不许说我啊!”

“没事,电灯泡又不止你一个。”

叶仪微愣,然后笑着做了一个呕吐状,“真受不你们。天天见面还嫌我当电灯泡啊。”

关宁抿嘴笑着在陆景大腿上掐了一记。吴璇笑骂道:“陆景你太不厚道了,明明是你请我吃饭的,怎么又说我当电灯泡?”

说笑着在餐厅吃完饭。走出餐厅,一辆白色的奥迪鸣着车笛,无比嚣张的缓缓驶过来。陆景微微的皱眉,这行为也太骚包了。一辆奥迪而已,用得着这样显摆吗?

一对年青的男女从奥迪车里下来。男子长相平平,穿着衬衣、西裤,打扮的很时尚。女子穿着浅蓝色裙布,身段匀称,胸脯圆鼓鼓的将浅蓝色裙布撑起来,丰姿绰约。她脸上正带着得意的笑容。

“你们没看见南阳街入口那里禁止鸣笛的路牌吗?”一个男大学生大声说道,“在公共场合制造噪音是不文明的行为。看你们的打扮也是成功人士。希望你们下次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

陆景诧异这年头还有正义人士。他到不急于离开。轻轻的抱着关宁,把下巴搁在她柔软的肩膀上。看着事情接下来的进展。

那女子骂道:“你麻痹有病啊,要你多管闲事!你吃饱了撑的。”她声音极大。仿佛一只尖锐的哨子在空气中嗡着,极为刺耳。

男大学生不服气的说道:“遵守公关场合的秩序本就是每一个人应尽的义务。你们汽车引起的噪音影响到这里的公共环境,我有权利指责你们,并不是多管闲事。”

“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你找死是吧。”男子大步走过去,一巴掌抽在那大学生的脸上,然后恶狠狠的吐了一口痰在男学生脸上,“劳资今天让你学个乖。你tm读书读傻了,sb!”

“你怎么打人!”男大学生身边的朋友将那男子推开。男大学生还愣在当地。南阳街正准备吃饭的学生都停下脚步围观。

那女子过来伸出手指骂道:“你们想以多欺少啊--?。知道他是谁吗?”说着。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不屑的骂道:“你们那个大学的?反了天,敢在这儿动手打人?”

男大学生的朋友们都没再动手,说道:“你们先动手,必须要道歉。”

“一群sb!”男子冷哼一声,搂着那女的,有恃无恐走进中餐厅。理都不理那些人的要求。

那几个大学生也不敢上去揪着他打,楞是愣在当场。

吴璇摇摇头。低声叹道:“真是恶心!”在公共场合喧闹,本来就是需要指责的行为。这种没有素质的行为,她回国这几年还真见得太多,有种让人呼吸都不畅的感觉。但是遇见了也是避而远之。她也没什么力量可以去维护那种文明的秩序。

这对男女这样对待一个大学生。那学生以后恐怕世界观都得毁了。书上的东西都是错的,对一个学生来说,打击比那一巴掌还要大。

陆景微微皱眉。骂人也就算了。打人就有些过分。想了想,对叶仪说道:“你去和那四个大学生说一声。让他们等一会,有人过来调查。让他们如实的说,被打了要求道歉是正当要求。”

“好!”叶仪知道陆景有些背景,见他肯管这事,当即高兴的走过去和那四个大学生说话。

陆景拿起电话打给李阳军。李阳军原来是汉宁区公|安局局长武达冲手下的民|警。在金虎报案公司绑架陈乐义的案子中表现出色。等叶成和提拔为江州市公|安局局长之后,他抓住机会运作了一下,调到汉北区南阳街派出|所任所长。

张宾记接过同学递上来的纸把脸上的唾沫擦干,对走过来说话的叶仪道:“谢谢你啊,同学!”虽然不知道这个女生说的是真是假,他愿意等着试试看。

四处围观的人群逐渐的散去。等五分钟之后,就看到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我叫李阳军,我接到报警称有人在打架。”

张宾记把事情说了一遍,带着李阳军去中餐厅里面认人。叶仪也跟着进去。

吴璇忍不住问道:“陆景,你觉得那对狗男女会道歉吗?我看玄得很。他开着奥迪,非富即贵,况且只是打了一巴掌,他坚持不赔礼道歉,你那个警察朋友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吧?”

陆景还没说话,李阳军打来电话,“景少,打人的毛闯里是毛副书记的侄儿。他坚决不肯道歉。”

陆景眯着眼睛笑了笑,到没想到居然是条大鱼。几乎可以想象里面毛闯里嚣张的态度。他打了一个没有背景的大学生一耳光,靠几个民警想要他道歉确实很难。

“哦?你和他说,这是我的意思,如果他不道歉,他今天那辆奥迪就别想开出南阳街。”

挂了电话,陆景指着白色的奥迪对吴璇说道:“我看你对那对狗男女挺有怨气的,待会跟我一起把那车砸了。”

吴璇跃跃欲试的说道:“好!不就是一辆奥迪吗。我出车钱,你负责把其他问题解决。”

陆景笑着摆摆手,说道:“我砸车从来都不赔钱。”吴璇愉快的笑道:“原来你以前没少干这事啊。”跟着陆景走到奥迪车钱,心里有种兴奋感。

陆景在奥迪车前瞄了瞄,然后四处打量着,看看有没有合手的工具。关宁笑盈盈的小声说道:“你还真会砸啊!”

“当然是真的!”陆景笑着在她耳边亲昵的说道。

毛闯里从餐厅二楼自然看到了陆景正在奥迪面前和他的女友说话,似乎在等着这边的消息,扭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李阳军,沉着脸不说话,眼睛里光芒闪烁着。

叶仪、张宾记以及他三个同学都看着此前嚣张现在静默的毛闯里,似乎刚才那警察嘴里的名字——陆景,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好,我道歉!”毛闯里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陆景嚣张跋扈他是知道的。方华天死了;冯第先的父亲调离,冯第先变得一文不名;许动云被他老子赶到黄海去了。他没有离开江州的想法,没有利益相关的冲突,他不愿意招惹陆景这个煞星。大丈夫能屈能伸。

毛闯里眼睛都没看张宾记,对他那个方向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对李阳军说道:“劳资道完歉了,赶紧滚蛋。别影响劳资吃饭的心情。”

李阳军被他说的心里头有些火,也知道他惹不起,对张宾记说道:“这位同学,你满不满意?”

张宾记准备说不满意,被他的朋友拉了一下,“就这样,别纠缠了。”那边毛闯里的眼睛还藏着火。这样的人,他们惹不起,占一次上风,要了个说法就行了。

张宾记默默的对李阳军点点头。

李阳军见正主没意见,点点头。带着手下的民|警和几个学生走出去。看到陆景还在车前等着,走过去,笑道:“景少,毛闯里道歉了。”

陆景递了一支烟给他,笑道:“这不是不给我过手瘾的机会吗?不能白让你们出来一趟,刚刚毛闯里违规鸣笛,你上去再罚他1000块违章的罚款。”

李阳军愣了一下,然后大声笑道:“好!”说着,挥手让兄弟们跟着他,再次进入到中餐厅里。他早看毛闯里不爽了。

张宾记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道谢。陆景冲他点了点头,与关宁、吴璇、叶仪离开南阳街。

毛闯里见李阳军又上来,怒气冲冲的道:“你又来干什么?”说着,欠身往楼下看了一眼,正看到陆景离开的背影。

“违章鸣笛,按照有关规定罚款1000元。”李阳军不卑不亢的说道。

“草尼玛,有完没完。我日你大爷。”毛闯里拍着桌子骂道,他面前的筷子掉落在地上。骂完,对米娴淑说道:“娴淑,你把钱给他们。”

李阳军收了钱,开具罚单,然后离开。

南阳街上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不完整的片段后来慢慢的流传到校园的bbs上面,倒成一桩大快人心的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