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73章 湖边情思

第373章 湖边情思

送吴璇到南阳街的路口,吴璇笑道:“陆景,没看出来啊,你也是个纨绔子弟。”

“我也就对那些纨绔子弟耍耍威风。在心里不要把我和毛闯里那种人联系到一起啊。”陆景笑着指了指吴璇的心口。

关宁听着陆景的话,风情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他可比毛闯里那种人好多了。

“得瑟!”吴璇娇嗔着横了陆景一眼,“你为什么会想着帮那个大学生?不会是看毛闯里不爽吧!”

“你这么说也是对的。”陆景笑着摇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影响他人本来就是不文明的行为。国民素质的提高,不仅需要靠教育,也需要张宾记这种人在公共的场合发出声音,进行自发的监督。同时还需要政府的引导、倡议。

虽然我没有监督他人的癖好。不过,既然碰到张宾记这种人吃亏,自然会帮一帮。”

“你这个惫懒的家伙。”吴璇笑着点了点头,陆景那张脸在秋日的阳光之下显得有些柔和,有些温暖。一时间觉得也有些英俊。

深秋最惬意的事情中就有坐在木制的长椅上看着秋叶飘落,让阳光洒落在肩头,拿着一本书随意的翻阅,顺便看美女。

陆景和关宁两个人坐在江大李湖边的木椅子上看书。陆景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微微眯着眼睛,说道:“关宁,新丰公寓那儿我让沈效光在装修,你要不去看看装修风格。”

“我才不去住那儿,会被叶仪笑死的。”关宁抿嘴笑着抚摸陆景的脸,“乖乖的哦。手别**呀。”她感觉到陆景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了,还有向下滑的趋势。

“那你躺下来摸我吧!”陆景腆着脸笑道。说完,就被关宁拿书盖住了眼睛,“你个流氓。”说着。她娇笑的站起来走开。

陆景把书拿开,就看到关宁蹲到李湖边,用白嫩的小手在湖水里试着秋水的温度。

陆景忽而有着秋水伊人的感觉,不同的是,他和关宁在一起。偶尔分离的思念是淡淡的,略带着甜蜜的心动。关宁仿佛知道他在看她,回头嫣然一笑。笑颜如花。这一笑,让秋日里蓝天白云、江大迷人的景致、李湖婉丽的风光全部都失却颜色,仿佛变成了黑白的底片,整个眼中,唯一的色彩就是她动人的笑容。

想起她前世里于最美丽的时刻,死于黄海的公寓里。陆景心里更多了一份怜惜。

忽然的,陆景想喊出来,想把心中的情感尽情的表达出来,就像是热恋中的男女那样。

“关宁!”

“怎么了?”关宁站起来笑着回头看他。

“我爱你!”陆景用尽全力的力气喊道。李湖上有些休息的鸟儿被惊走。湖面四周有情侣看了过来。以为是哪个男生在表白。

陆景喊完,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一般,心里空得难受。关宁从湖边走过来,秋水似的眸子略带娇羞的看着陆景。柔声道:“再说一遍,好不好?”

“喊不出来了。”陆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傻瓜!”关宁灿然一笑,收拾书本,“走,我们去白沙井玩。”

下午一直在白沙井逛着。青石铺地、青砖砌墙。屋檐飞角,铺着黑色的瓦片,有着古色古香的原汁韵味,浪漫悠闲的情调都渗入街道巷尾的青砖、廊檐与猫面瓦。

一直逛到晚上。在何家菜馆吃过晚饭,陆景与关宁才回江大。临分别时陆景在关宁耳边轻声的将中午情意绵绵的话再说一遍。心中对关小宁的爱意足以让他这样情绪不轻易波动的人再对关宁说一遍。

“傻瓜!”关宁妩媚的一笑,主动奉上香吻,“我答应你,偶尔去新丰公寓住。不过,你得再找几个住户。那么大的房子就我们两个人也不热闹啊。”

“好啊,何梦瑶算一个。余志成算一个,以后看谁想来住的再说。”陆景同意关宁的想法。要是让她脱离寝室估计她也就没几个朋友了。可是老住寝室他也没偷香的机会。

送关宁进了寝室,陆景才把手机开机,他今天一下午都处在关机状态。短信箱里有吴璇发来的一条短信。“陆景,脚还疼不疼?”

陆景笑着回了一条短信:“算你还有良心,知道那一脚不轻啊。改天请我吃顿饭补偿一下我的精神损失吧。”

回过短信之后,陆景往师大而去。今天秋兰姐明显是有话要和他说的样子,他得去问问什么事情。估计应该不是很紧急。否则,她在南阳街的时候就说了。

刚到师大门口,接到周志龙的电话,“景少,I89的天线做到了完全内置。刚才测试组反馈回来的信息,信号异地测试结果与t18相当。这项指标达到量产的水平。”

陆景轻轻的握住拳头,说道:“好。再接再厉,争取在射频接收和发送的水平与诺基亚相当。现在还剩下工艺结构的事情。我再盯着陈水游那边,争取11月初达到试产的地步。和弦铃声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eVF公司正在设计。他们准备在手机芯片之外再添加一块音频遍解码芯片。可能需要和西门子沟通,采购他们的手机基带芯片进行研发。”

“恩。你们看着办。”陆景点点头。I89他是寄予厚望的,景华手机要把品牌树立起来,必须要拿出一款,乃至几款震撼的机型出来。

邵秋兰住在师大的研究生宿舍楼314里,陆景只是登记了一下,就畅通无阻。

顺着老式的楼梯而上,走过长长的走廊,顺着门牌号找到314。敲了敲门,一个容貌普通,衣着朴素的女孩打开门,站在门口问道:“你找谁?”

“我找邵秋兰。”陆景微笑着说道。

“哦,她去教室自习还没回来。你晚点再来吧。”女孩说道。

“行。那你让她回来之后给我回个电话吧。”陆景拿出便签纸和笔,就着走廊上不算明亮的灯光,写下手机号,“我叫陆景。这是我的手机号。”邵秋兰来江州之后,就没有使用手机。每个月的手机资费对于研究生的她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从师大的师南路到南阳街上,看到董晚瑶的酒吧还在装修。董晚瑶在沈效光的帮助下在南阳街挑了一间200平米的地方做酒吧。有陆景关照,已经初步显露出奸商本质的沈效光自然不会把租金抬高。

酒吧之上的门匾上写着“1804”。陆景听董晚瑶说过,她准备办成一家英式酒吧。如果是那样,南阳街上除了咖啡厅又多一处可以说话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她这个酒吧名字是什么含义。

在南阳街的长椅上,陆景点着一支烟惬意的抽着。脑子里过着最近的信息。苏远的远大电器看情况是压着景和商业,而且他还雄心勃勃的准备在汉宁区开一家旗舰店。他未必看得到未来的发展趋势,但是任由他这样发展下去无疑是很危险的。

“希望吴璇不要让我失望吧!牛皮糖竞争策略只要资金、管理、人员跟得上,并不需要多少战略眼光。以吴璇的管理水平,逻辑上是胜任的。”

正思考着,突然发现余志成和一个女孩走向星空网吧。陆景嘿嘿一笑,余志成这小子在张勇的带动也开始追求学妹们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