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18章 捅出来

第418章 捅出来

陆景和唐悦远远的站着抽烟。那些交涉中或许也有酒店的人。出了招|妓的丑闻,百盛酒店肯定得封了。陆景看看表,已经凌晨一点,“录音笔开了吧?”

“在小波手上。放心,那小子机灵着。回头找个懂日语和韩语的人翻译一下就知道有没有骂我们。”

“嘿嘿,大冬天的被人从被窝里赶到停车场,不骂才有鬼。小鬼子和棒子在国内一贯骄狂的很,肯定有些不太好听的话,估计‘辱华’的语言肯定少不了。

小鬼子和棒子在国内的脾气都是一些人给惯出来的。那几个棒子的身份查明白没有?要叫他们学个乖。玛德,当年‘俘虏桩’的后代还敢到国内来撒野。”

“没有。不知道他们怎么和小鬼子认识的。等会回到局子问问就清楚了。”唐悦嘿嘿一笑,“闹了这么久,怎么还没人出来,小鬼子和棒子在江州不会一点人脉都没有吧?”

“那怎么可能?”陆景抽着烟,淡淡一笑,“今晚很多人要睡不着咯。”

又喧闹了约有半个小时,省公|安厅外事处的一个副处长赶过来交涉。崔骁荣不予理会,在百盛酒店找了一辆大巴车,将芥川太郎和几个韩国棒子、嫖客、小姐都拖到江州市局里去了。

围观人渐渐的散了。庄何凡给陆景打了个电话说要回去赶稿,坐出租车走了。小波四人和陆景、唐悦汇合,“照片拍了不少,我手上那支录音笔给庄记者了。”

“恩。吃宵夜去。”陆景笑着丢了一支烟给小波。小波受宠若惊,连连道谢。坐到车上往中盛路美食城而去。唐悦问道:“曝光这件事不是一篇两篇的报道就可以解决的,第一家报道的媒体要承受巨大的压力。那个庄记者能不能撑得住。”

陆景笑道,“他肯定撑不住,不过他后面还有江州的常务副市长周平。这件事明天肯定能捅出来。”

在中盛路的美食城里找了一家烧烤店吃着烧烤,喝啤酒。吃完宵夜,和唐悦道别,陆景返回新丰公寓里休息。在车里等待的时候,他已经和关宁她们通过电话。这么晚了他自然不会去后湖别墅去打扰关宁她们休息。

感觉脸上有些冰凉,陆景睁开眼睛,关宁熟悉而美丽的容颜出现在视线里。“好困啊。要不要进来再陪我睡一会。”陆景抓住她雪白的皓腕,在她手掌心吻了一口。

关宁娇笑着抽回手,“你昨晚几点睡的呀?”说着坐到床沿边,“喏,我给你买了今天早上的《楚北日报》。你昨天晚上就干那事去了。”

陆景把枕头竖起来,半靠着,接过关宁递过来的报纸浏览起来。第二版,“新日铁日韩职员酒店买春,口吐狂言”黑体大字旁边是两幅照片。第一张照片是小鬼子,高丽棒子在大堂衣冠不整的场面,第二章照片是酒店外停车场小鬼子、高丽棒子叫嚣的情形。

“是啊。昨天是我报的警。蛮不错的。庄何凡文章写的不错。”陆景浏览了一下,把报纸丢到一旁。“昨晚电影看得开心吗?”

关宁用修长的手指顶着下巴,不问陆景报纸上的事情,抿嘴笑道:“你要是在就更好啊。昨天你不是去南阳街派出所帮陈若怡出气吧?”

陆景笑道:“怎么会?我有几个胆子敢在你面前给别的女孩献殷勤。昨天那个胖子是襄水友谊公司的人。景华准备收购襄水友谊公司,我正好唬一下那个胖子套点资料。哪里想到最后还真捞到一条大鱼。那胖子是襄水友谊公司的总经理。”

说着话,陆景把关宁抱到怀里。让她的身子平躺在他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绝美的脸蛋,光滑娇嫩,仿佛抚摸在一块美玉之上,没有任何的瑕疵,触感细腻、香滑到极致。

关宁仰头看着陆景,听着他说话,笑道:“你就胡扯吧。那景华收购成功的希望是不是很大?”

陆景摇了摇头。昨天的事情见报,百盛酒店肯定得封。位于百盛酒店顶层的彪马夜|总会自然也要停业。潘盛现在怕是恨自己恨得要死。孟汉生和苏远那边怎么想,可想而知。估计和熊为明那边的裂痕会变得更大,现在景华进入襄水市投资,那是把肉送到砧板上给人剁。

“别发愁了,事情总是会有转机的。”关宁伸手在陆景胸膛上摩挲着,“你怎么光着膀子睡觉,不冷吗?”

“还好吧。”陆景被她温润修长的指头摸的有点痒,正好早上也神气完足。俯身去吻关宁。嘴唇相接,细细的舔裹着,撩拨着那躲闪的小香舌,纠缠着,迷人的气息让人沉醉,让他全心全意的吻着关宁,忘掉所有的一切。

“呀——,长针眼了!”门口突然一声尖叫。陆景扭头,看到董晚瑶穿着白色高领修身毛衣站在门口,黑色的铅笔裤让美腿显得浑圆修长,身材前凸后翘,颇有些动人的小性感。

丁灵穿着卡其色的毛绒外套站在董晚瑶身边,手里还提着豆浆、汤包。

董晚瑶手足无措,瞄了一眼陆景的手,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转身飞快的溜走。丁灵大眼睛转了转:羞涩中带着笑意。扬了扬手上的早餐,转身离开。没一会,听到客厅大门咔嚓一声带上。

关宁羞涩的在陆景腰间掐了一把,娇嗔道:“就是怪你。”陆景尴尬的从她大腿内测将手收回来,“习惯了。晚瑶那丫头大惊小怪的。”

关宁恨恨的在陆景胸口咬了一口,有些用力。陆景强忍着痛,抚摸着她乌黑的秀发。

“痛不痛?”关宁抬头看陆景,轻声问道。

“都见血了,能不痛吗?”陆景低头看到胸口有丝血丝,再看关宁,她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一颗一颗如同珍珠往下滚落,“痛,你为什么不说啊。”

“我这不是让你解恨吗。”陆景抱着她的身子靠在床头,“心里舒服了点吧?”丁灵来江州玩,那情意涟涟的眼眸,含羞带俏。关宁心思玲珑,自然能看得出来。

关宁点点头,看到他心口有一排月牙形的牙印,血丝慢慢的渗出来,心里忽而有些内疚,刚才咬得太用力了,“我给你拿创口贴去。”

陆景没让她走,伸手抱着她,低头吻着她脸上的泪花,慢慢的吻干净,“好咸。”

“眼泪不就是咸的。”关宁伸手摸着陆景的脸,柔声说道,“别闹了,真给你拿创口贴去,我宿舍里有。”

“不是,我考虑是不是去校医院打一针破伤风。被小狗咬了用创口贴有什么用。”陆景笑着道。

关宁破涕为笑,娇嗔道:“你才是小狗呢。”笑闹了一会,关宁坚持去宿舍给陆景拿了创口贴过来。陆景洗漱完毕,吃了丁灵带过来的早餐,将卧室的空调打到最大,穿着条四角内裤坐在床头看关宁专心致志的给他贴创口贴,心里有温馨的情绪流淌着。

“你要是咬在我脖子上,我等会可就没法见人了。”

关宁抿嘴笑道:“你下次再惹我生气,我会考虑的。好了,穿衣服。你一会要去哪里?我和丁灵约了去新月湖中的喻山登山。”

陆景穿好衣服,抱着关宁,用力的在她脖子处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真香!我要去见江州市公|安局。昨天晚上小鬼子鬼混的事牵扯到很多人。要处理好才行。”

关宁俏脸飞起红云,微微有些失望,“哦。”

“八嘎!”汉北区新日铁办事处内,渡边梦生看着桌上的《楚北日报》,愤怒的将手中的茶杯丢到地上。送报纸进来的日本职员低头弯腰,一动不动,心里却是暗爽:“芥川太郎,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看你小子还嚣不嚣张。哟西!”

渡边梦生勉强压着情绪,挥挥手,“山本君,你先出去。”背着在办公室内烦躁的走动着,值此游说的关键时候,实现这样的负面新闻,唐云放先生哪里肯定不会再和他接触。就算勉强为他引荐楚北省的那位许书记,恐怕也难以取得很好的效果。

“新日铁在江州并没有韩籍职员,那几个韩国人是怎么事?”渡边梦生仔细盯着报纸上的照片看了一会,想不出头绪,深吸了一口气:“韩国人的事先搁下。首先试试能不能消弭坏的影响。芥川太郎这个无能之辈必要的时候可以牺牲掉吧。”渡边梦生下定决心,拿起电话打给楚北省的汤副省长。

“汤省长,新日铁的渡边先生想要和你见面。”一辆前往楚北省黄武市的奥迪车上,带着眼镜的秘书,恭敬的扭身对车后排的一个老人说道。

“不见!”汤副省长强有力的摆手,脸上皮肤上的老人斑微动。熟悉他的秘书小罗知道这是老板极为厌恶一个人的表现。早上《楚北日报》的报道在出发上去往黄武市的省道上老板就已经知道。

老板纵横楚北省政坛十几年,看问题极为精准,所以能历经风雨,屹立不倒。显然,老板认为新日铁注资江州钢铁已经不可能成功,决定不再介入到这件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