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都419章棒子来江州的原因

都419章 棒子来江州的原因

车到江州市公|安局大门处。叶成和的秘书荆大清早早的等在门卫室,进陆景从车里下来,连忙上前伸出双手,热情的笑道:“景少,局长正在办公室里等着你。”

在门卫室登记之后,陆景笑着和荆大清一起往里面走。周兴动开车把车停到停车场,在下面等着。门卫诧异的看那个青年的背影,心想:“这人什么来头,居然劳动局长的大秘亲自过来迎接。我这辈子要是这么风光一次也满足了。”

叶成和的办公室在市局办公楼的五楼。从楼梯上到五楼,在进门时,荆大清稍稍走前半步帮陆景打开门。

叶成和亲热的把陆景让到沙发上,发了烟,寒暄几句,荆大清泡了茶悄悄的退了出去,方便叶局长和陆景说话。

叶成和拍了拍陆景的手背,笑道:“我听小荆说今天上午《楚北日报》卖的脱销。嘿嘿,声势造起来,小鬼子觊觎江州钢铁的算盘就打不响了。”

“那是。不过省里的结论出来之前,小鬼子肯定会上跳下窜,绝不甘心就这么打道回府。”陆景笑道。叶成和是大哥的爱将,新日铁注资江州钢铁背后的政治利益纠葛他也清楚。

“哈哈。那是当然。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接到说情的电话有十几个。不过,暂时还没有重量级的人物说话。”

“哦?”陆景有些奇怪。叶成和的言外之意就是他现在还能顶得住。但是省里的汤副省长不是主张新日铁注资江州钢铁?按理说,渡边梦生绝对会找汤副省长关说一二。

叶成和知道陆景的意思,微笑着喝茶。笑道:“今天上午汤副省长去黄武市视察去了。”

陆景稍稍琢磨了一下,微笑着点点头。看来汤副省长是打算置身事外。确实,小鬼子在江州搞出招|妓的丑闻。汤副省长不爱惜羽毛的话就不方便介入。

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味道香醇,口齿生津,“叶哥,那几个韩国人是什么底细?报纸上说那几个韩国人是新日铁的职员,到底怎么回事?”江州这时候并没有韩国公司进驻,并且各大高校里面韩国留学生也很少。江州通常极少见到韩国人。新日铁的人力资源部脑子抽了才会将韩籍雇员派到江州来。

从汤副省长的举动来看,新日铁注资江州钢铁的事情有八分的把握要黄。至于抓起来的芥川太郎肯定是按规矩处理。陆景无需多问。剩下的几个高丽棒子,自然要让他们学会遵守国内的法律法规。

叶成和右手夹着烟。抽了一口,笑道:“报纸我看了,消息有误。那几个韩国人带到局里后自称是三星电子的员工,来江州做手机市场调研。他们已经和在建业的三星电子分公司联络过。身份是真的。和芥川太郎在酒吧里认识的。”

陆景揉了揉眉心,沉吟着。叶成和常年搞刑侦的,立刻反应过来,问道:“怎么,那几个韩国棒子有问题?”

“有点蹊跷。假设是景华要调研韩国的市场,我要么委托韩国的专业调研机构去做。要么我会派一两个人到韩国的分公司去负责这件事,最终执行调研的肯定是韩国的职员。想想看,语言不通,怎么搞市场调研?”

“玛德。棒子不老实。”叶成和一下火冒三丈,想不到韩国棒子还敢玩猫腻。

“叶哥,我看棒子肯定假话藏在真话里面。他们来江州怕是别有用意。他们要是不说实话。可以告知他们我们会通知韩国住京城的大使馆。另外,那几个翻译肯定知道一点什么。”陆景说出自己的思考。上手段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他就不信这些棒子会不担心丑事传回国内去?还没那个国家把嫖|娼不当丑闻吧?

叶成和琢磨了一下,说道:“重点还是放在那几个翻译身上。”说着。站起来,走到办公桌边,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小崔给我再审一遍韩国人,重点是那几个翻译。”崔骁荣是市局治安管理支队的一个大队长,是他的心腹手下。

挂了电话,叶成和自嘲的笑道:“注意力都在小鬼子身上。棒子认罪态度良好,还差点被棒子晃点了。”

“叶哥是没想到棒子敢玩花样。呵呵,我要不是关注手机领域一下子也想不到。”陆景说道。这次行动主要是把声势造起来,审问上倒没想那么多。叶成和没有关注到实属正常。

到中午十二点,审问结果出来。几个韩国人嘴硬的很,一口咬定是来江州调研手机市场。倒是有个翻译扛不住,吐露出来最近韩国人一直在收集景华音频编解码芯片的信息。并且已经和景华研发部的两个员工接触过。在丰厚的条件下,景华的两名员工答应跳槽到三星电子,并可以拿到景华公司手机产品设计部的最新方案,包括新机i608的参数。

听到这么个结果,陆景微愣。当即拿出手机打给周志龙,要他查查那两个员工在研发部从事什么工作。

“怎么样?损失大不大?”见陆景打完电话后脸上平静,叶成和问道。陆景把烟头在烟灰缸里狠狠的捻灭,“还好。不是核心技术人员。接触的东西有限。”核心的研发成员都有景华的股票期权,挖人的成本很高昂。

核心的技术资料没有丢失,但是景华手机产品设计方案有可能已经被那两个员工带出公司。只不过,从那翻译的供述来看,应该还没有和棒子交易。看来是i89经典的产品设计和前段时间景华高调宣布音频编解码芯片的事情引起了三星的注意。

要是员工离职,或者只是单纯被挖那也没什么。人员流动的事情在企业之间很常见,所以只要技术资料。技术专利在手,问题就不会很大。

但是。棒子这样明摆着盗取商业情报的行为,真当他是泥塑的啊!这次损失不大。但是心里恼火的很。必须要严厉处理,以儆效尤。

“叶哥,这几个韩国棒子的行为属于经济犯罪。我会在江州中级法院起诉他们。一会儿景华的人会过来报案。景华那两个员工必须要尽快控制起来。”这件事先得跟叶成和说明他的态度。其中很多地方需要叶成和配合。

叶成和点头,“行,我知道了。”如果韩国棒子只是嫖|娼,最多也就行政拘留,外加罚款。但是涉及到经济犯罪处罚力度就不一样了。他自然乐意看韩国棒子的好戏。

“走,先吃饭去。事情一下子也处理不好。”叶成和拉着陆景去汉宁区吃午饭。以他们两人的地位,是属于劳心者的范畴。把握大方向即可,下面自有人办事。

陆景在车上给陈笑打了电话。除了惩戒那两名员工和棒子之外,这件事暴露出研发部的管理漏洞,必须要改变。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啊--?”正在陪莫心蓝和信业银行代表吃饭的陈笑接到陆景的电话极为吃惊,半响,说道:“好,我马上处理这件事。”

《楚北日报》刊登的新闻在楚北省内的范围引起极大的愤慨。小鬼子在国内嚣张跋扈,没几个人会不气愤。省内多家媒体转载、报道百盛酒店事件。江州市公|安局还特意澄清,省报中报道的韩国人的身份为三星电子职员。目前涉嫌一桩经济犯罪正在调查中。

十二月二十七日,《江州日报》爆出韩国三星电子公司意欲窃取景华手机产品方案的消息,江州市中级法院已经予以立案,所有涉案嫌疑人均已在押。

作为百盛酒店事件的余波。江州、楚北一片哗然。舆论一边到的支持景华公司起诉三星电子公司。

在赵省长的指示下,省里的谈判组暂停和新日铁的谈判。风向骤然一变。本来在注资江州钢铁的谈判中,新日铁和香港的创永国际僵持不下。双方给出的条件都很优厚,使得省谈判组内部有分歧。但是新日铁职员在百盛酒店买春。口出狂言的报道出来后,创永国际和省谈判组的进度就一日千里。到十二月二十九日,就只差凿开新闻发布会,完成签字的仪式。

冬日的傍晚时分,冷风掠过林梢,天际的光线越来越暗。苏远开着车接妻子熊玉娇下班。

“熊主任,你老公又来接你啊?”

“是啊!”熊玉娇微笑着和同事打着招呼,拉开车门坐到车里。关门的那一霎拉还听到有同事羡慕的说道:“熊主任小两口真是幸福啊。”

“苏远,潘婷婷约我们晚上去白沙井的何家菜馆吃饭。”熊玉娇穿着火红色的外套,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说道。

苏远苦笑着打着方向盘。很多事情,玉娇根本就不清楚。随着百盛酒店的老板涉嫌提供性|服务场所被批捕,百盛酒店被查封。潘盛的彪马夜|总会也随之关门。

潘婷婷这个时候请他和熊玉娇吃饭,大概是想为她哥说清。但是,百盛酒店的事情牵涉较广。虽然只是小鬼子招|妓的小事情,但是小鬼子在百盛酒店大厅和门前停车场公认辱骂共和国的录音被江州市局交到省厅手中,现在肯为新日铁说话的人都找不到,何况一个小小的百盛酒店。

说起来,潘盛真是还要庆幸才是。那晚江州市局的治安大队没有冲到彪马夜|总会去抓人。要是搂草打兔子,潘盛现在估计已经被批捕。

“玉娇,晚上去你家里吃饭,我和爸、妈说好的。”苏远有些为难的说道。

“你有事情和我爸谈啊?”熊玉娇看着苏远疑惑的问道,“我还以为你最近有时间呢。好吧,我给潘婷婷打电话。”熊玉娇拿起手机开始拨号。

“恩,等会我和她解释一下。”

和潘婷婷重新约了时间,苏远开车至江州市委常委院1号楼。吃过饭后,苏远和熊为明进书房谈事情。

点了一支烟,熊为明说道:“和康尚专谈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