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24章 黑掉材料

第424章 黑掉材料

“江州,雨夹雪,地面温度零下4摄氏度。我们的飞机将在二十分钟之内降落,请各位旅客关闭您的通讯工具,收起小桌板…”

听着机场里悦耳的广播,白时重看完一条短信,迅速的关了手机,用韩语对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会长,景华通信公司的投资人拒绝和我们见面。”

“辛苦你了,白专务。”元东润微微吐出一口气,眉头深锁,难掩失望之意。他通过三星电子的关系,辗转找到一个朋友代为转达道歉协商的意思,想不到景华公司居然拒绝三星的善意。看来景华起诉三星电子窃取商业机密的事情没那么容易了结。

白时重在黄海呆了五年,练就一口流利的中文,这次三星电子在建业设立分公司,他被抽调到分公司担任市场专务。见元会长脸上有不愉的神色,白时重建议道:“会长,要不要重新再找人联系一下景华的投资人”

“算了。按正常程序走。安智星几个人那里你在律师的陪同下帮我跑一趟,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元东润摆摆手。他已经感觉到事情无法善了,要做最坏的打算。

他打听的很清楚:江州是景华的基地,在那里进行司法判决,安智星几人面临的刑罚绝对不轻。

从机场里出来,白时重连续的打了几个电话。此前辗转联系上的创永国际总裁陈创和先生拒绝和他们见面。

“傲慢的中国人。我们这一趟完全没有必要来。在市场上我们一定要对景华手机予以迎头痛击,让他们知道我们三星电子的厉害。”一行人站在机场4号门外,一个随行的韩国职员在风雪中抱怨道。

随行的一个中国翻译心想:“傲慢你mb,谁尼玛不知道韩国棒子在国内嚣张的很。草,来江州求人办事还唧唧歪歪。嘿。还真尼玛有人能治住你们。大快人心啊!”

元东润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韩国职员,说道:“来一趟很有必要。我们需要看看景华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市场调研不是说说。知己知彼,才能做出有针对性的市场策略。走吧。”他决定如果无法善了,接下来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的市场策略将会针对景华,对景华进行打压。

看到元东润当先坐到一辆出租车中。白时重跟着坐进去。对司机说道:“我们去楚北国际大酒店。”

出租车发动。白时重心里微微一叹:这是他到访一座城市受到最冷淡的待遇。此前知会的江州市政府连接待的人员都没派,而联系的陈创和先生压根就不想见他们。以至于他们一行人居然要乘坐出租车离开机场,甚至连酒店名字还是因为他才想起来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南阳街,一家精致的咖啡馆里,陆景坐在临窗的位置上喝着咖啡。窗外风雪交加,打在玻璃窗上偶尔有些响动。午后。南阳街上几乎没有行人。

昨晚在楚北国际大酒店参加庆祝酒会时,莫心蓝就打来电话说同意了他的条件,刚才和她见面约定了瑞丰公司收购正英家电股份的细节,以及敲定和董坤城在香港见面的事宜——在京城见面太过于敏感。

本来和莫心蓝谈完,他就该回新丰公寓,准备去火车站了。但是。他突然接到省农行计划财务处处长万军和的电话。这个万处长就是圣诞节那天在音乐学院的圣诞舞会上要陈若怡陪他跳舞的那个万处长。能把电话打到他这个私人手机上来,万军和这个人有点门道。陆景决定见见这个万处长。

“景少!让你久等了。”万军和带着眼镜,围着围巾,胳膊下夹着一个牛皮色的文件袋,微微躬身,十分客气的说道。

陆景招手让服务生上了一杯热咖啡,上下打量了一下万军和。说道:“你找我什么事?”

万军和把文件袋放到桌子上,推动陆景面前,“这里面有一些材料可能对你有帮助。”

“哦?”陆景有些好奇,但是没有去碰文件袋。等着万军和的下文。

“二十五号晚上,我对那位小姐多有得罪,请景少原谅我。”万军和扶了扶眼镜。那天晚上康尚专两人被陆景送到南阳街派出所,算是揭过过节。

但是陆景对他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这完全是秋后算账的架势。他思前想后,茶饭不思的想了几天,深怕陆景的报复突然而来。作为省农行计划财务处的处长。他底子并不干净。如果陆景要查他,他恐怕在劫难逃,下场比毛闯里还惨。

所以,他急需取得陆景的谅解。昨天打了陆景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拒绝了他和陆景见面的要求。而今天上午上班之后,他立刻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在楚北国际大酒店的小道消息,听说赵省长极为赏识陆景。这让他心里一动。

他从毛闯里哪里拿到了陆景的私人电话,尝试着打了一下,陆景同意和他见面。这让他很振奋,看到一丝希望。

陆景笑了笑,拿着咖啡慢慢的喝着,指着文件袋说道:“是什么材料呢?”

“不好说。最好您自己看看。”万军和使用了敬语。文件袋里装的是楚北省一个大人物的材料,这足以让陆景原谅他的过失。只要陆景当着他的面打开这个文件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和陆景就坐到同一条船上了。

陆景眼睛眯了眯。什么材料,居然让万军和当做投名状拿出来。虽然心里很好奇,但是他并没有接纳万军和的打算。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还有事情。”

“您忙。您忙。”万军和心里有些失望,站起来准备离开。不过,陆景肯拿这份材料,就说明确实不准备追究他的责任。唉,这样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

万军和冒着风雪走到南阳街路口。准备坐车离开,突然接到陆景的电话,“万处长,材料怎么不见了。我根本没看到里面的内容。”

万军和心里哀叹,早知道是这样。恭敬的笑道:“景少,我走的时候把材料拿走了。”

“哦。”陆景呵呵一笑挂了电话,这个万军和蛮上道的。

回到新丰公寓里,陆景打开材料看了看,里面的内容让他大吃一惊,琢磨了一会。政治斗争必须要有足够的收益。这份材料现在还不能用。或许日后能派上用场,或许永远用不上。一切要看以后形势的发展。

“陆景,你和小灵该动身去火车站了。”关宁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斜倚在门口,嘴角扬起,露出一个动人的笑容。

陆景把文件袋收起来。丢到书桌里锁起来。走到门口,轻轻的搂住关宁柔软的腰肢,在她嘴唇啄了一口,“晚瑶住在这里的话,你晚上会不会来住?”今天上午在公寓里休息时,董晚瑶说她想在这里住一个房间。她每天早上凌晨零点结束酒吧的营业,返回宿舍喊门很麻烦。每次都要被那老太唠叨许久。

关宁扭头看了一眼外面的过道,丁灵和占雪娜的声音还能听到,小声笑道:“晚瑶那丫头脑子里尽是些精灵古怪的念头。要是梦瑶来住,我就过来住。哦,你送我的手机很漂亮,这是明天广告中的那款手机吗?”

“那可不一样,这是订制的加强版。”陆景笑着把关宁拉进来,关上门,捧着她美丽无瑕的脸蛋,细细的吻着她鲜花般的柔唇。今天回京城。至少半个月才能回江州,心里会想她的。这几天都忙昏了头,就今天早上和她缠绵了一次。

动情的吻着,陆景伸手抚摸她的俏臀。黑色的修身裤贴着她修长的美腿。陆景有些怀念这双美腿今天早上盘在腰间销魂的滋味。

“好了。”关宁轻轻的抚摸着陆景的脸颊,能感受到亲吻里缠绵的情意。想起九六年暮春时自己所遭遇的困境。要没有陆景都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会变得多么糟糕。那时候自己真没用。

看着陆景温柔的眼神,给人一种沧桑、宁静的感觉,心想:未来会是什么样?有些害怕,却又有些期待,因为这个男人啊,内心坚强而又脆弱,想要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给他安慰,即使未来会让自己害怕,也要面对。期待着未来,自己变老时,他仍然陪在身边,以这样温柔的眼神,相互凝视。

……

江大里面四中的几个同学在江大南门送丁灵离开。陆景会和丁灵一起坐火车返回江州。到火车站,上车的时候是4点十五分。把行李放好,在软卧车厢里,陆景躺在睡铺上,让她如同灵猫一样的卷缩在他怀里,和她说着香港中文大学的大学生活。

耳边,车轮与铁轮摩擦,发出“卡嚓卡嚓”的响声。说着说着,丁灵疲倦的睡着。陆景将她轻轻的放在软卧上,拿被子给她盖好。他把这间软卧包间的4张票全买了下来,这间包间里只有他和丁灵。周兴动在隔壁包间里休息。

拉开门,陆景拿着烟准备去车厢之间的间隙处抽烟。火车有一个轻微的摇晃动作,陆景扶着车厢壁,向厕所的方向走去。

下午临出发在新丰公寓的卧室里,关宁那一眼,带着痴缠的爱意,完美无瑕,绝世无匹的俏脸上露出清纯妩媚的笑容,仿佛在一瞬间雕刻在他的脑子里,让他内心里有淡淡的离别愁绪。

点着烟抽着。陆景看着车外的村庄、山坡向后掠去。

“陆景,你怎么在这儿?”一个声音惊喜的说道。陆景回头,“啊——,秋兰姐。”邵秋兰穿着黑色的大衣、牛仔裤,带着精致的眼镜,俏生生的扶着车厢壁站立着。

“我去京城参加朋友的婚礼,你呢?”陆景笑着扶住她。

“我去京城参加大学同学聚会。”邵秋兰微笑道。旅途遇到陆景,心里有种惊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