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25章 火车上

第425章 火车上

偶遇邵秋兰让陆景心情变得不错,看到邵秋兰娇俏的挥挥白嫩的小手驱赶着烟雾,陆景赶紧把烟灭掉。在车厢间的连接处闲聊。火车经过一条深邃的隧道时,车窗外变得漆黑一片,隧道里昏黄的亮光照进来。

待眼睛适应这微弱的光线环境,陆景的目光落在邵秋兰精致的五官上:标准的瓜子脸,翘挺的鼻梁,鼻梁上是一副秀气的眼镜,小巧的红唇,稍稍有些尖的下巴,琉璃般乌黑晶莹的瞳眸里在微弱的光线下仿佛耀眼的宝石,正闪着偶遇后发自内心的欣喜。这张精致绝美的容颜实在迷人至极,不知道要让多少人为她倾倒。

邵秋兰注意到这光线微弱的环境里陆景正大胆的看着她,眼睛里有着男人看女人时赞许、欣赏的目光。心里有些羞涩,正要说他时,火车在铁轨中拐弯,车厢里感觉到明显的倾斜。

“哦--!”邵秋兰一声惊呼,身体倾斜。陆景飞快的伸出手扶住她,“没事吧,秋兰姐?”

“没事。”邵秋兰站稳,发现胸口都挨到陆景的手臂,鼻间能闻到他身上不算浓的烟草味。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是想着他刚才肆意的欣赏目光,脸上有些发烫。

“没事了。”火车使出隧道,火车内的光线亮起来。邵秋兰扶着车厢壁,放开陆景,才想起来到这儿来的本意——她来上卫生间的。

“我去趟卫生间。”邵秋兰说着,走进卫生间。陆景微微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打火机,她都没留意到她这落荒而逃的模样多么动人。仿佛一只惊慌失措的小白兔。只是自己在她面前怎么都不应该归为大灰狼之列吧?他的“小白兔”还在包厢里熟睡。

抽着烟,在车厢摆晃与撞击车轨的哐铛声里听着水流激射的声音。过了片刻,看到邵秋兰满脸通红的走出来。想必她也明白刚才水流激射的声音有多么诱人。

“我回包厢看看我的东西。回头再和你聊天。”邵秋兰勉强交代了一句,急忙走掉。心里差点没羞死,刚才大概憋得久了,水流“哗啦啦”的冲了出来。

陆景微笑着点头,侧着身让她走过。刚才那声音真够诱发人无限的旖念。脑子里不由得想起在杭城那销魂的一瞥。

吃过晚饭,陆景把被子叠起来,和丁灵斜靠在软卧上。车厢顶地广播杂着滋滋的电流杂音,似乎是在播放一首钢琴曲。车窗外的暮色沉静,有着散漫闲适的味道。

“这感觉真好。”丁灵嘴角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两只脚晃呀晃,心里开心极了,“陆景,下次我们也坐火车好不好?”

陆景正被她一双白色碎花棉袜裹着的小脚晃的心里痒痒的,坏坏的一笑,“当然好。”伸手去扶丁灵的小蛮腰。

“你笑的好诡异啊。”丁灵扭头看到陆景的表情,大眼睛上的睫毛动了动,“陆景,要不你去把邵老师喊过来聊会天。”

“不是我们两个人聊吗?”陆景笑问。

“我们不是还有一晚上可以夜聊吗?”丁灵微微偏着头,浅浅一笑。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陆景心里火热,把她搂到怀,双手隔着她宝蓝色的牛仔裤抚摸着她丰腴的大腿,“我可不打算只是聊天。”

丁灵微愣,过了一会反应过来,白腻的脸蛋上透着红霞,清纯秀美的邻家女孩风情不自觉的流露出来,羞涩的嗔道:“我才不要。这里隔音环境这么差。”

听着隔壁包厢里的说话声音,陆景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看小妮子那羞答答的诱人模样。他要真信了才是傻瓜。伸手解开她宝蓝色牛仔裤的纽扣,拉下拉链,嘴里说道:“不是说好喊邵老师秋兰姐吗?”

丁灵咬着嘴唇,抬头看着陆景笑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不怕邵老师啊。你高二、高三两年时间逃了多少次课?”

“记不清了,要说上了多少次课,可能记得清。”

丁灵掩嘴咯咯笑起来,问道:“你什么时候和邵老师混的那么熟啊?”

陆景一笑,和丁灵说着邵秋兰的事情,从醉酒说到驱赶魏晓华,再说到杭城邵秋松的事情。说着话,把手伸到她保暖内衣里,解开她胸衣的扣子,抚摸着她温软、弹滑的玉女峰。

丁灵像一只不安分的灵猫在陆景怀里扭动着,一双杏目里有娇媚、水汪汪的湿意。

陆景低头吻着她的睫毛。笑笑的大眼睛都没她的眼睛迷人。那温润的眸子里有会说话的灵秀神韵。

睫毛,鼻梁、脸蛋,红唇,一路轻轻地吻下来。吮吸着她香滑软嫩地小舌。待她动情地搂上自己地脖子。陆景伸手将她的牛仔裤、毛裤、褪到大腿根处,在她丰满、浑圆的**上抚摸着。绵绵地。滑滑地。弹力十足。手再往内裤里伸。碰到菊花瓣感觉那里轻轻地一缩。指尖再往前探。滑腻腻地已经湿开了。

“不要碰那里。”丁灵娇喘着说道。

陆景听着她在轻轻地喘着气,下面硬涨的难受。将她湖蓝色的蕾丝小内裤拉下来。手指伸到她两腿中间地私处慢慢地磨擦。丁灵努力的憋着,不呻吟出声来。两腿之间地水泽已越来越丰盈。还从滑腻如玉地大腿上滑落下来。

将丁灵发烫的娇躯放到卧铺上,丁灵疑惑的看着陆景,眼眸迷离,看着陆景手指头上闪着蜜液的光泽,“啊--!”娇羞不堪的闭上眼睛。俄而,身子被陆景翻了过来,趴在卧铺上,将她白若初雪、丰盈弹翘的迷人俏臀高高耸翘在那里。

陆景怕她太冷,只把裤子褪到膝盖弯。臀心之间露出半抹轻红是那么迷人,叫人禁不住的心猿意马。

陆景拉开裤子拉链,将硬到极致的粗硕硬物抵着湿润温热的唇口缓缓的刺进去…

….

将“小白兔”狠狠的要了几回,陆景收拾残局。换到对面的卧铺,拥着她躺在被窝里休息。

“大色狼。”丁灵内心里羞涩到极致,把潮红脸蛋埋在陆景的怀里不肯抬起来。之前也和陆景用过这种羞人的姿势,舒畅是舒畅到极点,但是火车上这样玩,心里感觉却要羞死。

陆景吻她湿润绵软的嘴唇。极致的宣泄之后,全身心的感觉到欢畅。两人正体会着余韵,热吻不断时,突然听到包厢门给“啪啪啪”的敲响

“陆景。”

听到邵秋兰在门外过道里喊他。陆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披衣起来,打开包厢门,就看到邵秋兰皱眉站在门外,“我那件包厢里有个人在扣脚丫子,臭味熏得我受不了。到你这儿来聊会天。”虽然下午出糗被陆景发现,但是相比于这点尴尬,那脚臭味才叫人受不了。

“哦,那也太没素质了。”陆景笑着将邵秋兰让进来。“邵老师!”丁灵在被窝里露出头,娇软无力的和邵秋兰打招呼,脸红如同苹果,让人一看就知道刚才陆景对她做了什么。

“啊-,丁灵也在?”邵秋兰吃惊的掩着嘴。她还以为丁灵今天早上坐飞机回京城。那天在酒吧里,丁灵说元旦回京城。没想到她和陆景一起回京城。刚才在车厢间隙那里,陆景也没提这件事,她还以为陆景一个人在包间里。早知道是这样,她还担心什么和陆景共处一室的问题,早就过来了——那脚臭味实在要把她熏死。

“你感冒了?”邵秋兰问道。丁灵羞得要找条地缝钻进去,用蚊子般的声音嗡嗡的道:“没有。”陆景老脸一红,坐到丁灵的身边,对邵秋兰道:“秋兰姐,你那边睡得不舒服的话,到我这里来睡吧。反正还有两个空位。”

邵秋兰手撑到身后坐到对面的卧铺上。发现灯光下陆景的脸上也露出一丝赫然的神色。她就算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看到陆景和丁灵的表情也知道两人刚才在包厢里干了什么。

邵秋兰精致的俏脸上飞起酡红,跟渗了血似的娇艳,心里暗自啐了一口:陆景真是混蛋,在火车做那事,也不怕给人发现。丁灵以前胆子挺小的,怎么由着陆景胡来。

再看铺在卧铺上的棉被,心里更是恍然,底下的床单怕是还湿着呢。

陆景看着邵秋兰的表情就知道她给发现了,感觉屁股上给丁灵死死的掐着。不过,刚才折腾的她比较狠,她现在手上没多少力量。

一时间三人突然找不到话题。正尴尬着,陆景放在浅灰色外套中的手机响起来。

“还没睡吧?三星公司的人下午到江州了,傍晚时,市经贸的刘副主任打电话给说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的元东润拜访一下景华。我们要不要答应?”是陈笑打来的电话。

“拒绝他!”陆景说道。公务拜访的话,肯定要安排参观景华公司。既然未来三星电子是对手,那么实在没有必要现在把景华的组织架构展示给他们看。

“如果棒子打算私下交流可以同意。我们听听棒子对窃取案件的看法。”

“好的,我知道了。”

软卧包厢里很安静,电话里的内容可以清楚的听到。见陆景挂了电话,邵秋兰好奇的问道:“陆景,我看到江州曰报上报道三星电子窃取景华的商业机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