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32章 怒气

第432章 怒气

陆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挂了手机。杨四儿是谁他听都没有听过。四十分钟之后,卫东阳带着一个左眼角发青的青年,还有今天早上在火车站露头的小飞出现门外。

“这是杨子欢。小名杨四儿。在建业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他是第四军区杨亭健副司令员的四儿子。杨亭健副司令员曾经是沈儒辰委员的下属。”卫东阳笑着介绍,“这小子刚才差点把别人的婚礼给搅合了。”

杨四儿抹了一下三七分的头发,先辩解了一句,“那两家先动手顶牛,冲到我身上了来,我难道不反抗啊。”然后,热情的笑着伸出双手,“景少,我是久仰大名。欢迎你到建业来玩。吃喝玩乐一条龙,我全包了。”

“客气了。”原来他爸和沈叔叔有些渊源。陆景笑着同杨四儿握手,觉得他这人很有趣。当然,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表现得混不吝的杨四儿也许是他的一种交际手段。给杨四儿介绍了唐悦。相互寒暄了一番,杨四儿请几人去同巷渔村去鱼。

刚下电梯,一个很有官相的中年人,穿着棕色的西服,身边还有一个秘书模样的人,一起等在一楼。看到杨四儿、卫东阳走出电梯连忙走过来,十分客气的说道:“卫厅长,四少。刚才我内弟冲撞了四少,很不好意思。请卫厅长、四少无论如何要给我一个请客赔罪的机会。”

卫东阳笑道:“梅书记,这事你自己和子欢谈,拉上我干什么。”这种正式的场合他自然要称呼杨四儿的大名。

杨四儿阴阳怪气的说道:“梅书记。我好好的走路都被人撞到,要是哪天你内弟开车被人撞到也不奇怪吧?”

“四少。真是对不起。”梅书记吓了一跳,想想这位的传闻。这种事还真做的出来。

“玛德,今天有贵客在,我懒得理你。回头咱们再说道说道。”说着,不理梅书记,对陆景解释道:“刚才我从停车场过来,他家里和高新产业区的谷计桓家里在推搡。我打电话路过,被他们撞了。刚tm开口说话,不知道哪个孙子趁乱打了我一拳。”

陆景笑了笑。杨四儿出口就是脏话,被盛怒当中的人打了也属正常。只是他这身体底子也太单薄了点。听他的描述,好像一个回合他就被人撂倒。

梅书记看着一行人中最为年轻的那个青年,不知道这青年是谁。虽说他级别不高,但好歹也是建业市栖口区的区委书记,苏江省、建业市的衙内都看过照片,免得稀里糊涂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这…”看到几人离开酒店,梅书记一时有些郁闷。想了想,招手让秘书过来,“他们这看样子是去吃饭。你帮我盯着他们去那里吃饭。随时汇报。”

“是,书记!”秘书答应了一声。急匆匆的去了。梅书记回到三楼的宴客厅,心里窝火的很。那个王八蛋打人不长眼睛,得罪这个混不吝的人物。这杨四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爸,怎么样了?”一个俏丽的女子,穿着粉色的皮袄。眉眼间带着忧色走过来,“打人的人查清楚了是谷计桓家里的人。”

梅书记看着女儿摆摆手。“那有什么用,还是要看杨四怎么处理。玛德。谷家尽出王八蛋。唉,熙然,你舅舅怎么样?办个婚礼都闹出争端来。”

梅熙然愕然,她都不记得父亲什么时候这么失态过,说道:“舅舅情绪还可以。谷计桓家里的人说话很刻薄,舅舅才忍不住动手的。”

“不说这个,走吧。”

同巷渔村的包厢内。吃着鱼,杨四儿忙着打电话张罗着下午、晚上的行程。

“杨四儿,我晚上有事情。”陆景喝着酒婉拒杨四儿的安排。杨四儿拿着酒瓶给陆景倒酒,笑道:“景少,咱们讲究风流而不下流,就看一看,摸一摸,绝不做对不起娘子的事情。”

卫东阳皱眉。杨四儿旋即反应过来,陆景和卫东阳的妹妹在处对象呢,这尼玛口快,苦逼了。哪有当着大舅哥的面劝人家妹夫去花天酒地的道理。“卫哥,你知道我这人,口是心非。哈,口是心非。我自罚三杯。”说着,把二两的杯子倒满了喝了一杯。

小飞心想:“四少,口是心非的话,那就是逢妞必上了,而不是看一看,摸一摸了。”

“行了。”卫东阳摇头,对陆景说道:“建业市栖口区区委书记梅棠鸣和高新产业区的工党委书记谷计桓很有些心结。刚才两人各有亲戚在希尔顿酒店里面举办婚礼,在停车场上因为头车蹭了一下,发生口角。”

陆景点头,与卫东阳举杯喝了一口酒,算是明白怎么回事。略一思索:谷计桓担任高新产业区的工党委书记,显然是杨修武的心腹。梅棠鸣能和他对抗,背后怕是也有人吧!看他刚才和卫东阳的交谈,八成应该是朱然节的人。

吃过饭,几人喝着功夫茶,闲聊建业的风土人情。四点钟的样子,从同巷渔村里出来,下午的太阳晒在身上很暖和。轻微的冷风从篱笆墙上吹过。院子一角还有人造的假山。假山之上流水潺潺。

“你这人怎么和狗皮膏药一样?”刚进停车场,梅棠鸣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杨四儿忍不住皱眉。

“四少要给我一个准话,否则我这觉都难得睡安稳。”梅棠鸣苦着脸说道。

陆景心里一晒,杨四儿一看就是纨绔子弟。梅棠鸣作为上头有人的地方实力派根本就不可能担心到这种程度,只能说他在借着这个机会,拉近和杨四儿以及卫东阳的关系,或许,自己这个杨四儿口中的贵客也是他的目标之一。官场之上从来都不乏将冲突变为搭讪契机的干部。梅棠鸣无疑是个中好手。卫东阳刚才在希尔顿酒店大厅里表示不理会这件事,大约看出来这一代女。所以他不想和梅棠鸣过多接触。否则,凭借着他和朱然节的关系,怎么都该拉朱然节的人一把。

杨四儿极为受用梅棠鸣的话,剔了剔牙齿,说道:“好吧,老梅,我也不是过分的人,你把今天打架的人都找来,我把他们眼睛角一个个的打青。”

“这…”梅棠鸣有些郁闷,看来只能用杀手锏了。回头看向左手边不远处的黑色奥迪车内。

车门打开,一只黑色的裤袜长腿伸出车来。短短的圆头黑色高跟毛靴。圆滑的小腿十分迷人,柔和、秀美的曲线很快就吸引住几个人的目光。接着又是一只裤袜长腿。两条美腿交叠在一起,很容易想起要是在**打个蝴蝶结会是何等诱惑的事情。

继而露出主人的真容。发髻别致,容颜古典精致,细腻洁白的耳垂上两枚园形的大耳坠正随着她下车的动作而摇晃着。

“陆景!”

陆景没想到从车上下来的女子是叶妍,心里顿时有一股怒气。他都让她投资时代在线拥有时代在线25%的股份。时代在线上市之后这部分股份价值3亿美金,甚至更高。这足够她混吃等死两辈子了。想不到她还自甘堕落的以美色惑人。

梅棠鸣把她请来不就是打着公关的主意吗?

“干吗?看到我你也不用激动成这样吧?”叶妍笑兮兮的走过来说道,“你到建业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还当不当我是朋友?”

梅棠鸣看到叶妍熟络的和那位贵客打着招呼,心里先送了一口气,不过看到那位贵客似乎脸色有些不愉,心又提了起来。

杨四儿咂咂嘴,暗道可惜,这么一个大美女和陆景居然是熟识。卫东阳注意到陆景脸色不太好,嘴角一动,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跟我来。”陆景脸色阴沉下来。说着,走向同巷渔村之内。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陆景怎么来了脾气。

叶妍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淡淡去,跟着陆景走了进去。

杨四儿对梅棠鸣竖起大拇指,“老梅,你厉害,请动这么一个大美女当说客。这事先等着,等里面办完事我们再说。”

梅棠鸣苦着脸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