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33章 地区吸血机

第433章 地区吸血机

“你不是在香港参加迪奥(第or)的时装发布会吗?”包厢内,陆景点起烟,暂时把愤怒的情绪压着,淡淡的问道。

“昨天回来建业的。”叶妍掩着口鼻,稍稍离陆景远一点,问道:“你来建业干什么?怎么还和杨四儿那种人混在一起?”

陆景看了她一眼,坐到椅子上,“怎么,杨四儿在建业的名声很差?”

“好不到哪儿去。喂,你乱发什么脾气,我惹你了?”叶妍气呼呼的坐下,“好心来见你,你还摆架子。”

“呵,梅棠鸣请你到这儿来干什么?”陆景弹弹烟灰,冷然的反问。

“他内弟得罪杨四儿了。我和梅叔叔的女儿梅熙然是好朋友。我听梅叔叔说杨四儿把你当贵客,过来请你帮忙说和下。”

“哦?你是自己过来的。”陆景盯着叶妍的眼睛看了看,看不出她话里的真假,“梅棠鸣不认识我。”

叶妍睫毛抖动一下,知道陆景这是在说她说假话,气道:“我认识你不行啊?梅熙然拿到你们住酒店的名单。还真够奢侈的你!三个人要了三间全景套房。还整天说我败家。”

说完,有些回过味来,陆景以为梅棠鸣请她过来公关杨四儿的。怎么公关?最大的资本当然是她的姿色。可是,她是出卖姿色的人吗?要是的话她早去苏城了。

想到这儿,用手指着陆景,眼睛有些发红。“你-,你-。气死我了。陆景,你混蛋!脑子装的都是些什么龌蹉的念头。我在你眼里就是个自甘堕落的女人吗?”

陆景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看她样子不像演戏。他不愿意大费周章的帮完叶妍之后,却发现她烂泥扶不上墙。他不介意呵护美丽的女子,美女的坎坷命运确实让人叹息,但是如果她自己要走那些通往地狱的路,他也不能拦着不是?好在叶妍并没有自甘堕落的迹象。

不过,仍然要确定一下,“梅棠鸣的女儿也来了?”

“就在车上。你爱信不信。”叶妍转身离开。她真想抽陆景几耳光才解气。枉她还把他当朋友来看待,结果自己在他心里却是这样的形象。

陆景微笑,心里那点愤怒的情绪消失。把剩下的半支烟掐了,走到停车场里。卫东阳、唐悦、杨四儿、小飞、梅棠鸣都等在停车场里。梅棠鸣身边有一个俏丽的粉衣女子,长相和梅棠鸣有几分相像,应该是梅棠鸣的女儿梅熙然。

“景少,要不要…”杨四儿做了一个狠狠切下的手势。刚才看到那美女快步走出来,哭得我见犹怜,以为陆景在里面没有和美女亲热成功,当即要表表态度,为难一下梅棠鸣。好让陆景抱得美人归。

看到梅棠鸣脸上一苦,陆景笑笑,拍了拍杨四儿的肩膀,“子欢。叶妍小姐是我的朋友。这件事你卖我个面子,看着处理。”

杨四儿一愣,没料到陆景是这么个态度。拍着胸脯笑呵呵道:“嗨,景少太客气了。”说着。对梅棠鸣道:“老梅,这事就这么算了。我自己去找谷家的麻烦。”卖面子当然要卖到家。不过,却有点搞不懂陆景在想什么。

梅棠鸣先笑着向陆景点头致谢,他知道和陆景说不上话。然后对杨四儿说道:“四少大量,我这边也要有所表示。晚上我请四少吃顿饭。”

杨四儿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跟着陆景、卫东阳离开。

梅棠鸣心里窃喜,和女儿一起坐回到奥迪车上。梅熙然递纸巾给哭着的叶妍,“妍姐,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叶妍出来后脸上带着泪痕,和她说了一句“你留下来”就回到车里。但是看她衣衫整齐,也确实和那位景少认识的样子,在里面应该没有受到欺辱。

“没什么。”叶妍抽泣着,拿着纸巾擦着眼泪。她是气不过陆景对她的看法,这样的事在车里不好说。

梅棠鸣从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温声安慰道:“小妍,叔叔这次真是谢谢你,要是你受了委屈,说出来,我给你做主。”他久历官场,眼光自然不是杨四儿那种纨绔子弟能比。看得出来,叶妍和陆景关系非浅,断然不可能在同巷渔村的包厢里受了委屈。所以说这句话不过是费而不惠的事情。

“没有。梅叔叔,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晚上的婚宴我就不参加了。”

梅棠鸣挥手说道:“没事没事,我让熙然送你回去。”

在希尔顿酒店拿了车,梅熙然开车送叶妍回她的住所——南山脚下的江梅小筑。

“妍姐,你这么伤心干什么啊。呵呵,你对那个陆景很有好感啊?”在客厅里听叶妍说完,梅熙然笑嘻嘻的说道。

叶妍泪眼婆娑的说道:“我和你说正经话,你还取笑我。陆景那人实在太气人。”

“呵呵,妍姐,你真是气糊涂了啊。他要真看不起你,首先他看到你不会生气,而应该是讥讽的态度。喏,应该是这个表情。”梅熙然做了一个讥笑的表情,然后笑道:“第二呢,要是他没把你当朋友,就不会到包厢里和你说话。脸一阴,肯定当场就训你了,那会进包厢和你说话啊?”

“那照你这么说,他还给我留足面子?”叶妍揉着妩媚的眼睛,没好气的说道。心里有点认可梅熙然的说法。

“那是。别嘴硬哦。”梅熙然笑着拍了拍叶妍的肩膀,“我觉得我的分析很有道理。他对你还是不错的。至少是把你当朋友看啊。你想,要是陌生人,真要是认为你做那事,他至于生气吗?”

叶妍琢磨了一下,眼泪慢慢收住,嘟囔道:“那他也不知道语气缓和点。”看看墙壁上的时钟,“啊-!都到六点半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行啊,走!”梅熙然笑着站起来,知道叶妍心里郁结已经化开。

“呵呵,来建业还适应吧?建业和江州的气候不太一样啊。”建业国际会议酒店的包厢里,建业市委书记朱然节笑眯眯的说道。卫东阳在一旁作陪。这是陆景来到建业的第二天晚饭时分。

陆景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微笑着说道:“恩,有点不适应,所以要向朱书记请教啊。”朱然节年近五十,身体开始发福,显得有些臃肿。陆景这话自然不是向他请教养生之道。

“呵呵,好说。好说。”朱然节笑眯眯的说道,“昨天梅棠鸣家里办婚礼,听说他和杨子欢有些误会,多亏你说了句话。”

“朱书记太客气了。我有个朋友和梅书记的女儿是好朋友。”陆景微笑着与朱然节、卫东阳喝了一杯。朱然节这是有意要卖个人情给他。昨天的事情,不管是朱然节,还是卫东阳估计都可以解决。

想了想,笑道:“朱书记,我和三星电子有点过节,嘿,三星电子在建业的分公司有没有什么动作?”

本来陆景要琢磨怎么开口来问朱然节三星电子的事情。而朱然节有意卖个人情之后,陆景问起来就一点不突兀。相反,两人的关系因为这样的互动反而亲近起来。

人和人的关系就在于互动。朱然节卖他一个人情,他肯定不能把这个人情捏在手上,而是要马上用出去。想来,这样是朱然节需要的效果。

朱然节微微一笑,夹着蒜蓉小白菜,慢慢吃着。陆景果然很通人情世故,和卫东阳说的相差无几。不愧是世家子弟,这样的人合作起来才舒服啊。

“我知道啊,三星电子想要窃取景华的商业机密。”说着,他略微有些奇怪的道:“我看了媒体上的报道,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技术上我不太懂,倒是是什么东西让韩国人惦记着?”

朱然节的意思是不看好景华有东西让三星电子惦记,说不定是江州在搞花样。陆景一笑,说道:“一个是音频编解码芯片技术,一个是产品设计方案。”

朱然节点点头,听不太明白,不过看陆景的样子江州应该没有玩花样,说道:“三星电子的分公司设立在高新产业园区内,土地、税收、人才政策等资源上市政府都给了很大的优惠。三星电子最近好像公布了一份产品计划。”说着,用手指压着太阳穴,表示他记不太清。

卫东阳笑道:“三星电子打算在三个月之内拿出新产品,然后在建业建立一个年产能超过两百万部手机的制造工厂,并且要在建业市招聘大约3000名技术研发成员。”

陆景默默的想了想,说道:“棒子在唬人吧。三个月之内拿出产品没什么问题,毕竟三星电子的研发实力在那里摆着的。但是说到招聘人才和打造手机制造工厂,他们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来发展吧?”三星电子现在资金肯定是优先投入到研发体系中,打造手机制造工厂的资金肯定不够。而且国内现在又不是没有手机代工企业。

“你判断的很对。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的元东润希望在建业市商业银行贷款2个亿用于发展。”

“那不是打着空手套白狼的主意吗?”陆景说道,“建业市让三星电子落地岂不是一点意义没有,反而还要让其成为地区经济的吸血机。”

“地区经济的吸血机!这个词说的好。但是杨市长恐怕不这么想。这么大的手机制造工厂如果建成,对他的政绩很有好处。可惜有三年的免税期,建业市政府一分钱的税收都收不上来。”朱然节面露讽刺的笑容。

“朱书记,有没有可能阻止这笔贷款。”陆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