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54章 受惊过度

第454章 受惊过度

“据我台报告,建业市商业银行栖口支行遭到大批市民取款。该行负责人表示,市商行资金准备充足,这次取款潮只是个别现象。市商行有足够的资金应付任何突然情况…”

电视机中的画面一闪,大批市民在建业市商业银行门口排起长队,银行工作人员反复劝说,但是没有人离开,坚持要取回存款。

“别动!”年轻的理发师轻声娇喝道。陆景仰头看电视的动作影响到她了。

“小汪,你觉得市商行怎么样?”陆景把头摆好,随意的问道。在黄海度过一个周末后,他神清气爽,浑身充满干劲。今天上午就处理所有的邮件。下午被叶妍拉来陪她做美容护理。叶妍去了二楼做spa,他索性在一楼剪头发。

小汪是这里最好的理发师,一个十七岁、脸上有两粒青春痘的秀气女孩。“就那样啊。反正我有钱也不存在哪里。”小汪飞快的用剪刀修着陆景的头发,爽利的说道。

“为什么?”

“小银行谁放心啊。你没看刚才市电视台的新闻吗?这几天我们那一片的街坊都说市商行靠不住,指不定那天就要倒了。刚才那黑脸副行长满嘴官腔,一看就不是好人。”

陆景心里暴汗。要说徐怀观长相也算忠厚一类的,怎么到小姑娘口中就成了坏人的模板。

正说着话,门外走来几个男子,为首的是一名目光阴毒的男子。一名长相白净的青年讨笑道:“周少,她下午在这里做面膜。”

“几位。对不起,我们这里是女子会|所。恕不接待男士。”穿着粉白色职业套裙的值班经理上前,拦住了要往里面闯的几人。

“麻痹的。周少你都敢拦。”白净的青年一耳光抽过去。

“啪!”一声脆响,女经理脸上出现一道五指的痕印,泪花涌在眼里,敢怒不敢言。

周少阴冷的开口,“晓忠,要学会玲香惜玉。”说着,用手指挑起那女经理的下巴,努努嘴,“美女。那边不是一个男士吗?”

“小姐,不能搞区别接待啊。哈哈。”周少身后的跟班大笑起来。满大堂里五六个服务员都不敢出声。有人打了个眼色:快通知老板娘。

女经理都快吓呆,“那,那是叶小姐的朋友。”

“麻痹的,我们是刘思婷的朋友。她在上面做美容吧?”白净的青年想要往二楼闯。刚上台阶,周少淡淡的开口,“晓忠,回来。”这家老板娘有点背景,没必要往死里得罪。

目光落回到女经理身上。“美女,叫人把婷婷喊下来,就说她男朋友来了。”说着,伸手在女经理高耸的胸部上捏了捏。微微一笑。这种三十多岁的少妇身体丰腴,仿佛熟透的水蜜桃,要是**技术够好。玩起来也是一种享受。

女经理吓得连连后退,脸上涌起大片红色。愤怒与羞愧并存。

有女服务员上了二楼。过了一会。穿着一件卡其色薄羊绒长裙的刘思婷出现在二楼楼梯口,长裙修身。显得胸挺腰细,靓丽迷人。刘思婷微微抬起下巴,讽刺的说道:“练晓忠你还要不要脸?我是你女朋友吗?”

“我说是。”周少阴冷的开口。

刘思婷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扶着栏杆的手握得紧紧,指节都发白,慢慢的开口,“我舅舅是春来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齐儒来。”

“我知道。”周少无所谓的笑了笑,拿出一根烟,机灵的跟班凑过来点上火。周少深深的吸了一口,阴柔的说道:“跟我走吧。玩你三天我就放手,再也不来骚扰你。”

刘思婷冷冷的咬着嘴唇没说话。她在舅舅的介绍下和市劳动局副局长的儿子练晓忠处对象,哪知道第一次见面时居然碰到这个周少。练晓忠当时就要她晚上陪周少。这个周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气得甩了练晓忠一耳光,愤然离开。想不到今天在这里被他们堵住。

气氛有些沉默。“这是闹哪出啊?”一个美艳的少妇,穿着一袭香槟色吊带裙从门外走进来。杏眼含春,俏脸挂笑,乌黑的长披散在肩头,显得妩媚动人。

“郁老板不认识我?”周少回头,冷淡的说道。

郁婷芳一愣,打量了一会,认出着是谁。脑子里立刻想起关于这个周少的传闻。建业市军分区的少校,周汉先。据说,极其好色,做了不少坏事。他姐姐是省军区某位副政委的夫人。

郁婷芳勉强笑了一下,“周少,我怎么会不认识?周少这是想我这小店关门?”

“不是。我想带她走。”周汉先把烟弹向垃圾篓,指着刘思婷说道。

郁婷芳笑了一下,“那你也得让她打个电话。”

“随便。”周汉先拉一把椅子坐到沙发上。他自然明白郁婷芳想让刘思婷搬救兵。有用吗?

周汉先环视了一周美容院。所有的人都噤若寒蝉。突然,眼睛一亮,发现给大厅唯一的男子剪头发小姑娘长的尤其娇嫩。牛仔裤把少女盈实的小臀蹦得紧紧的,弧线迷人,看得他食指大动,这样紧致的小臀弄起来岂不是要爽死。

但,继而,脸色一变。他看到那青年正好整以暇的抽烟,丝毫不受他的气场影响。

“怎么了?”叶妍穿着白色的长袖棉质圆领衫陪着印花连衣长裙走出来,风情明丽,气质独特。她有些奇怪一个美丽的女孩正站在二楼楼梯口,嘴唇都咬出血还没觉察。叶妍边下楼梯,边探头问道:“陆景你头发剪好没有?”陆景剪头发的位置在一楼的角落里,楼梯上看不到。

周汉先眼睛一亮,居然是一个不输给刘思婷的大美人。甚至,身上女人韵味更胜。今天运气不错。

陆景抽着烟无奈的道:“还没有。小汪都给他吓着了。”

叶妍看到一个阴柔的男子坐在大厅中间。目光十分猥琐的在她身上巡梭,蹙起蛾眉。不悦的走到陆景身后,躲避那恶心的目光。她倒是诧异陆景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有人不让他剪头,他都没吭一声。

周汉先深深看了角落一眼,扬声问道:“刘思婷,考虑好没有?”

“我不和你走。”刘思婷说道,“我要报警。”

“麻痹的,你反了天,还敢报警。”练晓忠上楼,就要拉刘思婷。

“哟呵。这是干什么,演戏呐?”杨四儿叼着一支烟,带着小飞吊儿郎当的晃进来。小飞大喝道:“那谁,你干什么?拉拉扯扯的,一点文化都没有,知不知道尊重女士?”

练晓忠第一下没拉住刘思婷,转身骂道:“你麻痹的,周少办事谁tm干多事?”

杨四儿仰天大笑,“哈哈。我靠,周汉先,你手下小弟很有才华啊!这切口说得。都尼玛成顺口溜了。”

周汉先讪讪的站起来,略带恭敬的道:“四少。”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土。就像他能把刘思婷吃的死死,杨子欢妥妥的能把他吃死。

练晓忠手举在半空中。僵在那里。他在傻也知道碰到狠人了。小汪看他扭身回头的造型,忍不住掩嘴笑着。立即。又觉得不合时宜。

郁婷芳心里叫苦,怎么把这个混不吝给招来了。她这美容店还要不要开。

“四少。到这儿有事?”周汉先敬了一支烟给杨四儿。

“你tm废话怎么那么多啊,劳资的事你也要问。”杨四儿瞪了周汉先一眼,接了烟。眼睛一扫,看到陆景在角落里,连忙走过去。

脸上带着红印子的女经理有些羡慕的看着吊儿郎当的杨四儿,她也想这样骂那个周少,可是她不敢。

“哈哈,景少,你怎么坐在这里?”

“剪头发。”陆景点点头,“子欢,那个什么周少你认识?”

杨四儿眼睛珠子转了转,“不熟。底下圈子的,听说过。”周汉先名声不怎么好,陆景打电话让他过来办点事。要是陆景一直坐在这里的,肯定是看到那小子做了什么坏事。他自然要撇清关系。

“恩。你把他清出去,给我剪头发的小姑娘被他吓着了,精神损失费你帮小汪要一点。另外,楼上那个美女是我一个朋友的外甥女。让那个sb周少以后招子放亮点。”

“哈哈,sb周少,这名字好。”杨子欢拍着大腿笑道,“行,我这就给你办。”

他们俩说话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一楼大厅里的人都听得到。叶妍嫣然一笑,心想:“我说呢。杨四儿怕是陆景叫来的。”杨四儿看得一呆,心想:我靠,这才几天,陆景就把这美人勾搭上了。

周汉先脸色一变,阴柔的目光想要杀人。但,他只看低头看地面,没敢看那青年坐着的方向。

杨四儿走过来,在他身上拍了拍,拿出火机把烟点上,然后把火机放回到周汉先的口袋里,抬头说道:“小飞,把那个鸟人丢出去。”

“好嘞。”小飞咧嘴一笑。练晓忠叫道:“大哥,别,别啊,大哥。”惨叫着被小飞踢下楼梯,连滚带爬的冲到门外去。小飞不满意的说道:“操,跑那么快干嘛?劳资对男人没兴趣。”

屋内僵硬的气氛被他这句话给搞没。有几个服务员惹不住掩嘴低笑。刘思婷心里一松,看来底下那个叫景少的青年说话很有份量。突然,心里一惊:不会是他吧?

杨四儿喷出一口烟到周第先的脸上,嘴角一动,吊儿郎当的说道:“sb周少,景少发话了。楼上那美女你以后见面绕着弯走。没问题吧?另外,那个理发师小美人被你吓着了。精神损失费我们先谈谈。”说着,对周第先几个跟班吼道:“看毛啊,都尼玛滚出去!一点眼力都没有,怎么当跟班的。尼玛还有没有职业素质。”

几个跟班忙不迭的转身退出美容院。美容院里响起几声娇笑。

周第先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没问题。我以后再多看她一眼。四少你抽我。四少,赔偿你说个数,我马上转账。”

“别笑啊,严肃点,谈正事呢。”杨四儿皱眉说道,抽着刚才周第先敬给他的烟,四处打量了一下,看到女经理脸上的淤青,指着女经理说道:“这儿还有一位吧,一起结了,给三十万吧,这事就算了。”

“好。”周第先肉痛的答应下来。没看任何人,灰溜溜的走出美容店。

杨四儿看一屋子女人似乎有些受惊过度,嘿嘿一笑,对小飞说道,“玛德,都受惊过度啊。我们去外面等。”他重点强调一个“惊”字。小飞会意,猥琐的嘿嘿笑着。杨四儿和陆景打了个招呼,出了美容院。

陆景把烟灭了,对还有些发愣的小汪说道:“小汪,继续帮我剪剪。”镜子里面,他的头发才剪了一大半,有些难看。

“您,我。好的,我剪。”小汪只觉得手上的剪刀很有些重,小心翼翼的开始剪着头发。想到前一会还娇喝这个青年,腿都有些发软。

叶妍帮陆景丢掉烟头,不忿的说道:“陆景,三十万赔偿是不是少了点。那种人就该往死里整。”

陆景笑着摆摆手,“敲诈这活儿你不精通。敲的少了自然不爽;敲的多了,你说那个sb周少怎么来钱?我们祸害他,他自然也会去祸害别人,那不是我们间接为恶吗?所以,要刚刚敲在他的痛处上。杨四儿做的不错。”

郁婷芳娇笑着走过来,“景少这话真有见地。说着,对叶妍笑道:“叶小姐,你可是深藏不露啊。”招手让女经理拿了一张贵宾卡过来,“这是我们美容院最新推出的白金贵宾卡,所有消费一律五折。请叶小姐一定收下。”

叶妍有些犹豫。其实她现在又怎么会差做美容的钱呢?这张卡实则是郁婷芳看在陆景的面子上才送给她的。

“拿着啊,我剪头发还没付钱呢。”陆景笑道

郁婷芳一愣,娇笑道:“景少真说笑。你在我们这儿消费肯定全免,就怕你不常来啊。”

“来,怎么不来?下次剪头发来这儿。”陆景笑着站起来,“小汪手艺不错。”头发剪完。小汪让他去洗洗头,把发屑洗掉。

小汪笑着说道:“谢谢!”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了一丝尊敬。郁婷芳心想:这丫头倒是好福气。这位景少这么一说,回头那三十万赔偿分配时就不能亏待了小汪。这位景少也是心思玲珑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