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55章 起早打脸

第455章 起早打脸

“景少这头发真精神”陆景站在镜子前,身侧郁婷芳赞叹道。.陆景就笑:“郁老板有事情就说吧。夸了我这么久也该歇会了。”

郁婷芳心里有些吃惊:有几个青年不喜欢听恭维的话。怎么,她觉得这位似乎不太喜欢。娇笑道:“景少,我有个朋友想见见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改天吧。”陆景微笑着拒绝。这个郁老板美则美矣,但是说话的水平还需要提高。或许,是商场上沾久的缘故,

站起来要离开美容院,坐在沙发上的刘思婷连忙站起来,蚊子般嗡嗡的道:“景少,谢谢你。”

陆景温和的笑了笑,“举手之劳。和糖糖还有联系吗?”他脑子里不自觉的浮起那个烟熏妆、爆炸头的女孩形象。感觉有些亲切吧。

“有,我给你她的电话。”刘思婷翻着手包,要拿手机。

“不用,回头见到了帮我问声好就行。”陆景笑着点点头,和叶妍一起离开。齐儒来给她介绍的男朋友看样子很差劲。按理说,齐儒来久历商海,识人的眼光不至于那么差,但是,人往往会被被利益、人情、欲望各种东西遮住眼睛。

刘思婷目送陆景离开,想起那天在机场说他痴心妄想,心里不觉的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是有些过了。

请杨四儿、小飞一起吃了晚饭,陆景趁着夜色来到市商行位于商义路12号的总部。有着民国风情的拱门四方形建筑耸立在郁郁葱葱的绿树丛中。6层楼上下灯火通明,窗户处人影憧憧,里面正忙碌着。

“挤兑的情况怎么样?”简智元的办公室内,陆景喝着茶问道。

“我安排其他的网点都关门,只开放了栖口支行那里可以支取存款。今天是顶住了,不知道明后天会怎么样?”简智元靠在软椅上,忧虑的说道,“省人行的秋行长打电话过问了这件事。”

“谣言是谁放出去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形成挤兑风潮吧?”

简智元脑海里浮起许云策那张脸,但是他没在陆景面前说,苦笑道:“陆先生,现在当务之急是度过难关,追究责任的事等过了这关再说。我已经给市建行的吴行长打了电话,打算拆借2千万过来应急。”

陆景看了简智元一眼,喝着茶,看向窗外的夜色,“责任还是要查的。市商行内部先要有个初步的调查结果。资金不用拆借,明天就有资金进来。”

“啊?”简智元追问道:“哪里的资金?”

陆景笑了笑,没说。简智元和他不是一条心,他们两个只能算是合作者。消息没必要提前说。明天他还想着看看有些人脸上精彩的表情。

夜里回南山别墅时,电话不断。远在美国的嫣然姐如愿为大哥诞下一个6斤2两的儿子。喜悦之情随着电波不断的传递着。

老头子和罗女士那里自然安静无比。占哥儿和唐悦都得到通知。人在辽东的王兴华兴奋的手舞足蹈,陆景和他通话是还听到野猫打碎花盆的声音,想来是被他吓的。

和大哥的电话里,陆景提议让王嫣然和侄儿在黄海定居。黄海四季分明,气候适宜,很适合居住。

“再看吧。”陆江在电话里叹道。心里愧疚和欣喜交织,在与弟弟说话时,情绪不自觉的流露出来。“建业的事情怎么样了?听人说你最近在银行上遇到点困难。要不要我出面打个招呼?”

“小问题。资金我早准备好了。”陆景笑道:“哥,倒是周平最近很有些麻烦。”他人在建业,江州的事情一样知道得很清楚。

“不要紧。”陆江淡淡的说了一句。熊为明拿周平和罗马假曰西餐厅女老板章薇的关系做文章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想了想,提醒道:“小景,任何政治人物优先考虑的一定是政治问题,然后才是经济问题。你不要大意了。杨修武能浮出水面自有其过人之处。”

陆景琢磨了一下,“我明白。”他倒不是大意,而是他就没想着帮朱然节夺回建业市的控制权。朱然节根本就不是杨修武的对手。他只是需要朱然节牵制杨修武。当然,经济上对朱然节的支持他会做到位。坑盟友不是他的习惯。

建业市栖口区是建业市的老城区,人口稠密。建业市商业银行的前身建业市城市信用合作社在这里开储蓄业务多年。是以,栖口支行是市商行里吸纳市民存款做多的支行。

清晨八点不到,栖口支行门口就排起了长队。到处都在传市商行马上要倒闭,没人能放心把钱存在里面。据说市交通局都已经把存款取走。

“啊,老赵,你也来了。吃早饭了吗?”

“哪里吃了。唉,多年的老银行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

“也不一定啊,不是有个副行长报纸没有问题吗?”

“那有个屁用,市里十几个支行,就栖口支行开门,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人群里议论纷纷。不远处,一辆白色的阿斯顿马丁安静的停在路边的槐树下。车中,陆景正在痛快的吃着鸭血粉丝,仪表盘上还有一袋热气腾腾的汤包。

“要不要吃点?”陆景指了指汤包,问坐在车后的范之炳。

“不用,我吃过了。景少,我看过这四周的地形,最合适看戏的地方是街口的那家金秋酒家。”范之炳说道,“哦,门开了。”说话间,长长的队伍开始涌进栖口支行里面。

陆景悠然的喝着汤汁,笑着道:“我昨晚凌晨才睡,要是今天早起没看到好戏就太不值了。”

金秋酒家二楼的一家包厢里。许云策和一个脸膛宽阔,衣着讲究,气质偏冷的青年站在窗口处。

“阳兄觉得今天市商行还撑得住吗?”许云策看着银行大门口外似乎不见短的长队。浙东省中,许家经济实力稳居第一。而苏江省中,位居第一的则是阳家。身边这位阳兄,便是阳家一位世交父辈的儿子,阳黎新。

“难说。听说简智元昨天给市建行的吴行长打了电话,要求拆借2千万。就栖口支行这拖拖拉拉的取款效率2千万的款子足够撑过去了。”阳黎新嘴角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许家图谋市商行许久,终于等来机会。

“呵呵,简智元还是个人才,想这么个办法。”许云策拆开一盒烟,递了一支烟给阳黎新,笑道,“一会咱们,咱们哥俩找个地方去喝早茶。”

话音才落,一个跟班推开门进来,“许少,阳少,市商行传来最新消息,建业昆成汽车提前归还了1.5亿贷款。”

“什么?”许云策心里暗道不妙,这怎么像是有预谋的行动。昆成汽车借款时间不到1个月,怎么有钱还给市商行。唯一的解释,就是市商行看似岌岌可危的表象是陆景刻意营造出来的。

还未点燃的烟掉到地上,许云策恍然未觉。突然,窗外栖口支行门口传来一阵大声的喧哗。

“快,快去查查怎么回事。”许云策厉声喝道。跟班不敢说什么,悄悄带上门出去。

街道上的广播远远的传来:“希望各位市民不要轻信谣言,市商行绝对有能力保证大家的存款安全。洪行长已经调集资金。从今天开始,市商行在市内所有网点都可以自由存取。”

几分钟后,栖口支行门口排着长队的人群消失。阳黎新安慰的拍拍许云策的肩膀,“看来你这次的计划失败。早茶,我们改天再喝。”

“恩。改天我再约你。”许云策苦涩的点点头,他现在委实也没什么心情去喝早茶。计划失败了,看来市商行要被景华一口吞下去。许家想要再次图谋市商行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滴-滴-!”窗户下,一辆白色的阿斯顿马丁在鸣笛。阳黎新本来打算离开让许云策一个人静一静,看到下面的阿斯顿马丁鸣笛,眼神一凝。街道上此刻并没有什么车,这车鸣笛是在挑衅。接着看到一个青年微笑着从车上下来。

“是陆景!”许云策上牙咬着下牙,从牙缝里说出这三个字。

陆景微笑着看着金秋酒家二楼的窗户口,很快看到了窗口的许云策和一个青年。陆景伸出大拇指,当然,大拇指是朝下的。

“艹,你给我等着。”许云策暴跳如雷,冷声怒骂,这小子在**裸的打他的脸。如果眼光能杀人陆景现在已经死了至少十回。

陆景做完大拇指的动作,又伸出右手食指一指,然后摇了摇。标准的李小龙动作,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王八羔子,我要你好看。”许云策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木制的窗沿上。

阳黎新冷冷的看着陆景得意的坐车离去。陆景怎么知道他和许云策会在金秋酒家,怎么确定他们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这人不简单。阳黎新心里微微一惊。

阿斯顿马丁车内,范之炳笑道:“景少,刚才是无声胜有声啊!”

“哈哈,痛快!许云策还想折腾市商行,我这次要他连老本都陪进去。”陆景笑着丢了一支烟给范之炳,拿出手机打给简智元,“简董,你那里也该查出点什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