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57章 交易和往事

第457章 交易和往事

简智元一夜未眠,接到陆景的电话,不禁微微皱眉。处理几个小虾米有什么用?只要许家还是市商行的董事,银行内部依旧会有人像许家靠拢。

这次景华投资入主市商行,股份比例大幅调整。但,阳、林、许三家加起来共持有约25%的股份,8席的市商行董事会内部,他们提名了2个人选。许云策就是其中之一。

“陆先生,既然市商行安然渡过挤兑风波,你看是不是…”

陆景冷冷一笑,“简董,这件事必须要彻查。泄露银行内部信息是属于经济犯罪吧?我建议市商行报警。”

简智元一叹,“好吧。”法律对有些人是没用的,这点小事能查到许云策头上去吗?但,他无意和陆景对抗,否则手握控股权的景华公司会让他这个董事长当的毫无味道。

陆景不爽的挂了电话,说道:“周哥,送我们去景华办事处。”简智元大概以为他动不了许云策,还想着遮掩过去,这屁股可是坐歪了。在浙东他或许动不了许云策,但是在建业,许家的手还够不过来。

周兴动送陆景和范之炳到景华建业办事处。陆景把姬红俊喊到办公室里,“两件事,第一,以市商行大股东的身份报警,第二,召开新闻发布会,痛批某些人造谣生事,污蔑市商行。把声势造起来。”陆景不太信得过简智元。

“好的。”姬红俊兴奋的说道。终于到反击的时候了。昆成汽车贷款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办的,对陆景布下的这个局他很清楚。

陆景看姬红俊快步走出去办事,笑着摇摇头。姬红俊不知道他一开始的想法实际上是针对杨修武的。没想到许云策一头撞进来。当然,这件事背后肯定也有杨修武的影子。

“杨修武这个人确实稳。这件事我还需要朱书记的帮助才能借题发挥。谋得更大的利益,把许家的资本踢出市商行。解决后患。”看着窗台处绿意正浓的吊兰,陆景自语道。

天冠大厦是一家位于建业市区东的白领公寓。华灯初上十分,郁婷芳驱车赶到天冠大厦。

客厅里,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已经坐在沙发上抽烟,见郁婷芳穿着剪裁得体的绿色裙子,风情万种的进来,低声问道:“陆景不肯见我?”

郁婷芳倒是有些奇怪他迫不及待,娇笑道:“人家要摆架子我有什么办法。王部长,那个景少再有能量。也不可能干涉到你这个层面的东西啊?”

“你懂什么?”中年人微微不悦的皱眉,“你没和他说我什么身份吧?”

“你不让说我敢说吗?”郁婷芳气呼呼的坐到王部长对面的沙发上,拖鞋啪嗒一声掉在地板上。

见美人生气,王部长尴尬的笑着解释道:“小芳,我最近遇到一个极大的麻烦。我仔细的想过了,目前建业市最适合帮我解决的这个问题的就是陆景。”

“怎么可能?”郁婷芳身体前倾,雪白深邃的乳沟不自觉的露出来,乌黑的眼睛珠子转动着,不知道她心里打得什么主意。

王部长疲倦的叹了口气。无瑕欣赏美景,把烟灭了,手放在额头上,“他对周汉先的印象很差吧?”

“那当然。周汉先那天在我的美容院嚣张的要死。还欺负他一个朋友的外甥女。他印象怎么可能好。”

王部长摇摇头,“他说是他朋友的外甥女就是吗?这话你也信?不过是个托辞罢了。齐儒来一个小角色怎么可能认识陆景。”

“那你要不要直接和他联系?只是我手上没有他的电话。叶妍不肯告诉我。”

“他的手机号码我有,但是现在时机还不对。”王部长说道。“你先做晚饭吧,肚子有些饿了。”

“那你等会儿。”郁婷芳站起来走向厨房。看着她丰满挺翘的臀部随着走路而摇摆。王部长咽了咽口水。只是,事情没解决之前。他没心思享用美人。那天杨市长叫他过去谈了谈,让他面临两难的选择。

“部长,市商行今天上午报的警。市局经侦处已经带了几个泄密和造谣的嫌疑人回市局。”秘书小马打来电话。

挂了电话,王部长琢磨了一下,看来陆景和朱书记沟通的结果不太好啊。朱书记并没有下大力气去维护市商行,否则,市局经侦处应该继续在市商行深挖才对。哪有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抓住嫌疑人的道理?

这是他的一个机会。王部长搓搓手,看了一眼厨房里正在忙碌的郁婷芳,拿起手机拨号。

晚饭是齐儒来请客,刘思婷作陪。吃饭到中间,陆景接到一个电话,“是景少吧?我是市委组织部的王田虎。”

陆景有些奇怪,手里的筷子放下。唐悦给他看过建业市委常委的资料。王田虎是建业市委组织部部长。王田虎为什么给他打电话?

“王部长,你好。”

王田虎一听这个称呼,就知道陆景知道他是谁,笑呵呵的道:“我晚上想请景少喝杯茶,不少景少有没有时间?”

陆景思索了一下,建业市重量级常委的邀请不是那么好拒绝的,笑道:“我不胜荣幸!”

“呵呵,景少太客气了,那晚上九点在通海路的精品茶室里见面。”

看到陆景挂掉电话,齐儒来心里翻起滔天巨浪。刚才,陆景打电话并没有避讳他。他听得清楚里面打电话的竟然是市委组织部部长王田虎。

果然如此!陆景这么年轻身家巨富,还有张书记那样的干部对他毕恭毕敬,背后没有深厚的背景是不可能的。

齐儒来心里一叹,想到:“他帮婷婷解围说明他对我老齐印象还是可以的。或许,我能结交可以和他一番,引为助力。”

陆景把手机放到衣兜里,拿起筷子笑道:“我们继续吃饭。”刘思婷睁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陆景。她大舅没给她具体说明陆景什么身份,但是看这样,他似乎很有些能量啊。

齐儒来就笑着给陆景敬酒。

精品茶室位于僻静的通海路。门面不大,路灯下可见有暗红色的照片,并不是很显眼。陆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二楼。

包间里,王田虎要了一壶铁观音,正悠然的喝着。“景少,幸会!”王田虎站起来热情的同陆景握手。陆景客气了几句,打量着王田虎:约莫五十来岁,头发花白,身形微胖,长得很和气。

坐下来寒暄几句后,王田虎切入正题,“景少,朱书记在市商行的事情上不是很尽心呐。”

陆景笑了笑。确实如此。他今天中午已经和朱然节见过面,从晚上的结果来看,朱然节并没有想着帮他敲打许家的意思。说到底,是好处不够。

“我这里有个难题希望景少能帮我解决。”王田虎喝着茶,问道:“周汉先这个人景少熟悉吗?”

“见过一次面。”陆景心里微微一动,莫非郁婷芳和王田虎有关系?

王田虎声音有些低沉,“周汉先在建业做了不少恶事。曾经在大街上把一个女大学生带走。那大学生据说后来得了精神病。最后事情不了了之。”

说着叹了一口气,“那个学生可怜啊。杨市长手里有些材料,他打算动动这个周第先。”

陆景没说话,实则心里有些愤怒。那个女大学生的遭遇让他感到愤怒。

“杨市长希望我能挑头去查这件事。周第先家里和市委副书记高呈彦的关系很不错。这件事完成之后我会调到省里。”王田虎叙说着。话中的信息量极大。

陆景脑子里飞快的思索着。高呈彦是信息产业战略指导小组的常务副组长,他和朱书记的关系可见一斑。并且按照唐悦给自己的资料,王田虎也应该归为朱书记的一派。杨修武这是好手段啊,这件事做成,立刻就能瓦解了朱书记在建业市的政治力量。

“为什么是你?”

“不得不做。”王田虎苦笑。杨修武手里有他的一些东西。“我希望你帮我给朱书记提个醒。”

房间里有些沉默。陆景皱眉问道:“为什么是我?”

“市商行现在不是正需要朱书记的支持吗?你给他提供这个消息,我想他一定乐意帮你测查市商行的事情。”王田虎没有正面回答。朱书记能坐到建业市委书记的位置上,背后会没有政治力量支持?他真没有得罪朱书记的打算。

听说,陆景和卫东阳的关系很好。所以他是一个极为合适的传话人。在这件事上他卖了一个人情给陆景,想来陆景透漏消息给朱书记时,会帮他关说一两句好话。

陆景大有深意的看了看王田虎,这个人也不简单。这次见面时机把握的非常好,自己确实不会拒绝他。卖这个消息给朱书记,定然能换来他对许家的穷追猛打。

“那个大学生叫什么名字?”

王田虎心里一松,陆景想要确认消息的真伪,实际是答应这笔交易,当即,轻声说道:“建业财大会计系专业97级于琴寒。”

陆景默默的点点头。

出了茶室,还是感觉心里堵得慌,拿出电话打给杨四儿,“子欢,出来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