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58章 人的底线

第458章 人的底线

凯撒翡丽,建业市内最奢华的销金窟。阿斯顿马丁一口畅通无阻,直至巍峨耸立的大门口。磨砂的玻璃旋转门、圆柱大理石的廊柱,很有些古罗马的建筑风格。

陆景从车上下来,看到杨四儿和小飞等在门口。现在在建业能陪他到这种地儿喝酒的也就杨四儿。

“景少。”杨四儿兴奋的迎上来。他倒没想到陆景能打电话邀请他出来喝酒。

陆景心情烦闷的和他握手。大街上、大学生、精神病。于琴寒,这样的名词反复在脑子里盘旋着。王田虎短短的一句话几乎说明了所有的关键因素。消息的真假倒没什么可怀疑的。王田虎不可能在这种一查就知道的事情上作假,更何况这事还关系到他自己的仕途。

杨四儿看出陆景心情不佳,打个手势,小飞率先推开旋转的玻璃门。三人进入凯撒翡丽。熟门熟路的在一名穿着蓝白色套裙,肉色丝袜,靓丽妩媚的客户经理引领下到三楼的一间包厢里。

陆景坐到沙发上,拿出烟盒颠出一个烟,把烟盒丢到茶几上,“先喝酒吧,子欢,你看着办。”

“行。”杨四儿笑着吩咐了那经理几句,拿起烟盒中的烟点燃抽了一口,“楼上有赌场、美女保健按摩,景少一会要不要试试?”

陆景沉默的抽了一口烟,“不用。”

几个旗袍美女用托盘送来酒水。小飞给了小费,开酒之后让她们出去。喝了一轮,陆景问道:“子欢。如果让你整周汉先,你能把他整到什么程度?”

“啊?”杨四儿倒没想到还有这样问法的。当即,嘿嘿一笑。“景少说什么程度我就能整到什么程度,关键是我老头子最近对我下了严令,不允许我折腾人。麻痹的杨修武。”

陆景点点头,拿起杯子,大口喝着酒。心里思索着。

小飞小心翼翼的问道:“景少,周汉先那小样的又去骚扰刘小姐了?”那么漂亮的美女,陆景肯定是不允许其他人染指的。

“整他要理由吗?”陆景反问。

杨四儿大笑,举杯敬陆景,“哈哈。就是这道理。要毛的理由。”

陆景喝了一杯,拍拍杨四儿的肩膀,“不用你亲自动手。周汉先这几天要倒霉,到时候你推一把,把他送进去吃几年牢饭,有没有问题?”

他要和杨四儿说于琴寒的事情那是扯淡。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说他想整周汉先,这个理由足够了,杨四儿一定会帮他。

杨四儿拿起酒杯喝酒,脑子飞速转着。他是混不吝不假。可是不代表他傻啊。他没想明白陆景为什么要动周汉先。难道是那天在美容院的气还没消?但是,看当时的情况不太可能。

整人要理由吗?废话,当然要。这叫师出有名,到他这个层次都是讲究人。更何况陆景那个层次的。损人不利己的事谁tm干,谁是活雷锋。

“没问题。周汉先的姐夫是省军区的副政委,我搞得定。”杨四儿瞬间想明白厉害关系。整周汉先要费五分力气。但是能卖陆景一个人情,值了。

陆景笑着点点烟灰。“好。你等事情发动了之后再动手。为那倒霉孩子要进去,我们喝一杯。”

杨修武有实力不假。但是军队自成体系,杨家在这方面实力不足。杨修武要办这件案子很有可能会办得虎头蛇尾,况且杨修武的主要目的还是政治斗争上面,他把高呈彦搞下来之后,对周汉先的事情能有几分关注很难说。否则,于琴寒的案子为什么压到现在。

但是自己能看着周汉先继续逍遥吗?这件事让杨子欢顺水推舟的出手,正合适。

“好。”三人举杯相碰。陆景微笑着问道:“子欢,你那个贸易公司的生意如何?”

“嘿嘿,和景少手里的生意没得比。一年五六百万的利润。”

“进口国外汽车整车、零配件的贸易是很火的,你有没有兴趣?”陆景用手指揉着眉头。

“有,当然有。”杨四儿呵呵笑起来,“景少,有门路?”一听陆景的话头他就明白过来。

“昆成汽车的翟伯慎你知道吧?改天我介绍你们见个面。”

杨四儿眉开眼笑的拿起酒杯,“好。”他知道这是陆景的酬谢。果真是个痛快人。

陆景笑着和杨四儿碰了一杯。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那怎么可能。他要杨子欢帮忙,自然要给他好处。

“小飞,叫几个美女进来陪酒。”杨四儿大声说道。他看陆景脸上笑容渐多,开始张罗。眼睛余光瞟到陆景脸上的表情,似乎对他这句话并没有反对。

凯撒翡丽号称建业市内最奢华的销金窟,美女质量确实一流。陆景顺手指了一个容貌清纯的美女——他最爱的类型。

喝着酒,看着差不多到十一点。陆景买单之后,醉醺醺的离开。回到南山别墅,心里感觉稍微好受了些。

“咦,你怎么在我这儿。”陆景诧异的问道。客厅里,叶妍穿着清爽的浅蓝色丝质长裙,质地很好,十分轻松写意。

“看时代在线的股价啊。我那里网线还有几天才能装好。”叶妍看到陆景满身酒气,掩着鼻子,皱眉道:“你又去和狐朋狗友鬼混了?”

“我去。这里是我家好不好?你那什么表情。”陆景不满的挥挥手。歪坐在沙发叶妍侧面的沙发上。鬼混倒没有,就摸了几下那女孩的小手,隐约记得好像是叫贝贝。

叶妍大而媚的眼睛露出戏谑的笑意,娇笑道:“陆景,你能不能换点新花样,每次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就转移话题。得,是你家,我让给你了。”说完,却不见她抱起她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离开。

陆景咧嘴一笑,点起烟,若有所思的问道:“叶妍,你说一个大学生的人生被毁了以后怎么生活?”

“什么跟什么呀?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我怎么判断?”叶妍站起来,去厨房里冲了两杯茶,放了一杯到陆景面前,鼻子里闻到一股女人的香水味,不忿的道:“你还真去鬼混了啊?”

陆景点点烟灰,郁闷的道:“你当我是纯情小男生啊?你天天在我面前晃,我能一点火气都没有吗?”

“啊?”叶妍没料到陆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一时间有些呆了,心里的感觉说不出来,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喜。

陆景嘴巴张着,自己也愣了。这句话说出来是爽了,问题是这话味道有些不太对。好像在调戏她。心里大叫倒霉:靠,喝酒误事啊。虽然没醉,自制力确实差多了。

“那个,我那里还在煮粥,我有事,先回去了。”叶妍慌慌张张的离开,连她自己的粉色笔记本电脑都忘了拿。

陆景揉揉眉头,还想着让她帮忙问下于琴寒现在在那里。明天再和她说吧!

第二天,陆景给伍毅华打了电话,和朱然节约了下午见面。朱然节的办公室内,朱然节抽着烟,笑呵呵的道:“还是市商行的事?市局好像有定论了。”

他实则是在等陆景出价。从陆景控股市商行的事情来看,就知道他不会容许市商行内部存在反对的声音。这次肯定会对许云策穷追猛打。

许云策那小年轻还以为建业是明州,居然敢放市商行的谣言。听说,袁书记马上就会被任命为苏江省的代省长。他敲许家一闷棍,袁书记应该会很高兴吧。

陆景笑着点点头,“许家这样很我让恶心,我是希望他们能退出市商行。”见朱然节脸上笑容里有一丝不以为然的意思,陆景笑了笑,说道:“朱书记,建业财大会计系专业97级于琴寒的案子是怎么回事?我前几天听王田虎部长和我聊起这件事。我觉得于琴寒很可怜,想给她捐一笔钱。”

朱然节脸上的笑容慢慢淡淡去,把烟灭了,不置可否的拿起茶杯喝茶。

陆景坐在待客沙发上,等着朱然节消化他透露出来的消息。过了一会,陆景轻声道:“听说杨修武在关注这件事情。”

朱然节眼睛里精光爆闪,拿着茶杯的手很稳,但是如果有人走近看,就会发现茶杯里的水正在微微摇晃着。显示着他内心正在激烈的冲突,甚至有些小小的不安。

半响,朱然节开口道:“我知道了,我会和杨市长沟通市商行的事情。”

陆景笑了笑,告辞离开。走到市委市政府大楼外,陆景站在外面的绿树荫下吸着烟。不管杨修武是出于何种目的整治周汉先,客观上都是在制裁周汉先。这件事情上他是在站在杨修武一边的。或许,这个心思让朱然节心里不舒服,但是人活着,总有一些底线。

花样年华的于琴寒得了精神病,她何其无辜。如果不处理周汉先,对她是不公平的。

把烟头灭了,陆景站起身,回头看了一眼绿树丛中庄严的市委市政府大楼,拉开车门,坐到阿斯顿马丁里。

“周哥,去建业财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