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59章 相互出卖

第459章 相互出卖

建业财经大学成立与1992年,是一本院校。大门为一个巨大的飞舟模型。下午课间十分,四处可见来往的大学生在校园里穿梭。

陆景的车直入财大校园。在一个球形的建筑物的广场前花坛处见到穿着卡其布色长袖t恤、宝蓝色牛仔裤的叶妍。

“在校办那里没问到于琴寒的联系方式。”叶妍坐到车里,一股沁人心脾的香风在车内飘散。她伸手挽了一下肩头散落的头发,女人味十足,“接下来怎么办?”

陆景瞥了一眼叶妍玲珑有致的曲线,“那等一等。过几天这个案子就会动起来。到时候联系于琴寒应该不难。”

叶妍漂亮的大眼睛里闪动的明亮的光彩,“陆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爱心了?这件事到时候算我一份。”中午的时候,陆景大致和她说了说于琴寒的事情。

陆景笑了笑,没吱声。心里叹了口气:这点小事不值得说到,只是尽一份心意。不平之事何其多,自己哪管不过来。遇到了就尽尽心意吧。

午后的阳光从布满爬山虎的墙壁上照了过来。朱然节拿起茶杯,反复的摩挲着茶杯柄。陆景的消息让他感到震惊。同时,他也觉察到陆景是倾向于追查那件案子。

朱然节叹了口气,“唉,年轻人就是热血啊。”杨修武想拿下高呈彦,这里面还掺合了组织部部长王田虎。

“老高,你这是自作自受。我也帮不了你。”朱然节低声自语。高呈彦可以下去,但人选不能按照杨修武的意思来。官场之上。领先一步布局,就会取得先机。凭陆景带给他的这个消息。就值得他帮助陆景拿到许家手中市商行的股份。

只是,他原本是想在建业市搞个大工程来彰显他的政绩的计划落空了。

想了想。朱然节下定决心,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杨修武的电话,“市长,有空吧?我去你那儿坐坐。”

几分钟之后,朱然节慢悠悠的拿着茶杯走到杨修武的办公室。杨修武热情的招呼朱然节落座,“书记有事喊我过去就行。”

朱然节摆摆手,“咱们不讲那些虚的。是这样,市商行的事情我考虑了一下。我觉得还是要彻查谣言从而何来,要从源头上处理。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市商行目前在我市的经济活动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要给予其强有力的支持。”

杨修武沉默着抽烟。老朱说的比唱的好听,调子和昨天相比完全变了,看来陆景又给了他新的好处。“案子正在调查中。”

朱然节皱眉,“市长,你知道市商行准备提供5个亿的融资给信息产业区。我的意见是这个信息产业区不办了,也要把某些害群之马先踢出去。景华投资完全有能力搞好市商行的运作,也完全有能力接收那些人退出的股份。”

杨修武诧异的看朱然节一眼:老朱这支持力度有点大了。老朱要是不搞信息产业区,他还钓什么鱼。莫非他觉察到高呈彦有问题?

昨天市商行已经彻底击破谣言,短期之内,他没有机会掌控市商行。也卡不住老朱的脖子。许云策还是急躁了点,以至于错失良机。

本来按照他的计划,拿下市商行之后。而老朱又把信息产业区的搞起来了。那么他控制着老朱的资金来源,就等于是手里拿了一张好牌。届时可以完全的掌握建业。老朱翻不起浪花来。

但,现在他这个计划被打乱了。

“我会尊重书记这个意见。”杨修武不置可否的说道。许家有十个亿的投资会陆续落在建业。他得考虑下这方面的因素。

“恩。我等市长的好消息。”朱然节点点头,拿着水杯离开。杨修武那句话可以理解为同意,也可以理解为不同意。具体怎么样,那要看他怎么想了。

等朱然节离开,杨修武琢磨了一下,按了内线,“小钟,通知迟秘书长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华灯初上,市区内宽阔的马路上挤满了回家的小车。一辆小车内,迟声朝想起下班前杨市长和他的谈话。拿起电话打个阳黎新:“小新,晚上我请你在金秋酒家吃饭。”

“好的,迟叔叔。”电话那头,阳黎新答应下来,还能听到女子的笑声。

“老杨,去金秋酒家。”迟声朝对前面的司机吩咐道。

黑色的捷达车在十字路口左拐,很快遍到了金秋酒家。迟声朝要了一个包厢,点了菜,没几分钟就穿着咖啡色夹克的阳黎新就笑着走进来,“迟叔叔,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我来晚了。”

迟声朝微微一笑,摆手笑道:“没事,我也是临时想起来请你吃饭。我通知上菜,边吃边聊。”

阳黎新点头。他知道迟声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请他吃饭,看来这个谜底想要揭开,还要等一会。

金秋酒家的上菜速度很快,吩咐下去之后,十五分钟点的4道菜就都端了上来。迟声朝夹着一块豆腐,问道:“小新,阳家对市商行是个什么态度?”

阳黎新疑惑的看向迟声朝。迟声朝吸着豆腐,“你知道昨天杨市长听到市商行资金充足的消息是怎么说的吗?小儿误事。”

阳黎新吃了一惊,这个话就有些重了。可以说杨修武对许家有相当程度的不满。

迟声朝继续道:“今天朱书记又和杨市长谈了谈,要求严惩造谣者,话里的意思是希望许家转让市商行的股份。”

阳黎新琢磨了一下,轻声说道:“许家在建业有医药园的投资。”阳家对接手市商行那么一家小银行没什么兴趣。

迟声朝胸有成竹的一笑,“落地的投资自然没问题,关键后续资金的问题。”

阳黎新明白过来。这是一个向杨市长投诚的机会。苏江省内秦系和江南系半分天下。杨修武就是江南系力量的代表人物。

“我会拿到许云策造谣的证据。”

迟声朝赞许的看了阳黎新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孺子可教也!

建业市商业银行泄密以及造谣危害公共秩序的案子每天都会有新的进展。建业市警方一步一步的抽丝剥茧。涉案人以及追查到市商行的一名副行长身上。

对经历过挤兑风潮的建业市商业银行,建业市、苏江省的财经媒体都关注着这件案子的后续走向。

所以陆景在京城也能知道大概的端倪。五一节假期间。二表姐罗薇乔迁新居,特意打电话给陆景让他回京城道贺。

五月三日,许云策同意低价转让市商行的股份,但是要求见陆景一面。本来要去江州的陆景,只得再次返回建业。

和许云策约在市商行附近的建业皇冠酒店见面。上午的阳光洒进会议室里,有着难得清静。窗外依稀可听见车鸣声。

许云策扶手站在窗前,遥望着6层楼高的市商行。本来他要是入住那间建筑,二十年之后,他在家中的地位觉得不会低于明州商业银行那一系。可惜啊…。

听到脚步声。许云策转过身,看到陆景推开们走进来,陆景的脸上挂着清淡的笑容,让人忍不住想痛扁他一顿的笑容。

约十天不见,许云策看起来似乎憔悴了许多。陆景拉开椅子坐下,单刀直入,“你要见我有什么事吗?”

“只是想告诉你,以后别犯在我手上了。”许云策冷声说道。

“就这句话?也太对不起我的飞机票钱了。”陆景抽出一支烟,讽刺的说道。

许云策青筋暴起。右手握成拳头,一字一顿的道:“我是认真的。”

陆景摆摆手,不以为意的一笑。他相信许云策不会无聊到要见他一面就为了威胁他。威胁一个胜利者,那不过是负犬远吠。

“我要提醒你注意阳黎新和迟声朝。他们已经彻底倒向杨修武。”

陆景微愣。心里一动,“那天在金秋酒家你身边的青年就是阳黎新?”

许云策点点头,吃惊的打量了陆景一会儿。半响。叹了口气,“我现在发现我败在你手上也不全是阳黎新背后捅了我一刀的原因。”

有故事。陆景来了些兴趣。朱然节没说他怎么和杨修武谈判。杨修武那边如何压迫许云策更是不知道。听许云策这话锋,似乎和阳黎新有关系。

他在建业也呆了一段时间。苏江省内第一富豪家族阳家他当然有所耳闻。

“来自盟友的钝刀子割喉比敌人锋利的匕首插入心脏还痛。”

陆景哂笑,看样子阳黎新把许云策坑得不轻,这么深刻反省的话都说出来。

许云策留意到陆景的笑容,继续说道:“阳家总资产价值有二百多个亿,涉及重型机械、饮料、投资行业。如果,他们倾力帮助杨修武,江州不可能竞争得过建业。”他作为许家子弟当然知道杨修武和陆江的派系接班人之争。

陆景不动声色的抽着烟。他根本就不信许云策的话,这样的大家族根本不可能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所谓倾力帮助杨修武只是一句恫吓之词。

更何况,杨家所掌握的经济实力,又岂是阳家所能比。

钱不是非要放到自己名下才算是经济实力,而是指的所能调动的资金多少。

就杨修武的父亲杨济方,共和国第一石油集团的副总,帮杨修武拉几个大项目,就抵掉阳家的大部分资产。当然,杨济方要是脑子没抽的话肯定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帮他儿子。

许云策见陆景无动于衷,想了想,拿了一份文件出来,“这是阳家的资料。你大哥想要竞争过杨修武,这份资料或许对你有点帮助。”阳黎新卖他一次,他卖阳家一次又何妨?

“我自有分寸。”陆景毫不客气的笑纳。许云策这是打算挑拨他和阳家争斗。先拿下再说,“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说着,站起来,诡异的一笑,貌似很认真的说道:“谢谢!”说完,施施然的离开。

门关上,陆景的背影消失。许云策感觉有些内伤,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然后陆景最后一句“谢谢”怎么听起来讽刺意味十足。谢谢自己把事情搞砸,让他有借口把许家提出市商行?

“操!”许云策飞起一脚提到椅子上。旋即,又痛的叫起来。椅子太沉,脚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