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60章 称呼的含义

第460章 称呼的含义

夜里,医院手术室外极为安静。福尔马林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陆景坐在长凳上看着从膝盖到小腿处给开了口子的黑色裤子,点了一支烟抽着。他心里不怎么紧张。以建业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水平不可能连一个阑尾切除手术都做不好。

手术进行的很快,半个小时后,叶妍躺在移动病**被推了出来。叶妍脸色好了许多,没有那么痛苦,也可能是局部麻醉的缘故。

在护士的协助下,将叶妍转移到高级病房的病**。接下来护士说了许多手术后护理的注意事项。陆景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护士才放心离开。

“陆景,谢谢!”叶妍身体虚弱半靠在**,轻声道谢。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你生病了我帮忙是应该的。”陆景笑着摆摆手。看着叶妍一脸地憔悴,头也凌乱,打了热水进来,用毛巾帮她擦脸。

看着陆景在那里忙手忙脚的,叶妍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记不得有多久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关心了。

陆景看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笑了笑,托着她的脖跟背将毯子抽出来,说道:“哭什么?一觉醒来就好了。阑尾炎又不是什么大病。多大点事。”

“睡不着。”叶妍苍白的嘴唇抿了抿,“你明天要回江州?”

“等你出院我再走吧。也就两三天的功夫。”陆景打了个哈欠,坐到椅子上,仰着脖子揉揉脸。“你晚上睡觉锁卧室的门干吗?今天要不是周哥,我都进不去。”

“我害怕!”

陆景停止揉脸。疑惑的看向叶妍。叶妍闭上眼睛,慢慢的说道:“我妈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自那以后。我晚上睡觉都会反锁卧室的门。”

陆景看到泪水从她苍白的脸蛋上滴落,微叹一口气。丧母之痛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何况是小孩。听琴姐说过,她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走过去,拿出纸巾帮她擦着泪珠,柔声劝慰道:“别哭了,刚做完手术,情绪不要太波动的太厉害。”

“恩。”叶妍睁开眼睛。乖巧的应了一声。

挑了个轻松的话题,随意的闲聊着,叶妍很快就睡去。陆景摇摇头,如此坎坷的身世,不知道前世里她是怎么过来的。那时候,张漓和他都没交集,更别说叶妍了。

陆景坐车回南山别墅换衣服。他裤子还破着呢。

第二天早上,陆景眯了一会,自己开车去建业市第一人民医院。叶妍做了手术只能吃些流食。她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陆景大快朵颐,“你胃口真好!”

陆景收拾残局,笑道:“胃口好,身体才好。”

正说着话。一名美丽的值班护士走进来。先是微微一鞠躬,然后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道:“叶小姐,你好。我叫李慧乔,是503高级病房的值班护士。我的工作时间是上午8点到中午12点。有什么需要,你可以随时吩咐我。”

陆景打量着这个护士:白净柔美的脸蛋。五官精致,中等身高,身材比例极好。穿着白色的护士服身段挺秀,瑰美无比。

“李护士,你好,这几天要麻烦你了。”叶妍客气的说道。

陆景稍坐了一会就告辞。他虽说推迟几天回江州,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泡在医院里。

又是新的一周,唐轩源按部就班的到办公室里枯坐,自从主动疏远了朱书记之后,他的日子就逐渐的清闲起来。

“叮--!”手机响起来,唐轩源走出办公室接电话。电话里传来老同学卫音剑兴奋的声音,“老唐,卖你一个好消息。我刚刚去查院,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什么?”唐轩源不动声色的笑问道。

“以陆景名义登记的一间高级病房里住着一个大美女。上周六凌晨送到医院来做的阑尾手术。这美女至少是陆景的朋友吧!你要不要过来探望一下。”

“陆景什么时候到医院去?”唐轩源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他已经43岁,再这样蹉跎几年就没机会更进一步了。那日在酒会上本来和陆景约了时间再谈,但是谁都知道那只是一句客气话。现在,机会来了。卫音剑是市一医院的副院长,掌握这个时间并不困难。

“一般都是吃饭的时候。我随时通知你。”

“好,老卫,我欠你一个人情。”唐轩源说道。

“咱们老同学说这些干嘛。”卫音剑笑着说道。对老唐这个人他是很佩服的,前些天听他说了市商行的事情,知道背后人物实际上一个二十岁才出头的青年,所以有了印象。今天早上一查房,顿时留意了。

下午3点,唐轩源接到电话:陆景到了市一医院,正在问医生病情,有可能会办理出院手续。他飞快的坐车赶往市一医院。

市一医院离市委市政府大楼就十五分钟的车程。唐轩源在医院门口花50块钱买了一个花篮,心里不断的祈祷:希望来得及,希望来得及。

一路快步走到住院部。在五楼的楼梯口喘了口气,然后调整了脸上的表情,往503高级病房而去。推开门,看到里面有三个人正在笑谈。

陆景看向病房门口,见唐轩源站在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口,奇怪的道:“唐秘书长?”

唐轩源走进病房和陆景握手,“我才得到陆先生的朋友生病住院的消息,现在才来看望,真是不好意思。”

陆景笑了笑,介绍道:“这位是叶妍女士,是我的朋友。这位是天蓝商场的莫小姐,是叶女士的朋友。想必唐秘书长是认识的。”

唐轩源笑道:“天蓝商场在建业的名声很响,我听说过。”他不认识莫心蓝。

莫心蓝穿着水蓝色的长裙。肩膀上披着浅色的小西装,优雅的站起来。伸手和唐轩源握了握手,微笑道:“唐秘书长过奖了。”

寒暄几句。陆景打个手势,笑道:“你们先聊着,周哥一会就会办好出院手续。”说着,对唐轩源说道:“我们出去抽支烟。”

休息室里没有人。两人坐到长凳上。唐轩源抽着烟,低声说道:“陆先生应该知道凯撒翡丽。”见陆景点头,唐轩源继续说道:“朱书记和凯撒翡丽的老板关系很好。”

陆景的眼神忽的一凝。这个消息太过于惊人,唐轩源的意思是朱然节和凯撒翡丽有扯不清的关系。凯撒翡丽作为建业市内有名的销金窟,要说没问题谁信?

“你确定?”

“确定。”唐轩源很肯定的点头。他不得不说出这个隐秘的消息,否则。他无法解释为什么拒绝向朱书记靠拢。解释不清楚,陆景肯定不会帮他。

陆景沉思着。他明白唐轩源的来意,肯定是为仕途而来。但是,他并不确定唐轩源是否值得他帮。毕竟,像唐轩源这样太过于趋利避害的干部,换个角度就叫做“滑头”、“墙头草”。提拔滑头干部历来都是官场大忌。

唐轩源默默的吸了大半支烟。他知道,他必须表态了,否则就凭借他为景华发一篇文章的交情,陆景不会运作助推他向上走。

“景少。建业现在暮春之季,正是垂钓的好季节。我听说清云湖钓鱼馆那里很不错,不知道景少有没有时间?”

陆景微微一笑。唐轩源称呼他为“景少”实则是表示靠拢的意思。“老唐,你的事必须要朱书记点头。”

唐轩源心里一动。点点头。他知道陆景对他主动疏离朱书记还是有些不满,必须要把这一点给圆回来。而称呼他为老唐,自然是表示接纳的意思。当然。来日方才,但是今天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唐轩源笑着站起来。“景少,你忙!我先走了。回头咱们再联系。”

“钓鱼就算了。我马上要回江州。下次吧。”陆景笑着同他握手,送他到休息室门口。

回到病房里,看到周兴动额头上贴着创口贴,陆景问道:“怎么回事?没事吧?”

正在收拾东西的护士小刘撅嘴说道:“陆先生,周大哥刚才被人打了。”周兴动连忙摆手,“没事。刘护士没说清楚,我和几个混混冲突了一下,他们几个都被我打倒了。”最后一句才是重点。打架不是问题,但是不能挨打。否则,那太丢人了。

陆景听周兴动说没事,关心了几句他额头上的伤势。没问他因为什么事和混混冲突。相信这点分寸他是有的。

小刘收拾好东西,周兴动接过来拎着。莫心蓝扶着叶妍。一行几人往电梯走去。刚到一楼大厅

一个有些胖,打扮的很贵气的女人尖叫着指过来,“景堂,过来,就是这个王八蛋打我。”

“是哪个?”一个中等身材,穿着警服的男子走过来,看到陆景一行人,眼睛放光,居然有两个大美人儿。警服男子手一挥,大吼道:“都拷起来,带回所里审问。”

他身后几名男子冲上来。陆景皱眉,“周哥,不要留手。”说着,对叶妍和莫心蓝道:“我们先走。”

周兴动早把东西放到护士小刘手里,听到陆景的话,当即上前,三拳两脚,毫不费力就把几名男子打翻。警服男子看到对方身手这么好,全身都抖起来。

“啊--!”胖女人尖叫。她看到血了。

陆景看都没看,扶着叶妍往停在不远处的阿斯顿马丁走去。以周兴动身手,放手施展要是能输那才有鬼。

护士小刘拿着东西跟在后面,气道:“呃-,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也不留下来处理。”她们出门的时候,那警服男子正在打电话,周大哥也没有要走的样子。

莫心蓝笑道:“刘护士不要担心你周大哥,陆景会处理的。”说的小刘护士脸一红。

陆景笑着拉开车门,让叶妍坐到车里,对小刘护士笑道:“我这就处理。”说着,拿出手机打给张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