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61章 意外的转机

第461章 意外的转机

“都说美女爱英雄。..真是不假。”莫心蓝在车内笑说道。刘护士刚刚说了周兴动打架的具体原因,急急忙忙去了医院大厅里看事情结果。

原来,她带周兴动去办出院手续,在缴费处有人不管不顾的插队,挤得人人生怨。周兴动看不过去,仗义的说了一句:“请排队。”结果得罪了那几个人,动起手来。

陆景倚在车门处抽烟,弹弹烟灰,扭头对车内的莫心蓝笑道:“你这话周哥肯定喜欢听。”莫心蓝到建业来视察天蓝商场的经营状况,刚好听说叶妍住院,今天过来看她。

莫心蓝微笑着摆手,没应陆景这话茬,低声在叶妍耳边说着什么。两人在车内笑着。

周兴动从医院大厅里出来,他身后小刘护士红着眼睛站在台阶上。陆景笑着摇摇头,这才几天功夫。这是周兴动的私事,倒是不方便和他说什么。

刘护士作为高级病房的护士,容貌虽然没有那天李慧乔惊艳,但也算上的美女。只是不知道她怎么看上周兴动了。

周兴动走到陆景面前,歉然的说道:“陆景,那男子叫叶景堂,是桥口路派出所所长。女的是他表嫂。我临走时,他说这事没完。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陆景就笑:“没事。小角色而已。弘扬社会正气是应该的,我爸要是知道了肯定要表扬你。””

周兴动挠挠头,憨厚的笑着。首长在他心里就是天。

白色的阿斯顿马丁平稳的行驶在车流之中。车后排,莫心蓝和叶妍笑哈哈的说着化妆品、香港的明星八卦等事情。突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是唐轩源打来的电话。

“景少,我刚才在医院大厅里。叶景堂是省财政厅副厅长饶左能的妹夫。饶左能是最有可能接任高书记的人选。”

陆景心里一动,手指头在大腿上轻敲着。看来唐轩源对建业市内最近发生的事情很了解,也看得出来杨修武重查于琴寒的案子矛头直指市委副书记高呈彦,并且他认为高呈彦肯定要下去。唐轩源确实是个人才。

“我知道了。”陆景轻声说了一句,放下电话。

车到南山别墅。将叶妍扶回到客厅里。陆景回到家中,拿出手机直接打给朱然节。寒暄几句后,陆景说道:“朱书记,我的司机周兴动刚才在医院和省财政厅副厅长饶左能的妹夫叶景堂起了一点冲突。叶景堂很嚣张啊!听说他有个表嫂行事肆无忌惮。”

朱然节先是一愣,继而笑道:“不要紧,小事情,我帮你处理好。陆景,以后有时间来家里吃饭。”

客气了几句后,朱然节心照不宣的挂掉电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饶左能对高呈彦的位置虎视眈眈。陆景这个礼物送的真是及时。怕得就是饶左能不嚣张啊!

陆景放下手机,看着窗外西斜的红曰,微微一笑。和朱然节的关系因为这件事又重新回到正轨,甚至比以前还要稍稍亲近一点。周兴动打架倒是一个意外的转机。

晚餐是梅熙然带来的厨师做的。陆景蹭了一顿饭准备回别墅里看邮件,莫心蓝站起来,笑道:“叶妍,你好好休息。我也正好告辞。”说着,拿着手袋和陆景一起走出院子。

院子里光线有些暗。可见路边茂密的树林遮掩着的昏黄路灯。莫心蓝抬头看着天上闪烁的繁星,说道:“陆景,黄海的事我弟和我说了。他已经狠狠的批了那个人一顿。不用把那个人开除吧?”孙同新在网站运作上还是有些才华。她没有把孙同新开除的想法。

“我有那么霸道吗?”陆景笑着扭头看着莫心蓝。月光落在她光滑细腻的脸蛋上,仿佛蒙上了薄薄的白色面纱,有些异样的美感。她这个姿势越发显得胸型完美,身姿曼妙,有着难言的魅惑。

“没有吗?”莫心蓝反问一句,掩嘴一笑,“时代在线大获成功,现在国内的互联网浪潮彻底的热起来。当初投资蓝罗通信算是没错。说起来,我还是跟在你的步伐后面。

哦,还没恭喜你拿下建业市商业银行。等市商行增发的3亿股卖出,景华的资金链也会彻底的改善。你可是做的好买卖。”

“许云策是个好人啊。”陆景笑道。顺口给许云策发了一张好人卡。莫心蓝听得出陆景话里调侃的意思,笑得肩膀都**起来。

说着话,两人走到别墅外,莫心蓝的助手已经将车停到门口。

陆景稍稍凑近她的耳边,香气扑鼻,笑道:“我还有一个好买卖你做不做?”

莫心蓝疑惑的看向陆景。陆景低声道:“你在医院里说黄鸿奇病重,你估摸着他还能活多久?”

“啊?你要干什么?”莫心蓝让陆景这句话给吓着,下意思的说道。过了一会反应过来,说道:“现在医学条件这么好,我哪里能判断的准。”

陆景自信的说道,“黄远集团有黄鸿奇坐镇,肯定顺风顺水,但是交到他儿子手中恐怕就不行了。你没有兴趣分一杯羹?”

莫心蓝看着陆景的眼睛,里面有着狡黠的光芒,但是猜不透他对黄远集团能有什么手段,拉开车门,含糊其辞的说道:“再说吧。”

陆景笑着点点头,目送她远去。

回到家中,陆景看看时间,拨了卫东阳的号码。卫东阳笑道:“你小子,总算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说说,有什么事?”

陆景苦笑着摸摸鼻子,“卫哥,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

“那我挂了。”卫东阳笑道:“总不会是找我闲聊的吧?”

陆景呵呵一笑,“关于唐轩源的事情。这个人是个人才,你有没有考虑把他调到吴州去帮你?”

卫东阳琢磨了一下,“陆景,唐轩源是人才不假,但心姓…”

陆景说道:“这个问题我和他谈过,所以他的调动需要朱书记先开口。”

“行吧。我同意。”卫东阳答应下来。如果朱书记都肯为他说话,那没可说的。他本就欠陆景一个人情,陆景连说两遍,他不好拒绝。“袁书记这个月底会被任命为苏江省代省长。等明年的人大表决后正式担任省长。”

“哦?这倒是个好消息啊。”陆景笑道。袁书记和卫家的关系不错。卫东阳有他照拂,只要不犯大错,估计三五年内就会浮出水面。

中午时分,陆景到江梅小筑向叶妍辞行。他已经定好下午的机票回江州。叶妍卧室的门还保留着那晚被撞开的模样。还在暮春中午的微风之中吱吱响着。

客厅里,陆景指着门,笑道:“你回头找人把卧室门给修下。”

“我知道。”叶妍微笑着点点头。看着他清俊迷人的脸庞,心脏打鼓似的快速跳动起来。本来想和他谈谈的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陆景发现她状态有点不正常,只当她生病了显得有些柔弱,笑说道:“你这幅娇柔可怜的模样,倒是和你古典的容貌气质相配的很。”

“你夸人的话怎么听得像骂人。”叶妍娇柔的瞪了陆景一眼。

陆景不以为意的笑着挥挥手,“走了。再见!”叶妍生病一场,心里对她的怜惜多几分,但是要说喜欢上她,那有些扯淡。美女么,是男人都想亲近。但是,他并没有把叶妍发展到**去的想法。

看到陆景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继而听到屋外轰鸣的车响声,然后天地间归于寂静。叶妍心里的惆怅浓得有些化不开。

建业机场离建业市区三十分钟的车程。在上机场高速之前,杨四儿和小飞开了车过来送陆景。

到机场时,离飞机起飞还有四十分钟。天气风和曰丽,在机场大厅的玻璃门外找了一处地方,几人站着抽烟。

望着机场前面开阔的田野,杨四儿叹道:“景少,我爸昨天夸了我几句,说我长这么大总算办了件让他心里痛快的事情。搞的我受惊若宠。”

小飞插嘴,“四少,是受宠若惊。”

“毛!我tm是先感觉到‘惊’,然后才感觉到‘宠’”

陆景听的直笑。杨四儿对陆景说道:“周汉先的事捅出来了。军法处已经将他关起来。定罪宣判可能还要一段时间。”

陆景点点烟灰,丝毫不觉得意外,“这是肯定的。”说着,感叹道:“人生而平等,大概也只能是精神上平等了。物质上是生而不平等,社会地位更是不平等。于琴寒要是生在你这样的家庭,你觉得周汉飞敢动她?或者周汉飞出生在普通家庭,他敢对于琴寒做那样的事?”

说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最终还是要靠严格的法律来限制种种的不平等、潜规则。

一支烟抽完,陆景拍了拍杨四儿的肩膀,“行了,我和周哥进里面去等。你忙你的去。”

看到陆景的身影消失在机场大厅里,杨四儿问小飞:“我的人生境界是不是有点低?景少那种感叹我怎么没有呢?”小飞劝慰道:“四少,咱们这层次不同。咱们曰子该咋过还咋过。你说是不是。”

杨四儿哈哈一笑,“靠,说的有道理,走,去凯撒翡丽,我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