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62章 夜色说江州

第462章 夜色说江州

“滋--!”建业市委市政府大楼的小会议室里,茶水声不断。因为于琴寒旧案被重新翻出来,建业市委召开书记办公会研究处理这件事。副书记高呈彦用力的喝着茶水,表达自己的不满。刚才,杨市长已经不点名的批评了他,但朱书记却毫无反应。这让他极为失望。

朱然节看着杨修武派系的刘书记慷慨陈词,心里微微冷笑:我看你们能演到什么程度。有用吗?

因为涉及到一部分干部处理问题,王田虎作为组织部部长也列席会吸。正头脑浑噩中,突然,会议室外响起敲门声。秘书小张飞快的跑去开门。

杨修武嘴角露出一丝浅笑,终于来了。周汉先和杨子欢结怨,杨子欢在于琴寒的案子上落井下石。听说周汉先在他姐夫家被带走时大骂杨子欢:狗日的不得好死。

“狗咬狗一地毛。”杨修武心里下了一个评语。

进来两名表情严肃的省纪|委干部,带队的是省纪委第二处的刘处长。刘处长和朱然节、杨修武眼神交流了一下,说道:“高呈彦同志,请你和我们走一趟,有件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

高呈彦脑子一片空白,茫然的看向朱书记,就像是落水的人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朱然节低头喝水。心说:老高,一路走好。

在场干部都是久经考验,看到这场面还是忍不住心惊胆战。看向杨修武 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

几日之后,正当杨修武在建业市威望越来越高时。省里任命了一名靠近袁副书记的干部就任建业市委副书记,而此前传闻最有希望的省财政厅副厅长饶左能纹丝不动。建业市内的风向又悄然转变。

办公室里的窗户微微打开。气温适宜,屋子里极为安静。杨修武默默的放下手机。刚才他和省里的一位朋友打听了情况。饶左能的亲戚在建业市内横行无忌。被人捅了上去。饶左能被省委的主要领导批评:家里人都管不好,还怎么管别人。

想起那天会场上朱然节高深莫测的笑容。杨修武沉思了一会,拿起电话打给朱然节,“朱书记,我有点想法想和你沟通下。”

“呵呵,欢迎呐。”电话那头,朱然节心头大快。他都不知道杨修武有多久没主动和他沟通了。而这一切是因为陆景的一个电话。那小子很有一套。

杨修武拿了茶杯,从容的走进朱然节的办公室。朱然节将杨修武让到待客沙发上,等着杨修武开腔。

“组织部老王要去省里的消息,书记知道吧?”

朱然节笑眯眯的抽着烟。说道:“老王高升是好事啊!”他如何能不知道王田虎高升到省里是杨修武使了力。

杨修武试探道:“组织部的工作很重要啊。要选拔一个符合条件的优秀干部担任这个职位。书记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

朱然节心里冷笑,但是脸上却笑道很和熙:“市长手里有合适的人选?”杨修武打的好算盘,原本是打算把人事副书记和组织部部长一锅端了。现在人事副书记已经旁落,看他的样子,对组织部部长势在必得。

“副市长罗宝坚同志政治素质过硬,工作能力突出…”杨修武把罗宝坚夸了一通。

朱然节笑眯眯的道:“恩,罗宝坚同志优点不少。梅棠鸣同志在抓经济工作上的能力也不错嘛。资历也够老,可以进入常委会。”

杨修武一愣,没想到老朱居然不和他死磕。反倒是想要在市政府里打一颗钉子。挂常委的副市长,那只能是常务副市长了。老朱就这么信任栖口区区委书记梅棠鸣?

杨修武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点点头。

位于江州市清动镇的景华公寓早在1月份就已经竣工。陆景和陈笑的别墅都在景华公寓的东北角,在别墅区的最深处。相隔不远。只有一条路进来。旁人很难发现端倪。

陈笑的别墅里,大床之上春光融融。陆景点着事后烟,惬意的抽着。那湿润紧凑的包容让他舒服到了极致。陈笑光洁溜溜的如同小猫一样的卷缩在他怀里。闭着眼睛休息。

陆景在五月十一号返回江州。今天是他返回江州的第二天。抚摸着怀里佳人紧致的俏臀,陆景说道:“笑笑。襄水友谊公司和金山的苏兰公司回复我们的收购请求没有?”

“回了啊。苏兰公司态度没有刚接触时那么好,有些冷淡。襄水友谊公司倒是很有诚意。就看你敢不敢去襄水市发展呢。”陈笑慵懒的回答道。

“熊为明挖坑等着我跳,我要跳下去才是傻子。”陆景笑着在在陈笑挺翘的小臀上拍了拍,弹性极佳。

“你还欺负我呀!”陈笑娇笑着扭动身子。眯了一会恢复了一些力气,趴在陆景胸口,“小漓可是说你在建业和叶妍做邻居。那么一个大美人,你没动心?”

“动心不代表要动手啊!何况我没动心。”陆景在她额头上吻了一口,“晚上去我那边?”

“我才不去。”陈笑咬着陆景的耳朵,表达着心里的不满。她不知道她这样子对男人是多么大的刺激。陆景只觉得热血往小腹涌去,用力的翻个身,将她压在身下。

低头看到陈笑迷人的大眼睛里仿佛要溢出水来。待她两条纤细的大腿盘上自己的腰间时,陆景亲了亲她的脸蛋,小美女已经变成了成熟的女人了,在床第间风情渐浓。陆景挺身而入,大力冲刺起来…

清动镇属于典型的丘陵地貌。绿树成荫,山林起伏,湖泊若珍珠般点缀着,景色极佳,但是在夜里较为空寂。几番欢愉之后,陆景开车载着陈笑出来吃晚饭。

“去常新开发区那里看看。你肯定都想象不出来,那里有多么大的变化。”在积西镇吃过晚饭后,陈笑建议道。

“行。”陆景打着方向盘,往常新开发区而去。江州市经济开发区内几块区域都有平整、宽敞的车道相连。

夜风习习。陆景把车停在路边。走下车,在马路边远眺着灯火通明的常新开发区。之前大片的空地都已经耸立起工厂。而这些工厂正在昼夜不停的加班。那火热的迹象,让人从内心里感到激动。

陈笑依偎在陆景的怀里,温柔的在他脸颊上吻了一口,介绍道:“常新开发区的土地都被划光,江州现在有不少代工工厂,再加上三家国产手机的制造厂,以及我们景华的元器件厂。江州正在形成一个完整的制造产业链。

景华的出货量在四月份已经达到20万台,我们自己的工厂产能目前只有12万台。其余都交给周边的代工厂。

新信手机这个月出货量很大。前几天刘绪作还来见我,要求增加供货。陆景,你那手优先供货和价格区别对待的手法真是厉害。”

陆景凑在她耳边坏笑道:“我刚才的手法不厉害吗?”

“和你说正经事呢。气死我了。”陈笑娇嗔着翻个白眼,用精致小巧的头颅顶着陆景的下巴。

陆景笑呵呵的搂着她,伸手指着常新开发区的工厂,意气飞扬的说道:“有这样的制造基地的存在,我们赶上建业并不是痴人说梦。下一步,要提高江州的优势是在人才方面。除了双导师制度这一点之外,我们需要向市里提及职业技术学校的事情,培养流水线上的熟练工。特别是江州现在有一个产业集群的雏形,未来对熟练的工人需求缺口肯定很大。”

“你和你哥提还是我打报告给市里?”

“你这边以景华公司的名义打报告吧!”陆景说道。

陈笑抬头去看陆景,有些疑虑的道:“可是最近周市长好像有些麻烦。”景华今年的业绩及其突出,已经是直接划归常务副市长周平管辖。

“没事。”陆景沉着的说道。江州谣言四起,省里已经下了调查组来查周平。但是,事情的发展绝不会顺着熊为明的想法走。大概,他又要失望了。

……

“周市长,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常务副市长周平的办公室内,齐克强汇报完工作,起身告辞。

“恩。”周平点了点头。动作有些慢,仿佛浑身都承受着千斤的压力。

齐克强下了楼,看着市政府大院中的槐树,绿意正浓。心里悠悠的叹口气。从刚才周市长听工作汇报时心不在焉的表现,就知道他现在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这一切的起因是因为江州市的公车改革:所有市直部门的公车将会由市财政局统一购买,并且公务车将会挂上公务车牌。这还只是初步实行范围,接下来有可能会推广到全市。

这项改革说是周市长提出的,但是只要脑子没抽的人都知道这件事背后站着市长陆江。

熊书记这个时候拿周平有情妇的问题做文章,实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当然,那封举报周平难搞男女关系的举报信不太可能是熊书记指使的。八成是下面的人因为统一购买公车的改革损害了其利益,心怀不满之下写了匿名举报信。

现如今江州最火的干部就是周市长,他的举报信都快堆满了省纪|委的信箱。而且传得有鼻子有眼。省里不得不做出反应,派出调查组来核实周市长的问题。

“唉!有些人成事不足,但是tm的败事有余!”齐克强郁闷的叹口气。他还指望着坐上汉北区区委书记的宝座,现在看来,周市长自身难保,怕是很难助推他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