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64章 随便刷

第464章 随便刷

吃过饭从韩国餐厅里出来,陆景请何梦明到新丰公寓里闲聊。冲了咖啡,坐在二楼的阳台处,看着远处的新月湖,陆景拨通何梦瑶的手机。

“你好!”电话里传来娇柔明丽的声音。

陆景一听就知道不是何梦瑶。何梦瑶声若清箫,如清泉流水,冷冽清润。笑道:“我是陆景,找下何梦瑶。”

“啊?陆景。我是席雨嘉。梦瑶回理工大忙毕业论文去了。她把手机放在我这儿了。”

陆景拍拍头,忘了这茬,笑道:“那等她回来你给她说一声我有事情找她。”何梦瑶的手机号码换了几回,就没能保密成功过。她不喜欢应付那些无聊的电话,大部分时间手机都不会带着身上。

陆景放下手机,对何梦明说道:“得,你姐压根就没带手机在身上。我联系上她再和她说吧。”

何梦明端着咖啡,斜倚在玻璃处,笑道,“手机对我姐来说就是个累赘。我姐天天都烦那些人纠缠她。她又不会骂人,换作我早把那些人轰走。”

陆景听的一笑。记得那年她被黄晖气得心脏病发作,救过来后非要看到黄晖被警车带走才肯回家去。

傍晚时分,和关宁在食堂吃晚饭时,陆景接到大哥的电话,“小景,你上午和章薇见面了吧?呵呵,周平和我说了,你啊…”

陆景笑道:“哥,我这是对你有信心。熊为明这次折腾不出什么花样吧?”

陆江笑了笑,“省调查组过几天就会有结论。王叔后天来江州。我正好要去京城参加一个会议,你帮我接待下。”

陆景听得出大哥话里的信心。“好的。哥,帮我从老头子那里顺点茶叶过来。我过年拿得茶叶都丢在建业了。”

“行。烟也要吧?”陆江笑道。

陆景挠挠头。“没好意思和你说。”

陆江愉快的笑起来,“爸又不是不知道你抽烟。他前些天还和罗女士说,怎么柜子里的烟少了几条。准备问问是我们俩谁干的。”

陆景嘿嘿一笑。顺老头子的宝贝他下手可比大哥狠多了。老头子大概是想起来闻闻烟味才发现的。

见陆景挂了电话之,关宁抿嘴笑道:“你哥啊?看你眉飞色舞的,什么事?”

陆景笑道:“今天帮了周平一把,信号放得太明显。我哥打电话给我说这事。这几天要静观其变。”其实具体到餐饮公司的事情,章薇同意将罗马假日西餐厅合并到新餐饮公司对双方来说是双赢。

说着,伸手握住关宁的手,“一会去新丰公寓拉曲子给我听。”关宁最近二胡拉得越发纯熟。听起来实在是好享受。

“好啊。”关宁妩媚的一笑,扣住陆景的手指。她上大学都不知道和陆景一起逃了多少次课。现在是彻底放弃通过考试成绩来证明她是个好学生了,反倒是由着性子在二胡上有些进展。

理工大的南3号教学楼外,陆景站在花坛边上抽烟,等着何梦瑶出来。前天晚上何梦瑶给他回了电话,约定今天上午她论文答辩完成之后见面。

“陆景,你怎么在这儿?”不远处,带着精致眼镜,衣着靓丽的邵秋兰惊喜的喊道。她身边正站在一个瘦高个青年。身上有着很浓的书生气质。

“呃-,秋兰姐。我等何梦瑶。你呢?”陆景笑着把烟灭了,走过去。看到她身边的男子,心里微微有些烦闷的情绪。旋即。心里又是一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些。从两人走路的距离看,秋兰姐和他并不是恋人。

“过来参加一个同乡聚会。”邵秋兰无奈的笑道。说着,对身边的男子说道:“何老师。我碰到朋友了,你先走吧。”

何老师看了看陆景。知道他是邵秋兰的学生,脸上露出一个客套的笑容,“好,秋兰那你一会一定要来啊!”邵秋兰敷衍的说道:“恩-恩-。”

陆景冲何老师的背影努努嘴,说道:“秋兰姐,这人有点傲气。”

邵秋兰笑道:“诗人能不傲气么?他在省报上都发表过诗歌。出口就是勃朗宁、华尔华兹,再不就是拜伦、惠特曼。噢-,总算把他打发走了。你最近在忙什么,一个学期都过完了才见到你。”

陆景笑道:“我去建业了。秋兰姐,你这可是叶公好龙。当初,莫少锋可是被你打击的够惨。”

邵秋兰拉着陆景闪到一边,让身后的轿车通过,说道:“什么跟什么呢?要我说莫少锋那个草包比这人还可爱一些。诗歌,只是生活情趣的点缀。又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他完全搞反了。”

两人在路边说笑着,仿佛老友久别相逢,有着说不完的话题。正聊得热闹。教学楼里走出一群学生来。看样子是答辩完成的学生。

陆景一眼就看到了如同一只骄傲的小兽般的何梦瑶。穿着衬衣、长裤,简简单单,清丽脱俗的气质难掩。她身后有一个拿着玫瑰花的男生。

“梦瑶,都毕业了,你就不能停下来听我表白完吗?”

何梦瑶脚步一刻不停,看到陆景停在路边的车,四处看了看,看到正在梧桐树下笑着的陆景,朝他走过去。

陆景笑着拦住了那位矢志不渝的玫瑰男,“哥们,不是你这样的。表白不是拿着玫瑰花说‘我爱你’。要这样。”陆景从钱包里拿出银行卡,晃了晃,放到何梦瑶手里,眨眨眼睛,用很深情的语调说道:“随便刷”。

“咯-咯-,笑死我了。”邵秋兰掩嘴娇笑。何梦瑶笑着别过头,脸上有遮掩不住的笑意。陆景拍了拍目瞪口呆玫瑰男肩膀,说道:“等你混到这个份上,再来找何梦瑶表白。”

说着,三人坐到奔驰车离开。玫瑰男呢喃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车内,邵秋兰笑道:“陆景,你促狭死了。何梦瑶的女神形象全给你毁了。可怜那男生啊。”

“没事。”何梦瑶微笑着摇头。把手里的银行卡递给陆景,清声说道:“还你了。我可不敢随便刷。你找我什么事呢?”

陆景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接过银行卡随意的丢在仪表盘上,“我邀请你到景华来工作。先别急着给我答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陆景把车开到了积西镇的江提上。江风阵阵,吹的三人衣袂飘飘。连快到中午的太阳都显得不那么晒人。

陆景伸手指着右手边积西镇的高楼大厦,对何梦瑶和邵秋兰说道:“九六年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镇,而今已经是高楼林立。几年前大概不会有人想到今天这样的场景。那边是常新开发区,几个月的时间已经是工厂遍地。江州电子产业的精华就在这两地。”

顿了顿,陆景说道:“景华的目标不是成为国内一流的手机厂商,而是想要成为世界一流的电子厂商。想要实现这个目标,景华需要走很长的路。梦瑶,我希望你能到景华来帮我。”

陆景目光灼灼的看着何梦瑶。何梦瑶别过头去,她不太习惯陆景这样热切的看着她,有种要被他灼伤的感觉,清声说道:“我以为你会让我继续负责星空网吧。星空网吧今年预计会有盈利。”

“啊-?”陆景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他看重何梦瑶的才华,但是何梦瑶还只是一个二十二岁的毕业生,能有主管星空网吧近亿的资产,她并没有离开的想法。

“我以为你是打算毕业后离职,另谋高就。”

“没有啊,干的挺好的为什么要离职?其实你在学校里和我说就打算同意了。”何梦瑶嘴角露出一丝俏皮的笑意,哪里还有半点清冷的模样。能力被认可,她有些开心。

邵秋兰笑道:“这样才显得他重视你啊。不过,我觉得陆景先说‘随便刷’,后说邀请,这样会比较有力度。”说完,自己先笑起来。何梦瑶也是微微一笑。

江水滔滔,往东而去。陆景看着风中顾盼生姿的两个美人:秋兰姐精致靓丽,梦瑶清丽明艳。心想这辈子大概都难以忘记这一幕吧。

“我请梦瑶进入景华的高级行政秘书组。第一年年薪二十五万。期权激励另算。”

“慢点喝,慢点喝,老温,你这是怎么了?”白沙井何家菜馆包厢内,方林清劝着好友温作东。

温作东叹了口气,举杯和方林清干了一杯,“老方,咱们多年的朋友了。今天一醉方休。”

方林清有些莫名其妙。下班了就被温作东用车接到这里来。很多人都看着,还不知道陆市长那里会怎么想。听说陆市长昨天已经去京城开会去了,但是这件事肯定能传到他的耳朵里去。

“老温,最近工作不顺利?”市委统战部部长温作东虽然是靠近熊为明的常委,但陆市长并没有刻意的打压他。

温作东摇摇头,“老方,今天不谈工作,只谈交情。”

“好吧!”方林清默默的喝着酒。喝了一瓶多五粮液,忽而听到七八分醉的温作东说道:“老方,以后我儿子就靠你照看了。”

看着心情郁结、大失往日喝酒水准的好友,方林清忽而有些明白了,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