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65章 能力即权力?

第465章 能力即权力?

五月下旬,江州风向突变。正在江州调查常务副市长周平一案的省调查组转而调查起市委统战部部长温作东收受商业贿赂、包养情妇的问题。

听说有人向调查组递了温作东的材料。里面附有他和黄远电子驻江州办事处负责人姬小姐的露骨照片。江州民间谣传,照片中的两人三点毕露。

五月二十四日,温作东在办公室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此前黄远电子驻江州办事处负责人姬小姐已经被江州市局控制。

随着江州官场新一轮的调整开始,江州市里反对公车统一采购方案的声音悄然的消失。江州市的大小官僚已经看出陆市长势不可挡。

天下着小雨,夜色中陆景和王兴华坐车一前一后的进入松涛苑3号别墅里。大哥今天请他们吃晚饭。

“王叔,尝尝这个黄羊肉。云春的特产,。今天谢泽华来看我时拿过来的。”陆江笑着说道。

“好。”王兴华笑着夹了一筷。随着孙子陆嘉的出世,他和陆江亲近了许多,但是在江州做生意越发的谨慎起来,唯恐影响到陆江的仕途。像这几天和丽都酒店的何欣静、罗马假日西餐厅的章薇谈的新餐饮集团的事情,他最多也只是出资,绝不会参与经营。

三人随意的闲聊着。过几天王嫣然和小侄儿陆嘉就会回国。同行的还有王嫣然的母亲以及曾红英。届时,王嫣然会在黄海定居。

饭后,陆景拿了茶叶和烟先离开。还没出别墅区,在弯道处看到黄利飞的黑色奥迪车疾驰进来。

“周哥,等一会再走。”陆景拆了烟,丢了一包给周兴动。自己摸出一颗美滋滋的吸起来。黄利飞定然是去苏远的7号别墅。想必是商量怎么应对自己的条件去了。

周兴动接过烟,放在仪表盘上。曾红英回国在即,他已经决定以后跟着陆景发展。

半分钟后,陆景的奔驰消失在夜色中。

松涛苑7号别墅的客厅里。苏远无奈的看着窗外的小雨。这次调查组不知道怎么的就转而调查起温作东来。除了有人递材料之外,省里面肯定也有人起了作用。

可以想象这次统战部部长必然会提拔亲近陆江的干部,再加上从宣传部部长的位置升任组织部部长的陈史益,岳父现在在江州已经完全处于下风。13名常委只占4席。这次操作周平的事可谓大败。

黄利飞坐在沙发上郁闷的喝着红酒,“现在怎么办?”

苏远抿了抿红酒,“静观其变。市局封查黄远实业、黄远酒店的时间不会太长。虽然陆江为江州招商引资了几亿美元,但是黄远实业依旧是省里重视的企业。”

黄利飞欲言又止。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否则他早就离开楚北去其他地方发展。但是,想起陆景那个电话,他就有拍死陆景的冲动。

苏远知道陆景怕是也给黄利飞提了条件,作为不追究责任的交换。想了想,推心置腹的说道:“黄总,今天云春市的常务副市长谢泽华来拜访我。希望我将远大酒业转让给云春本地的企业。你知道这个企业是谁控股吗?香港瑞丰公司。”

黄利飞能感受到苏远话里的诚意,点点头,叹了口气,“苏远,以后政治上的事情我尽量不搀和了,损失太大。商业上,咱们继续合作。”

“好。黄董的身体如何?”苏远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倒是有些好奇陆景给黄利飞提了什么条件。

“怕是撑不过今年。”黄利飞刻意以萧索的语气说出。爷爷一死,他和父亲肯定能分得黄远实业、黄远酒店的股权。价值近十亿美元。他大伯想要掌控黄远集团,肯定会下大力气拉拢他们。

做富二代可比做富三代强。更何况,父亲天天就知道玩女人、喝酒、赌钱。两家公司最终的大权肯定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想想就爽得浑身颤抖。

唯一让他郁闷的就是陆景的条件。

“可惜啊!”苏远悠悠的叹口气,附和着。他如何看不出来黄利飞内心里正爽着呢。

炙热的阳光从梧桐树叶缝隙洒在南阳街上。街道上除了一些梧桐落叶,几乎都看不多昨天下雨的迹象。

中午,陆景和谢泽华、黄致远在南阳街的中餐厅吃过饭。顺着南阳街前往黄致远的酒馆。

“南阳街的商业氛围算是培养起来了。感觉一天一个样。”谢泽华感叹道。他前天来江州开会,昨天去老领导那里走动了一下,今天返回云春之前,请陆景吃饭。

陆景笑着递了烟给谢泽华与黄致远,“老徐听到你这话最高兴了,这代表着新丰公寓马上准备卖的一栋房子可以开出高价。”

几人都笑起来。陆景说道:“谢市长,昨天在我哥家里吃了云春的特产黄羊肉。味道挺好的。你那里还有没有?”

谢泽华点着烟,笑道:“黄羊在云春越来越少。不过景少要的话,我还能找到几头。”

正说着话,突然听到一个男子高亢的声音。“人无信不立。你上周末明明答应我去参加同乡会,为什么要反悔呢?秋兰,我这是为你好,参加同乡会可以开拓视野,结交人脉。难道你要等到明年毕业后再发愁找工作的事情吗?”

陆景看去,看到邵秋兰和那个姓何的文艺青年在师南路口争论。邵秋兰穿着米色的衬衣、宝蓝色牛仔裤,精致俏丽。此时,正俏脸带怒的冷声道:“何兆林,你别在这儿胡搅蛮缠。我什么时候答应过。就算答应了又怎么样?同乡会而已,我爱去就去,不去就不去。你管得着我吗?”

“我是你的师友,我有责任、有义务…”一大段义正言辞的话语从何兆林的嘴里说出来。

陆景实在听不下去了,走过去说道:“秋兰姐,我有事情和你说。”邵秋兰看到陆景心里松口气,总算可以摆脱何兆林,说道:“行,我正好要找你呢。走吧。”说完,跟着陆景准备离开。

何兆林大声质问道:“邵秋兰,你不想毕业了?”

陆景眼睛眯了一下,看到何兆林脸上带着讽刺的冷笑。眼神里有一种猎人捕捉到猎物的快意。这是**裸的准备玩潜规则。陆景心中一股怒气涌起来,

邵秋兰微愣,没想到何兆林居然用毕业的事情来威胁她,气的脸都发白。正要说话,陆景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秋兰姐,交给我处理。”

邵秋兰迟疑的看向陆景,然后信任的点了点头。她相信陆景能帮她处理好。

陆景笑了笑,平静的问道:“何兆林,你刚才问秋兰想不想毕业是吧?你有这个权利?”

何兆林不屑的看着陆景,“我是师大的副教授,我有这个能力。”

“好!你的意思是你有能力就有权利,对吧?”

“不错!”何兆林居高临下的看着陆景,“大学还没毕业就想和我玩字眼,你还嫩了一点。”

“我想我有权利砸了你的饭碗。”陆景冷笑,拿出手机打给杨玉立,“老杨,你和师大的楚校长有联系吧。帮我办一件事,把师大一个叫做何兆林的副教授开除。”你想玩潜规则,我先把你规则掉。

“虚张声势。”何兆林拿出手帕,擦了擦鼻子,很好笑的看着这个学生表演。突然,看到谢泽华走过来,错愕的喊道:“谢老师!”谢泽华在发达之前,曾经是师大的老师。他上过谢泽华的选修课。

谢泽华冷淡的应了一声,冷冷的道:“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真为师大有你这样的教授感到耻辱。完全辱没了教授这个称号。我会向楚校长反应这件事。”

何兆林呆住。谢泽华在师大很有影响力,是学而优则仕的代表人物,和一些教授关系不错。谢泽华的话分量可不是刚才那小年轻所能比的。

但,他看到谢泽华略带恭敬的和那个小年轻说道:“景少,这种人真是败类。”

何兆林有种世界崩塌的感觉。浑身一个激灵,莫非那年轻人说的是真话?

“谁说不是。”陆景冷漠的看了何兆林一眼,一行人转身离开。陆景对谢泽华和黄致远说道:“你们先去酒馆,我陪邵秋兰去1804酒吧坐一会。”

说着,与邵秋兰一起去1804酒吧。要了两杯红酒,喝了半杯,陆景问道:“秋兰姐,怎么回事?”

邵秋兰郁闷的喝着酒,“何兆林老是介绍我参加一些同乡会,都是一些诗歌组织。而且,他老是以我的良师益友自居。我不太想去。他拿各种高帽子压我,刚才更是说出那样无耻的话。气死我了。”

“他那是衣冠禽兽。”陆景同仇敌忾的说道。

邵秋兰勉强笑道:“你有事先去忙吧,我坐一会儿就好。”

“秋兰姐,放心吧,我保证砸了他的饭碗。”陆景喝光酒,很肯定的说道。

看到他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邵秋兰露出一丝微笑,“行了,我知道你厉害。”

陆景想了想,邀请道:“秋兰姐,我晚上请你在新丰公寓喝酒。”

“行。”邵秋兰爽快的答应下来。她心情正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