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66章 敲竹杠的手法

第466章 敲竹杠的手法

黄致远位于新月湖边的小酒馆里,绿树成荫。破旧的酒幌早被摘下。陆景进来时,黄致远和谢泽华正聊着刚才的事情。

“国内在教授评定上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一些不学无术,师德败坏的人都堂而皇之的当上教授,真是岂有此理。”谢泽华愤愤不平的说道。

黄致远毫无反应的喝着酒,就当没听到这句恼骚话。

陆景拿了碗倒酒,坐到桌子边。谢泽华是一个很沉稳的人,很少看到他失态的时候。可见他此时心里的气愤。

黄致远对陆景说道:“老谢刚才已经打电话和师大的楚校长说了这件事。”

陆景点点头,“这些年国内学术造假风气太严重了。最终要靠舆论监督,靠重罚,对造假进行零容忍。但是要形成这样的环境估计还要很长的时间。”

他不由的想起他所经历的那个时代。教授说话根本就没有公信力,没人肯信,公众就当是放了一个屁。这实在是一种讽刺。

或许,在江州的大学里,他可以试验一些新的东西。教育的体制必须要改,培养独立的人格、自我的思考能力才是教育最本质的目的。但是,还需要等一等。景华还没有足够的财力和影响力来推动这件事。

随意的闲聊着,如今谢泽华在云春算是站稳脚跟。黄致远这次回江州之后,也没有再下云春的打算。

谢泽华问道:“景少,你对《江州市公务用车条例》怎么看?”对陆市长的想法,他自然要地一时间摸透。听说这个条例能通过。得到陆市长的支持。

陆景琢磨了一下,说道:“是一个过渡条例。”

《江州市公务用车管理条例》建议江州市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务用车由江州市财政局下属的政府采购监督局监督下统一采够。同时。鼓励租赁车辆,降低公务用车成本

并且为了便于公众辨别和监督。各部门用车核发公务专用车辆牌照,以车牌颜色区分民用车辆,并在车牌上标以“公务使用”等字样。

《江州市公务用车管理条例》最大的作用是限制了各部门、各单位私自配置超标车辆的问题、或者多配车辆的问题——国家对各级部门的公务用车标准有明确的规定,但是采购权在各级部门手中,一些富裕的单位出现超标的现象屡见不鲜。

不过这个条例并没有涉及到公车私用等核心问题。因为条例没有明确说明如何处罚公车私用。这无疑是给了大小官僚钻空子的余地。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反弹的力度才有限。要想像国外一样彻底解决公车私用问题,首先必须将汽车普及,并且在城市内拥有良好的公共交通服务,包括道路设施。轻轨、地铁,公交、出租车服务等等。甚至,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交通也需要很便捷。

否则,指望那些头头脑脑挤着塞得如同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公交车上班怎么可能?

这个问题,他向大哥请教过。不切实际的条例,再严厉的处罚制度也没用。必然会名存实亡。

谢泽华立刻领悟了陆景话中的意思,可能以后还会有其他的补充条例出来。“你觉得我在云春实现这个条例怎么样?”

陆景和黄致远同时摇头。黄致远说道:“老谢,你现在要做的是把盘子做大,而不是定规矩。你在云春所处的环境和陆市长在江州所处的环境完全不同。”

谢泽华一笑。“我也是想紧跟市长的步伐啊。”

下午四点多,陆景去江州机场接唐悦。晚上与新上任的星空网吧总经理文溪允以及星空网吧的管理层一起吃饭。何梦瑶已经前往景华公司报道。主要以熟悉景华体系为主,暂时负责跟踪景华科技园创业投资基金的事情。陆景对她的去处心里已经有了安排。

“陆景,苏远和黄利飞怎么会答应你的要求?”前往汉宁区泉山别墅的路上。唐悦问道。

陆景散了一支烟给唐悦,分析道:“远大公司现在资金都投在远大电器和远大地产上面,根本没有资金来发展远大酒业公司。这个时候卖出远大酒业公司获取一定的资金。他未必吃亏。

更重要的是,这是不追究的条件。苏远照办。黄利飞自然乖乖照办。”

唐悦疑惑的问道:“不追究?”他不太相信陆景能影响到江哥的决定。陆景不可能在政治上参与的这么深。

陆景嘿嘿一笑,“我哥根本就没打算追究他们造谣的责任。我是吓唬苏远和黄利飞的。但是他们又没办法找我哥证实去。谁让他们心里有鬼呢。”

“靠,这样也行?”唐悦惊讶至极。陆景敲了苏远一座价值近亿,未来潜力十足的酒厂。黄利飞则是陪上了他的情人刘怡秋。

“为什么不行?这叫扯上虎皮做大衣。”陆景笑道,“我哥现在根本就没有取代熊书记的想法。他们是庸人自扰。”查苏远,自然是把矛头对准熊为明本人。不过,大哥现在根本没有动熊为明的想法。他还想着在市长任上多干几年打好基础。

车上了泉山的山道。山林之间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泉山别墅区是江州闻名的富人区。周兴动开车将陆景和唐悦送到5号别墅。

陆景下车指着不远处的7号别墅说道:“陈晨就住那里。”说完,沉默了一会。陈晨的悲剧着实让人同情。

唐悦拍了拍陆景的肩膀,“走吧。我们进去。”现在哪里是悲风伤秋的时候,还有更多厉害的对手等着在前方。方华天只是一个小角色。

“你们来了。”客厅里,刘怡秋穿着白色的浴袍,斜倚在沙发上,峰峦起伏,春光乍泄。黄利飞又把她给卖了,她心里都已经麻木。

陆景打个手势,“我们单独谈。”

刘怡秋讽刺道:“不就是轮流来吗?就在这里,我不介意。”

陆景摸了摸鼻子,说道:“看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对你的身体没有兴趣。单独和你谈话,只是想让你说出心里的想法。跟我来吧,我不喜欢说第二遍。”

说着,陆景推开别墅里一间客房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