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67章 大戏前奏

第467章 大戏前奏

唐悦点着烟,坐在客厅里打量着这件两层楼的别墅。装修得很奢华。他去年和冯逸风一起为卫东阳装修在建业的婚房,对一些家具的价格颇有些了解。就比如:客厅上方明亮、美观的水晶吊灯,价值不少于三十万。通往二楼楼梯上黄木色的扶手,造价绝对不会低于十万。

他隐约知道陆景从黄利飞那里将刘怡秋要过来的打算。似乎陆景想用这个女人来对付刘勇志。刘勇志好色的传闻他听过不少。

虽然不知道陆景为什么要对付刘勇志,但是只凭刘勇志和刘小山家里关系不错这一点,就是潜在的敌人。只是不知道陆景的计划是什么。

另外,不得不承认,刘怡秋这个女人很漂亮。刚才在沙发上半遮半掩的斜倚着,十分魅惑。

“坐。”客房里,陆景坐到浅棕色的沙发上,指着茶几侧面的沙发说道。

“陆景,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刘怡秋疑惑的坐到沙发上,双腿叠在一起,雪白修长的大腿从白色的浴袍里露出来,腿心之间一抹黑色的布料若隐若现。她这个坐姿练过。

陆景拿出一颗烟点上,淡淡的上下打量着刘怡秋。刘怡秋毕业于楚北大学公共关系学院。担任过京城籍的大学生在楚北省老乡会的会长。她曾经和死掉的黄哲有染。还试图帮黄哲陷害关宁。

刘怡秋被陆景看得浑身不舒服。身体是她最大的武器,但是陆景的眼睛很清明,没有要在她身上发泄的意思。这让她内心有些不安。

黄利飞给她打过电话。她还以为陆景是贪图她的美色。现在看来,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陆景用手指敲了敲沙发扶手。“你很漂亮。黄利飞这些年赠予你多少资产?”

“一百万左右。”刘怡秋有些奇怪这个问题,但还是老实的回答。以陆景的身家。不可能看得上她那点小钱。

“以你的姿色、容貌完全可以站到更大的舞台上去,你有没有兴趣?”陆景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样的舞台?”刘怡秋放下腿,身体前倾。浴袍内两只雪白的玉兔摇晃着,丰挺饱满,完全的展露在陆景眼前。

陆景笑了笑,用诱惑的语气描述道:“黄海的名媛,知名企业家,各种社交场合的明星,无数富豪、公子哥追捧的对象。开着豪车。出入各种经济沙龙、政府举办的酒会、商业上各种庆典的嘉宾、各类奢侈品邀请的嘉宾、各种电视节目标榜的成功女性、人大代表。”

“啊?”刘怡秋忍不住惊呼,怦然心动。她虽然毕业不久,但是跟着黄利飞见识过上流社会的交际。与陆景描述的一般无二,她并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能够凭借她自身的实力出入那些场合。

“我需要付出什么?”刘怡秋很快就冷静下来,坐直身体。

陆景微微一笑,点了点烟灰,“你会遇到一个人,然后成为他的情人,在他的帮助下你的生意会越做越大。在这场大戏剧终的时候。会有人和你联系。”

刘怡秋突然觉得有些冷。显然,这场大戏会是一个局。反复的思索着,最后,艰涩的开口。“我要你一个保证。保证我的安全。”

陆景摇摇头,“这不可能。保证你安全的只能是法律。如果我踩了红线,被我家里的对手知道后。一样跑不了。你不踩线,自然没问题。”

说着。陆景站起来,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说道:“你不愿意。会有人愿意。这件事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

看到陆景从房间里出来,唐悦问道:“搞定了?”

陆景微微点头,“三天之后,你再和她联络。”从刘怡秋挣扎的反应来看就知道她最终一定会选择同意。见识过奢华精彩生活的女人大都不可能喜欢再归于平凡。

陆景和唐悦一起出了别墅,坐车离开别墅。从车内看着车窗外山峦之间宛如一匹白练的大江,陆景想着前世里关宁在黄海公寓自杀的消息。如果刘勇志是幕后黑手,大概刘怡秋也逃不掉。但如果刘怡秋在收场之前没有踩线,他会保刘怡秋一条命。

“我终究没有冷血到用死间的方式。”陆景心里无奈的一笑。

车停到新丰公寓门口。陆景忽然记起来中午没和邵秋兰约见面的地点。她肯定不会在新丰公寓楼下等着。

思考了一下,陆景往南阳街1804酒吧走去。酒吧里生意不错,几乎爆满。一身白色长裙,飘逸出尘的李逸落正台上演唱着蔡琴的《送别》。

在吧台处,盘着发髻,高挑妩媚的董晚瑶围着蓝色围裙正在吧台里倒酒,看到陆景,惊喜的道:“陆哥,你怎么来了?”

“生意挺好的啊。”陆景笑着在满是人的吧台处坐下,“一杯冰的嘉士伯,看到秋兰姐没有?”

“秋兰姐在东边角落那儿。”董晚瑶笑嘻嘻的说道。她和师大的邵秋兰见过面。知道她对陆哥有着特殊的好感。那可不仅仅是因为陆哥曾经是她的学生。

“哧--!”吧台处有一个穿着纪梵希条纹衬衣,约莫三十岁的男子掏出一把钥匙放到吧台上,来回移动着,看钥匙扣上的标识似乎是一枚玛莎拉蒂的车钥匙,“董小姐,给我来杯xo轩尼诗。”

“没有!”董晚瑶毫不客气的摆脸色给他看。

陆景莞尔。美人痣笑起来自有一股妩媚风流的韵味,迷人的紧。纪梵希男都被迷的七晕八素了。

在酒吧的东边角落找到邵秋兰。她桌位边,打扮得衣冠楚楚的董翔正在大献殷勤的卖弄着酒类的知识。

董翔感觉肩膀被人拍了拍,正要扭头大骂谁打断他大献殷勤的时候,发现陆景站在桌边。微微一愣,然后热情的笑道:“陆景。”

陆景拿着啤酒杯子坐下。微笑道:“下次和秋兰说话的时候,记得把这身范思哲换成地摊货。免得她看不顺眼。”

董翔讪讪的笑着。没听懂陆景的话。邵秋兰扶着眼镜莞尔一笑,她知道陆景这是在说今天中午“衣冠禽兽”的事情——装的人模狗样,一肚子男盗女娼。

董翔发现妹妹口中的秋兰姐和陆景挺有默契的,知道坐在这儿没有白等。正犹豫着怎么开口,听到陆景问道:“董翔,你找我有事吧?”

董翔忙说道:“是的。我来推销我公司设计的手机产品方案给景华。”景华如今是国内第一大手机厂商,他们此前推出略显平庸的游戏手机也卖得很火爆。预计今年手机出货量有可能达到200万台。以每支手机3500元的单价计算,销售额就有70亿。

要是能让景华采用一套或者几套他公司的手机产品方案,那公司今年的利润就赚大了。无奈晚瑶那丫头一句好话都不肯帮他说。他只能自己找机会和陆景说。

陆景沉吟,拿起杯子喝着冰冻的啤酒,有些扎口,到肚子里很凉爽。景华的工业设计部门以及新成立的体验部就是负责手机产品方案设计。不过,能用外来公司的方案冲击一下内部的设计体系,也是可以的。

“你明天去景和大厦和景华公司的人联系下。我晚上会打招呼。”

“好。”董翔兴奋的举起酒杯,“陆景,谢了。我妹妹在江州就拜托你照顾了。”

陆景和他轻碰了一下,被他这句话搞得哭笑不得。搞得好像他和董晚瑶暧昧不清一样。

和邵秋兰一起回到新丰公寓里。江州五月底的气温依旧与盛夏无异。门口,邵秋兰蹲下身子解开粉色的高跟凉鞋,换上凉拖鞋.。她由蹲下到站起的动作使宝蓝色的牛仔裤绷紧,由腿到臀荡溢起优美的曲线。

陆景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刚才在刘怡秋那儿他就有些火气。只是克制着。面对近乎半裸的刘怡秋,没有生理反应的只能是柳下惠或者公公。

“你去小酒吧那儿挑酒。我去二楼拿笔记本电脑回一封邮件。然后我们去二楼阳台上喝。”陆景指着客厅角落里的小酒吧说道。

“行。我看看你有什么珍藏。”邵秋兰笑道。

五分钟之后,陆景从二楼书房里出来。去一楼厨房里拿了玻璃酒杯,和邵秋兰一起坐到二楼阳台。就着清风、明月夜饮闲聊。

“陆景,那个董翔真是董晚瑶的亲哥?我怎么感觉他满嘴跑火车。”

“是真的。”陆景笑着打开一瓶百加得。“秋兰姐,还为中午的事生气吗?”

邵秋兰摇摇头,“不生气就是感觉有点恶心。何兆林下午找到我,痛哭流涕请我原谅他。就差没跪下。”

陆景点头,喝了一口酒。杨玉立已经给他打过电话,立丰控股捐款两千万给师大用于重点学科建设,条件是开除何兆林。谢泽华那里也起到一定的作用,预计正式的通知过几天就会出来。

“会好起来的。景华的财力逐渐强大之后,会不断的捐赠资金给江州的几所大学。还会提供给各级青年学者生活补助。慢慢的将影响力渗透到大学里面去。

最终,我希望江州的几所大学能实现自主招生考试。放宽进入的条件,严格限制毕业。就像国外的私立大学那样。

教授的聘任、评比会采取更加严格的方式,以学术成就来聘任。学术潜规则的事情以后绝对不敢这样明目张胆……”

喝着酒,陆景给邵秋兰说着自己心中理想的教育模式。邵秋兰静静的听着,偶尔给陆景和她自己添酒。

沉浸在理想中的男人无疑很迷人。看着陆景明朗的脸庞,邵秋兰微微一笑,心里赞许的点头。这个瑰丽的梦想比精巧感人的诗歌更动人,比奢华迷醉的生活格调更对她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