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68章 钻石项链

第468章 钻石项链

“叮--”陆景的手机响起来。正在和邵秋兰说话的陆景接起电话。

“陆景,李逸落说在1804酒吧看到你。我后天生日,邀请你来参加我的生日patry。”电话里陈若怡娇脆的说道。

陆景琢磨了一下,“行吧。”陈创和如今入主江州钢铁,并且出面为江州带来几亿美元的投资。今年江州招商引资的成绩单会非常好看。这个时候倒也不用驳陈若怡的面子,去坐坐就走。

邵秋兰手肘撑在小圆桌上,抿着酒笑道:“怎么你尽接听女孩子的电话。前面一个电话是宋雨绮给你打的吧?”

“那是因为我接男生电话的时候你没看到啊。宋雨绮后天结束在杭城的江南大学演讲返回江州。我还没给时代在线的人摆庆功宴。”陆景笑说道:“秋兰姐,你要不要来?”

“算了。你们一堆土豪,我过去找不自在啊。哎呀!”邵秋兰惊呼一声,弯腰拍了一下小腿。

“怎么了?”

“被蚊子咬了。”

陆景一阵挠头,这都十五楼高怎么还有蚊子飞上来。陆景从卧室里拿了六神花露水过来,“要不我帮你涂吧!”

邵秋兰拍了拍脸颊,微微抬起左脚,“行啊,我头有些晕。在酒吧就喝了不少红酒。”

陆景蹲下来,轻轻握住她晶莹纤细的脚踝,上面有一个红肿的包。洒了些花露水在上面,轻柔的揉抹着。触手肌肤细腻,如玉般嫩滑。弹力十足。直到花露水干掉,陆景才依依不舍的放下邵秋兰白皙如玉的脚踝。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不要再擦一点花露水?旋即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

“好了吧?我们接着喝酒。”邵秋兰有些羞涩的收回脚。陆景摸得她有些怪怪的感觉。不过,她以前喝醉了都是陆景照顾她。倒也没想其他的。

“恩。”喝了一会酒,两瓶拉图见底。一瓶百加得大半进了陆景的肚子。陆景也感觉有几分酒意。

“我再去拿一点。”邵秋兰俏脸绯红的站起来。她喝酒上脸,有着无端的娇媚。

陆景站起来,扶着她下楼,“秋兰姐,不喝了,我们跳舞吧!”

“你这里还有舞厅吗?”邵秋兰诧异的问道。陆景微微一笑,打了一个响指,“跟我来你就知道。”

将邵秋兰扶到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帮她换了高跟凉鞋。白皙如玉的脚踝肌肤温凉,让他呼吸都重了几分。

陆景去书房里把笔记本电脑拿下来,在餐厅里插上电源。不一会,悠扬的舞曲飘扬起来。

“交谊舞会不会跳?”

邵秋兰笑着横了陆景一眼,“小同学,我肯定比你精通好不好?”

陆景微笑,轻轻握住邵秋兰的手,一手搂住她的腰,踏着节奏慢慢舞动起来。

夏季衬衣单薄。扶着邵秋兰曼妙柔软的腰肢,再加上鼻间闻到的香水味,陆景感觉旖念阵阵。

“陆景,你今天有些怪怪的。”邵秋兰呵气如兰。两人喝了些酒。相互凑的很近。

“有这么明显?”陆景有些心虚的笑道。

“当然。”邵秋兰娇声说道。陆景今天表现的特别想亲近她。

一曲毕。陆景轻轻的拥抱着邵秋兰,看着她娇美异常的脸蛋,心脏不可抑制的跳动起来。有些舍不得放开她,柔声问道:“再跳一曲?”

“有些晚了。我该回去了。”邵秋兰乌黑晶莹的瞳眸里在明亮的光线下仿佛耀眼的宝石。里面倒映着陆景的脸。

陆景不舍的放开她,看着她精致迷人的容颜。由衷的赞道:“秋兰姐,你真迷人。”

邵秋兰莞尔一笑,无端的风情仿佛夜色里昙花绽放。陆景放开她时,她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陆景拿了手机和钥匙,送邵秋兰回师大的宿舍。路上月色很好,师南路上学生众多。这边都是路边的小店,价格比南阳街上要稍稍便宜,大快朵颐起来更过瘾。

“关宁呢?”

“她随江大校艺术团去星城表演去了。可能要过几天才回。梦瑶现在也不住新丰公寓。董晚瑶的哥哥来了,她肯定也不会来新丰公寓住。”

邵秋兰嘴角扬起一丝动人的微笑,扭头看陆景,“以前喝醉了让你照顾我,我很放心,现在可不敢让你照顾我了。”

“为什么?”陆景摸摸鼻子。

“原因你心里清楚。”邵秋兰轻快一笑,扭头去看路边小店的招牌。陆景揉揉脸。秋兰姐很聪明,窥破了他内心里的变化。也不知道她生气了没有?

到了师大的研究生楼前。陆景问道:“秋兰姐,你现在不配手机,我怎么才能见到你?”

邵秋兰把鬓角一缕秀发抚到耳后,轻声道:“我一般会在师大图书馆6楼西边角落里自习。”说完,挥挥手:“就送到这儿,再见。”

看着她窈窕迷人的倩影消失在楼道理,陆景挠挠头:自己是不是太无耻了一点,身上的情债一堆,还忍不住去招惹秋兰姐。但是看到她和其他男子在一起时,心里会忍不住难受。

无耻就无耻吧,总比吃后悔药强。陆景拿出手机打给白明俊,“白明俊,拜托你一件事。帮我办张师大的图书证。”

天下着小雨,夜色中陆景坐车到楚北国际大酒店。陈若怡的生日晚会在这里举行。

今天中午周平和章薇专门请他在何家菜馆吃了一顿饭。新餐饮公司组建完毕——锦江餐饮集团,注册地在江州。出资方为兴华大酒店,丽都酒店,罗马假日西餐厅、立丰控股四方。何欣静出任董事长,章薇担任执行董事。

其实,陆景心知肚明周平请他吃饭的目的不是感谢自己让章薇的事业得以发展。而是在自己面前展示他和章薇的关系来表示信任。周平的为官之道很有一套。

周平这次被查出不少问题,被党内严重警告。但是实际上背个警告处分对他的仕途并没有什么大影响。

相反。他最近出重手整顿了几家不按照《江州市公务用车管理条例》办事的单位,在江州干部心中的威望不降反升。历经调查风波屹立不倒、作风硬朗的领导说明是“粗大腿”啊。

“吓!”看门的是一个白头发的爆炸头。饶是陆景一贯处变不惊也吓了一跳。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陆景打量一会才发现这个“白发魔女”才认出是官仪君,好笑的道:“你这个造型很奇特啊。”

官仪君翻个白眼,给了陆景一个后脑勺。自从陆景在她心中的形象坍塌之后,她就对陆景不怎么感冒。反而还有些小小的不满。

陈若怡的生日宴会是楚北国际大酒店十楼的小餐厅。里面已经来了十几个人,三三两两的聊天,显然这是一个冷餐酒会。

陆景在人群中找到了陈若怡。陈若怡穿着一身黑色的露肩晚装礼服裙。雪白的肩膀与黑色衣裙形成强烈的黑白对比,有着凝重的美,撼人心魂。乳沟挤得很深。一条闪着银光的项链缀在雪嫩的胸前。晚礼服与她纤柔典雅的气质相配,给人异样美艳的感觉,

“生日快乐!”陆景将准备好的礼物送上。

“谢谢!”陈若怡优雅的接过来,递给身边的李逸落。作为今天的主角,她的艳光完全压住了原本比她更美丽的李逸落。

“若怡小姐,你不打开来看看吗?”一个男子看口。几人附和。陆景看过去,万丽餐饮集团的欧楚锋带着眼镜冲陆景阴柔的一笑。

陈若怡笑着问陆景,“可以吗?”

陆景无所谓的点点头,眼光扫了陈若怡周边的人。黄利飞赫然在列。似乎他作为陈若怡的未婚夫与其他人没什么区别。

陆景心里微微一动:早听说陈创和有意解除和黄家的联姻。这个时候黄鸿奇重病,黄家二代子弟难堪大任,陈创和这是…

“哦--!”一片惊呼声。陈若怡手上是一条精美的钻石项链。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谁都没有料到陆景居然会如此的大方。

“是人工钻石吧?”欧楚锋立刻质疑。他身边的几个人立刻附和着,“就是。真钻石得多贵啊。”

官仪君狠狠的瞪了陆景一眼:你小子送礼都没诚心,拿假货来糊弄我们家若怡。

黄利飞抱着肩膀,冷笑着看好戏。不过他不怎么相信是假的。陆景没那么无聊。

陈若怡疑惑的看向陆景。她带过很多名贵的首饰。看得出来这钻石不太可能是假的。但,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是什么意思?

“哦?这是怎么了。”陈创和和几个中年人从外面走进来。笑着道。

“爸爸,陆景送了我一条钻石项链。你看。”陈若怡将钻石项链递给父亲。

“哦?”陈创和笑着接过来。看了看,“不错,至少一百五十万以上吧?”他笑着问陆景。

陆景笑道:“生日礼物而已,若怡小姐高兴就行。”陈创和带给江州的利益可不止这么多。花花轿子人人抬。他自然不可能吝啬。

陈创和哈哈一笑,递给陈若怡,“陆景要送你就收下吧。哈哈。陆景,来,我给你介绍几位我的朋友。”说着,将陆景拉过去,介绍身边的朋友给陆景认识。

陈创和的话自然不可能是假的。陈若怡身边的几个青年才俊顿时哑口无言。欧楚锋脸上感觉火辣辣的。好像,身边的人都悄悄的挪开一步,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陈若怡将钻石项链收起来。官仪君用手掩着嘴,半响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貌似,陆景在她心中的形象又重新高大起来。

李逸落眼中异彩连连。心想:陆景居然这么大方。陈若怡好像和他没什么交情啊?等我和他成为朋友后,我可不可以找他帮忙呢?说不定可以摆脱那人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