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72章 许家的阻扰

第472章 许家的阻扰

高速公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山丘起伏。天际边偶尔可见一些盖着土砖青瓦房子的村落。

车内,陆景笑着和邵秋兰说话。她身上传来一阵阵清香味道,驱散了旅途的无聊。

到六月中邵秋兰研一的课程结束,可以提前离校。她本来要在江州找公司实习,陆景邀请她一起来金山,负责这次收购苏兰公司的一些文案工作。她算是到景华实习。

两人从江州直飞黄海,然后景华设在黄海的办事处派车送两人到金山市。

金山市位于黄海南面,走高速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算的上黄海的卫星城市。但在行政区域划分上,黄海市属于鲁东省,而金山市属于浙东省管辖。

“你怎么没带关宁一起来?”邵秋兰问道。感觉这次到金山来收购应该挺轻松的,类似度假一样。

“关宁要留在江大参加期末考试。她有一门课程在十三号考。呵,她不喜欢商业上的事情。”陆景笑着解释道。

昨天早晨醒来,虽然三个美人都在别墅里休息,但是他房间里却是一个都没有。想着推开主卧室时,看到三人如海棠春睡般美态,陆景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汽车驶过高速路口“金山欢迎你”的标牌后,不到十分钟就进入金山市市区。金山市区街道多为四五层高的楼房,极少有现代化色彩明显的高楼大厦。不过,位于市区东部有一栋十二层高楼,玻璃幕墙在下午阳光的照耀下有些刺眼。这在金山至少算得上相当醒目的建筑——金山市唯一一家四星级宾馆,湖山宾馆。

“景少。”湖山宾馆门前。负责收购谈判的江祺广一脸惭愧的同陆景握手。

“这不是你的问题。”陆景勉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江祺广是景华公司有名的谈判专家。级别是高级主管。他带了一个十五人的谈判小组和金山市苏兰公司进行接触。前期谈的还不错,眼看着就有突破性进展。金山市政府突然叫停了谈判。

“先开个简短的会议,我了解一下情况。”将行李放到房间之后,陆景让江祺广召集还在宾馆的职员开会。

“秋兰姐,你要不要先休息下?”看到邵秋兰从隔壁房间里出来,陆景说道。

邵秋兰脸上有些倦色,但仍坚持道:“不用,我是来实习的啊。”

陆景点点头。和她一起往湖山宾馆提供的会议室里走去。

负责介绍情况的宫少菲是一位穿着白衬衣、黑色包臀裙职业套装打扮的年轻女孩。长的有些俏丽,脸上几个淡淡的雀斑也使得她多了几分娇俏。她是此次谈判的副组长,负责评估苏兰公司的资产情况。

“金山市苏兰公司主要经营白电和小家电。苏兰冰箱和苏兰电风扇行销浙东地区。总销售额有1.5亿。年盈利额2千万元。预计收购需要3亿到4亿元。当然,我们可以选择分期分款,但是如果需要扩大产能,我们需要投入5到8亿资金才能收到显著的效果…

经过这几天的努力,我们打听到是金山市分管经济的副市长许同新叫停了谈判。”

许同新?听到这个名字陆景有些了然。许同新恐怕会和许家有些关联。看来收购会有些棘手啊。在建业,他可是狠狠的坑了许家一把。

金山城市酒店的包厢里,金山市的副市长仇市长热情的和陆景握手。他接到了浙东省里的一个电话,介绍陆景和他认识。但,苏兰公司不归他分管。徒呼奈何。琢磨了一下,介绍陆景和苏兰公司的人认识。

苏兰公司出面的是副总经理,姓管,中等身材。国字脸有些胖,脸上还有几粒麻点。有些方正的感觉。

仇市长介绍陆景和管总认识,“管总对景华公司收购苏兰公司是支持的。所以你们聊聊。兴许能找到些共同语言。”

管总看似很热情。但是陆景看得出来,他似乎并不看好自己。只是。碍着仇市长的面子客套着。

随行的江祺广沉默不语,他知道这位管总。似乎市里某位人物的亲戚,在苏兰公司吃干饷,并不管事。

菜肴很丰盛,清汤越鸡、精馏虾仁、鉴湖鱼味、干菜焖肉,香菇牛腩煲,都是酒店最拿手的高档菜肴,再搭配几道家常细菜,搭配的色香味俱佳。

酒是绍兴黄酒。几人闲聊着,气氛还算融洽。

管总抿了一口酒,说道:“陆先生,不瞒你说,许市长叫停的事情,我也没有能力重启谈判。”说着,对仇市长笑道:“市长大人,这事要市委姚书记点头才行。我领着陆先生他们跑跑?”

仇市长恩恩两声,并不怎么热心。他只负责牵线,这样对省里的人物也有了交代。能不能跑下来要看陆景的本事。

酒足饭饱,送仇市长上车的时候,陆景顺势塞了几张购物卡到仇市长怀里。都是黄海大商场的购物卡。

仇市长等回到家里才有机会拿出来数了数,倒是一怔,搭个线就送了一万块,这姓陆的青年倒是值得结交啊。

金山市临近大海,晚霞横亘在远方的海天之间,这时候去海边走一走,吹一吹拂面不寒的海风是好享受。

陆景开车和邵秋兰一起去市郊苏兰公司的所在地转了转。傍晚时分返回市区。车窗打开,微风吹进来似乎还有些海腥味。

邵秋兰穿着湖蓝色的圆领短袖雪纺衫,白色的七分裤把腿臀包得紧紧,曲线玲珑有致。有着夏日清新的气息。

“陆景,收购是不是很困难?”副驾驶座上的邵秋兰忧虑的问道。她和陆景已经来了一个星期,但是事情毫无进展。除了江祺广还在跟着一个叫管总的中年人在活动外,陆景前天甚至都让谈判小组的人放了两天假。

“有些麻烦。不过。还有一线希望。”陆景轻声说道。仇市长是他托关系介绍的,但是看仇市长在金山市内的影响力似乎有限。并不足以抗衡许同新。他已经从管总嘴里知道许同新是浙东省许家的人。

现在,只能期待着江祺广那里能有些突破。现在是要让金山市最顶层的决策者讨论这个问题才行。景华注资苏兰公司是双赢的事情。他就不信金山市的领导不要政绩。

“咦-!”陆景放慢车速。前面的道路有些堵。人流密集。右侧是一处广场。三三两两的人群围着,指指点点。

“发生了什么事?”邵秋兰问道。

陆景把头伸到车窗外看了看,“好像有一个老太太倒在地上了,没人管。”陆景把车拐到路边,“秋兰姐,我去看看,你在车上等一会。”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紧闭双眼,一声不吭。头上流着血。有人驻足观望,有的却是远远走开,看也不看一眼。

陆景蹲下来试了试她的鼻息,还有气儿。陆景皱皱眉,就抱起她向自己车上走去,有行人就劝:“小伙子,还是等120吧,现在的社会,人心难测啊。别被人讹上。”

陆景没理,边走边大声问道:“有人知道最近的医院在那儿吗?”

有人道:“左拐几百米就有一家妇幼医院。”

“谢了。”陆景没回头,大声道谢。将老太太放进后座。邵秋兰下来坐到后座里帮他扶着老太太。

陆景打着方向盘,就从人行道逆向拐了过去。这里堵车。救护车什么时候能赶到还两说。

“滴---!”十字路口正在维护秩序的交警狂吹哨子。看到挂着外地车牌的灰色帕萨特左拐溜走,骂道:“玛德,好不容易理顺的秩序又被破坏。”拿起对讲机吼了几句。让同行把那俩可恶的帕萨特拦住。不扣把你孙子的分数扣光,劳资跟你姓。

右边。一辆红色富康出租车后的黑色沃尔沃里。一名中年人淡淡的吩咐道:“小粟,给李局长打个电话。这小伙子是救人,不要追究。”

副驾驶座上的小粟点头,“好的,顾书记。”

陆景和邵秋兰一起将老太太送进妇幼医院的急诊室。等了十几分钟,急诊室的医生走出来,脸色严肃的道:“肝病犯了。头上的撞伤倒是小问题。”

陆景就松了口气,说道:“那就行。”

医生知道这对青年男女不是老太太的亲人,说道:“老人家还没醒。你们等一等。要是实在忙的话,留个电话,等老人的子女来了,我让他们打电话通知你。”

陆景刚才给老太太办了住院手续,交了2千块钱的押金。医生对这小伙子的行为很佩服。现在老人倒地哪有人敢扶的?倒不想他蒙受损失。这样的年轻人凤毛麟角。

陆景笑了笑,看看表,已经晚上七点多,拿出便签纸,写了江祺广的电话号码,递给医生。

钱能拿回来自然要拿回来,不过他懒得为这点事情烦心,到时候让江祺广处理。

“陆景,你不怕人讹诈你啊。”回到车上,邵秋兰愉快的笑道,旋即又敲着自己的额头,“哦,倒是忘了,你是纨绔子弟。”

“是啊。”陆景顺着她的话头,笑说道:“谁能讹诈我啊。饿了吧,我们会酒店吃饭去。”

“等会。”邵秋兰拿出纸巾,俯身过来,认真的帮陆景擦着手臂上的血迹。这是刚才沾染上的。

“都干了,回房间里洗吧。”陆景说道,眼角一瞥。穿着湖蓝色的圆领短袖雪纺衫的邵秋兰胸口春光大泄。她俯身的姿势,使得他的眼睛可以毫不保留的看到那对玉兔的模样。殷桃粒都若隐若现。

陆景感觉呼吸都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