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73章 偶遇之后

第473章 偶遇之后

“咚-,咚-!”房间门响起,陆景正飞快的敲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回复着邮件。听到敲门声,陆景把嘴里的烟拿掉,大声说道:“稍等。”

点击发送之后,陆景站起来,打开房门。邵秋兰穿着粉色的衬衣,白色的牛仔裤,精致俏丽的站在门口,“陆景,到时间该出发了。”

“哦,好的。”陆景灭掉烟,请邵秋兰进来稍坐一会。

“你怎么大早上抽烟?”房间里开着空调,门窗都关着。落地的米色窗帘开着,阳光将屋内照到通亮,但陆景还开着白炽灯。站在窗户口可以远眺到天际的海景。邵秋兰掩着口鼻,把窗户打开。

陆景关了电脑,收拾一下,拿着文件夹准备出门。江祺广跟着管总跑了几天有一些效果。市委姚书记打算在今天上午十点钟见见景华公司的人。届时,陆景有大约十分钟的时间说明情况。

“秋兰姐,走吧!”陆景打个手势,喊站在窗户处透气的邵秋兰出发。

看到陆景的眼光隐蔽的从自己胸前滑过,邵秋兰连忙捂住衬衣领口,羞恼的瞪了他一眼,“还看。”

陆景无奈的捂着额头,“真没看。”心说:你那里扣得严严实实我怎么看?我又不是透视眼。

看他郁闷的模样,邵秋兰忍不住扑哧一笑。那天发现陆景偷看,她气不过,在陆景额头用力的敲了一记。倒也不是真有多么生气,但是想到自己俯身给他擦血迹,好似自己主动送给他看一样。偏偏他还看得目不转睛,也不知道收敛一点。心里又羞又急。忍不住给了他一下。

“头上的淤青好点没?”邵秋兰跟着陆景往门外走。

“没事。反正我也不靠脸蛋吃饭。”陆景笑着关上门,与邵秋兰并肩往电梯口走去。淡淡的清香味不时的传来。

“油嘴滑舌。”邵秋兰嗔道。心里有些后悔那天出手不知道轻重。

看着邵秋兰美人薄怒、娇俏动人的神情。陆景微微一笑,到酒店门口后,挥挥手,心情大好的坐到车里,与宫少菲一起前往金山市市政府。

姚书记五十多岁,头有些秃顶。他是金山市市委副书记、党校校长分管党校青年团等事宜,是金山市分量较重的一名常委。姚书记喝着茶水,不断的摩挲着头皮,听陆景说完。云淡风轻的说道:“材料放在我这儿吧,我会研究的。”

从姚书记的办公室里出来,陆景心里叹了口气。他熟悉官场语言和肢体动作,姚书记并没有大力帮忙的意思。他可能会在某个场合提一个话头,但是只要有人反对,他就会退缩。绝无推动景华收购苏兰公司的意思。

“实在不行我还是去襄水吧。熊为明挖坑等我跳,但是总有反制他的手段。哪里像金山这里使不上一点力。”陆景心想。

楼梯出下来几名干部,谈笑风生。陆景让到一边。人群中的仇市长故作惊奇的道:“咦,陆先生。你来办事?”

陆景倒没想到会遇到仇市长,笑着点点头,“仇市长,你好。”

为首一名清瘦的干部看这年轻人有点眼熟。仔细的打量了陆景一会,认出是前些天在丰华广场上救人的青年,不动神色的说道:“仇市长。你认识?”

仇市长笑道:“顾书记,这位是景华公司的负责人陆景。前两天就景华公司收购苏兰公司的事情拜访过我。”

顾书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继续往自己办公室走去。心想:原来他就是陆景。政治力量的圈子就那么大,江南系陆老的小儿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况他哥陆江如今耀眼的很,有望成为江南系的接|班人。江州,最近可是引起了上面一些人物的注意。另外,公务用车统一采购的制度在江州推广执行,赢得了不少好评。

仇市长这个时候挑明苏兰公司的事情是想在他面前给许同新上点眼药。不过,看样子陆景挺会做人的。否则,就算仇市长和许同新矛盾再大,也不会把事情点得这么清楚明白。

陆景看到仇市长大有深意的一笑跟着人群一起离开,若有所思的下楼离开。

金山市委领导里面只有分管人事、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姓顾。顾书记的分量很重,绝非姚书记所能比。

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夜色深沉,金山市委常委小区中灯火点点。偶尔有车进出也是静悄悄。3号楼中,顾书记在书房里打着电话。

“有些人搞得太不像话。把私怨带到工作上来。地方上的一些同志眼界、心胸要放开才行。”

电话里传来一个浑厚、略带磁性的中年男子声音,笑道:“师祥,难得听你发几句恼骚啊。有些问题先放一放,不要急。”

“我明白。”顾师祥笑呵呵的说道,“我见过陆家的小伙子。很不错。曾文正公说‘骨有九起,三则动履稍胜,四则显贵。’”

“这个评价有些高啊。”说着,电话里的声音顿了顿,“你觉得可以?”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是顾师祥立刻明白其中的意思,电话里那位应该是明白他对陆景给出这么高评价的意思,轻声道:“可以试试,不是坏事。”

“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顾师祥看着窗外的夜色,默默的琢磨着。秦系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事实上,几个显流的圈子哪里会有铁板一块的情况。

陆家的力量不容小觑啊。正好,陆景还和许家有恩怨。并且,他会和卫家的明珠联姻。这可是一个关键人物。

要是能与之交好,对于他们这一支力量的头面人物来说,打破掣肘,成为秦系旗标人物的道路会顺畅得多。

顾师祥嘴角浮出一丝笑意,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六月底,金山市重启景华收购苏兰公司的谈判。似乎,有某位市委领导说了话,谈判进程一日千里,和前面磨叽磨叽的速度完全不同。

到七月五日,已经达成初步协议。景华公司将以3亿元的价格收购苏兰公司85%的股份,剩余15%的股份为金山市政府所有。

景华会先付2亿元接收苏兰公司的资产,剩余1亿元将会在1年内付清。同时,景华承诺将在2年内投入6个亿的资金,全力发展苏兰公司。

湖山宾馆十二楼,陆景的房间里。陆景懒懒的歪在沙发上,喝着浓茶解酒。

邵秋兰坐在圆桌边整理着资料。来金山快一个月,她相当于是陆景的助理,文案工作比较轻松。

“你今天好像喝了不少酒啊?”邵秋兰放下钢笔,抬头说道。

“没办法,请仇市长吃饭。仇市长接下来会是金山市内分管经济的副市长。”陆景笑道。

这段时间里,金山市内似乎进行了一次短暂的较量。许同新大败亏输,分管工作被调整。转而由仇市长接手。

今天喝酒时,仇市长话里隐隐点出:这次能收购成功是因为顾书记说了话,旗帜鲜明的表示支持。

陆景没搞明白顾书记支持景华的原因。或许单纯的只是因为景华收购苏兰公司,注入大量的资金能给金山市财政带来活力,或许是因为市里的政治斗争,或许是其他的原因。反正无从猜测起。

不过,等景华的投资在金山市落地,日后肯定还有打交道的机会,现在巴巴的凑过去,没得给人看轻。所以,他并着急去走顾书记的门路,反倒是先和仇市长搞好关系。

“你的人事报告写的怎么样?”陆景坐正身体,揉着眉心问道。因为向景华投资、昆成汽车、白云酒业调配职员,景华内部的中层管理人员进行职务变迁,相关公司的内部人事也有变动。

虽说各公司的人事部门只需要向景华总部备档即可。但是陆景希望派人参与最后环节的审查。当然,无论备档还是参与审查,景华总部都不会对这一层次的职务变迁进行任何的干预。相对来说,意见也就无紧要。

不过,每一次职务变迁都要写一份简短的人事报告。这份工作现在由邵秋兰来做。

“五十多份,今天刚刚做完。”邵秋兰笑道,“陆景,既不做任何程度的干预。我写的这份人事报告不是没作用?”

“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到此人有没有进一步发展前途的评价。”陆景笑着把茶杯放到茶几上。

“啊?你不早说。”邵秋兰吓了一跳,美目嗔怪的看了陆景一眼,“我像写毕业评语一样写的。”

“就是这样写的啊。”陆景笑道,“秋兰姐,记得把那个天天骚扰你的家伙评语写差一点。”这次谈判组的考核自然也是邵秋兰负责,只不过在金山的谈判组没人知道。

邵秋兰扶着眼镜,咯咯笑道:“人家就找我说两句话而已。你就教唆我公报私仇啊。”

陆景笑笑,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拿了手机去套间里接电话。

邵秋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心里微微一笑:这家伙吃醋了。有些情思,心照不宣。只是,她还有些顾虑。

不过,想起这段时间在金山市的快乐点滴瞬间,邵秋兰嘴角忍不住浮出一丝动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