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74章 返回江州

第474章 返回江州

帕萨特在高速公路上飞速疾驰着。邵秋兰看着车窗外愈发翠绿的田野。来得时候才6月中,现在已经是7月初了。在金山呆了将近一个月。

昨天陆景和她说要离开金山返回江州,今天就离开。他做事一贯雷厉风行。

“你抽吧。没事。”看到陆景又把香烟拿到鼻子下闻着,邵秋兰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陆景收起烟,笑道:“一想问题就想抽烟。”昨天他接到大哥的电话:怡翔集团的老总蔡雨农放高利贷一事被立案调查。出乎意料的是,欧主席没被牵扯进来,反倒是省委许副书记隐隐和怡翔集团有些关联。这让他有些费解。这两个人怎么搭上线的?

邵秋兰莞尔,问道:“呃-,陆景,你那2千块钱要回来了吗?”

陆景摊开手说道:“没有。根本上没人打电话给江祺广。所以啊,好人做不得。”

邵秋兰掩嘴笑道:“当时可是你是主动要送那老太太去医院的,现在后悔了啊。”说着话,美目里亮晶晶的。其实,她对陆景帮助老太太的行为很赞许。

陆景笑道:“后悔到没有。我是看那老太太头上流血,总不能看着她死掉。只是,现在做好事的成本太高。自己贴钱倒是其次,还要防止讹诈。我这算是幸运的。”

想起后世里世风日下的情形,陆景有些感叹。不知道从几时起,我们民族的信任缺失感越来越严重。

邵秋兰看着陆景感叹的样子,轻声道:“会好起来的。”

陆景笑着摇头。不是会好起来。是会越来越差。不过,他也没什么当救世主的想法。看到了就帮一把;看不到,眼不见心不烦。

聊了一会。因为要赶回江州的飞机,两人都起得比较早。邵秋兰打在哈欠,眯着眼睛慢慢睡着。陆景看她小鸡啄米的样子,觉得好笑,扶着她,让她将头枕在自己肩头,说道:“睡吧!”

邵秋兰实在有些困,低声嘀咕一句,沉沉睡过去。到黄海机场时。邵秋兰睡醒,在车内慵懒的伸伸懒腰,感觉很舒服。

她穿着短袖衬衣,薄荷色的中裙,睡饱后,神气完足,有着性感而优雅的美丽,又值春色正浓的年华,令人眼睛落到她身上就不想挪开。

到机场大厅之后。陆景正要去换登机牌,邵秋兰拖着红色的小皮箱说道:“陆景,我不回江州,我打算回杭城。”

陆景微愣。邵秋兰笑着道:“我听紫琪说你是民航的vip。可以随时拿到最近时段的机票对不对?”

陆景点头,惊讶的道“你和紫琪有联系?”他那年送黄紫琪离开京城,就是临时帮她买得飞机票。

“偶尔通通电话。”邵秋兰把皮箱竖在身边。微笑着看陆景。她打算回杭城看看父母和弟弟。要不是想着和陆景多呆一会,她肯定会从金山坐汽车回杭城。

陆景有些不舍。但是看到她乌黑晶莹的眼眸在分别之时有着掩饰不住的情思,忽而有些明白她随他坐车到黄海机场的想法。也不忍心怪她搞突然袭击。伸手帮邵秋兰抚了抚鬓角的碎发。邵秋兰没有躲开,任由他完成这个亲昵的动作。

“等着。我马上办好”陆景温和的笑道。十五分钟后,两人过了安检,在候机大厅里等着。看着长长的登机队伍逐渐变短,陆景轻轻的拥抱着邵秋兰,在她耳边说道:“秋兰姐,早点来江州。”

“我到江州,你也不一定在啊。”邵秋兰笑着道,“我走了。再见。”说着,推开陆景,拖在小皮箱登机。没捅破最后那一层窗户纸之前,纵然是你情我愿,除了借机拥抱外,大概很难再有其他更亲密的动作。

看着她俏丽的身影消失,陆景揉揉眉心:秋兰姐最后一句话大有情意,不知道给她一个道别吻,会不会再挨上一记呢。

陆景下午就到了江州。但新丰公寓空无一人。关宁六月中就结束考试。月底和何梦瑶一起去了云春。何梦瑶拿到江州理工大的毕业证书后,在6月30日正式就任白云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以她22岁的年纪,纵然是在景华这样不拘一格提拔人才的公司,也显得非常耀眼。

张漓忙着江州商学院的课程,和陈笑一起住在景华公寓里。景华公司的高层也分批次进入江州商学院进修mba课程。

“景少,这下午的日子悠闲呐。”汉北区区长齐克强在南阳街1804酒吧里找到陆景。

陆景把手中的书放到一边,拿着红酒抿了一口,笑道:“齐区长肯定不愿意这样悠闲。”

齐克强哈哈一笑。干部要是悠闲了,那就意味着靠边站了。看到陆景丢在桌子上的书是一本《笑傲江湖》,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要是陆景看什么经济著作,就算是看马克思的著作,他也不奇怪。怎么偏偏是武侠小说呢?

陆景没解释,招手让吧台里面漂亮的女服务生来一杯威士忌。在1804酒吧打工的女生知道陆景和酒吧老板董晚瑶关系极佳,所以酒吧不提供送酒服务的规定自然也是无效的。

陆景指着刚刚端上来的酒杯,笑道:“我记得齐区长酒量不错,尝尝这儿威士忌。正宗货色,没有兑水。”

“好酒。”齐克强喝了一口,眯着眼睛品了品,由衷的赞道。

陆景微笑,董晚瑶赔本经营,但酒水质量确实很有好。很多老酒客都会来她这里。当然也不排除1804酒吧美女极多的原因。

齐克强说道:“前些时候云春的一位副书记在云江高速上出车祸身亡。”

“有这事?”陆景有些奇怪。云江高速就是云春和江州之间的高速公路。倒没听说有车祸的情况。

齐克强笑着点头,又说道:“最近怡翔集团老总蔡雨农放高利贷的案子闹得沸沸扬扬,听说欧主席的侄儿欧楚锋还到处为他活动。”

陆景一听就知道齐克强并不知道真正的内幕。这件案子省厅接手后,一些东西都被压住。如果真和许副书记有关,师书记是断然不能让大哥和赵省长把火烧起来。从目前省里的态势来看,似乎,许副书记脱不了干系。

这个层次的交锋欧楚锋能起什么作用呢?突然,陆景心里一动,欧楚锋起不了作用,但是如果他是带话的人呢?陆景脑子里不由的飘过唐云放那张脸。这样倒是能说得通了。

齐克强和陆景聊着江州政坛的近闻,感觉铺垫的差不多了,正要开口说明来意。突然,走来一个身材高挑,腿长腰细,姿容美艳的女子,“陆景,幸好小袁说看到你,不然我还不知道你回江州了。走吧,我请你去我那儿喝咖啡。”

齐克强听得目瞪口呆:陆景这女人缘也太好了吧。专程还有美女过来邀请他去她家里喝咖啡。

陆景笑着对陈若怡说道:“行啊。”陈若怡都到酒吧里来邀请,他再不去是有些不给面子。

和齐克强说了一声,和陈若怡一起去她的公寓——新丰公寓7号楼12楼。

看到陆景离开酒吧,齐克强懊恼的拍拍脑袋,要是早点开口就好了。最近江州政治氛围十分诡异。正好云春又位置,他想跳出江州,哪知道还没开口,陆景就被美女劫走。

陈若怡的公寓总体格调是乳黄色,即温馨又清亮,电器也都购置齐备,彩电,音响,vcd等一应俱全。

“稍坐一会儿啊。”陈若怡愉快的笑道。拿着酒精灯、咖啡壶、咖啡机准备咖啡。

“你怎么最近一个月都不在江州?我说请你和咖啡一直都找不到你的人。陆景,我已经毕业了,随时都要返回香港。要不是和你说了请你喝咖啡,我早走了。”餐厅里,陈若怡认真的说道。

陆景看着陈若怡认真说话的样子,心里倒也不好说她傻。这年头,信守承诺也不用这样。解释道:“我到金山那里去收购一家家电企业去了。整合之后,今年至少能给景华带来1个亿的利润。”

家电行业的利润很高,大约有20%,只要产品的销路打开,产能提升,一年十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的利润都有可能。

景华收购苏兰公司,会极大改变资产配置状况。和苏兰公司正式签约的事情,将会由杨显代表景华公司前往金山市完成。

“哦,这样。”陈若怡笑着点头,接受陆景的解释。半个小时后,她拿着咖啡壶倒了两杯咖啡,放了一杯到陆景面前。白色的骨瓷咖啡杯里,咖啡色的**飘散着浓郁的香气。

“谢谢。”陆景道谢,拿起来微微的品着一口。陈若怡这门手艺确实不错。

“我和黄利飞的婚姻解除了。”陈若怡轻声说道。

陆景笑着点头,“恭喜啊。”这是预料中的事情,黄鸿奇病重,黄家势力衰退。陈创和趁机解除婚姻很正常。毕竟,陈若怡和黄利飞根本没什么感情。

陈若怡微微一笑,那股如释重负的轻松感随着她的笑容扩散在空气里。

省里的局势依旧僵持着。陆景周末去大哥家里吃了饭,然后和杨玉立一起前往云春。杨玉立想请他看看立丰地产的成绩。另外白云山腰的白云宾馆已然建成。两人受邀参加开业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