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75章 我要听小调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475章 我要听小调

银灰色的奔驰高速行驶在云江高速上。车窗外高速公路两旁的绿化树木飞速的倒退着。些许小雨更添趣味。

“你胆子蛮小的啊。我听笑笑说,你听说今天下雨都不敢走高速。”吴璇左耳朵上挂着一只白色的耳塞,一边听音乐一边和陆景说话。她穿着白色的修身长摆打底衫,酥胸高耸,黑色丝袜将修长美腿绷得软弹盈溢,性感靓丽之极。车内香风阵阵。

陆景说道:“下雨天高速路上最容易出车祸。前几天才听说云江高速上出了交通事故。胆子小点也正常。我可不想英年早逝。”昨晚他和陈笑一句玩笑话,不知怎么得就传到吴璇耳朵里。想起昨晚小美女在床笫间妩媚诱人的表现,陆景心里就有些火热。

看到陆景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吴璇就道:“我妈也真是的,非要我参与管理酒店的事务。现在都什么年代,还搞接班的老一套。我在景和那一摊子都忙不过来。”

陆景笑道:“家族企业没没什么不好。国外很多大财团都是家族企业。只要建立一套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机制就行。

再说,你妈就你一个女儿,难道你想她把资产留给吴家那些人吗?”前些天何欣静和他提过,希望吴璇以后能稳定在江州工作。她想把丽都酒店交给吴璇管理。她要集中精力发展锦江餐饮集团的业务。

吴璇翻个白眼,叹道:“最近果然和你没什么共同语言。我是说我很累呢。你这做大老板的也不知道体谅下我。还是笑笑好,许诺今年给我一次国外旅游的机会。”

陆景听得一笑。心说,那还不如我直接给你发奖金呢。指着她粉色的随身听说道:“听什么歌?”

“布兰妮的baby oneore time。现在最热的单曲。你听不听?”吴璇问道。

陆景笑着摆手。“你自己听吧。我闭目养神。”闭着眼睛没一会,感觉被吴璇用手胳膊捅他的腰。“快看,有人车坏了。咯咯,笑死我了。”

路况不佳,开车的周兴动放慢了车速。陆景睁眼看去:高速路上,一辆白色的现代轿车停在路中。一个青年坐在轿车后备箱上手举着一个木纸板,上面写着sos。

行为艺术!陆景看得一笑,“恩,挺好玩的。”

车再近一点,陆景看清楚那人的相貌。微微一愣,对周兴动说道:“周哥,停车。”

“怎么了,你认识那个人?”看到陆景拿了雨伞下车,吴璇好奇的问道。

“恩。”陆景应了一声,关上车门,往那青年走去。

“要不要我载你一程?”陆景问道。

坐在桥车上的青年打量了陆景一会:t恤、休闲裤、旅游鞋,全身上下没找到一处可以与前面停下来的奔驰相匹配的地方。

“你能做主?”说完,自己笑起来。“你看,我这不是废话么。走吧。”能坐车到云春,他自然不会继续在雨中举牌子。刚接了电话,至少还要半小时。救援车才能过来。

“我叫汤开复。哥们,谢了。”坐到副驾驶座上的青年微笑着道谢。

“不客气。我叫陆景。”陆景笑着道:“我们见过面。前些时候在1804酒吧。你的玛莎拉蒂呢?”汤开复就在董晚瑶面前显摆的那个纪梵希男。

“送修了。”

吴璇凑到在陆景耳边小声道:“这名字怎么和‘开裆裤’发音挺像的。”

陆景微微一笑,细琢磨下还真有点像。吴璇和陈笑笑闹惯了。这种无伤大雅的话在他面前也是张口就来。

汤开复见陆景微笑,以为他不信。叫屈道:“要我怎么说你们才信呢?哦,这位美女叫什么名字?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指教。”汤开复从随身带着的皮包里拿出名片递给吴璇。

吴璇礼貌的笑了笑,接过名片:黄海创意联合集团总裁汤开复。

陆景接了杨玉立一个电话,解释了几句刚才为什么停下。约定在下高速的路口汇合。

汤开复见吴璇只是笑,并没有以往别人接到这张名片的惊讶、羡慕、赞赏等等情绪,就说道:“这位小姐,我们集团在黄海很有名,是国内一流的企业。资产有二十几个亿…”

吴璇笑道:“二十几亿美元?”一句话把汤开复噎得说不出话来。很显然,汤开复说的人民币。

吴璇心想:我身边这家伙在建业随随便便发行股份就捞到二十五亿现金,你还只是资产二十几亿而已,有什么好得瑟的。

车到云春,下了高速公路,陆景道:“汤先生是在这儿等,还是随我一起到市区里?”

汤开复郁闷的道:“就在这里吧。谢了。”下车的时候嘀咕道:“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到那里

都是焦点,想不到遇到两个不识货的。”

和杨玉立的车汇合后,一起前往白云山的白云宾馆。吴璇在车内咯咯娇笑,“到底谁不识货呢。陆景,我发现你拿来充门面真的很不错。”

陆景笑道:“是你。这位是省里汤副书记的儿子。”一听名字他就知道了汤开复的身份。省内重量级人物儿子的名字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吴璇惊讶的眨眨眼睛。

越靠近白玉山风景区,越显得繁华,不时的有汽车,摩托车、三轮车、自行车在大路上来往。车速很慢。盛夏之际,一路上茂林丛生,郁郁葱葱。远看白云山,青山苍翠,峰峦起伏,及其美丽。

“景少,落云商业街这一片都是立丰地产的物业。”坐到副驾驶座上的杨玉立介绍着右侧山坳里一处人流密集的街市。

“商业街那边过去是别墅、酒店、以及对外售卖的公寓。呵呵,均价现在已经涨到2000元一平米。旅游旺季,商业街里面的酒店旅馆都是爆满。一晚上200块的小单间都有人住。”

陆景笑道:“再黑也黑不过山上啊!”

他们的车并没有拐到商业街里,而是顺着大路上山。直达半山腰的白云宾馆。白云宾馆改造之后,主楼有十六层。裙楼也有十层。一前一后的排列着。何欣静原本是打算将其改造成四星级酒店,不过,经过考察后,她认为负责白云宾馆日常工作的方慧敏能力还是不错,决定投入巨资,一步到位,将白云宾馆改造成了五星级宾馆。

这也是云春市内唯一一家五星级宾馆。十三楼的行政套房内,负责旅游公司的胡文洸、负责积远教育基金的姜朝明、方慧敏以及先一步到达云春的陈国波、赵至立、沈效光在房间里笑谈着。说着后天开业典礼的筹备情况以及汇报着日常工作。相当于是一次非正式的工作会议。

“关宁,你在那里?”陆景离开白云宾馆后。坐车前往白云居。路上打电话给关宁。

“在前舒镇的小学里面呢。”前舒镇小学的一间教室里,里里外外都挤满了人。关宁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绝色的容颜就像是山涧里的一道清泉,沁人心脾。她正拿着一只手机接听电话。“我马上回来。还有一个曲子就结束。”

把手机放下,关宁抿嘴一笑,扶着手边的二胡,“我再拉最后一曲啊。”

刚才还在议论纷纷的教室片刻间安静下来。这时节农村里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也就过年时有戏班子来唱戏。那还是有钱的村子才能请得起。

可前些时候,镇长请了一个好似画中人的姑娘在小学里给孩童拉二胡。官面话叫做陶冶情操。虽然是农忙时节。还是有不少村民过来看。不过,村民只能在教室外面,只有孩童才能进教室里面去。

悠扬婉转的曲子结束。关宁收了二胡,心急着要离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跑过来说道:“仙女姐姐。你明天还来吗?”

关宁一口地道的京片子。说话大家都听得懂。好像她接了一个电话就要离开。

关宁笑着道:“这几天不来了,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大家。你们要好好学习哦。”说着话,摸摸小女孩的头。再挥挥手和曾红英一起走了。

镇长夏来贵大声道:“都散了。都散了。”听到人群里有人叹可惜,夏来贵瞪着眼睛吼道:“可惜什么?关小姐是贵人。你们听了快十天的二胡曲子还满足吗?知足吧。老严,你是镇里的文化人。你说说,关小姐的二胡拉得怎么样?”

老严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眼镜,摇头晃脑的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

听到老严拽文,一干村民大笑,纷纷起哄。人家姑娘拉的好那还用说吗,他们都能听得出味儿来。

距离白云宾馆半个小时有一栋白色的别墅位于山林之间。别墅后有两眼温泉。陆景坐在温泉池内的台阶上,抱着关宁看着天空中的星星。

“积远基金组织的暑期活动。我闲着无事就报名参加了。开始姜朝明还不敢让我去呢。”关宁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柔声说着,用手指在陆景的胸口画着圈。

陆景觉得有点痒,在她丰翘的俏臀捏了捏,笑道:“仓禀实而知礼,现在搞音乐熏陶是不是太务虚了。”

“不会呀。”关宁说道:“音乐的魅力只要有心就能体会到啊。可以为孩子们的心灵打开一扇窗户。要不要我拉给你听呢?我最近水平提高了。”

陆景抱着关宁从温泉里起来,坏笑道:“我现在不听二胡,我要听小调。”

“不许说。”关宁俏脸绯红的吻住陆景,堵住他的嘴,不许他胡说。两人缠绵着,肆意的表达着思念的情意。最后在卧室里融为一体,一夜抵死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