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76章 买酒送酒

第476章 买酒送酒

陆景牵着关宁的手在别墅的小树林里漫步。山花灿烂,香气袭人。陆景脑子里转着占伟涛给他的电话。

怡翔集团的老板蔡雨农放高利贷一事已经结案。他被判了2年有期徒刑,缓期1年执行。免掉了牢狱之灾。损失微乎其微。

大哥的这次动作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只怕还会引起师书记的反感。政治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反反复复,难言必胜。

自己该做点什么了。

“哎呀,陆景你磨磨叽叽,好了没有?”吴璇坐车到白云居,邀请陆景参加白云宾馆的庆典酒会。

客厅里,关宁坐在沙发上,陆景拿了一个矮凳子坐在她面前,握着她柔美的脚踝,正在帮她涂指甲油。

“噢-”吴璇没想到两人在干这事,掩嘴笑着,连忙退出去,“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关宁娇嗔着扶着陆景的肩头,“陆景,给人看到了。”

“没事。吴璇要是乱说,我回头扣她的年终奖。还有一会就好。”陆景笑着道,然后低下头专心致志的涂着她的脚趾甲。

关宁足踝纤细,肌肤细腻晶莹,让人忍不住要把握她晶莹如玉,精致秀气的小脚。事实上,他刚才也在这么干。所以时间超标了许多。

关宁抿嘴笑道:“看你多坏,亏人家吴璇还拼命给你打工呢。”

陆景把指甲油刷头放好,帮关宁穿上紫色高翘凉鞋,笑说道:“呵呵,我说说而已。真要扣她的奖金她不得和我急啊,不过,她要是到处乱说,我也得和她急不是。”

“你急什么?要急也是我急呢。”关宁娇俏的皱着鼻子,站了起来。看陆景眼里不掩饰的赞赏目光,心里甜蜜至极。他温柔的眼光能把人迷醉死。不过,要是他能够不到处招惹女孩子就完美了。

抿嘴一笑,招手说道:“看什么呀,走了。再不去参加宴会,真对不住吴璇了。”

关宁穿着淡黄裙子,清丽动人,但雪白赤足上却穿了一双性感的紫色高翘凉鞋。脚趾甲上涂着淡淡地青色。充满了诱惑味道。就好像是清纯性感的结合体,诱人的很。

“下次给你画眉。”陆景笑着去洗手间洗手。与关宁呆在一起,心情极为放松,思维也活跃的很。对楚北省里的局势,他有些新的想法。

白云宾馆一楼大厅里云春市的权贵云集。舒缓的《小夜曲》弥漫在大厅里。来宾都在三三两两的交谈着。

美丽动人的关宁自然是全场的焦点,不过。看到市委书记周非放和她身边的青年谈笑风生,十分亲厚。也没人敢拉下脸皮过去搭讪。只能远远的看着。这完全是不应该出现在云春这座小城的女子。

突然,《小夜曲》暂停,短暂的失声后,一阵悦耳的钢琴声传了出来。曲终时,陆景装模作样的称赞。正在和陆景说话的方慧敏笑道:“景少要不要认识下这位钢琴师?”说着,看了眼他身边的关宁。心想: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独压群芳。

陆景笑着摇头。“不用。”显然,这位钢琴师是女子,否则方慧敏不会下意识的去看关宁。

说话间,看到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长发女子悄然退场。

……

陆景给黄致远打了电话后,黄致远委托陆景去看看他在云春的师傅。

乡间的路是黄土路,奔驰车一路上蒙了一层灰。好不容易过了一道沟,陆景拍着方向盘叹道:“回头得买辆越野车放在云春,路况实在太差。”

副驾驶座上的胡文洸笑道:“景少。你早该这样想了。云春现在就市里的公路和白云山的公路好一点。我看到这辆奔驰吃这么苦头,我心痛的很。”

车后排的关宁听的抿嘴而笑。想不到还真有爱车成痴的人。陆景的车他心痛干嘛?

胡文洸说道:“关小姐,你愿意给云春旅游做旅游形象大使吗?”

关宁微微摇头,“我不太喜欢。”她自小就美丽异常,到任何地方都是焦点,是以她不太喜欢在聚光灯下。

胡文洸对陆景笑道:“景少,就关小姐这气质、这形象。绝对能让云春的形象提升一个档次。”

陆景笑骂道:“你就鬼扯。”城市的旅游形象大使又不是看容貌气质,而是要看名气和影响力。胡文洸这是变着法在拍马屁。

一路说着话,七拐八弯的找到黄致远说的小陈村。在村头果然有个卖酒的铺子。土砖房,陈旧至极。似乎随时会坍塌掉。门口还有一辆吉普车。

“汪!汪!”睡在地上的大黄狗一骨碌爬起来,竖着尾巴大叫。

“谁来了啊,大黄?”屋子里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陆景提着礼盒,大声道:“陈老师,我受黄致远的委托过来看望你。”

屋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对一个衣着考究的青年说道:“小汤,稍等啊,来了熟人。我先接待下,一会再带你品尝我的珍酿。”

陈老师穿着打着补丁的列宁装,喝住了大黄狗,将陆景三人让进屋子里。刚进门就是浓郁的酒香。

“好巧,汤先生!”看到屋内的青年,陆景一愣,继而打着招呼。

汤开复也有些吃惊,笑道:“真是巧了。”说着,打量着陆景身边清纯妩媚的白裙女子。绝色倾城。心里一笑,传言不虚啊!

汤开复拿了十斤“白云香”酒开车离去。陈老师笑眯眯的数着一叠钱。来回两遍,整整八千块。孙女的生活费有了着落,但…

想起孙女的事,陈老师心里有些伤心。

陆景放下礼品,和陈老师唠着嗑。见他不肯走,陈老师问道:“小伙子,有话就直说。看小黄的面子,我能帮会帮的。”

陆景笑道:“汤开复买‘白云香’的酒干什么?他好像没有喝酒的习惯。”

陈老师有些狐疑的看了陆景一眼,“你问这个干吗?”

陆景笑道:“我有点事情想请汤开复帮忙。所以想先摸清楚他的喜好。”

陈老师倒没想到陆景这么直接,愣了楞没说话。

陆景站起来,走了两步。“陈老师这屋子有些旧了,需要翻新一下啊。”

陈老师又一愣,没想到陆景又含蓄起来了,想了想,说道:“消息告诉你也没什么。不过,我孙女在读书。”

陆景笑着点头,去车上拿了自己的手包。拿了2千块给陈老师。

陈老师说道:“他买酒是给带回去给他爸喝的。”

陆景心里大喜,说道:“白云香还有没有?”

陈老师笑了下,“没了。不过我有山上酿的果子酒你要不要?”他又不傻,这个时候还卖白云香给陆景,那不是给小汤父亲自承是他这儿走了消息吗?

见陆景有些失望,陈老师走到屋子里。抱了一坛酒出来,倒在一个一次性杯子里,“我这酒以苹果、白梨、荔枝、春桃为主料,辅以枸杞、红枣、话梅、陈皮。口感绵滑,味道清香,入腹酣畅淋漓。你尝尝。”

听到他言之有物,用词文雅。再加上明显是有准备的一次性杯子,陆景拿起杯子微微抿了一口,入腹遍身香,有些暖洋洋的感觉,“好酒!有名字没?”

陈老师得意的笑道:“这叫美人醉。古有四大美女,我用四种果子酿酒,取了个雅名。”

陆景赞许的点头,“这酒汤开复尝过吗?”

“他还没有。”

陆景满意的点头。这位陈老师果然也是个有心人啊,说道:“看得出来陈老师有些用钱的地方,这酒我以两千块钱一斤的价格买下来,但是有个条件,只许卖给我。我要独家经销权。”

“啊?”陈老师吓了一跳,没想到陆景出手这么阔绰,这酒才多大点成本啊。五十块钱不到,急道:“成交。”

陆景数了数包里的钱,拿出一万块,“陈老师。你先卖我五斤,我有急用。现在是下午的点了,有些晚,明天胡文洸来和你签合同。你有多少存货,我都要。”

陈老师开怀大笑,“好小伙子!还有十二三斤,你要都给你。”

谈妥之后,陆景开车返回。胡文洸倒是有些郁闷明天还要来这儿一趟。关宁好奇的问:“陆景,你很喜欢这种酒吗?”

陆景哈哈笑道:“我不喜好喝酒。这酒要用来送礼。我还得打电话给何梦瑶,让她安排人紧急制作精美的酒瓶和包装。”汤副书记好酒乃是楚北省内高级干部都知道的事情。很多时候,谈事情只是需要一个由头,然后才好铺垫开去。而汤书记喝了精心寻找到的美酒,很多话就好说了。

夜里,陆景给大哥打了电话。第二天下午,陆景将酒换了包装,坐车返回江州。

……

怡翔集团的蔡雨农又犯事了。据江州市公|安局经侦查处查实,他动用情人的账户先后给省委许副书记的儿子许动云的账户汇了2千万的巨款。

虽然没有明显权钱交易的事实,但要说其中没有猫腻谁又能信?

江州政治氛围突然一紧,大有剑拔弩张的态势。

云春,白云居。陆景在别墅窗口接听着大哥秘书占伟涛的电话,了解着江州的政治动态,心情大好。看来大哥携酒拜会汤书记的动作取得效果。

刚放下手机,正要去温泉看两条美人鱼泡温泉的美景时,手机又响起来,“陆景,你这电话怎么比省领导的电话还难打通啊。我是汤开复,出来喝杯酒吧。我在天堂等你。”

陆景挂了手机,摇摇头。这话味道怎么这么怪呢?好在他知道天堂KtV是云春市内有名的娱乐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