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77章 小冲突

第477章 小冲突

天堂KTV位于云春市区东面的工人街。霓虹灯的招牌在夜色中很显眼。陆景在三楼的包厢里见到汤开复。包间里只有他一人,墨色玻璃茶几上放着果盘、小吃还有两打啤酒。

“你怎么认识陈老师的?”汤开复招呼陆景坐下,开了一瓶啤酒递给陆景。他去小陈村见过陈老师,知道陆江送给他爸的四果酒是陈老师酿造的。

“我有一个朋友找陈老师学过酿酒。”陆景拿着啤酒喝了一口,平静的说道。他听的出来汤开复话里的不满。这到有些奇怪。

汤开复郁闷的摇头,点了一支烟说道:“我每年都要到云春给我爸买酒,没想到今年给你小子钻了空子。真是郁闷。你哥送的那个四果酒我爸很喜欢。陈老师说你把酒给包圆了。有没有兴趣匀我几斤?”

陆景恍然,说道:“没问题。”大哥赠送酒给汤书记的时候,把陈老师那个太过于雅致的“美人醉”改为“四果酒”。这样反倒是更贴切一些,更适合作为礼品。

汤开复一愣,“呃-,没想到你这么爽快。行,咱们走一个。”

两人碰了碰酒瓶,喝了一杯。汤开复说道:“有些话当面不好说,赵礼顺的事情你知道吧?”

陆景心里一动。其实汤开复不可能因为心情郁闷或者想敲打自己就叫自己出来喝酒。果然是有缘故。

“不清楚。”陆景装傻充愣。这种事情肯定不能承认他事先知道什么。

“有人在查他。消息我送到了,你看着办。”汤开复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说道。

陆景点点头。看来汤副书记已经觉察到一些人的动作。赵礼顺就是个定时炸弹。琢磨了一下,准备离开。

这时。一名徐娘半老的妈妈桑扭着腰肢走进来,笑道:“汤总。明雪姑娘家里出了事,父亲给车撞了。刚才给人喊走。您看是不是我再叫几个姑娘给您挑选。”

汤开复觉得有些扫兴,挥挥手,说道:“算了,你出去吧。”

妈妈桑夸张的扭着屁股,笑容满脸的陪着罪,转身离开,心里暗笑:真是傻,没长脑子。

“慢着。”陆景开口叫住妈妈桑,从裤兜里拿出烟。慢慢的点上,吸了一口,“欺负我们不知道规矩是吧?你给你老板打个电话,就说景华的陆景现在要见明雪姑娘。”

妈妈桑脸上笑容收敛,向陆景叫苦道:“老板,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何苦为难我这样的小人物。大老板的电话我哪里知道。”

汤开复好奇的看了陆景一眼,问道:“这里面有说道?”他虽然身家不菲,出入各种名流俱乐部。但是这种娱乐场的规矩、门道他哪里清楚。

陆景喝着酒,说道:“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有人出了更高的价钱,一是来了“天堂”惹不起的贵客。点名要明雪去陪。”其实,这种情况行内人都知道,这就是所谓的“跳台”。

汤开复明白过来。敢情别人不把他当回事。他哪里受得了这个,冷哼一声。对妈妈桑说道:“你不知道大老板的电话,把这场子里的负责人叫来说话。”

妈妈桑冷笑一声转身出门。在天堂闹事的人多了去。结果有几个能落得好。

汤开复举起酒瓶,示意陆景喝酒,要不是陆景,他出了洋相还不知道,心里对陆景倒是多了一丝好感。“其实那天在高速公路上,我听到你的名字就知道你的身份。”

“我也一样。”陆景说道。说完,两人都笑起来。有些事情心照不宣。

汤开复微笑道:“天堂的明雪据说是云春市第一美女。我来了几趟都没见到。原来是有这个猫腻在里面。”

陆景笑了笑,抽着烟。汤开复这个人很有些水平。吃了瘪,这般坦然的说出来,不是一般人能做到。当然,他应该确信自己能帮他找回场子。

包厢门打开,一个穿着西服中年人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名穿着紫色吊带晚礼裙的冷艳女子,“景少,我是天堂的老板祁复生。这位就是我们天堂的明雪小姐。”

又说了几句讨喜的话,让旗袍服务员送了一瓶人头马过来,才带上包厢的门告辞。祁复生抹着头上的冷汗,冷冷的瞪了一眼值班经理,低声吼道:“景华的大老板你都不认识。你麻痹想害死劳资啊。”

小红给值班经理汇报了一下,值班经理打算让保安把人请出去。今天要不是他正好在天堂里,这事闹开,天堂十有八九要关门。他那天亲眼看到在白云宾馆的庆典酒会上,市委书记周非放和陆景谈笑风生。落了陆景的面子后果可想而知。

包厢里,明雪倒了一杯人头马,举杯敬陆景,“景少,我对积远基金资助云春小学的事情心存敬意,我敬你。”

陆景微笑着拿起啤酒,和她轻轻碰了碰,抿了一口。放下酒瓶,却发现明雪将杯中的酒全部喝光。不禁微微一愣。

一杯酒下肚,明雪鹅蛋脸上升起红晕,让她冷艳的容光里多了丝妩媚,自嘲的笑道:“莫非景少以为我是说假话?”

陆景笑着摇摇头,指着汤开复道:“汤总想见见你,你按照你的规矩办。”看得出来明雪很有些个性,他没有当皮条客的打算,所以刻意加了最后一句。

“明雪小姐果然当得起云春第一美女的称号。”汤开复笑着递了一张名片给明雪,欣赏着她的美貌。瓜子脸,尖尖的下巴,眼睛不是很大,明亮清澈。肌肤雪白,有着残雪般的冷艳,灼得他人不敢逼视。

明雪淡淡的收了名片,“第一美女不敢当。以色娱人而已。”

三人在包厢里聊着天,陆景发现明雪谈吐不俗。话说的很有见地,平常应该读了不少书。

“景华又怎么了。劳资不怕!”一名脸上布满青春痘的青年踹开包厢的门,“谁TM是陆景?我预订了明雪的钟。谁TM敢抢?”

后面的值班经理连忙走前几步,隐蔽的隔在中间,他不敢拦戚勇文,但是绝对不能让他动手。

明雪厌恶的看了青春痘男一眼,“戚少,我的工作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我答应你了吗?”。她是天堂的头牌,祁老大对她很照顾,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陆景疑惑的问值班经理道:“戚书记的儿子?”他记得云春的人事副书记姓戚。黄致远和他说过。戚书记和谢泽华不对路子。

值班经理连连赔笑着点头。

戚勇文迷恋着看着明雪的脸,然后看向陆景,冷然的道:“你就是陆景对吧?今天的事,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欺人太甚。”

“哈哈。”汤开复忍不住大笑。这人很有点头脑,知道先把自己处在弱势地位上。可是,在天堂KTV争风吃醋摆个弱者地位有屁用啊。

戚勇文愤怒的看了汤开复一眼,“好笑吗?你给劳资等着。”

汤开复脸上一变。心里大骂:看谁等着谁,王八蛋。

陆景看了戚勇文一眼,笑了笑。点头道:“可以,我给你一个交代。”说着,拿起电话打给了刘玄志,“刘市长。我陆景啊。恩,我在天堂。戚书记的儿子戚勇文要我给他一个交代…”

刘玄志接到陆景的电话先是一喜,然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争风吃醋这种事要他帮忙?等听到戚书记这三个字,他精神一震。果然是个绝妙的电话。

放下电话,想了想。笑容满脸的打给戚书记。

陆景收了电话,拿着酒杯微微品着。看了看包厢里的几人,递了一支烟给汤开复,“今天不尽兴,改天我们再喝。”

汤开复点了烟,“恩。无所谓的人太多。”

戚勇文看到陆景打电话,他也拨了几个号,冷笑着看着他。过了一句,外面听到警车呼啸而来的声音。值班经理的脸色一变,走到一边给老板打电话。事态已经不可控。

“你就像拿冬天的一把火…”酷炫的铃声在包厢里突然响起。戚勇文拿起手机,脸色一变,接了电话,“爸!”

“陪个礼,赶紧回来。”电话里戚书记冷声的说道。一点都听不出来他刚被刘市长狠狠的敲打了一番。

戚勇文不愿意,“我…”

“我什么?我叫你道歉,你就道歉。办不到,以后别回这个家。”戚书记的声音陡然大起来。包厢里的人都听得到。

戚勇文脸色铁青,对着空气大声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带着人撤了。

“您喝着。”值班经理再次抹着头上的汗,退出包厢。不过,这次他心情不错。果然是让老板害怕的人物,能镇住场子,居然把戚勇文他老子都逼得打这个电话。

明雪露出一个明媚的浅笑,让她显得异常迷人,“景少,难得有人整治戚勇文这个恶少。我敬你。”

陆景微笑着和明雪喝了一口。这个女人也不简单。她对戚勇文恶语相向,恐怕也是料定自己能吃死戚勇文。

“爸——!”戚勇文怒气冲冲的回到家中。“好好反省。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戚书记丢了一句严厉的话语,进了书房。

戚勇文愕然,心中的怒火就像是被人卡在心肺中,半天没缓过劲了。

书房里,戚书记默默的抽了两支烟,终于下定决心,“老高,矿泉水厂的事情…”

“书记,已经有些眉目。”

“准备好了,就可以动动。”

“好。”电话里老高说道。语气里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兴奋。

戚书记放下手机。心里恨恨的说:“刘玄志、谢泽华,我看你们还能得意几天。”

汤开复坐车回白云宾馆。云春市新开了五星级酒店,他自然不会委屈自己。

在窗口看着黝黑连绵起伏的白云山脉,琢磨了一下打了个电话。

“呃,小复?”

“方叔。有点事看不明白…”汤开复把今天在kTV的事情说了一遍,“陆景这个人在江州风评是飞扬跋扈。贪图美色,不过我看他心机深沉。处理事情很有一套啊。”对于男人来说,贪图美色实在不是什么缺点。又不是军政要员!孔夫子都说:食色,性也。

方叔琢想了想,说道:“小复,我听说云春市里戚副书记和市长刘玄志有些矛盾。景华公司在云春的影响力主要是靠常务副市长谢泽华。他是陆景大哥陆江的前秘书。

不过,听说景华公司进入云春发展的时候,得到市委书记周非放以及刘玄志的大力支持。我看谢泽华作为政府的二把手和刘玄志就算又矛盾也会在可控的范围内。”

“方叔,你是说云春的政治版图里的矛盾焦点是戚副书记和刘玄志?”

“恩。所以,今天陆景会打电话给刘玄志。戚副书记打电话给他儿子。肯定是被刘玄志敲打了一番。”

“好手段!”汤开复由衷的赞了一句。你骂我,我就找人骂你爸,还让你爸骂你。

陆景这纨绔当得很有境界啊!

汤开复心里在酒吧里那点垒块立马消融,感觉上身上下仿佛喝了一杯冰镇可乐,每个毛孔都透着舒爽。

“那是,陆氏兄弟都不是简单的人呐。所以汤书记会和赵省长合作。要上到正|部这个层次,没有上面的强力支持会十分困难。”

汤开复笑着挂了电话。方叔还不知道他爸的打算。过了一会,酒店大堂总台打来电话,“汤先生。有客人给你送了几坛酒,请您下一楼查收。”

汤开复一愣,倒没想到陆景办事这么迅速。陆景这个人值得深交呐。

“陆景,你这车去泥坑里打了滚吗?怎么脏成这样。”陆景和关宁、何梦瑶坐车到白云宾馆。早等在宾馆门口的叶仪笑嘻嘻的说道。

“再脏也是奔驰啊!”张勇笑着锤锤陆景的肩膀。“你小子,来云春也不给我打电话。”

他对陆景的事知道一些,不过不是很详细。但这并不影响他和陆景的友谊。他又不求陆景帮忙办事,相处的很自然。

叶仪讥讽道:“打电话你就有时间吗?小屁干部。每天事儿不少。”

“昨天一直在用车,今天丢在这儿洗洗。”今天几人约好一起爬白云山。陆景笑道:“张勇,你家叶仪对你怨气不小啊。”

张勇挠挠头,“我也没办法。我没你清闲。”叶仪老大不乐意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陆景看得直乐。叶仪虽然对张勇诸多不满,但看情况两人感情似乎稳定的很。

爬山的路上张勇介绍着沿途的景色。他是江大旅游管理专业,又是云春本地人,在旅游公司里面很快就得到提拔,担任一个小主管,手里管着六七号人。

傍晚时分,几人尽兴而归。在白云宾馆吃过晚饭,关宁陪叶仪在酒店房间里说话。陆景开车送何梦瑶去白云酒业公司的宿舍——她今天休假一天还是关宁劝说的。到云春之后,她事务繁重。

“梦瑶,陈老师那里你派人和他谈谈,劝他来酒厂里工作,给他提供最大的酿酒便利。最好能将他手中的酒方买下来。我感觉这会是白云酒业进军高端白酒市场的契机。”

“我明白。胡总给我打过电话。”何梦瑶清声说道。

陆景点头。这件事他和胡文洸说过。车到宿舍楼下,陆景说道:“公司里要是有谁敢不服你,在工作中给你制造麻烦。你打报告上来,我把人撤掉。”何梦瑶的管理能力要得以发挥,必须要给她足够的权力,让她树立起权威。她应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可能会显得稚嫩。自己差点忘记这点。

何梦瑶心里有些暖,轻柔的说道:“我明白。”工作中确实有人在给她制造麻烦。

陆景哈哈一笑,“我今天早上真是进去给你们盖被子的,你明白不?”他今天早上推开主卧室的门,看到关宁和她把被子踢开,走过去帮她们盖好被子——山间的早晨很清凉。哪里想到刚到床沿边何梦瑶突然睁开眼睛。

“我明白。”何梦瑶明艳动人的眼睛里流泻出笑意,配上她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很是迷人。

陆景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信,八成以为他进去偷香的。

何梦瑶微笑着走下车,在上楼之前,给陆景挥了挥手,算是道别。

陆景笑了笑,等她房间里亮起灯才发动汽车离开。

市委大楼的院子里知了叫个不停。办公室里,熊为明有些心烦意燥的喝着茶水。最近江州的氛围越来越紧张了。他作为楚北省委常委,一些消息了解的很清楚:汤副书记已经介入到赵省长和师书记的斗争中,介入的人和事也越来越多。

师书记未必言胜,他该何去何从呢?

“书记,市长来了。”秘书潘子杨推开房间的门,轻声说道。

熊为明摘下老花镜,站起来说道:“请市长进来。”

潘子杨看到熊书记走到门口将陆市长请进办公室,心里诧异不已,这可是相当高的待遇啊。江州还没有那个干部能享受到熊书记这样的待遇。

熊为明将陆江让到沙发上,递了烟给他,问道:“市长有事?”

陆江笑道:“市里的交通要花大力气整治。有个公路立项项目要咱们去省里跑一跑,我来和书记约个时间,好去堵汤书记的门。”

熊为明笑起来,“这是好事。”

陆江介绍了一下项目情况,和熊为明约好时间,临走时说道:“书记,以后还要请你大力支持江州的工作。”

熊为明一愣,和陆江握了手。送陆江离开后,突然有些明白了。

八月中,楚北省政坛发生剧烈的动荡。省委副书记许副书记调离楚北,前往西部某贫困省任职,政治前途暗淡。省委副书记汤朝战不再担任常务副省长一职,担任分管党群组织的副书记,成为楚北省名符其实的三号人物。江州市委书记熊为明升任楚北省委副书记,分管城市经济发展,科协、工商联、市委农办、招商引资等等。副省长张炎直担任常务副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