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80章 知识产权

第480章 知识产权

八月十七日,景华通信在江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三星电子侵犯其专利权。作为国内手机厂商和国外手机厂商的知识产权第一案,意义重大。这件案子受到海内外大量媒体的关注。

江州,又成为媒体视线的聚焦之地。

“有人说景华是哗众取宠,我看那些人是当惯奴才。用法律手段捍卫自己的权力怎么叫哗众取宠。”庄何凡把手中的报纸放下,对范逸静说道。

这里是白沙井临北街文心阁餐厅,霍书文默默的喝着汤,看着窗外北湖的风光,偶尔听听女友和庄何凡高谈阔论,针砭时弊。庄何凡因捅出新日铁职员辱华一事被省报开除,现在供职于《江州日报》。好像他和《江州日报》的主编成从声关系很好,是以说话底气十足。

“书文,你怎么看?”范逸静笑着说道。

霍书文收回视线,说道:“你们说到哪里?”

“庄记者说按照国际惯例,如果三星电子侵犯了景华的专利,这次江州中院可能会开出超过亿元的罚单。”

霍书文摇摇头,“不会。”这是书生之见。三星电子在建业设立分公司,显然和当地政府关系极佳。开出个天价罚单,钱款怎么收上来?以景华那位务实的性格,最终肯定是要和解的。并且,这场官司未必没有哗众取宠的成分。景华手机难道就不要名气?

“怎么不会?我查过资料,国外类似的专利侵权动辄罚国内企业十几亿、甚至几十亿…”庄何凡滔滔不绝的反驳着。

霍书文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范逸静心里一笑,霍书文看似被庄何凡压住,但是庄何凡的表现何尝又不是轻浮呢?

“咦,庄记者,看下面。”范逸静正要找个借口给男友霍书文解围,正好看到楼下笑着走进来一对男女,正是陆景和景华的那位卸任的美女总经理——陈笑。两人亲昵的挽着手臂。

“倒是巧了。”庄何凡看到陆景。放低声音,微微一笑。全无刚才高谈阔论、意气风发的模样。

霍书文就是一笑:这大概叫做富贵逼人吧!陆景都没过来,庄何凡的气势就已经不自觉的下去。

从文心阁出来,陈笑抱怨道:“就是怪你,碰到熟人了吧。”刚才,陆景和二楼的几个记者点头打了个招呼。

“怕什么?”陆景满不在乎,笑着捏捏陈笑的瓜子脸。“我们去美食城吃饭。这几天白沙井客流量有点大。”

最近不少媒体涌入江州。而作为江州的集旅游、休闲、购物为一体的胜地,白沙井的客流量明显增多。听说吴中街的丽都酒店这几天都是爆满。

在美食城吃过午饭,陆景和陈笑又去了新月湖中的喻山游山玩水。晚饭在新景园的一家餐厅里吃过后,才开车返回景华公寓。

“累死我了。”陈笑踢掉高跟鞋,把手袋丢在沙发上,毫无淑女形象的歪在沙发上。

“明知道我拉你逛街你还穿高跟鞋。”陆景觉得好笑。坐过去揉着她纤细小腿肚子。

“我不是想让我俩身高协调一点吗?”陈笑娇笑着靠在陆景的肩膀上,“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对我这么好?”

“以前对你不好吗?”陆景笑着拍拍她挺翘的小臀。

“不是,我是说”陈笑靠到陆景怀里,想着用词,柔声道:“怎么这么体贴温柔。”

“今天七夕。”陆景轻声说道。进入新世纪一般情侣都是过圣诞节,但再过十年。七夕节也会稍稍热门起来。捏了捏陈笑的鼻子,看着她迷人的大眼睛,“那我待会就不体贴温柔了。”

“去你的。”陈笑红着脸,娇嗔着推开陆景。小女人的妩媚勾得陆景心里一荡。

陆景去卧室里打电话。八月初张漓课程结束之后,和关宁一起回了京城。丁灵暑假还在香港忙着学业。打给黄紫琪时,她正在和好友一起看电影,在电话里调侃了自己一番,但听得出来接到这个电话她心情很好。

打完电话出来时。陈笑已经洗过澡,穿着一条露肩的白色睡裙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睡裙薄纱轻透,明亮的灯光下,她的玉体肉色清晰可见,唯有几朵雅致的小花点缀在山峰和幽谷之处,性感魅惑至极。**出来的肩头雪白,小腿纤细白嫩。让陆景看得气紧。

“电话打完了?”陈笑笑兮兮的眨眨眼睛。用手甩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快点去洗澡呢。我去拿红酒。”

“行。”陆景在陈笑脸上亲了一口,又占了一番手足便宜惹得陈笑大发娇嗔才笑哈哈的去浴室。

“笑笑,调你出来担任景华总部的负责人没意见吧?”陆景穿着睡袍在沙发上抱着陈笑品酒。一只手游走在峰高谷深之处。

“谁叫我天生就是小秘命。”陈笑笑着掐了陆景一把。她现在这个位置才算是陆景正儿八经的助理。去掉景华的日常事务之后。她的工作量要少上许多。但随着景华体系的公司越来越多,估计以后还是会忙起来。

陆景没理她的笑闹,“周平前几天给我说,希望景华出面建一栋江州的地标建筑…”

“景华没钱。”陈笑回答的很干脆,“现在景华的资金都往研发里投,再加上景华三期工程、苏兰电器、白云酒业这几个项目,哪里有资金抽出来造高楼。你没答应他吧?”陈笑坐直身体,大眼睛看向陆景。

“我有那么傻吗?不过,我估计难得躲掉。现在各地都是建高楼成瘾。”陆景把两人手中的杯子放到茶几上。将陈笑的睡裙撩起来,伸手抚摸着她迷人的俏臀。臀瓣的肌肤腻嫩如玉。

“到那时候再说。”陈笑仰起头,迎接着热吻。唇舌纠缠着。

陆景的大手不时的勾一下那臀沟之中小布条遮掩的轻红之处。陈笑眼睛里升起了雾气,酥酥麻麻的痒痕从臀部向全身蔓延着。“坏蛋,别逗我。”

陆景拉下她的性感露肩睡裙,抚摸着陈笑全身精致如瓷器的肌肤。心底的**张狂到极致,顺手将她黑色的丁字裤拉下,上面濡湿一片。那片芳草地上也沾满了露珠。

“你流水了。嘶!”在陈笑耳边戏谑的话音未落,被意乱情迷的陈笑咬住了嘴唇。

陆景吃痛。知道美人的心意。不再逗弄,扶着那紧致、翘挺、迷人的小臀,大力的刺入…。夜色迷人至极。

清晨的阳光洒进卧室里。陆景睁开眼睛,陈笑睡得正香。坐起来抚摸着陈笑绸缎般的肌肤。又是一夜抵死的缠绵。但他仍然精力十足。看到陈笑慵懒满足的模样,陆景心里不由的有些心满意足。

夏庆平与何媛的婚礼于八月二十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实则,京城里老一辈对订婚看得不重。大多都是双方家长、若干亲戚一起吃个便饭就定下来。但婚礼自然是要选择钓鱼台国宾馆这样的地方。

吸烟室里,陆景和王灿吞云吐雾。陆景昨天返回的京城。在老头子那里露了个面,把云春带回来的四果酒给老头子尝了尝。为此,挨了罗女士两巴掌。

“你和小雨什么时候订婚?”陆景笑着问道。

“嘿嘿,我们比你早。不出意外的应该是今年年底。”王灿笑着说道,“景华和三星电子的官司到底怎么回事?我看这几天报纸上都在报道这件事。你总不可能看上了那点罚款吧?”

“三星电子侵权了,我捞点好处费。另外打打广告。没觉得最近景华名气大了不少?”陆景笑着点点烟灰。

“靠!你小子真是无利不起早。”王灿哈哈一笑。抽完烟。两人往2号大厅门口走去。

“二哥。”一身白色连衣裙、长发及腰、清雅如诗的赵清芷在走道转角处如同燕子般轻快的跳了出来。

“小芷,你怎么来了?”陆景有些好奇。

“跟我爸一起来的。”赵清芷愁眉苦脸道:“二哥,有人纠缠我。你赶紧帮我把她打发掉。我烦死了。”

王灿笑道:“清芷,这活儿找陆景就对了。他陪着撑场面、陪着打击情敌的气焰、陪着见前男友,都是一把好手。”

“不是前男友。”赵清芷示威的冲王灿举起小拳头,“你再胡说,我告诉小雨去。”

陆景和王灿都哈哈笑起来。小迷糊今天难得没迷糊到家啊!

“是谁啊?”一边走着。陆景问道。话音刚落,背后有人喊道:“小芷。”

赵清芷苦着脸转身,然后后退一步躲到陆景身后。陆景看到胡世国一脸热切的走过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

“小芷,带我去见赵教授,我介绍一位朋友给他认识。”

陆景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胡世国,你又不是没有赵教授的电话号码。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我准备带小芷去吃冰激凌。”

胡世国瞪了陆景一眼,“我没和你说话。”

陆景冷淡的一笑,“有些话说明白就没意思了。你喜欢当怪叔叔没人拦着你。小芷不乐意和你凑在一快,你死皮赖脸的纠缠算什么?我大嫂今天也在,要不要我们去她那儿分辨几句。”

中年人笑道:“话不是那么说,年龄相差十岁之内。婚配不是问题。你好,我叫胡联营,冒昧的多了一句嘴,请见谅。”

听到这个名字。陆景心里一动,见胡联营话说的滴水不漏,伸手和他握手,“你好!我叫陆景。”

胡联营眼光在陆景身上一滞,露出一个令人玩味的笑容。

胡世国终究是不敢跟着陆景到他姐面前去质对。放弃纠缠赵清芷,就着胡联营话里的梯子下台,冷哼一声和胡联营一起离开。

等两人离开,赵清芷嘟嘴说道:“太可恶了。呼---。也不看看他长得啥样。长得这么丑还出来吓人。”

陆景哑然失笑。胡世国不能说长的丑,只能说长相一般。

王灿笑着打个手势:“今天说是婚礼,不知道多少人在借机走动关系。”

“走吧。”陆景点点头。婚礼和寿宴历来是走动关系的极佳机会。

赵清芷嚷道:“二哥,我不吃冰激凌,吃冰激凌会变胖的。”

得,又犯迷糊了。陆景和王灿两人看着像青春无敌美少女一样的赵清芷,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