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81章 云春角力

第481章 云春角力

燕湖家园a栋602。陆景在客厅里处理着邮件:和三星电子的官司暂时还没什么进展。何梦瑶那里打报告上来要求撤掉三名白云酒业的副总。分管人事部的章文君将报告转到他这里来了。

“同意。”陆景用力的点击了一下鼠标,回复邮件。想了想,又回了一封邮件:“请立即执行,并通告全公司。撤职人员必须在三天之内完成工作交接。完成之后,请三人立即离开白云酒业。”

陆景喝着冰过的咖啡,想着在云春的何梦瑶所面临的困境。拿起手机准备给她打电话,按了几个号码又放了下来。还是让她自己处理吧。这对她的成长有好处。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陆景顺手接通。电话里是赵清芷那小丫头。

“二哥,我跟你一起去江州玩几天啊。我室友谢清歌家在江州,回头我们一起去学校里面。晚瑶也在江州呢。”

陆景十分惊讶,问道:“你说谢清歌是你的室友。”他有种世界何其之小的感觉。

“是啊,是啊。二哥,你什么时候走?”赵清芷在电话叽叽喳喳的说道。十分兴奋。

陆景看了看手表:今天二十三号。“我二十六号走吧。”今年中元节老头子打算在家里祭祖。所以,他也不用跟着到处跑。

“小芷,你爸没跟你说什么吗?”夏庆平婚宴结束后的第二天陆景去拜访了赵教授,隐约的点了点胡世国的想法。

“没说什么啊。哦--,说了,我爸说以后胡二再也不会骚扰我了。”

陆景听得额头冒汗,指不定哪天他在小丫头的嘴里会变成陆二。也不知道她那儿学的新词。

挂掉电话,处理完几封邮件,陆景琢磨着如今楚北省的局势。

“陆景,进来帮我拿一下东西。”厨房里,方琴柔声喊道。陆景走到厨房里。剪着短碎发。温婉动人的方琴笑指着橱柜上的一个盒子,“里面是高压锅,你帮我拿一下。我下午煲汤。”

“行啊。”陆景笑着答应下来。伸手试了试高度,准备去餐厅里拿把椅子过来垫脚。

“哎--,不用那么麻烦,用这个小凳子就好。我先拿个汤锅。”方琴微微一笑,用手抚了抚额前的碎发。扶着一个橙色的四方小凳子,踩上去打开橱柜,拿着汤锅。

“叮---!”方琴放在厨房灶台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哎呀。”方琴想去拿手机,结果,脚下的凳子重心不稳,一下迎着陆景摔倒。

“咣当--!”汤锅砸到陆景的头上。疼的他一愣,跟着方琴跌下来,将他带到在地上。

“嘭!”陆景本能反应抱住方琴,自己当了一回肉垫子。好在是屁股先着地。但是也摔得七晕八素。

半响,两人才回过神来。

“噢-,对不起,陆景。我不小心…”方琴关心的去摸陆景淤青的额头,“没事吧?”

“没事。”陆景郁闷的说道。鼻子里闻到一股女人香,接着因为方琴趴在他身上,俯身去摸他的额头,她t恤里面丰盈饱满,肉色如羊脂玉的两只大白兔完全暴露在他眼底。陆景立即感觉到一股火气不受控制的从小腹里升起。

“别看了。你也不知道疼啊。”方琴坐直身体,捂住衣服领口,妙目横了陆景一眼。她今天没带乳罩。倒是便宜了陆景。

陆景痛的一叫。那地方被方琴丰腴肥滑的臀部坐了一下,着实难受。方琴俏脸通红,她是过来人,自然知道那硬硬的东西是什么。

脑子里控制不住的想起许久前的春梦。大力起沉所带起的水渍声,还有小漓动情的音调,突然觉得四肢都没了力气,软软的倒在陆景的身上。偏偏那东西还烙在她屁股处,夏天穿的轻薄,都能感受到热力。越发的软的不能动弹。

“咔嚓!”客厅里的大门声音响起来。张漓回来了。

“琴姐,你先起来。”虽然很香艳。但是陆景全身上下还疼着,哪里顾得上享受。况且又有人来了。

“我没力气了。”方琴蚊子般的嗡了嗡。这情形怎么像她懒着不起来,偏偏是手脚真没力气啊。

陆景双手用力,翻个身。感觉到方琴丰满的身子软的像棉花一样。也不好将她像掀被子一样掀掉。七手八脚的正要爬起来。

“啊--!”客厅里一声惊呼。陆景就看到叶妍拖着小皮箱出现在客厅里。

“嘭!”叶妍手上的小皮箱掉在客厅地上。她没想到兴冲冲地赶到京城来,却看到这么一个场面。感觉心都碎掉了。勉强笑了笑,“你们在干吗?”

“拿东西摔了一跤。”陆景爬起来解释。不过他知道叶妍八成不信。就他刚才那姿势,怎么看都像在欺负方琴。

“哦,我先回八楼。”叶妍转身,拖起小皮箱离开。突然觉得自己很无所谓,有什么可伤心的?可是,心里就是难受。难受的想哭。

陆景揉了揉眉心。刚才他才是肉垫子啊!都没地方说理去。

方琴又羞又急,感觉陆景把她抱起来,急道:“你要干什么?”

陆景哭笑不得的道:“琴姐,你不会想着就这样躺在地板上啊。”说着,抱着方琴往她卧室走去。

“叶妍怎么有你这儿的钥匙?”

“以前我和她两个人住这儿的时候,给她配了一把。陆景,刚才真不是…,是真没力气.。其实你别碰我,我一会就能缓过来。”方琴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陆景将方琴放到**,“我知道,琴姐。”见方琴以为自己在宽慰她,就凑到她耳边说道:“我知道有的女人有感觉之后,会软得像棉花糖一样。”

方琴长出一口气,明白自己不是故意赖着不起来就好。旋即,羞的满脸通红,这不是明白的告诉他,自己刚才对他有感觉了吗?心里啐了陆景一口:小小年纪怎么知道这个。什么比喻词。我是棉花糖吗?

陆景带上房门出去,他浑身还痛着,在客厅里活动了一下。歪在沙发上。至于叶妍那里的误会,改天再给她解释吧!反正自己和琴姐清清白白。也不知道她来京城干什么?

……

接下里几日,那场误会仿佛就像没发生一样。陆景每天忙着见京城的朋友,忙着陪几个女孩。二十六日,陆景、关宁、赵清芷、曾红英四人一起由京城飞往江州。

他现在身边的护卫工作,由周兴动和曾红英轮班。这样他俩也轻松些。

“哦---!”新丰公寓里,赵清芷参观着。惊叹不已。这里装修实在太奢华。她就算是不懂,也能从那些细节中看出不同寻常的东西来。比如客房卧室里的白色水晶台灯,比如陆景卧室里巨大的豪华浴缸,还有等离子屏幕。比如客厅角落小酒吧里琳琅满目的酒水。

“真是幸福死你了。”赵清芷挽着董晚瑶的手臂,笑嘻嘻的说道。董晚瑶笑吟吟的怂恿道:“清芷,陆哥那浴缸你去试试。看看好用不?”

“小女孩怎么这么色呢?”赵清芷笑兮兮的伸手在董晚瑶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就不能想点纯洁的主意。”听得谢清歌莞尔。

董晚瑶气结,“那你还羡慕我,明知道不能用的。”

陆景在卧室的书房里接听着占伟涛电话。江州新任市委书记已经确认:共和国财政部第三厅的厅长胡联营。他将会在9月初正式走马上任。

放下电话,陆景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点起一支烟沉思着。胡联营,前世的胡市长啊。提拔谢泽华的人物!前世里,师书记在打压完赵省长后,调胡联营入江州担任副书记、常务副市长一职,生生的将当时还是分管经济副市长的大哥压了几年。

现在呢,师书记是把他调到江州担任市委书记,压制大哥。而大哥的职务是市长。宿命中的一战。只是双方的位置发生了变化。胡市长原来手中的大将,现在基本都在大哥手下。他还能压大哥几年吗?

陆景嘴角浮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想了想,陆景拿起电话打给胡红军。部委里面的人物。胡红军最熟悉不过了。

刚放下电话,赵清芷急匆匆的跑进来说道:“二哥,快,快过来帮忙,歌儿晕倒了。”

陆景吃了一惊,跟着赵清芷下楼,“怎么回事?”客厅之中。董晚瑶蹲在沙发边将谢清歌平放在长沙发上。

“陆哥,她接了一个电话就这样了。应该受了什么刺激。”

“你们试着掐下人中。”陆景接过董晚瑶递过来的手机,翻了一下通讯录,是一个座机号码。

“力气不够。没反应。”董晚瑶额头冒汗。冷静的说道。

“送医院。”陆景当机立断,将谢清歌打横抱起,开车将她送到位于理工东路的江州市第三医院。

“病人情绪大起大落导致的,挂了点滴,过一会就会醒来。你们别再刺激她。”走到上,医生吩咐道。

“谢谢!”陆景诚恳的道谢。然后和赵清芷、董晚瑶一起去病房里看谢清歌。昏迷中的谢清歌穿着白色的病服显得相当秀气。

陆景琢磨了一下,走到病房外给吴璇打了个电话。谢清歌和吴胜林青梅竹马,让他来照顾谢清歌最为合适。

“二哥,歌儿醒了。她说她爸出事了。她妈刚被云春市里来的干部带走。她妈走之前用家里的电话通知了她一声。”赵清芷走到病房外对陆景说道。

陆景心里大吃一惊,脸色微变。谢泽华出事?怎么可能?沉着的道:“小芷,你先进去照顾谢清歌,我已经通知她男朋友。我要去打几个电话。”

赵清芷奇怪的道:“她那有男朋友啊?我都没听她说过呢。”说完,赵清芷嘟起嘴。看着她孩子气的表情,陆景莞尔一笑,指着病房说道:“去吧。”

陆景走到走廊处,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半个小时后,消息陆续的反馈回来。

云春市矿泉水厂改制的过程中,谢泽华存在严重的贪污腐败行为。其妻子账户多出无法接受的八十万钱款。省纪|委调查组决定将其双|规。谢泽华的妻子也被纪委的干部带走问话,协助调查。

陆景的脑子里不由得浮起师书记那张威严的脸。来得如此突然,此前云春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利于谢泽华的传言。这说明省里的力量和云春的力量早有互动。

云春要多事了。谢泽华必须要保。景华在云春有大量的投资,在云春的政治版图中不能没有自己人。

并且,他相信谢泽华不会有经济问题。真相又究竟是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