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83章 有价格的人

第483章 有价格的人

房间里,听周子阳介绍完情况,陆景沉声问道:“你是说戚副书记是周非放的人?”

“是的。”周子阳很肯定的说道。

陆景点着烟沉思。这个消息让他有些惊讶,但戚副书记是周非放用来平衡市政府那边的棋子,这个可以理解。

只是,要说周非放利用云春市矿泉水厂的事情打击谢泽华,这就有点说不通。周非放已经控制住云春市的政局,他何必要多此一举的打击谢泽华呢?

陆景问道:“戚副书记对刘玄志的关系如何?”

“水火不容。”

陆景继续问道:“他和谢市长的关系呢?”

“戚书记和谢市长在工作中分歧很大。”

陆景点点头。应该有极大的可能是戚副书记擅自搞出的动作。但是这件事伸进来的手不少。甚至刘玄志也可能搅合进来了。他未必就喜欢谢泽华这么一个年富力强的副手。

又详细的问了一遍云春市矿泉水厂的事情,以及刘元卫和他手下经理郑广运的情况。

两个小时之后,陆景离开度假酒店。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陆景从健身房里出来,舒服的泡了一个澡,然后打电话给酒店,让他们把早餐送到房间里来。

正吃着精致可口的南瓜饼、喝着清香怡人的茉莉花茶,胡文洸推门进来,“景少,约好了。今天晚上在天堂见面。”

陆景笑着点点头,指着食盒中的点心说道:“要不要坐下来陪我吃点?”

胡文洸笑道:“现在都十点哪里还吃的下。云春的汤圆做早点可是一绝。景少有空可以尝尝。”

“改天吧。”陆景笑道。前世里他来过云春,知道云春的芝麻小汤圆香甜可口。早上来一碗,惬意至极。

昨天晚上他从度假酒店返回白云宾馆后和黄致远结合周子阳提供的消息商量了一晚上。决定以刘元卫作为突破口。

“景少来住店都不通知我一声呢。”方慧敏穿着一条天蓝色的长裙走进来,以略带嗔怨的口气说道,“要不是胡总过来,我都不知道你来了。”

胡文洸笑道:“方总,敢情我就不能来你这儿住店,只能是汇报工作啊?”

方慧敏风情万种的娇笑道:“哪有上午十点来住店的。胡总蒙我呢。”

陆景微笑着打个手势,“坐吧。你们坐会,等我把早餐吃完再说。”自从昨晚知道戚副书记是周非放的人,陆景心里对方慧敏充满了警惕。很显然。今天胡文洸来见他的消息会传到周非放耳朵里去。

胡文洸汇报了一会旅游的事情,告辞离开。陆景问方慧敏:“方总找我什么事?”

“联络下感情不成吗?”方慧敏咯咯娇笑着,天蓝色的长裙柔软地面料贴在她丰腴地身上。曲线玲珑性感。领口稍低。露出白皙、深不见底地乳沟。

陆景微微一笑,没有接她的话茬。

“陆景,你蛮沉稳的。”方慧敏赞扬道:“谢泽华的妻子和女儿就住在隔壁吧,你不是来云春解决他的事情吗?”

陆景微征,没料到她会主动和自己说起这件事。难道还真冤枉了周非放不成?

方慧敏神秘的一笑,“我有个侄女想见见你。下午四点在一楼下午茶区见面。”

陆景微微皱眉,“方小姐还是说明白点好。我下午还有事情。”

“好吧。“方慧敏无奈的道:“明雪想见你。她有法子帮你解决谢泽华的事情。”

陆景笑着打量了方慧敏几眼。轻声道:“周书记知道吗?”

方慧敏愕然,“告诉他干嘛?”看到陆景脸上高深莫测的笑容,方慧敏突然感觉她好像泄露了某种很重要的信息。

…….

和明雪的见面约在了晚上。陆景下午去白云酒业视察。与何梦瑶一起吃过晚饭后,陆景返回白云宾馆。

白云宾馆的酒吧位于主楼的十二楼。站在酒吧落地窗户前可以鸟瞰沉浸在夜色的云春市区。市区内灯火点点。

“景少是在俯视众生吗?”明雪站到陆景陆景身边。轻声说道。

陆景扭头,看到明雪穿着浅色短袖衬衫,一条牛仔裤。身材性感。纤细动人的腰肢,给紧身t恤一围。透出惊人的弹性,水洗白的牛仔裤恰如其分的将她修长的双脚展现出来。脸上没有化妆。却更加显得明艳照人。

看着这大异于她身份的打扮,陆景微微一愣,旋即笑道:“我那够资格俯视众生。这句话送给那些看透世情的老头子最合适。”

“景少谦虚了。”明雪微笑着抿着红酒,“你看,大家都在酒吧内交谈,只有你长时间的关注着窗外的景色。我到过香港,我相信云春的夜景绝不能和那些繁华的大都市相比。你能告诉我,什么东西让你这么着迷吗?”

“其实,我走神了。”陆景微笑着举起酒杯示意明雪喝酒,“明雪姑娘和方总是姑侄?”

“我姓方。我们一个村子出来的。方总对我很照顾。这座城市里除了五爷,就数她对我最好了。”明雪略微有些惆怅,但很快就收敛的情绪,“跟我来吧。我有事情和你说。”

陆景跟着明雪到十二楼的一间套房里。明雪打开灯,邀请陆景坐到客厅的长沙发上,开门见山的说道:“谢市长是被人蓄意陷害的。刘元卫手下经理郑广运和云春市公|安局副局长高明涵有勾结。”

顿了顿,见陆景似乎毫无反应,明雪只好自顾的继续说道:“五爷手下有马仔看到事发之前他们在天堂连续见过三次面。云春市矿泉水厂之所以只卖出了一百万是因为矿泉水厂的机器陈旧不堪,折旧的价值只有那么多。并且,负债经营的矿泉水厂今年销量很差。上半年销售额只有50万。200万的销售是去年厂子的业绩。”

“那又如何?”陆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我相信你的话。省调查组会相信吗?”

明雪黑白分明的美眸看着陆景,诧异的说道:“你知道真相后难道不能做点什么?谢市长来云春之后。云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是个好官。”

陆景哑然失笑。明雪的解释欲盖弥彰。以为现代社会是武侠小说吗?现在官场上的态势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好官难做。明雪真要打抱不平的话,这类事多着呢。

他根本就不信谢泽华在云春当了几年副市长就有人因为感恩主动出来为他打抱不平。只能解释为明雪另有所图。

明雪眨眨眼睛,奇怪的说道:“你笑什么?以景华在云春的影响力,知道事情的真相难道还不能为谢市长翻案吗?”

“这句话是五爷说的?”陆景拿出一颗烟,微笑着点上,略带讽刺的反问。

明雪一愣,不知道她在哪个地方露馅了。

陆景笑了笑,淡淡的问道:“在我来云春之前。你为什么不通过方慧敏找周非放反应情况?别跟我说你今天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方慧敏和周非放的关系。”

调查组刚刚开始调查的时,没有形成定论,正在寻找真相。那时候反应情况比现在效果要好得多。

明雪语塞。她被陆景逼得无话可说。除非她说真话。

陆景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夜里的微风吹进来。“你们对政治一知半解也敢搀和进这件事,真是佩服你们的胆量。当人民民主专政是说着玩的吗?”

明雪口中的五爷一听就知道是道上的人物。

明雪被陆景一句“人民民主专政”吓了一跳,以为他要翻脸,不由得有些局促。但她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陆景回头,看到她此时全然没有之前的名妓风采,卸下矫揉造作的面具之后,倒有些真实感。笑道:“问你一个问题。你今年多大?”

明雪下意识的道:“二十岁。”

“小丫头。”陆景呵呵一笑。

明雪郁闷的白了陆景一眼,“你又比我大多少,今年不才21岁吗?”说着。心里一横,想起五爷的话:实在不行就实话实说。他那种风流多情的人物决计不会为难你这样的美女。

“景少,我五爷身体不行了。他让我过来把这件事的真相告诉你,卖一个人情给你,让你以后照顾我一下。”

“真是异想天开。”陆景觉得好笑,走过来把烟头丢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

明雪被这句话给打击的不想再说话,沉默好一会,问道:“你有把握解决谢泽华的事情?”

陆景笑着点点头,“有类人是有价格的。”

……

云春市区内,天堂ktv的一个包厢里。胡文洸微笑着拿出一张支票放到刘元卫面前,“这是100万。我希望有人能说真话。”

刘元卫眼神凝了一下,不为所动。包厢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胡文洸笑了笑,从衬衣口袋里再拿出一张支票,压在前一张支票上,慢慢的道:“这是200万美金。这是讲真话的奖励。”

刘元卫拿起一罐啤酒,拉开喝了一口,平复他的情绪。他心动了。他全部的身家也不过几千万元。

胡文洸笑着翻翻衬衣的口袋,拍拍手说道:“没了。刘总,我想起一句名言:我带着橄榄枝与剑而来,选择在于你。”

刘元卫干笑道:“胡总,我小学没毕业。听不太懂你这名言啊。不过,你这谈生意的风格,我喜欢。是不是先让我验一验支票。”

胡文洸点点头。

刘元卫打了个电话,有助手进来拿了支票出去。十五分钟后,走进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刘元卫笑哈哈的站起来,向胡文洸伸出手,“胡总,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