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84章 翻案和正名

第484章 翻案和正名

位于东门路的云春市公安局是一栋五层楼的老式楼房。白墙红瓦,始建于九三年。五楼的副局长办公室内。高明涵正在听取干警小张的汇报。

“就这些?”听完后,高明涵声音低沉的问道。

小张看着高局那张胖脸,心里打了一个突。高局面相粗犷,实则心细如发,市局上下就没有不怕他的。脑子里又过了一边,说道:“还有,有天晚上,那位带着他同行的长发小美女在落云商业街南面的一家度假酒店里搞了2个小时。”

“玛德,劳资问你正事,你说这个。羡慕人家呐?”高明涵笑骂着丢一盒烟给小张。陆景随行的那个长发小美人他见过,长得如花似玉,清雅绝伦。

小张讪笑着收了烟,说道:“我那儿敢。”那位的女人他也就能想想,真要动手摸一把,恐怕身上的皮就要给扒了。就是觉得才做两个小时有点短。

“继续盯着。”高明涵挥手让小张出去。点着烟,琢磨了一下,拿着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李秘书,戚书记有空吧?我有点工作想向他汇报。哦,好的,行,我马上过去”。

高明涵夹着公文包出门。十五分钟后,到了戚书记的办公室。

“老高,坐。”戚书记微笑着招呼高明涵坐到沙发上。省调查组后天就回离开云春。谢泽华的案子大局已定。干掉了一个通往市长宝座路上的拦路虎。他现在心情极好。

高明涵坐下,低声道:“书记,天堂的明雪这几天晚上都到白云宾馆给那位弹钢琴。会不会是在传递消息?”

戚书记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拍了拍高明涵的手背。轻声道:“你觉得姓周的在后面没动手脚?”说着,微笑着指了指上面。“已经定了。老高,你这是刑侦搞久了,疑神疑鬼。咱们中午找个地方喝酒,放松放松。”

高明涵笑道:“好。”戚书记说放松,实际上是庆祝。

两人在办公室言谈正欢的时候,“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请进。”戚书记皱眉,扬声说道。这个小刘,怎么不知道规矩。

一高一瘦的两个干部走进来。戚书记和高明涵露出疑惑的神色。为首的瘦个儿亮了亮工作证,省调查组的人。冷声说道:“戚森林同志,云春市矿泉水厂的案子发现新的证据,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调查几个问题。”

“什么?你说什么?”戚森林感觉脑子嗡了一下,烟头掉在裤子上烧了个大洞他恍然未觉。就在刚才,他还想要品尝胜利的甘甜,怎么形势会突然变化。但眼前….

瘦个儿鄙夷的看了身子慢慢瘫倒在长沙发上的戚森林一眼,挥挥手,有两名纪检干部走进来。将戚森林带走。

高明涵愣愣的看着房间里几人的动作,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还没搞清楚状况。怎么省调查组的人到这儿来抓戚书记。这是要干什么?

“你是高明涵同志吧?正好有些问题需要同你核实,省得我们去市局跑一趟,跟我们走吧。”瘦个儿打个手势。

“我是清白的。我没有问题要交代。你们不要搞冤假错案…”高明涵激动的站起来,大声吼着。

瘦个儿不理会情绪激动、手舞足蹈给自己分辨的高明涵,冷哼一声。“带走。”说着,走出房间。

戚副书记与高副局长以及戚副书记的秘书小刘在办公室内被省调查组带走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市委大院。

中午用餐时。市委职工食堂里明显能感觉到气氛沉闷。一些嗅觉灵敏的干部已经觉察到危险和机遇。戚副书记在云春多年,根深蒂固。拔出萝卜带出泥!

“怎么回事?”与市委大楼在同一个大院里办公的市政府大楼里,刘玄志问自己的秘书。

“有一些流言蜚语…”秘书小心翼翼的把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刘玄志皱眉,他还没收到消息。挥挥手让秘书出去。沉默了很久,刘玄志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拿着手里的茶杯不断的喝水。茶杯里早就没水,他根本就没注意到。

好一会,手机响起来,“市长,刘元卫手下的经理郑广运翻供了…”

“我知道了。”刘玄志放下手机,感觉到沉甸甸的压力仿佛压在了肩膀上,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随着云春市矿泉水厂的案子再起波澜,云春市内流言四起。最被认可的说法是:据说谢市长是被人冤枉的。戚副书记在矿泉水厂的账面上提了几十万的款子,眼看遮不住才要把谢市长送进去。

云春市政府一次例会上,刘玄志突然质疑了云春市矿泉水厂卖给刘元卫公司的合理性。

随即,矿泉水厂被云春市政府收回。而市里的经济能人刘元卫据说已经跑路。

白云宾馆十五楼的总统套房内,穿着白色印花连衣裙的明雪按下最后一个琴键,一曲轻松明快的钢琴曲结束。

陆景斜倚在沙发的靠背上,微微的鼓掌。那天白云宾馆庆典酒会上弹钢琴的人就是明雪。她钢琴弹的不错。

打扮得冷艳妩媚的明雪坐到沙发上,歉然的笑道:“景少,我明天晚上有事情,没法过来。”前些天,自己遮遮掩掩的想要卖人情给陆景,被他识破。五爷说他不会为难自己却是说错了。作为冒犯他的代价,他让自己每天晚上过来弹几首钢琴曲。

陆景笑着点点头,“你看你的时间安排吧。”说着,坐到沙发上打个手势,示意明雪喝咖啡。

正要说话,一个江州的座机号码打进来。陆景疑惑的拿起手机,“你好。”

“陆景,我是邵秋兰。”

“稍等。”陆景欣喜的往卧室里走去。

明雪神色复杂的看着陆景走进卧室里。她听到刚才电话里是一个柔软、甜糯的女子声音。看到陆景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就知道电话那头是他中意的女子。

虽然每天弹完钢琴。陆景都会随意的陪她聊几句。但看的出来他只是出于礼节。他这个人看似随和而温柔,实则骄傲到了极点。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子能得到他的青睐。自己现在可是为了得到他的庇护而努力着。

房间里陆景拿着手机和邵秋兰愉快的闲聊着。他此前打过几次电话。但是邵秋兰都自习未归,或者周末时寝室电话处在占线状态。

“云春的事情忙完了吗?”

陆景笑道:“还有几天。”谢泽华人虽然还没有放出来。但是基本查明他的问题不大。省调查组大概在几天内会结束对他的双|规措施。

当然,这并不算完,围绕着云春的权力格局还会有一系列的争斗。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不必坐镇云春。

结束通话后,送了明雪离开。黄致远拿着酒瓶笑呵呵的走进来,“喝一点?”

“行,我叫人送两盘凉菜过来。”陆景招呼黄致远坐下。事情发展到现在,看似水落石出,但接下来如何收取胜利的果实却要费思量。

服务生托着食盒送了四碟凉菜进来:一盘白糖西红柿。一盘醋酱黄瓜,一碟花生米,一个果盘。

黄致远夹着黄瓜,喝了一口黄酒,“最近有些传言称,戚森林针对老谢是因为他在矿泉水厂上贪污了不少钱,怕老谢查出来。而刘玄志让市里重新收回矿泉水厂的动作有些诡异。”

“我现在想得头都大。细节就懒得去纠结了。我看刘玄志在老谢这件事情上有问题。云春这张网很大。但是,现在已经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有些人想堵是堵不住的。”陆景抬头问黄致远,“你觉得周非放有没有问题?”

说着。把那天方慧敏的反应说了一遍。

黄致远眯着眼睛,大口的喝着酒。过了一会,沉声道:“周非放的位置恐怕很难撼动。这件事我们只能假装不知道。”

陆景点点头。如果周非放真打算袖手旁观,肯定会和他那这个不安分的情人方慧敏说清楚。但是从方慧敏的动作上来看。周非放压根就没和她说这件事。周非放嫌疑不小!

但对这样的事情,陆景早就学会记在心间却又忘掉。

喝了一口黄酒,陆景道:“老谢在云春没有自己人。周子阳那儿还是我主动联系的。”他现在有点怀疑谢泽华前世里究竟是怎么当上江州市委常委的。现在看来他还青涩的很。

官场之上,揠苗助长果然要不得。每一个成功的官员背后都有着不简单的心路历程。那都是血和泪的教训才能得出的结论。

黄致远赞同陆景的看法。叹了口气,“单枪匹马不适合官场。等他出来收拾心情后。我再劝劝他。”

谢泽华的案子在九月十三日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据高明涵交代,谢泽华的卡上的另外六十万为商业局的孙科长所为。高明涵的保险柜里有一份孙科长承认此事的材料。

“戚书记,走狗要被烹,留着兔子也没啥用了!”调查组的审讯室里,高明涵抽着中华烟,默默的想着。他刚刚交代完孙科长的事情,有立功情节。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云春市长刘玄志也参与这件事,但是隐约传出来的风声对他很不利。

九月十五日,省政法委副书记祝浩晖带队奔赴云春,宣布云春矿泉水厂贪污受贿一案的结论:此案系云春市公|安局副局长高明涵伙同郑广运构陷副市长谢泽华。

随即,云春市公|安局发生一系列的人事变动。而祝浩晖在当天就接见了谢泽华,温言宽慰,给予高度评价。算是为他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