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85章 明秀少女

第485章 明秀少女

南云酒店的一间房间里,谢泽华一家三口抱头痛哭。陆景和黄致远悄悄的退出。他们是作为家属送刘霞飞母女过来。南云酒店就是此前省调查组的驻地。

“二哥,我也想哭。”刚才了酒店,走在云春已显秋色的大街上,赵清芷红着眼睛对陆景说道。

陆景微笑着摸摸她及腰的长发,“你哭什么。走吧,我们吃饭去。这里一时半会也没我们什么事。”

“哦。”赵清芷乖巧的点头,旋即,又捂着脸道:“二哥,你占我便宜。”

陆景无语的翻个白眼。摸你头发也算占你便宜啊!

下午回到房间里,陆景接到卫东阳的电话,“婉仪帮你办妥了。呵呵,陆景,以后这种小事你直接给婉仪打电话。我忙到今天才起来通知你。”

“卫哥办事我放心。”陆景笑呵呵的道。心说:直接给卫婉仪打电话也她肯接电话才有鬼。今天已经是九月十五日。江南大学早已经开学。陆景前些时候打电话给卫东阳,让他找同在江南大学读书的卫婉仪帮赵清芷和谢清歌请假。

“你小子。”卫东阳在电话里无奈的笑道:“有时间来我这里玩。”

“行。我过段时间要去建业,正好去陵平县玩几天。”陆景答应下来。聊了几句,放下电话。陆景琢磨了一下,给卫婉仪发了一条短息表示感谢。

“你谢我哥吧!”卫婉仪很快回了短信。

陆景揉揉眉心。幸好没给她打电话,不然肯定要吃个冷脸。虽然他十有八九会和卫婉仪结婚,但对她,却是没有一点感情。并且两人的关系很有些冷淡。真是标准的政治婚姻。

“景少,大恩不言谢!你救了我谢泽华的命。我干了,你随意。”晚间十分,白云宾馆的一间包厢内,谢泽华站起来向陆景敬酒,一口气连干三杯。

陆景干了杯中的酒。笑道:“你这说法也太夸张了。出来就是好事。”

谢泽华三杯酒下肚,脸红脖子粗的说道:“政治生命也是命。”说着,又给黄致远敬酒。

黄致远眯着眼睛笑道:“老谢,出来除掉一身晦气,日后节节高升。”

“借你吉言。”谢泽华笑着道。他是聪明之极的人物,此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席间敬着酒。谢清歌换了三钱的白酒小杯要敬陆景,陆景摆手道,“用果汁就行。”谢清歌执意不肯,“我要用白酒。”

谢泽华劝道:“景少,就让歌儿敬你吧。她昏倒还是你送到医院的,多亏你照顾。吴胜林太TM的不像话了。”

席间几人都愕然。一向温文尔雅的谢泽华爆了粗口。可见他对吴胜林的表现相当不满。

看到谢清歌清秀的脸蛋上浮起红晕。陆景笑着摇摇头,干了杯中的酒。

第二天下午,陆景、黄致远、谢泽华才有机会坐到一块商量接下来的局势。

“我后天就回江州。老谢,我建议你最好还是留在云春。”

谢泽华点头。虽说周书记给他放了一个月的长假,但市里面正面临着一系列的博弈,他返回江州休养肯定不行。

黄致远开口说道:“老谢,你要小心周非放。”

谢泽华微征。然后默默的点头。经历这样的大变,他要是还不成熟点,那就太白痴了。

陆景抽着烟没有多说。黄致远不留情面的和谢泽华说他在政治上的幼稚行为:到云春一两年还没有拉起自己的队伍。

“要不是这次戚森林使用了官场之外的力量,景少就算是砸钱下去也没用。老谢,你这性格得改改了,手下没有一帮人,能做得了什么事?”

谢泽华惭愧的抽着烟,低声叹道:“事实胜于雄辩!我出事之后云春竟然没有一个人为我奔走。唉!”

….

奔驰车从白云宾馆出来。车窗外夜色四合。落云商业街依旧是繁华一片。车内,陆景问胡文洸,“祁复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下午在宾馆里收到请柬:祁复生请他吃饭。

胡文洸说道:“祁复生是开酒吧、KTV起家的。云春市内的大痞子。这几年努力漂白。不过天堂KTV的现状,相信景少也看得出来,很有问题。”

旅游行业现在云春的支柱产业,他在云春运作旅游公司,对云春市最大的一块蛋糕有一定的话语权。是以在云春一年多。各色各样的人都有接触。

陆景抽着烟点头,“宴无好宴。”

祁复生请客的地方在云春市内金都酒店的包厢里。明雪穿着白色的衬衣、蓝色短裙忙前忙后。腰肢处给蓝色短裙束得细细的,大腿圆润修长,耳坠随着她的走动而摇晃着。当真是迷人的女郎。

祁复生长相并不凶恶,相反还有些书卷气。说话客客气气,不卑不亢。他自我介绍原来是中学的老师。席间刻意说着讨喜的话,气氛十分融洽。

陆景喝了口茅台酒,淡然的笑道:“祁总有话就说吧!我洗耳恭听。”

“不敢,不敢。”祁复生连声说道,沉吟了一会,指着桌边的明雪说道:“景少,我说话直,你别见怪。明雪父母双亡,也没兄弟姐妹。以她的艳名,她能在云春混下去,靠我是照不住的。主要是靠她五爷,还有白云酒店的方总。她五爷身体不好,说不定这一两年就会驾鹤西去。方总那里也难顾得周全。

我的意思是送她跳出云春这座小城,留在这里只会毁了她。所以我想请景少照拂她一二。”

说着,又道:“她这孩子比较实在,在我这儿赚的陪酒钱,全部捐给希望工程了。”

陆景转着酒杯,颇有些玩味的看了明雪一眼。他并不愿意和涉黑的人沾边。

祁复生咬咬牙,低声道:“我有一些刘市长的东西。”这本来是他留着保命的东西。云春最近的局势他很清楚,刘市长现在风雨飘摇,不如他来做最后一击,顺便博取好处。

陆景笑着点点头,问明雪。“你想做什么工作?去国有企业当工人怎么样?”

胡文洸听得心里发笑。把好好的云春第一美女送到工厂里去当工人。这也太暴殄天物了。这样的事大概也就景少做得出来。

明雪心里暗道这家伙可恨,脸上带着甜笑,“我听景少安排。”

陆景哈哈一笑,“江州市高级职业技术学校差一名老师,待遇不错,或许明雪姑娘能胜任。”新职高是景华资助的学校,安排一名老师的工作轻而易举。至于祁复生和明雪什么关系。为什么肯用刘玄志的材料来换取明雪的前途,这些他不管。祁复生要是指望让他做保护伞那就打错了算盘。不过,看祁复生精明的样子,大概能在云春混得不错。

祁复生大喜,明雪去职高当老师算是一条正经的出路,比她做陪酒女的前途要好。

陆景早上锻炼完身体。带着小丫头赵清芷去市区里吃云春的汤圆。中午在白云宾馆的西餐厅内请大家吃西餐。

白云宾馆的西餐厅很雅致,座位的间隙摆放着绿色植物。使得富丽堂皇中更多了一些生机。

中午吃西餐的人大多要地是经济餐,毕竟如果是真正享受西餐。从开胃菜吃下来,是很消耗时间的,晚上时间充足,才能优雅地享受。

六个人,坐了长桌。赵清芷接过穿背带裤、打蝴蝶结的侍应生送来的冰激凌。清声说道:“谢谢!”

陆景笑着问正在吃香芋冰激凌的赵清芷,“好吃吗?”

“恩。”赵清芷点头,然后可怜兮兮看着陆景,“二哥,我回杭城会不会变得很胖呢?我今天早上照镜子感觉我下巴变圆了。”

陆景听得一笑,“爱美的小丫头。”

赵清芷使劲的白了陆景一眼,然后和身边的谢清歌欢快的说着话。

刘霞飞留在云春照顾谢泽华,黄致远也留下来。静待消息。他会还需要去白云酒业拜访陈老师。陈老师已经接受白云酒业的聘请。

谢清歌和陆景、赵清芷一起启程返回江州。车到师大教师宿舍楼下。谢清歌回师大的家中收拾行李。她家中遭到搜查,有些凌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跟着赵清芷一起去新丰公寓休息。

“滴--!”正在书房里回复邮件的陆景看了一下手机。胡文洸发来短信:今天有人实名举报了刘玄志和云春教育局一名副局长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还在云春市内买了房,经济问题严重。

陆景微微一笑。祁复生动作够快!要是平常这种东西很难奈何的了刘玄志,但是刘玄志最近的日子不好过。省里正在酝酿调整云春的班子。这个材料捅出来,刘玄志看来要悬了。

“陆景!”洗过澡的谢清歌穿着牛仔裤T恤的清纯学生打扮,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看到陆景的微笑。她胆子稍大了一些。

“有事情?”陆景推开电脑,打个手势,邀请她坐下。

“没…,我可不可以像清芷一样喊你二哥啊?”谢清歌红着脸。磕磕绊绊的说完。从云春回来的路上,她就一直想着这件事。在云春担惊受怕的日子,她亲眼看着陆景将她父母解救出来。心里感激至极。她很想亲近他,就像清芷那样喊他一声“二哥”。

陆景看着她期待的目光,笑了笑,“行啊。”说着,促狭道:“要不先喊声来听听?”

谢清歌羞涩的低头。她想起以前为吴胜林的事还骂陆景来着。怪不好意思的。

看她耳朵根都跟胭脂染似的,修长纤细的脖颈都是粉红的。陆景没再捉弄她,笑道:“以后再喊吧。帮我冲杯咖啡来。”

谢清歌出去冲了一杯咖啡进来,心里满是兴奋,放到陆景的书桌上时,看到陆景聚精会神的看着邮件,侧脸的轮廓明俊迷人,轻喊道:“二哥,我放这儿了。”

“恩。”陆景笑着点点头,明秀清丽的少女这样娇柔婉转的轻喊着,听着着实是种享受。看着谢清歌步履轻快的离开,陆景摇头一笑。谁说做好事没回报呢。

“咚--!”有新邮件来了。陆景抿着咖啡,看向电脑的屏幕。何梦瑶正在用邮件和他讨论全资收购云春矿泉水厂,打造茶饮料品牌的想法。这会给景华带来一个新的高利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