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86章 同学吃饭(上)

第486章 同学吃饭(上)

米色的蕾丝窗帘在夜晚的清风中微微摇动着,深夜里书房依旧亮着灯。陆景不断的敲着键盘用邮件与何梦瑶沟通着。云春有山泉水,有茶园,拥有涉足茶饮料的天然优势。

但是制造工艺仍需投入,并且就算全资收购云春矿泉水厂也只是拿到一张饮料市场的入门证。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聊得兴起,陆景索性拨通了何梦瑶的电话。茶饮料的市场份额在接下来五六年时间里会迅猛的发展,成为国内饮料消费市场中仅次于饮用水和碳酸饮料的饮料。其行业的利率率一直维持在30%以上。属于高利润行业。

其实,打造一个高端矿泉水的品牌也不错。高端矿泉水品牌的利润率大约在27%左右,也是相当不错的业务。据陆景的记忆,日后全球高端矿泉水排名第一的品牌——依云,品牌价值就有9亿美元。

只是,陆景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打造出一个高端品牌。如果最终运作成普通矿泉水品牌就得不偿失了。饮用水的市场份额虽然大,但是行业平均润率只有%,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

所以,景华如果涉足饮料行业肯定是优选选择茶饮料行业。

茶饮料源于美国,20世纪70后代后期,在日本和台湾开始进入工业化生产,并逐渐在饮料市场上大行其道。

国内茶饮料市场大致分为四个阶段。98年以前,旭日升占据市场主导地位。一支独秀。在99年,康师傅和统一迎头赶上。与旭日升形成三足鼎立。到2000年,旭日升品牌老化,市场份额下降,康师傅与统一双雄对峙。而后是康师傅占据主导地位,众多品牌进入市场,诸侯纷争:茶饮料的上市品牌多达100多个,有近50个产品种类。

景华在这个时候——九九年底涉足茶饮料市场,可以抢到一定的先机。不要求成为茶饮料市场的龙头企业。但是到2001年打造一家年销售额二十多亿的公司应该没有问题。当然,最终的目标是打造一家年销售额过百亿的企业。

茶饮料会成为景华体系内自手机、银行、家电、汽车、旅游、白酒之后的又一核心业务。日后的景华会发展到何等地步呢?真是令人期待!

“晚安!”电话里何梦瑶清声道别。

陆景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3点,笑道:“可以说早安了。让你明天起眼袋可就是我的罪过。”

电话里没有声音,只有何梦瑶轻微的呼吸声,陆景几乎能想象得出来她在电话那头悄然而笑宛若白莲幽静动人的模样。

陆景轻声说道:“晚安!”

“恩。”何梦瑶挂了电话。

陆景笑着放下手机,点了一支烟。脱了衣服,到浴室里泡澡。热水驱散着倦意。到深夜里他的思维越发的活跃起来。

楚北的局势此时就如同窗外浓厚的夜色般晦涩难明。从云春谢泽华的案子来看,省里大佬们的想法很难琢磨。汤副书记的未必没有取代赵省长的想法。

云春作为楚北省内新兴的旅游城市,经济增长十分强劲。刘玄志的仕途估计要终结,再加上戚副书记空出来的位置,围绕着云春班子的调整省里只怕会有一番龙争虎斗。

……

“秋兰姐。”师大研究生宿舍楼下。傍晚时分,陆景等到返回宿舍的邵秋兰。

邵秋兰一愣,走到宿舍对面梧桐树下的陆景面前,柔声道:“等了好久吧,你怎么没提前给我电话?我大学同学约我今天去省体育馆内看比赛。她男朋友是江州市篮球队的。”

今天第五届楚北省运动会在楚北省体育馆举行。参赛的有各市、省直机关的代表队。主旨是弘扬运动精神。开展全民健身运动。

陆景看着她精致的容颜,克制着拥抱她的冲动。微笑道:“我要是回答等了一下午,待会会不会得到一点补偿?”

“噢-”邵秋兰轻声娇呼,心里微甜之余,又有些愧疚,歉然的道:“对不起啊!”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看比赛时老是感觉有些东西落下。

见她道歉,陆景挠挠头,“我开玩笑的。等一会,送件礼物给你。”说着,转身去停在宿舍楼转角的车里拿礼物。上回开车过来,好像那些研究生议论纷纷的,陆景这次便把车停到了侧面。

“给。”陆景将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邵秋兰。

“什么礼物?”邵秋兰接了过来,扶了扶眼镜,笑着问道。

“到寝室里再看。”陆景微笑道,陪着邵秋兰一起上楼。

“呵呵,邵姐,你男朋友来看你了。”楼梯一对学生打扮的情侣笑着打着招呼。

“你们这是出去?”邵秋兰脸笑道。也不承认也不否认。

“陪他逛街买几件衣服去。”女孩一脸幸福的笑道。

在楼梯上寒暄几句,才和那对情侣道别。邵秋兰解释道:“这是高我一届的师姐。”在寝室门口停下,邵秋兰对陆景道:“你先等会儿啊,我收拾下。”虽然今天晚上室友都说有事情不在。但她还是要先进去收拾下才行。平常四个女孩住在一起可没那么多避讳的。

“行。”陆景在略显潮湿的走道里站着。傍晚时分的夕阳照的走道窗户处金黄一片。

“进来吧!”好一会,邵秋兰才打开宿舍的门邀请他进去。

这是一件标准的四人间宿舍。以上下铺的方式摆放着4个床位。床铺上拉着粉色、白色的蚊帐,各种花纹以及墙壁上明快的小清新壁纸都显示着这是女生宿舍。

4张书桌摆放在靠近窗台处。书架上堆满了书。“坐吧。”邵秋兰拿了一张黄色的木椅子给陆景,自己做到**笑着打开礼物盒。里面放着一支精美的乳白色手机,有着景华手机一贯的精致。典雅的风格。

“i618,景华最新128和弦铃声手机。”陆景介绍着,“帮我们试用下。”

“有点贵重。”邵秋兰看了陆景一眼,想要拒绝。试用不过是陆景的托辞。手机上显示着信号,显然陆景已经帮她把手机卡都配好。她在金山跟在陆景身边实习了近一个月,知道景华各种手机的大致价位,这款128和弦铃声手机售价肯定不会低于7000元。

“秋兰姐。我希望随时能联系到你。你不希望我再在你楼下傻等吧?”陆景看着邵秋兰乌黑晶莹的瞳眸,认真的说道。两人离得有些近。她身上芬芳的香味不时传来。

邵秋兰把手机盒子放到**,笑道:“谁说我不希望呢?”夕阳下男友的等候不是恋爱时最常见而温馨的画面吗?

说着,见陆景一脸无奈的表情,站起来娇柔的一笑,“你去外面等会。我要洗澡。晚上同学约了我吃饭,我们一起去。”她下午运动了一下,出了些汗。

陆景摸摸鼻子。感觉心脏跳的快了一些。脑子里转了半响却没找到留下来的理由。看到邵秋兰似笑非笑的表情,无奈的走出房间。

……

吃饭的地点在在徐华路上的丽华酒店三楼中餐厅。邵秋兰的大学同学叫安雅月,长的秀气,性子却是活泼,外向。看到邵秋兰和一个青年亲密的走进来,笑道:“还说给你介绍个钻石王老五。想不到你自己带了护花使者。”

说着,介绍桌边另外两名男子。高大魁梧的男子叫马委立,市商业局的一个科长,是安雅月的男朋友。马委立是这次省运动会江州市代表队篮球队的成员。他身边的白胖男子是他的高中同学,路福丰。东海贸易公司市场部的一个经理。实则就是市场部的职员。对外宣称的职位为经理,但手里一个兵都没有。

“陆先生是做什么的?”马委立点了菜。随意的问道。

陆景带着眼镜,稍显成熟,说道:“我是无业游民,天天混日子。”

马委立就是一笑。心里有些轻视,扭头和路福丰说话。

陆景不以为意,静静的品着茶,听邵秋兰和安雅月聊天,偶尔插一句。听得出来,邵秋兰和安雅月并不是那种至交好友。

上了菜,两名女士喝果汁,马委立要了一瓶低度五粮液。卖弄一会丽华酒店招牌菜的知识,接到路福丰一个眼神,笑道:“小陆,你有没有考虑找个正经的工作,混日子可不行?”说着,指着路福丰道:“你敬路哥一杯酒,让他帮你想想办法。他在江州地面上人头熟。”

陆景就笑,“不用,我受不了那个拘束。”

路福丰看着精致迷人的邵秋兰,心里一片火热。本来,马委立请他吃饭,言语里就露出给他介绍一个美女认识的意思。只不过,邵秋兰对他的搭讪不怎么理会,他不得不把主意打到与她同来的陆景身上。当他显示了一定的实力后,想来会引起美人的注意吧。

当即,借着马委立的话头,板着脸批评道:“小陆,这话就不对了。就你这样混着能有什么出息?我在东海贸易也能说得上话,你要是愿意,我给你找份工作。虽然累点,苦点,但是日子有奔头不是?”

说完,矜持的看着邵秋兰。邵秋兰肌肤雪嫩,五官精致,俏丽迷人。穿着白色绿底的连衣裙,白皙的脖颈上,戴着一条精致的项链,妩媚动人。娇嫩的耳垂上两枚款式新颖的银质耳坠不时的摇晃着,差点把他的心魂都给晃没。

陆景无奈的拒绝道:“真不用。谢了。”他正和邵秋兰扯着星座运势的话题,怎么就有人要给他介绍工作。

马委立在一旁敲着边鼓,“小陆,人生得有目标,有追求不是?像你路哥,工作三年多,入手一辆捷达。你可以把他当做你的目标啊。小陆,要加油啊!”

“咳-咳-“邵秋兰一口果汁呛着。她刚才坐陆景的奥迪车过来。居然有人要陆景把捷达当人生目标。她心里都要笑死。

陆景笑着递了纸巾邵秋兰,轻轻的拍拍她的背,“喝水的时候不要笑。”邵秋兰笑着白了陆景一眼,心说:还不是都怪你,让你装模作样。

看着邵秋兰突然流露出的娇媚神情,路福丰口干舌燥,这样娇俏尤物压在身下会是何等美妙的感受?干笑一声,对马委立道:“我就挣了几十万的身家,哪能和你比。二十七岁的科长可是咱们同学中头一份啊。来,委立,咱们走一个。”

说着,两人干了一杯。

“景少,你好。我治安支队的小刘。”突然,一名满中年人脸笑容的走过来,向陆景热情伸出手。

陆景站起来笑着同他握手,“过来吃饭?”对小刘,他稍微有点印象,好像带队抓黄晖的就是小刘。

看到陆景好像对自己有印象,小刘浑身舒爽,双手握着陆景的手用力摇了摇,笑道:“和朋友一起来的。您忙。您忙。我就看到您过来打个招呼。”说完,转身离去。

路福丰和马委立面面相觑,搞不清状况。

在前台帮陆景那桌也结了帐。见刘队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一个得力的下属凑趣问道:“刘队,刚才那位是?”

刘队笑哈哈的拍拍他的肩膀,压低声音,神秘的道:“陆市长的弟弟。我给他跑过腿,有一面之交。”

几名下属立刻心领神会的笑着,簇拥着得意洋洋的刘队离开。

餐厅里,路福丰、马委立、安雅月还反应不过来。倒是邵秋兰见惯陆景结交的人物,知道刚才只是个小角色,也不觉得惊奇。

马委立试探的道:“小陆,刚才那位小刘是…”

路福丰有些不甘心,看了陆景一眼,不服气的道:“是治安支队的队员吧,你倒是有些门路。”

陆景笑了笑,对邵秋兰道:“秋兰,我吃好了,我们走吧。”

“行。”邵秋兰点头。这顿饭吃的索然无味。“安雅月,改天我们再聚啊!”

“哈哈,景少看到我就要走,难道我老宋这张脸不讨喜?”三四个中年人走过来。为首的一人穿着西裤、衬衣,有些书卷气,笑哈哈的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