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87章 同学吃饭(下)

第487章 同学吃饭(下)

陆景笑道:“宋主任说笑了,我正好吃完打算离开。”说着,目光从几个中年人脸上扫过,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都是市局的一把手。为首的是江州市计委主任宋朝明。

路福丰冷笑一声,讥讽道:“班主任吧!”

“别乱说话。”马委立低喝一声,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对其中的一名中年人露出讨好的笑容,“季局长,我是招商处二科的小马。”

商业局季局长是名胖子,笑呵呵的点点头。他哪里知道小马是哪位。马委立顿时感觉骨头都轻了二两,季局长那么高不可攀的人物居然对他马委立笑了。这是个好兆头。

季局长探询的看向陆景。陆景没吱声。季局长立刻就明白,小马能和陆景坐到一个桌子上吃饭只是巧合。陆景不介绍就说明和小马没关系。唉,这个小马工作能力很差劲啊!现在江州不知道多少干部想和陆景吃饭而不得呢。

宋朝明笑着和陆景握手,说道:“改天我们坐坐。”

陆景知道宋朝明是大哥的心腹,琢磨了一下,笑道:“行。”

宋朝明愉快的离开。略等了一会,陆景和邵秋兰也告辞。路福丰感觉脑子里一片浆糊一般。连续来了两拨人,那个毫不起眼的小陆貌似是个大人物。这个发现让他要吐血。

马委立不满的看了路福丰一眼,他以前觉得自己这个高中同学当上经理后很有些机灵劲,现在看来却是上不得台面。

“买单。”马委立喊来服务员。过了一会儿服务员说道:“先生,你们这桌已经买过单了。”

马委立一愣。所有所思的点点头。离开丽华酒店,在路边等出租车时。马委立对安雅月说道:“小月,邵秋兰下次请你吃饭时。你一定要带上我。”

安雅月娇笑道:“行啊。”忽而,心里有些酸酸的。两人之间的地位改变,却是因为她一个大学同学的朋友是大人物。

…….

星光灿烂,清辉洒落在路边灌木丛里。曾红英开着车载陆景和邵秋兰坐车返回新丰公寓。

车后排,邵秋兰轻微的叹一口气,“也只有大学时代的友谊最纯真了。现在吃个饭都带着目的。”说着,笑道:“你干嘛要自我介绍是无业游民。听到马委立要你以捷达为目标,我都快笑死。”

“那不然我怎么介绍?”陆景笑道:“我现在可不就是无业游民?每天东敲敲、西敲敲。”

邵秋兰笑着白了他一眼,“得瑟。吃饱没有。要不要在这儿买点东西吃?”邵秋兰指着师南路边的小店。师南路上靠近南阳街就逐渐热闹起来。

陆景笑着摇头。两人在车内坐的有些近,大腿紧挨着。薄薄的休闲裤和裙子都无法阻隔彼此身体的触感。看着邵秋兰**在裙外的小腿,纤细修长,迷人至极。陆景突然想:大概就这么坐一两个小时都是极好的。

车到新丰公寓楼下。陆景按了电梯,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请邵秋兰进来。邵秋兰莞尔,轻快走进电梯里,“关宁这几天不在?”

“她随省歌剧团去京城表演了。她在校艺术团表现出色,被省歌剧团的人给相中。”陆景笑道。这其中他有没有出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打开门。开了客厅的灯。换过拖鞋,陆景把眼镜丢在小酒吧的吧台上,问坐着客厅沙发上的邵秋兰,“秋兰姐。喝咖啡还是红酒?”

“红酒吧!我晚上喝咖啡睡不着。”

陆景倒了两杯红酒,拿到茶几处,“我表妹和她同学昨天已经回杭城上学去了。董晚瑶今天应该不过来。”

说完,挠挠头。怎么感觉话里暗示意味十足。邵秋兰也感觉怪怪的,怎么感觉像偷情一样。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对视一眼,然后都笑起来。笑过后,两人各拿着一杯红酒对坐着。

其实,陆景请邵秋兰到新丰公寓喝酒,因为他知道今天这里没人。邵秋兰肯来,也是因为她知道陆景肯定会带她去一个两人能单独呆着的环境。

似乎,两人的这点心思现在都暴露在彼此的眼中。眼中情思连连,不经意的目光触碰后,心底仿佛有一种触电的感觉,然后又各自错开目光。

邵秋兰不敢走出那一步,是因为她知道陆景的事儿乱七八糟。她加入进去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陆景不敢走出那一步,是因为他怕邵秋兰会拒绝,然后离开他身边。

一杯红酒喝完。陆景放下酒杯,轻声道:“秋兰姐,我们跳舞吧!”

邵秋兰俏脸微红,上回跳舞最后可是拥抱在一起了。不同的是那次她有些醉,现在却是清醒着。犹豫了几秒,邵秋兰轻轻的点头,将手放在陆景的手中。

客厅里没有音乐,陆景将邵秋兰拥入怀中,手有些用力。邵秋兰环抱着陆景的腰,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口。突然,从金山市离开后一直累积的思念从心里释放出来。或许,陆景这么不加掩饰的动作同样也表明着他的情思。

陆景低头,用脸蹭着邵秋兰滑腻的脸蛋。在云春偶尔从心底深处翻起来的相思再次弥漫在心间。肌肤贴着的美妙感觉让他心里突然有些明悟:幸福不是过去,也不是未来,而是现在的拥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静谧得仿佛凝固了。陆景摘掉了邵秋兰鼻梁上的眼镜,“多少度?”

“左眼200,右眼250.”邵秋兰声音柔软的说道。她有点明白陆景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是,不知道是该紧张还是该期待。

带着吴地软语的甜糯口音,让陆景不由的想起高二时听她讲课时的感觉。前世的,这一世的,叠加起来让他迷醉,现在拥抱着的真实感觉却又让他时时的清醒着,凝视着邵秋兰琉璃般晶莹的眼眸,陆景忍不住说道:“秋兰姐,我们接吻吧!”

邵秋兰眸子有些娇嗔的神色:你怎么可以说出来。但,她的眼帘最终慢慢的闭上,俏脸微微抬起。迷人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显示着她内心的紧张和不安。

邵秋兰心想:让他吻一下也没有什么。他要是吻一下还不满足怎么办?他会摸自己地胸部吗?他会摸自己地臀部吗?这家伙贼眼兮兮最喜欢看自己那两处。

这么想着心里羞怯不安。身体里仿佛抑着一团难以明状的火在胸腹间流窜。

怎么这么久?邵秋兰等了一会,凭着女性的直觉就能感觉到陆景正在凝视着她。让人心思凌乱的灼热鼻息渐近,简直就是要让人意乱情迷。怎么可以有这种期待的心情呢?只是一瞬间,等待被吻的紧张,甜蜜的期待在心里千转百回。

陆景轻柔的触碰着那两片如同鲜花般娇嫩的红唇,舌尖轻撩着,偶尔伸到她紧咬的牙根上。难以言喻的美妙感在脑子里,在心中回荡着。一手不由自主的抚摸上那完美的俏臀,隔着白裙轻柔的抚摸,仿佛情人的呢喃。

邵秋兰感觉心间的痕迹在臀部被抚摸的时候渲泄而去,身体的火陡然变成一团闪电在乱窜,是那种无法言喻的奇妙之感。紧咬的牙根慢慢的松开,舌尖缠绕,触碰,继而被吸允带来的如火般激烈感,只觉得一阵阵的眩晕感冲击着脑袋。

陆景吮吸着她微香滑嫩的舌尖,柔软温润的触感从她娇艳红润的嘴唇传来。天地间的一切都消失,两人尽情的亲吻缠绵着。

良久,陆景歇口气,动情的吻着邵秋兰的额头,脸蛋,眼睛,嘴唇。邵秋兰被动而热烈的回应着。

突然,钥匙插在门锁中的声音惊醒了两人。陆景温柔的吻了吻邵秋兰嫣红如脂的嘴唇,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