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90章 建业风起

第490章 建业风起

“陆景,好久不见。”许云策皮笑肉不笑,眯着眼睛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说道:“从这儿再往前两百米是阳家的电脑生产基地。”说完,按上车窗离开。

吕浩进不满的道:“这人怎么这样说话?”他和陆景关系亲厚,见这青年说话不怎么尊重陆景,心里相当不爽。

陆景摆摆手,点了一支烟,琢磨了下。许云策这句话信息量相当丰富。阳家投资计算机制造业,显然是要助杨修武一臂之力。或许,杨修武认为仅仅靠一个代工基地还无法在高新技术产业的数据统计占优。

许云策看来对阳家在建业市商业银行的事情上捅了他一刀的事情相当记恨。否则也不会专门停车来说这个消息。

“走,我们看看去。”坐到车里,陆景对范之炳道:“认真的查一查这个消息。”

范之炳惭愧的点头:“我会的。”这个消息他没有打探到是他的失职。虽然现代公司层层控股,如果有意掩盖,真实的控制权根本就不知道在那家公司手中,但这是客观原因。建业所有关于高新技术产业的动作他都应该要重视。

建业的秋天比江州更早。十月中城市里就已经是秋意阵阵。建业财经大学内的主干道路边,陆景坐在石凳上抽着烟。手里拿着一份范之炳提交来的资料。

阳家投资的电脑制造公司叫做益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主要为国际电脑巨头戴尔公司进行代工。在落成典礼上阳黎新曾经宣布要打造一家年产值百亿的加工企业。

其实,电子行业的产品。做代工是窥视技术的不二法门。比如,三星曾经给苹果做过代工。台湾的几家有名的电子厂商起家之初也是给欧美厂商代工。

陆景可不会小看这家企业。景华得继续发力才行。感觉石凳上有些凉。陆景站起来拍了拍从树上落到衣服上金黄的银杏叶子。

迎面走来四个青春靓丽的女大学生。其中一个穿着咖啡格外套的女孩看到陆景头顶银杏叶子,手上夹着烟头。烟雾袅袅,胳膊处还夹着厚厚的文件,一副学究派头,偏偏又如此的年轻,顿时觉得这画面好有喜感。忍不住掩嘴娇笑,“那儿来的土老帽呢!”

陆景听得愕然,他身上这身订做的康纳利休闲装加起来价值二十万,居然有人说他土老帽。陆景心说:难道最近我有些面目可憎?

“燕子,别笑了。”中间一个高挑白皙的美丽女孩说道。

陆景冲几个女孩点点头,友善的笑了笑。他却是再也找不到大学里的那种感觉了。否则。他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吹个流氓口哨才对。

突然,叶妍打来电话,“陆景,判决下来了。周汉先的几项罪名成立,共判处15年有期徒刑。我把推荐信交给于琴寒了。她想见见你。”

“见我干吗?你帮我接受下谢意就行了。”陆景笑着挂了电话。今天于琴寒的案子在建业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叶妍之前和于琴寒家里有联络。她今天也去参与旁听。叶妍给于琴寒捐赠了十五万元(其中陆景占了8万元),帮助于琴寒治病。于琴寒的精神病更多的是心病,看到周汉先伏法,她的病也好的七七八八。

陆景委托叶妍转交给于琴寒一封南方某国企培训班的推荐信。钱,有时候并不是帮助一个人最佳方法。给予她工作的机会比单纯给予她钱财要好。

看到陆景在打电话。高挑白皙的美丽女孩站立住想等他打完电话。几个好友倒是有些奇怪。燕子小声笑道:“夏婕,看上人家了。恩,勉强可以归在小帅哥之列。只是,长相也不是那么帅啊。配你还有些不够哦。”

夏婕笑着在她背上拍了下,对好友们道:“你们先走啊,我认识他。打个招呼。”

“哦,原来想吃独食啊!”几个女孩嘻嘻哈哈。却是一起陪着夏婕等在路边。

陆景挂了电话,心里默默的祝福于琴寒。希望她以后的人生旅途顺利。燕子喊道:“喂,小帅土冒,我们家夏婕要和你说话呢。”

几个女孩哄笑起来。路边一个男生骑着自行车看到这里“风景”差点撞到银杏树上。

陆景笑着看过去,一个穿着白色蕾丝打底衫,水磨蓝牛仔裤的高挑美丽女孩犹豫着走过来,伸出手说道:“景少,你好。我叫夏婕。”

“你好。你认识我?”陆景有些疑惑,轻轻的握了握她娇软的小手就放开,然后打量着夏婕:鹅蛋小脸雪白清媚,唇红齿白,亮如点漆的眼眸子,大而长的丹凤眼,眼睫毛长得能挑起来。气质独特,风情迷人。不过他却是不记得在那里见过这个女孩。

夏婕心里微涩,人家那里记得她是谁。不得已的小声道:“我是贝贝。”

陆景终于有些印象。那晚听到于琴寒的事情心绪不佳,找杨四儿在凯撒翡丽喝酒,当时就是这个贝贝陪着他。模样清纯,大腿修长、雪白。与此时的形象大相径庭。

“有印象了。我现在没在那里工作了。”夏婕轻快的一笑,嘴唇微抿,“你来财大干什么,要不要我给当向导?我在这里上了三年的大学,很熟的。”

陆景笑着摇头,指着缓缓驶过来的白色阿斯顿马丁,“改天吧。我还有事。”说着,挥挥手,坐到车里,心情不错的离开。

燕子看得一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走过去拍拍有些失落的夏婕说道:“还看啊,人都走了。我的天,还是你眼光好啊。谁知道坐在路边的小年轻居然是个马丁男。”

说的几个好友又哄笑起来,相互打趣着回宿舍。偶遇就像风遇到秋叶般,在不经意之间。夏婕却知道那个青年所处的世界是何等精彩,她看到过,遇到过,却无法把握住。

魏源背负着双手看着酒店外的梧桐落叶被秋风扫走。此情此景,突然间他却是想起杨修武和陆江的暗斗。面对江州蒸蒸日上的情况,杨修武有些压不住了。不是说建业不如江州,而是江州的上升势头十分明显。这种情况很容易给人以错觉:杨修武不如陆江。

事实上呢?魏源在心里打了个问号。他已经是苏江省委常委。苏城虽然不是副|省|级城市,但是历来市委书记都是高配。在40岁的时候成为实权副|省|级干部。他自问能力和年纪的优势都是十分明显的,但是在派系接班人的第一轮较量中,似乎他已经出局了。没什么人关注他。这样也好,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是不为最先,不耻最后。

“书记,建业杨市长来了。”秘书小汪推开门说道。

杨修武调整心态,笑着走出卧室,到客厅和杨修武见面。

十月十四日,时代在线股票禁售期已经过。时代在线的股东纷纷发表减持公告。时代在线的股票应声下跌至82美元。但,几天之后又缓慢的回升至86美元。

在紫齐儒来的竹别院和张胜利见过面后,陆景返回南山别墅。这几天他忙着会客。其中许家的许宗复,更是透过中间人传话,解释了一番金山市的事情:那是许家内部明州商业银行那一系所为,和他无关,希望能和陆景见面。

陆景婉拒了许宗复的邀请。至于这个解释他有没有相信,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脸色不太好?”吃饭的时候,叶妍关心的问道。

陆景微愣,然后笑道:“叶妍,你最近不太对劲啊。嘘寒问暖搞得我很不适应。”于琴寒的案子过后,叶妍又恢复温柔的状态,搞得他都有点后悔决定帮她卖股票。时代在线的股票减持操作,由信安基金的团队统一操作。减持计划早就报给了美国证券监察部门。

叶妍气的瞪了陆景一眼,“对你好点不行啊?8亿多美元呢。”她给了一个可以说服陆景,也可以说服自己的解释。

“得,你就当小财迷吧。”陆景笑着放下碗筷,说道:“我刚才还在想我最近魅力是不是变大了。我明天去陵平县。现在给你说一声。”

“哦。”叶妍手里的筷子落到桌子上。克制着心里想问他怎么这么快就要离开建业的冲动。

陆景只当她走神了,微笑着点点头,返回自己的别墅。

张胜利今天给他带来一个消息:已经高升至省里的原建业市组织部部长王田虎落马了。背后可能有朱然节的影子。但是,前天他和朱然节见面的时候,朱然节一点口风都没露,只是谈着信息产业区中互联网公司和媒体公司的事情。景华投资也创办了两家杂志,算是给朱然节捧场。

陆景意识到建业的政局有可能要出现大的变化。朱然节拿王田虎开刀,警告那些背叛他的干部这可以理解,但是杨修武会没有动作?这显然不可能。否则,那些转投他的干部岂不是要人人自危。新一轮的斗争马上就要来了。以那天唐轩源所透露的信息来看,朱然节不会是杨修武的对手。

看来,这次去陵平县一定要和卫东阳谈妥才行。否则,景华在建业的投资会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