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91章 说服合作

第491章 说服合作

“哒哒——”的步履声由远而近。.打断了陆景的沉思。陆景抬头,看到叶妍换了白色高领针织衫,青色铅笔裤,气质清艳的走进来。

“有事?”陆景懒洋洋的歪在沙发上,挥挥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过来问问你去陵平县干什么?”叶妍装作很自然的坐下。

“卫东阳在陵平县当县太爷,我家里让我去那里和他妹妹见面。”陆景坐直身体,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是他去陵平县要做的事情之一。罗女士前几天给他打了电话,大概是大嫂提了一句吧。

叶妍低头,轻声道:“他妹妹就是你未婚妻?”

陆景点头,然后又摇头。还没订婚,还算不上。意兴索然的敲了敲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他刚给陈笑发了邮件:推动景华在硅谷的分公司——evf公司着手组建手机芯片团队,开始研发手机基带芯片技术。

景华将时代在线的股票分批套现后会获取约4.13.亿美元,这笔资金将会用于研发手机基带芯片。陆景个人所持有的股票也会套现,价值3.44亿美元,如果有必要这笔资金他会注入到手机基带芯片的研发中。

掌握数字手机这项最核心的技术后,景华完全有能力单独缔造一个手机产业集群。超越建业将会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犹豫了一会,叶妍说道:“我学了一套按摩的手法,我帮你按按头好不好?能解乏的。”

陆景看着国色天香的叶妍,揉揉眉心,他有些明白她的心思了。这样也能解释她在京城那几天为什么没给他好脸色。

叶妍使劲的咬咬嘴唇,勇气正在迅速的消退,站起来说道:“我熬了粥,先回去了。”

陆景无奈的一笑,“你该说你烧了开水呢。老是用一个借口,我会发现的。”说着,问道:“我怎么坐会比较方便你按摩?”

看她几乎哀求的神情,陆景倒想起李菲菲以前对他那些决然而冰冷的举动,心里一软,同意她的要求。

叶妍被陆景说的俏脸带红,继而反应过来,陆景这是答应了,就说道:“你趴在沙发上就行。”

“行吧。”陆景把沙发的抱枕拿过来,趴在沙发上,微微闭上眼睛。没一会,一股清香飘过来,接着一双纤手按在他头上,耳边听到叶妍柔声道:“放松啊!”

身上的不适感慢慢消失。头上的穴位被或重或轻的挤压着,陆景感觉叶妍手法倒也不差,疲倦慢慢涌上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迷糊间突然听到有人断断续续的在低声说话。“…权势也罢、财富也罢,我又不会屈服于这些东西。我爱钱,只是没想过用身体去换,更不会用心去换。只是你为什么要照顾我呀…,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的人,就是命中注定的人。我生病了,你刚好在建业…

哦,我自作多情了呢。你帮我就像帮于琴寒一样,是出于心里的怜悯对不对。是因为我们是朋友,对不对?可是,我宁可不要这些怜悯。我想要你平等的对我。我要你像对小漓那样对我。

别总是用高姿态去看别人的人生呀,小男人…,你又经历了多少事情?别看你笑的灿烂,其实你心里压力很大,对不对?皱眉都皱得让人心疼。

财富、权势不会总是能让女人死心塌地的,倒是你的温柔、体贴,还有不经意表露出的爱心才会让你的花心得逞,才会将女人的心牵绊住。唉,…”

叶妍眼角滑下一颗泪珠,这些话也就敢在他睡着的时候说。平常说这个,恐怕刚开个头,就被他冷嘲热讽了一番。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忍不住低头在他脸颊上温柔的一吻。脸颊羞得绯红。

陆景一惊,突然便睁开眼睛,入目处,却是雪白晶莹的粉颈。叶妍嘴唇慢慢的离开陆景的脸颊,然后看到了陆景睁开的双眼。

“啊!”叶妍惊呼一声,身子猛的向后退开,仿佛看到了鬼一样。接着,她撞到茶几上,笔记本电脑、烟盒、火机、手机、钱包、烟灰缸、茶杯稀里哗啦的掉到地上。

叶妍猛的跳起来,慌慌张张的往外跑,跑不两步就跌了一跤,拖鞋没穿好被扳倒了。“噢-!”她吃痛的叫了一声,爬起来,光着脚踩着冰凉的地上,飞快的跑了。

陆景坐起来,默然半响。真是一头乱麻。

陵平县地处吴州西南角。在建业市与钱州市之间。风景秀丽,山水相依。陵平温泉闻名全国。

唐轩源已经调任吴州市委副书记,陆景和他通过电话。是以,陆景没有往吴州转道,而是走国道径直经宁台镇往陵平县而去。

陵平县城区中的喜来缘酒店房间里,陆景和已经到达陵平县的杨玉立汇合,“这里怎么样?”

杨玉立敬了烟给陆景,坐到沙发上,笑着拍拍沙发的扶手,“挺好的,大受启发。这里的旅游设施完善,起步较早,云春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这家酒店就是三星级酒店。”

陆景笑着点点头,走到窗口处看着窗外秀丽的街景,“就是交通不发达啊。我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才到。”

晚饭时分,陆景就见到了卫东阳。刚一见面,卫东阳就抱歉的道:“婉仪说她临时有事,没法过来。”

卫东阳下到陵平县大半年,整个人的气度有很大的改变,听到这话,陆景就笑,“卫哥总不会以为我过来是讨美女欢心的吧?”

“你小子。”卫东阳哈哈大笑,知道陆景看穿妹妹的托辞。“我二叔明天到。到时候我介绍你们认识。走,先给你接风洗尘。”

晚饭是在陵平温泉的度假酒店里吃的特色菜。泡了一会温泉后,卫东阳和陆景在雅室里聊天。

“建业又要动荡了。”陆景微叹,见卫东阳不解,说了一遍建业的形势,然后道:“我听说朱书记和凯撒翡丽的关系不浅。”

“什么?”卫东阳吃惊的低呼,大为失态。凯撒翡丽是什么地方,他怎么可能不清楚。他还有凯撒翡丽的贵宾卡。陆景这个消息太过于惊人,如果这个消息被杨修武知道,朱书记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陆景等卫东阳稍稍消化了这个消息,沉声说道:“我需要有人保证景华在建业投资的安全。”

卫东阳沉思着,过一会,问道:“你打算和我二叔合伙做什么生意?”陆景是打算打卫家的牌。

“房地产开发。”陆景轻吐几个字。

卫东阳想了想,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送陆景回了酒店,卫东阳回家拨通了卫二叔的电话。

陵平县的南渡山上可以俯视阳水湖的秀美景色。山顶一家茶馆中,陆景、杨玉立与卫东阳、卫二叔闲聊着。

“建业市钟霞区新城发展潜力很大,我看好那里的通海镇地块。”杨玉立拿着一张小型的建业市地图,拿着笔在地图上勾勒一圈。

通海镇位于新城和老城之间,距离新城的学校、邮局、医院都有些远。卫东阳不太明白怎么杨玉立看好这里。

卫二叔笑了笑,他根本没有研究建业市的房地产形势,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发表看法。

杨玉立看了看几人的表情,自信的说道:“钟霞区旧城和新城隔得实际上并不远。毗陵旧城的通海镇则会由于两座城区的发展而被逐渐的填满。所以这里的土地未来升值潜力很大…”

下山之后,卫二叔坐到卫东阳的车里,“东阳,你这个县委书记当得不错啊。看得出来你在陵平县已经初步掌握了话语权。”

卫东阳摇头一笑,他身上还兼着吴州市委副书记的职位,相当于是高配,县里的大小地头蛇怎么反抗?更何况,他二叔给陵平县带来大量投资。蛋糕越做越大,其中一些小矛盾自然也就被掩盖了。

“二叔,晚上住我那里?”

卫二叔笑道:“算了,我住阳水胡酒店吧。我自己建了四星级宾馆都不住,旅客更不住了。你怎么看陆景这个要求?”

卫东阳开车送二叔去阳水湖酒店。想了十几分钟,才说道:“景华现在在建业的投资可能有危险。涉及到核心利益,我们的名号未必好使。建业和江州的竞争,江州那里就是景华在抗大旗,逼急了话杨修武下起手来恐怕不会有什么顾虑。”

卫二叔呵呵一笑,他知道侄儿的意思是,肥肉要吃下去,但是陆景的生意也要照顾。

“必要的时候,我会出面和袁省长求个情。我这张脸总会有点分量。”

卫东阳点点头,然后微笑道:“二叔不去杭城看婉莹吗?说不定可以和陆景一起去。”

卫二叔摆摆手,笑道:“那丫头,知道我来你这里,也跟着婉仪胡闹,不肯过来。我不管她了,明天去黄海。”

与此同时,喜来缘酒店里面,陆景赞赏的拍拍杨玉立的肩膀,“老杨,今天讲的不错。”合作首先要人看到利益。杨玉立对通海镇的规划和定位,相当精准,抓住了地产运作的节点,他看得出来卫二叔对杨玉立所描绘的前景动心了。

杨玉立正打算谦虚几句,突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就笑了笑,离开房间。陆景接通电话,里面传来莫心蓝焦急而又略带兴奋的声音,“陆景,你在不在建业,我有急事要和你见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