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95章 再赴建业

第495章 再赴建业

“你好像瘦了。”厨房里,黄紫琪伸手抚摸着陆景的脸颊。陆景轻轻的拥着她,笑道:“有吗?”

“你不是偶尔在这里和秋兰姐做饭吗?怎么还瘦了,是不是最近的事情挺多。我给廖信华打过电话,他已经连续十几天没回寝室休息,忙得差点失恋了。”

陆景听得一笑,“研发部那边在攻坚,我总要表示和大家同甘共苦的意愿。”他这段时间睡眠有些少。

黄紫琪没再说话,而是紧紧的抱着陆景,头伏在他的胸口,尽诉她的思念之情。陆景低头吻着她鹅蛋脸儿,一手轻柔的抚摸她的牛仔裤**。紫琪是当之无愧的牛仔裤女王范儿。牛仔裤穿在她身上总有着难言的魅惑。

陆景稍稍用力了些,吻着她香甜娇嫩的红唇,,舌尖轻碰,再交缠着,吸允着,无与伦比的美妙感觉。这是两人第二次接吻。

“关宁不在江州?”接吻的缝隙间,黄紫琪俏脸微红的问道。

“在。我晚上都去陪她自习的。”陆景轻声说道。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他心里升起。和他命运纠缠在一起的女人已经够多了,还要继续混乱下去吗?细思着和自己发送关系的四个女人之间的的情感,绝没有喜新厌旧的感觉。即使这几天陪着黄紫琪、邵秋兰,晚上又陪着关宁,心里却没有辜负她们的想法,与她们在一起是真心实意的,一种澄澈透明,相交相知的感觉。十分美妙。也没觉得心里容不下小漓、小灵、笑笑。黄紫琪或许也有这样的感觉,才问及关宁的行踪。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呢?

黄紫琪灿然一笑。轻轻的勾住陆景的脖子。陆景低头再次和她柔情蜜意的吻起来。迷醉的吻着,黄紫琪感觉陆景的手解开了她的牛仔裤纽扣。伸到裤子里贴着她的内裤抚摸着臀肉。心里羞涩至极,她还没和陆景这样亲密接触过,稍稍的用力将陆景推开。

陆景知道唐突佳人了,在黄紫琪脸蛋上亲了一口,帮她扣好扣子。黄紫琪看他专注而温柔的样子,突然觉得来江州工作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陆景带着曾红英一起飞抵建业,住到南山别墅里。听小漓说叶妍去香港参加了夏奈尔的时装发布会去了。活跃在名媛圈子中,又身家不菲的她经常接到各种奢侈品品牌的邀请。

建业的秋意比江州更盛,无论是街道上穿着冬衣的行人还是南山上苍茫的景色。都让冬天的气息触手可及。

同巷渔村的包厢里,朱然节笑道:“第一次见面,也是咱们三人在这里吃饭,转眼已经一年多了。”笑容里却是多了些萧索的意味。

这话不好接,三人默默的干了一杯。

朱然节道:“信息产业区发展的很不错,就是级别低了点。这件事我决策失误了。”

卫东阳低叹一声,“朱书记这事我有责任。”其实,当时就算不同意杨修武推席长通出任市委秘书长也是很困难的——唐轩源当时已经离心不能重用,朱书记手上没有合适的人选。不如。拿出来换点好处,但是这时候没法和朱书记说这个。

陆景心里叹了一口气,信息产业区才发展了半年的时间,朱然节就觉得决策失误。这太武断了。事实上受到时代在线今年4月份上市的激励,国内互联网事业蓬勃发展,到今年年底肯定会有一批互联网企业需求在纳斯达克上市。记忆中2000年网络科技浪潮破灭之前有一股奔赴纳斯达克上市的热潮。届时。只要建业这里有一家互联网企业上市成功,朱然节身上的政绩薄上就会添加辉煌的一笔。可惜的是他现在的位置摇摇欲坠,撑不到那时候。

斟酌了一下用词。陆景说道:“朱书记,你觉得推动高新区谷计桓入常怎么样?”

朱然节拿酒杯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下,不悦的看了陆景一眼,心说:“你真傻还是假傻,这个时候推动谷计桓入常?”

陆景笑了笑,也不解释。饭桌上气氛有点沉闷。饭后陆景离开,朱然节请卫东阳喝茶。要度过眼前的难关,他需要借助卫东阳的力量。

茶室里,卫东阳沉吟了一下,建议道:“朱书记,有没有考虑升到省里去?”

“升到省里?”朱然节又是一愣,怎么今天这两个年轻人说话尽不着调?以前觉得他们都是一时才俊。

卫东阳喝着茶,说道:“杨修武可能掌握了凯撒翡丽的某些证据。”

朱然节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慢慢的喝着茶。

卫东阳觉得朱然节的养气功夫算是到家了。不过,这茶烫得很,朱然节装得有些过了,看他喝茶的速度,他不怕烫么?

“哎哟,疼,老刘,快给我找点华素片来。”回到家里后,朱然节在卧室里再也忍不住了。

“你干什么了?”刘婶责怪道。

“喝茶烫的。”朱然节叫苦不迭。卫东阳那个消息差点没把他给炸死。回家的路上他有些回过味来,嘴里顿时觉得难受得要死。

“啥?”刘婶惊讶不已。出客厅里让小保姆找了药,拿进来给丈夫。

朱然节一夜无眠,一方面是嘴里不舒服,另一方面是他在思索这局势。退一步,海阔天空啊!但是,他一路搏杀登上建业市一把手的位置付出了多少努力,而今却是要被杨修武逼得主动退让,这份屈辱着实难受。

突然的,他又想起陆景的提议,再联想到江州和建业的形势,又琢磨出一些不同的东西,眼睛越来越亮。

第二天一早,朱然节坐车到市委大院上班。车内,朱然节淡淡的吩咐道:“小伍,你和陆景联系下,看他这两天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他吃饭。”

“好的,朱书记。”

一条笔直的市级公路从秦江区直通位于宁台镇的建业市信息产业区。使得两地之间的交通时间缩短为三十分钟。

秦江区内拐上这条市级公路的十字路口,一家叫做滨江酒店的餐厅里,时隔两天陆景再次见到了朱然节。还是那副笑眯眯的笑容,不过却多些气定神闲的感觉。

“上次和你吃饭没有吃好啊,再和你聊聊。这家酒店的蟹粉狮子头相当有名气。”朱然节拿筷子笑着虚点点,介绍道。

陆景就笑,和朱然节喝着五粮液。酒过三巡,朱然节才慢慢的开口,“陆景,江州最近有点沉寂啊!”

陆景笑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哈哈,那我就拭目以待。”朱然节笑着,继而又道:“能不能给我透个底。”这才是他找陆景吃饭的原因。否则,仅凭一个猜测,他就算到省里,心里还是会很郁闷。

“景华在研发新手机。”陆景含糊其辞的说道。朱然节问他,他不能不说,但是却不能说透。

朱然节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笑道:“你对信息产业区的企业怎么看,有没有入得了你的眼的企业,我知道你在商业上很有天赋,是个奇才。”

陆景吓了一跳。老朱给他带高帽干什么?须知老朱是高级干部,口里的话很有分量,他要是在省级的层面这么讲,没多久自己的名字绝对会传遍整个苏江省。

琢磨了一下,陆景道:“景华投资的那两家杂志还不错。”

朱然节笑着虚点陆景,“再说别的企业。”

陆景心说:我说的就是实话啊。景华投资创办的杂志一本是医学杂志,一本是电子技术杂志。发展的都还不错。只要是收录的文章很真实,杜绝作假的论文。

陆景想了想:“朱书记,互联网这个行业大有可为,不过现在可能存在一定的泡沫,什么时候破灭就难说,但是破灭之后活下来的企业肯定会有所作为。”

朱然节看了看陆景,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不置可否的“恩”了一声。

杨修武拿着茶杯走进朱然节的办公室。他刚接到朱然节的电话,有点事情要和他沟通一下。

“哦,市长来了。”朱然节笑眯眯的招呼杨修武落座。递了一支烟给杨修武,朱然节坐到沙发上,微笑着道:“咱们搭班子差不多也有两年了,你的能力我是很认可的。”

杨修武不动声色,心里却是一晒:老朱你都要下去了,还跟我打官腔。

朱然节点起烟,猛吸几口,烟雾缭绕,“建业的高新产业区搞得红红火火,我看谷计恒同志可以进入市常委会,现在以经济为重,要给经济发达地区的同志更多的话语权。”

杨修武微愣,推动谷计恒入常?老朱还真是敢想。不过,这也符合他的心思,就道:“恩,我赞同这个看法。”心想:看来要对老朱缓一手,至少要等他把这件事给办妥了再说。

朱然节就是一笑,淡淡的道:“我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接着话锋一转,“听说省里的刘副书记要退了?”

杨修武突然明白朱然节的意思,沉声说道:“是有这么回事。”如果有可能,他也没必要踩着朱然节上位。既然老朱萌生退意,他倒不介意推一把。

朱然节笑了笑,站起同杨修武握手,“我觉得信息产业区还是大有可为,不过级别低了点。”

杨修武微微皱眉,旋即又舒展开,和朱然节握手,告辞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