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96章 暗潮起伏

第496章 暗潮起伏

湖山路81号,杨修武的家中。书房里,杨修武与好友霍见阳对酌。酒是茅台,一盘花生米,一盘青椒拌干丝。

“川南的案子你是怎么想的?”霍见阳举杯,二钱小杯的青花瓷杯在空中相碰。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初冬深夜里很清晰的传开。他在川南工作。

杨修武面色平静的喝着酒,俄而,轻吐几个字,“不闻不问,静观其变。”

今年九月中央开始推行巡视制度。由中纪委、中组部成立巡视工作办公室,组建五个巡视组,每个巡视组十名成员左右,在各省开展巡视工作。

川南出现了一桩高校招生受贿案。分管教育的副省长刘卫逸有可能被卷入其中。听说是这轮中央巡视组在工作中发现的问题。

霍见阳微微一笑,轻轻的点头。

杨修武想了想,说道:“国家级的项目落在建业是各方努力的成果。不能变成刘家的交换筹码。”刘卫逸在建州败北,其恶劣的影响还没有消失,要是再次被点名通报,那他的政治生涯基本来说就结束了。

看来,豫北系的力量也并未完全的掌握川南省。这次联动中,除了陆家的力量若隐若现,贺系的力量也在推波助澜。听闻陆江的大舅子胡红军在办公室里破口大骂自己,他出了不少力吧!

霍见阳有些明白杨修武的心思。g621国家级项目落户建业必须是建业熊猫各项指标都达到要求的原因,是多方推动的结果。如果是交换来的项目,日后必然被诟病。

“你和计委的刘勇志谈的如何?”

杨修武愉快的一笑。又和好友碰了一杯,“刘勇志认为手机行业最好还是由国有企业领头。这样比较合适。通信安全是个大问题。国家在这个领域要拥有一定的发言权。”

霍见阳笑着点头,“真知灼见。”说着。吃着花生米,说道:“我听说华夏移动和华夏联通已经打算在元旦推出低价资费套餐。”

看着好友探询的目光,杨修武笑着喝了一杯酒,说道:“普及手机是一种趋势,普及家用电脑也是另外一种趋势。”

霍见阳就摇头。他不希望杨修武继续和陆江纠缠下去。

见好友摇头,杨修武笑了笑,没吱声,举杯再碰了一杯。其实,老朱提议谷计恒入常也没安好心。老朱上调之后。有个市委常委坐镇高新技术产业区,新市长恐怕很难插手高新技术产业区的事情。也就是说,成败,都是他杨修武负责到底。

不过,老朱还是天真了一些。谁规定高新技术产业就一定要在手机领域和江州竞争呢?

省里一些人的心思他很清楚,所以这次市长的位置他是不会争的,相反,建业市的一些干部要做好交流出去的准备。

周一,杨修武结束在京城的公干返回建业。在办公室里刚批了几份文件。市政府秘书长迟声朝手里拿着记事本推开门进来。

迟声朝汇报了几项工作之后,说道:“市长,周四晚上市里打算在建业皇冠酒店里举办和工商界人士的经济座谈会。您看要不要参加?”

“哦?”杨修武放下钢笔,笑道:“行啊。我去和大家谈谈。”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以建业市长的身份出席类似的经济会议了。

迟声朝笑着记了下来,拿着笔记本准备出去。杨修武突然的说道:“景华的陆景最近在建业吧?给他发张请柬。不要老躲在幕后。”

“好的。”迟声朝忙答应下来。回到自己办公室里,却是琢磨开了:杨市长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他知道市商行拒绝贷款给益阳科技的事了?

迟声朝嘴角不由的浮起一丝笑意。想了想。拿起电话打个阳黎新。

十一月八日,建业昆成汽车公司厂区内的大礼堂里彩旗招展。鲜花簇拥。已经扭亏为盈的昆成汽车第一万辆小轿车下线。昆成汽车召开全厂职工大会庆祝这一历史时刻的到来。大会上,董事长兼总经理翟伯慎宣布今年年后会给所有职工股权激励。大礼堂里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会后。陆景在昆成汽车管理层的陪同下在宽敞明亮的职工食堂里吃过饭,坐车离开昆成汽车的厂区。

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物,陆景抽了支烟,琢磨着上周在川南发生的事情。川南有人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川南财经大学校长收受贿赂,违规录取多名大学生。

实则,现在高校扩招,花钱进大学的事太普通。也不知道川南的事情怎么就被抖出来。

刘卫逸作为分管教育的副省长,难辞其咎。他的仕途大概要终结了。陆景接到大哥的电话才知道这件事,隐约觉察到这是陆家政治力量的一次反击。

“景少,景华办事处那里接到市政府的请柬,邀请你周四去建业皇冠酒店参加建业市经济工作座谈会。”坐在后面车中的姬红俊打来电话打断了陆景的沉思。

“我知道了”陆景说道。。景华办事处和景华投资公司都是在一处办公。姬红俊作为景华投资的总经理,也是景华办事处的负责人。

“红俊,你先走。我去剪个头发。”陆景看到路边的兰芳女子美容会|所,突然想起来该剪个头发了。

“行。”姬红俊看到陆景的车停在路边,笑着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开车回景华办事处。翟伯慎还指望他在陆景面前念叨几句重启汽车发动机研发项目,看样子是没机会了。

陆景刚刚走进兰芳女子美容会|所,一个穿着粉白色职业套裙的女经理忙迎了上来,“先生,我们这里是女子会|所,恕不接待男士。”

陆景有些挠头,他本来想找小汪帮他剪头发,小姑娘上次剪得挺好。倒是忘了这茬。

“张经理…”一名服务员上来和张经理耳语了几句。张经理脸上换了甜美的笑容,“景少,对不起啊,我上次没在这儿。没能目睹你的风采…”

陆景微笑着打断她的话,“我来剪头发的,小汪在吗?”

“在,在的。”张经理甜甜笑着将陆景请到一楼大厅里。陆景笑看到小汪在角落里欣喜的挥手。

“剪个短发。”陆景走过去坐到椅子上。

“好的。”小汪清秀的笑着,拿着剪刀麻利的忙活开。一楼大厅里几名服务员小声交谈着,偶尔钦慕的看向正在角落里剪头发的男青年。那天的事情在美容院内可算是传开了。

“郁总!”正躺着洗头发的陆景听到小汪轻呼一声,睁开眼睛,看到美容院的老板郁婷芳正站在旁边。

“景少来我这小店也不和我说一声呢。”郁婷芳故意娇嗔着说道。

陆景闭上眼睛,示意小汪继续,说道:“剪头发而已,不需要劳师动众吧?”

郁婷芳讪讪的闭嘴,意识到她平常的手法在这个青年身上可能不太适用。就在今天上午,她亲眼见识到这个青年的能量。

上午阳黎新约她去他办公室谈事情,威逼利诱,毛手毛脚之际,突然接了一个电话气得把手机给摔了。她也趁机离开,逃过一劫。中午,她才打听到是怎么回事。建业市商业银行内部本来已经批准贷款2千万给阳黎新的益阳科技公司,但是陆景一个电话叫停了这件事。

郁婷芳想了想,离开了一会才回来。陆景剪完头发,付了钱正要离开时,郁婷芳走过来道:“景少,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

“什么事?”陆景微笑道。

“去我办公室谈行不行?”郁婷芳环视了一眼美容院大厅,示意这里人太多。

陆景看了郁婷芳这个美艳的少妇一眼,他知道郁婷芳和王田虎很有些关系,心里对她还是有些提防,“去我车上谈吧。”

郁婷芳无奈的跟着陆景出了美容院,坐到白色的阿斯顿马丁中。“好冷。”郁婷芳抱着肩膀发抖。

陆景让曾红英打开车内的空调,然后静待郁婷芳开口。

郁婷芳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女子,咬咬牙,说道:“景少,请你帮帮我,阳黎新要我当他的情人。”

陆景无奈的点起一支烟,他只是一时兴起过来剪个头发而已,怎么碰到这种破事。

郁婷芳低着头,继续道:“我这家美容院原来靠老王的关系在工行贷了500万,马上就要到期,我一时凑不起这些钱,阳黎新和市工行的行长关系良好,他威胁我要把美容院拿走。老王现在进去了,我无依无靠,下半生就指望这家美容院吃饭。呜呜--。”

说着,双手捂着脸低声哭泣起来。

陆景皱眉,他不太相信郁婷芳的话。不过,她话里也没有明显的破绽。别看美容院老板接触的都是些贵妇名媛,似乎,是很高级的圈子,但是提及借钱这种事,恐怕是无人肯应承的。

“你想我怎么帮你?”陆景问道。

郁婷芳摸着眼泪抽泣道:“景少,阳黎新那里你能不能帮我打个招呼?”

陆景哑然失笑。这个女人还真看得起他,这种事打个招呼阳黎新会听他的吗?异想天开。

郁婷芳低声道:“我有市政府秘书长迟声朝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