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01章 瓜分前奏

第501章 瓜分前奏

陆景摆摆手,打个手势请她坐下,“你说你的事。”叶妍现在见他八成会想个理由。否则,没有话题,两人坐在一起会相当尴尬。

“我过来问一声,明天去香港,你收拾好东西没有?”

陆景开玩笑道:“没收拾好你还能帮我收拾啊?”说着,又道:“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你到时候和我一起走。”

叶妍鼓气勇气道:“你要是愿意我就帮你收拾。”

陆景忙摆手。他还真能把叶妍当丫鬟使唤不成?靠在沙发上揉揉眉心。思索这接下来的香港行程。这几天国内的财经媒体也报道了黄远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黄鸿奇去世的消息。

实际上,他已经给杨星长打过电话。收购黄远医药、黄远电子股票的动作已经在进行。他去香港只是方便临时决断。另外,则是和丁灵见面。有段日子没见小妮子了。昨晚给她打电话时,她在电话里兴奋至极。

“我把你按摩下头吧。”叶妍坐到陆景身边的沙发上,隔了一个身位。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见她低头一副娇柔可怜的模样,陆景想了想,说道:“叶妍,咱们聊聊吧。”

“聊什么?”叶妍抬头,忽而有些心慌。

陆景笑道:“其实你根本就不是温柔如水的性格。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吧?你甚至想要第一名英语的控股权。被我给堵回去了。”

叶妍记起3年前和陆景见面的情形,羞赫的一笑,“我那会还在恒跃集团任职。性子不强势点,下面人不服你。”

陆景就笑。“你也强势不到哪儿去。那是被你的追求者宠出来的骄傲。你在我面前按你本来的样子就好。最多也就被我笑几句花瓶,是不是?”

叶妍有些气恼。将脚从拖鞋里拿出来,踢了踢陆景的小腿,“你就会笑话我这个。我的优点你都看不到啊?”她现在有些在意陆景对她的看法。

陆景哈哈一笑,感觉和叶妍相处轻松许多,盘腿坐到沙发上,“看得到。不过我很少夸人的。”

“你骗谁呢?”叶妍娇媚的横了陆景一眼,“就不信你平时不哄你那些女朋友啊!”说着,侧着身子认真的看着陆景,眼睫毛眨了眨。“说真的,我们认识这么久,你对我有没有动心过?”

“咳-咳-!”陆景猛烈的咳嗽起来。叶妍恢复那副风情万种、成熟自信的少妇模样,他还真有点摸不准她的思路,“这个话题是不是有点暧昧?”

“比在燕湖家园你占我便宜的时候还暧昧?”叶妍不依不饶的问了一句。

陆景举手投降,“得,算你狠。”见叶妍一副笑吟吟,吃定他的模样,陆景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我今天喝了不少酒。你知道我这人意志力很差的。一不小心说了真话怕你受不了啊。”

叶妍觉得这话不对味,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陆景一字一顿的道:“真-没-有。”这是一句实话,到目前为止,他只是欣赏叶妍的美丽。没有和她发展超越友谊关系的想法。

叶妍顿时有种抓狂的感觉,再也忍不住了,拿着沙发抱枕砸向陆景。跟着扑过去掐他,嚷道:“气死我了。你怎么这么可恨啊。”一个自信的美丽女人最讨厌的就是她没有吸引力。

“呀——!”叶妍忽的一声尖叫。腰间一股大力传来。却是被陆景反过来压在沙发上。

看着梦里那张出现过无数次的脸如此的接近,叶妍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慌乱。还是该应该有别的情绪,她大脑有些短路。

陆景呼吸有些不均匀。叶妍只穿了件白色高领毛衣。而他泡完澡出来还穿着睡袍,那娇躯柔软,弹力十足的触感十分清晰,更别说胸口压着她丰翘的**。

感觉小腹处似乎有一个强而有力的物件在复苏一般,叶妍回过神来,脸颊羞得绯红。这是寡居之后,第一次和男性有这么亲密的接触。

“别以为我是只挨打不还手的人啊!”陆景艰难的起身,放开叶妍。他差点忍不住就想动一下。

叶妍感觉到陆景的大手从她紧身裤包裹的大腿上滑过,身体被电过了一样。有某种感觉在身体里苏醒。

陆景猛得歪在沙发另一边,揉了揉眉心。还是忍不住占她便宜了。喝酒之后自制力果然不行啊!

叶妍坐起来,拢了拢散乱的头发,看着陆景那里凸起一块,心里有些难言的情绪。她知道刚才那不是柔情的抚摸,而是**裸的欲、望。

穿好拖鞋叶妍离开,走了两步,又回头见陆景有些羞愧的坐在沙发上,心里一软,“喂。”

陆景看过来。叶妍嫣然一笑,眸光流波柔媚,这一刻绽放出来的风情仿佛幽暗夜色里的鲜颜花朵,勾勾手指头,“我们扯平了。明天记得喊我一起走。”

陆景看得一呆,又见她转身的时披肩长发一甩,然后若绸缎般流泻到肩头,轻快的离开。过了一会,陆景心里忍不住苦笑。面对这样动人的笑靥,他心跳速率确实比平常快了。

……

飞机到香港已经是中午时分。出了香港国际机场,大街小巷上随处可见黄远集团董事长黄鸿奇去世的消息。这几天,这件事是香港媒体的焦点。

陆景没有选择住影湾园,而是选择住在离香港中文大学不远的香港沙田凯怡酒店。丁灵学习任务繁重,陆景不想看到她坐车浪费时间,就住得离她近一些,方便两人见面。

天空中下着小雨。宽阔地街道,两旁直插云霄的摩天大楼。陆景站在瑞丰公司的总部世运大厦10楼的休息室里看着窗外的景色。

这是他来到香港的第二天。雨中暗淡的光芒从落地窗透过来。似乎带着秋雨的气息。香港此时还如同江州秋天般的温度。

外面大厦都亮起了灯。陆景把外套挂在衣服架上,坐到沙发上调开电视,找到一家直播黄鸿奇的葬礼电视台。黄鸿奇的葬礼在今天十八日的上午十点举行。

肃穆的来宾不断的把花放到墓碑前。镜头在叶妍身上略停顿之后才闪过。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叶妍表情严肃。容光清冷幽雅。

陆景嘴角轻笑,欠身去拿响起来的手机。据叶妍说。黄家这几天为分割财产炒翻了天。那些人难道没意识到最近有人在暗中收购黄远系公司的股票么?

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陆景疑惑的接起来。里面是一个柔和的男子声音,“陆先生吗?你好。我是钱州市委副书记阳胜潮的秘书小刘。”

“刘秘书,你好。”陆景拿着遥控器将电视静音。

“呵呵,是这样的,阳书记想和你通话,请稍等。”小刘说了一声,过了一会,电话传来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声音:“陆先生,我是阳胜潮。”说着,停顿了一会。留给陆景思考的时间,然后道:“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冒昧的打这个电话啊!阳黎新是我的侄儿。他以前有些地方做的不对,还希望你多多包涵。”

“阳书记太客气了。”陆景微笑着说道。把电视机遥控器丢在沙发上。阳家的头面人物终于出面释放和解的信号了。

“呵呵,我明天到建业出差,陆先生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饭?”

陆景微征,解释道:“我现在在香港。过段时间吧。”

“那过段时间我到建业,我们再好好聊聊?”

陆景就笑道:“好的。我等阳书记的电话。”阳胜潮释放出和解信号。他自然不会拒绝。

“怎么躲到这里来?”许久不见的董坤城笑容满面的推开门走进来。

陆景笑着指指无声的电视,“看看直播。”

董坤城坐到沙发上接过陆景递来的烟,笑道:“你小子…”说着,微叹道:“创业难。守业更难啊!”

陆景点头,点了烟,吸了一口。“董叔叔觉得这次收购有几分把握?”董坤城应他的邀请过来分一杯羹。他的计划也离不开董坤城的支持。

“这种利空消息,一般几个交易日就会过去。如果没有持续的利空发生。黄远系公司的股票最多是盘整状态。所以,你啊。低买高卖小赚一笔就行。”

陆景笑着摇头,“有大资金在打压黄远系公司的股价,我不是主力军。不过喝口汤不过瘾,还是要咬块肉下来才行。”莫心蓝给他打过电话,据她的消息,已经有大资金开始异动,是黄远集团的对头。

董坤城微笑道:“呵呵,那我就等着惊喜了。”

十一月二十三日,黄家财产还未分割完成之际,《香港经济日报》刊登消息:有约5家基金开始收购黄远能源、黄远基建的股份。笔者认为黄家内部股份纠缠还未解决之时,这两家公司就有可能易主。

这则消息就仿佛是水潭里投了一块巨石。一时间,香港媒体都在报道这次增持事件。很显然,即便黄远系公司的股价因为黄鸿奇去世股价均下挫有10%以上,但是黄远集团的盈利能力并未下降。依旧获得资本的青睐。

控制权争夺这种钩心斗角的八卦不知道可以衍生出多少恩怨情仇的故事。何况还事关香港的豪门——黄家。香港媒体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在关注黄远系公司的股票。

十一月二十五日,有媒体曝出黄远医药的控制权有可能易手。莫氏集团旗下的投资公司上报证监会:他们持有黄远医药8%的股份,他们还将继续增持。

风声骤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