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02章 合纵连横

第502章 合纵连横

世运大厦顶层陆景的办公室内,陆景喝着咖啡,处理着邮件。陈苏子给他发了封私人邮件,邀请他一起玩一款叫《街头风暴》的网游。

陆景微笑起来。回了一个“已阅”,点击发送。陈苏子大概从谁那里知道他现在在香港。等事情完结之后,倒是要请她吃顿饭。

“叮咚--。”一封新的邮件送达。是杨信长例行汇报今天在股市上的收获。看看手表,已经到了下午收盘的时间,陆景拿起手机给莫心蓝打电话,沟通今天的情况。

黄远医药此时总市值价值大约5亿美元。黄鸿奇个人持有31.4%的股份。莫心蓝投入1亿美元,这几天在各级市场共收购19.8%的股份。瑞丰旗下的相关公司这几天共收购了8%的股份。

“莫心蓝,你可别把黄容川给吓着了。一天就增持了11.8%的股份。”

黄容川是黄鸿奇的长子。按照遗嘱,他将继承黄鸿奇二分之一的财产,承担起带领黄远集团前进的重任。

莫心蓝在电话里咯咯娇笑道:“他那有那么容易吓着?下面就看你的了。有我在前面顶着,黄家那里也不会注意到瑞丰公司的动作。”

“行啊。”陆景笑着说道。帮助莫心蓝收购黄远医药是约定好的事情,最终会交换成等值的正英家电股份。他还需要投入大约5千万美元收购大约10%的股份,确保接下来有足够的谈判筹码。

“陆景,明天沙田有场赛马,你要不要来看?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陆景心里微微一动,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说道:“我就不去了。咱们第二步动作也该开始了。”

莫心蓝大约是想给他介绍黄家的对头。黄远集团40亿美元的资产,莫心蓝手上估计能调集1.5亿到2亿美元,想要从黄远集团手里占到便宜,有些难度。

但是,他已经调集4.5亿美元,再加上董坤城手上的3.5亿美元,总计就有8亿美元。以这个资金实力拿黄远集团部分核心业务绝非不可能,所以完全不需要再和第三方合作。

挂了电话,陆景拿起手机打给杨星长,通知他可以行动了。

夕阳擦着高楼大厦落下,鳞次栉比的大厦中点点灯火亮起。香港中文大学附近的Miki西餐厅里,明亮优雅的临窗座位处,陆景翻阅着报纸,面前一杯咖啡热气腾腾。

“等了一会吧?下午有课。”丁灵抱着两本书,穿着深灰色的外套,浅蓝色的中腰修身牛仔裤轻快的走过来,甜美的笑道。

“没多久。”陆景笑着放下报纸,“饿不饿?”小妮子在香港呆了三年,穿衣打扮却是越来越靓丽,性感的韵味越来越足。修身的牛仔裤将她丰满的身材完美的修饰出来。丰厚的翘臀曲线尤其迷人。

“还好。”丁灵微咬着嘴唇,甜蜜的看了陆景一眼,招手让服务生拿菜单过来。点了餐,丁灵好奇的拿过陆景手边的报纸,“最近有什么消息吗?”

“我在关注黄远集团的消息。”桌子下,陆景轻轻的挨着她的小腿。瑞丰公司下午发布的消息,傍晚的报纸上还没有。

丁灵娇羞的白了陆景一眼,嘴角勾勒出一丝可人的笑意,阅读着报纸,“你不是说你在收购黄远医药吗?怎么上面写的是莫氏集团旗下的投资公司。是莫心蓝家的公司呢。”

“呵,我是悄悄的收购。到时候和莫心蓝做交易。”陆景笑着抿了一口咖啡,解释道:“我的目标是黄远系电子类业务的公司。”

丁灵微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会,对陆景说道:“我想不太明白。只要黄家不卖掉他们所持有的股份,你们就算变成了第一大股东又如何?以黄家历年执掌公司所积累的人脉,很容易获得大部分股东的支持,从而轻易的掌控住公司。”

陆景微微一愣,倒没想到丁灵有这样的见解,赞许的点头,说道:“在黄鸿奇没去世之前是这样的,但是他去世之后情况就不同了。黄家兄弟未必齐心。”

黄鸿奇一共有4个儿子,侄儿、表亲不少。据说,他的遗嘱中并没有分家的意思,所以他那些子侄获得的股份都是交叉的。只是多少的问题。

虽说有遗嘱,但是黄远集团除了上市公司的资产还有诸多不动产,以及一些非核心的业务,没有上市的企业,合资公司等等。这些东西在遗嘱里有的做了说明,有的没有做说明。黄氏子弟这些天就是围绕这些东西吵翻了天。

所以破绽很明显。再加上人在人情就在,人死人情就淡。因此,黄家的对头敢扑上来咬一口。

“哦。”丁灵若有所思的点头。显然还是在思考怎么收购的问题。陆景就笑:“小灵,我最近差一个私人助理,你要不要过来帮我?全程参入这次收购你就能明白了。”

“可我没时间啊。最近课业很重。我选修了第三专业。”丁灵咬着嘴唇,犹豫着,“等你收购完成了,我再看资料吧。”

“这么多?”陆景给吓了一跳。在香港中文大学修三门专业,小妮子够疯狂的。这可是“学霸”级的表现。“行。你注意劳逸结合。别累着。”

“放心吧,我会的。”丁灵嘴角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

浅水湾,黄家的别墅里。夜色静谧,黄利飞和众多三代子弟等在别墅大厅里,黄家二代子弟在楼上开会讨论最近针对黄家的风波。

大厅里气氛看似沉闷,实则很轻松。黄利飞看到有人在摸侍女的小手。突然,二楼传来一阵争吵声。

“老大,你别太过分,大不了一拍两散。”却是他二伯的声音。昨天下午收盘之后,瑞丰公司上报证监会:瑞丰公司持有8%的黄远电子股份。

至此,黄家所有的核心业务都遭到恶意收购。医药、能源(电力)、基建、房地产、电子没有一个例外。

半个小时后,黄利飞跟着父亲坐着父亲的宾利房车离开。黄利飞打开酒柜,倒一杯酒递给父亲,见父亲脸上还有气愤的神色,问道:“爸,情况怎么样?”

“谈不拢。老大太霸道。要我们听他的,又不给我们在企业中的权力。什么事都得他说了算。我和你二伯、小叔都打算一拍两散,谁乐意受他的气。”黄容胜冷笑一声,灌下一大口酒。

黄利飞点点头,笑道:“爸,分了也好,我们做事少些掣肘。房地产行业前景很大。”

黄容胜满意的拍拍儿子的肩膀,“放心,黄远实业和黄远酒店是我们父子的。你二伯就是扯淡,听说他在江州针对那个陆景,现在被人家报复来了。”

“是信业银行投资部部长白昆在帮他查黄哲的死讯。”黄利飞说道。他隐约听到这个消息。

黄容胜摆摆手,“不管他。这几天就会把股份进行交换。各管各的一摊。然后各自募集资金抵御恶意收购。别看媒体上报道的凶,咱们黄家的企业哪有那么容易收购。小飞,以后公司归你负责。你负责赚钱,我负责花钱。哈哈。”

黄利飞笑着点头。这是意料中的事情。父亲绝不会乐意打理公司。

黄色的纱幔关闭着,宽阔的客厅中间放着几张乳白色的沙发。空间显得极为宽敞。黄容川坐在沙发上,心情烦躁的看着报纸。黄远能源25%的股份已经落入到他人之手,他必须要迅速的筹集资金进行反收购。报纸上一片唱衰黄远集团的声音。

“黄总,瑞丰公司的陆先生来了。”一名穿着白色套裙年轻貌美的女助理走进来提醒道。陆景就站在她身后。

黄容川看到一个带着眼镜的青年,气质温文尔雅的站在助理身后,很快便调整了情绪,笑着站起来,伸手说道:“陆先生,你好。”

陆景从容走过去,微笑着同他握手,“黄总,你好。”黄容川五十多岁,中等身材,脸容枯瘦,脸上倦容难掩。

“请坐!”黄容川做个手势,吩咐助理泡茶,然后对陆景说道:“我听龙盛国际的董先生转达了你的意思,因此想和你坐下来聊聊。”说着,苦笑道:“你也知道最近大报小报都盯着我,所以把会面地点放在这儿了。怠慢了一点。”

陆景微微一笑。这次回面的地点是位于浅水湾的LK私人俱乐部。LK私人俱乐部成立1995年,是香港新兴的私人俱乐部。会员多为商界精英。

这间会客厅里铺着名贵的驼色地毯,头顶上有4个环形的巨灯,纵使是拉上窗帘,房间里光线也不显得暗淡。这么一间奢华的会客厅,黄容川居然说“怠慢”。要么是富贵之气已经深入他的骨髓,要么就是他极为重视自己的到来。

陆景心思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转了一圈。

黄容川打量着陆景,这个青年他是听说过的。能力很强,短短三年时间在国产手机行业里打下一片江山。并且最近在互联网公司上大赚一笔,资本极为雄厚。

“我手上有3%的黄远电子股份,陆先生打算出价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