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03章 游轮(上)

第503章 游轮(上)

“谢谢!”陆景看到女助理送来茶水,客气的说了一句。然后对黄容川说道:“4千万美元。”黄远电子在今天收盘之后市值约10亿美元。他在这个基础上加了1千万美元。

据莫心蓝的消息,黄远电子大部分股份都归黄鸿奇的二儿子黄容山所有。大约有25%的股份。

黄容川满意的点头。如果,能高价卖出股份,他何必与弟弟们交换股份呢。筹集来的资金足以在股市上买到足够多黄远能源、黄远基建的股份。

那天强烈反对自己聚合黄家资源的就有黄容山,自己小小的摆他一道,给他一个教训。也算是给几个弟弟一点警告。

“好,陆先生果然是爽快人。”

陆景清淡的微笑喝茶。这一千万美元是他打开黄家兄弟间隙的敲门砖。今天达成协议,明天黄容山就会知道他大哥把他卖了。接下来的连锁反应真是让人期待。

突然,眼角的余光看到黄容川的女助理妙目流盼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黄总,我对京城的汇海大酒店很有兴趣,不知道黄总有没有兴趣出售。”

黄容川大有深意的看了陆景一眼。他确信陆景今天做足了功课。根据父亲的遗嘱:他所掌握的资产主要集中在医药、能源、基建三块。而电讯门店、电子、运营商则是归二弟黄容山所得。酒店、地产业务是三弟黄容胜所得。四弟分了一部分固定资产和一些合资公司。

“容我考虑考虑。”他内心却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把汇海大酒店的所有权拿到。内部的交换是等价交换,而他卖给陆景则可以溢价出售。这其中可有不少利益。

说着。黄容川问道:“陆先生对我二弟有些意见?”陆景恶意收购黄远电子,于情于理他都要问一声。

“不是。我打算扩展景华在东南亚销售。黄远电子在东南亚的销售渠道是我所需要的。”陆景微笑着解释了一句。肚子里却是暗笑:看样子黄氏兄弟间矛盾不小。黄容川要真是关心黄远电子。在见面之初就该提这个话头。现在提,有些欲盖弥彰了。

黄容川“哦”了一声。算是接受陆景的解释。和陆景笑着聊着股票、财经新闻。聊了半个小时,陆景告辞。黄容川送到门口,他的助理送陆景离开。

从安静的贵宾通道里走向电梯口,领先半步的女助理忽的停下来,轻声道:“陆先生,我叫linna。我晚上有时间,可以请我喝杯酒吗?”

听着这样明显的暗示,陆景暗叹道:果然比国内开放得多。扶了扶眼镜,打量着琳娜。中等身材。职业套裙将她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乳翘臀肥,有些小性感。

“我晚上没时间。”陆景婉拒。他没兴趣和黄容川的助理勾搭。

琳娜妩媚的笑着,贴近陆景,用高耸的胸部轻碰着他的手臂,“明晚呢?我这几天都有空。”

陆景笑了笑,稍稍的退开,“问题是我这几天都会很忙。琳娜小姐,你很漂亮。不过你的魅力要找对合适的人欣赏。我不太合适。”

琳娜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继续送陆景下楼。被如此有风度的拒绝,她心里都难以生气。

这个男人看似客气,风度翩翩,内心里只怕也骄傲的很!要知道。以她的身材和容貌在酒吧里可是无往而不利的。

和黄容川见面之后,第二天瑞丰公司就暗中购得黄远电子3%的股份。这个看似秘密的消息并没有瞒过黄家其他人。黄家一片哗然。陆景不知道黄家子侄们在家里是怎么沟通的。想必很精彩吧。

收购继续进行着,瑞丰公司总计获取到29%的黄远电子股份。黄远电子第一大股东悄然易主。股市上黄远系公司的股票价值缓步上升。

三天之后。陆景接到莫心蓝的消息,她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在黄容山手中购得黄远医药5%的股份。同时以8千万美元的价格购得黄容山手中的plu电讯——香港的一家通信运营商公司。

陆景这才知道莫心蓝的目的。除了黄远医药之外。还瞄准了通信运营商领域。不过,这也是他施加给黄容山足够的压力。才迫使黄容山放弃其他业务,筹集资金增持黄远电子的股份。

“陆景,晚上有个游艇俱乐部的酒会。过来放松一下吧。”电话里莫心蓝诚挚的邀请道。

陆景就笑:“怎么,内疚了还是心虚了。”莫心蓝这一手可是让黄容山手上又多了一笔资金。

莫心蓝沉默了一会,说道:“说实话我现在有点兴奋。小小的占了你一会上风。没生气吧?”

“那你想我生气还是不生气呢?晚上见吧。”陆景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上风?莫小姐,你太小看我了。

夜晚,璀璨的维多利亚港湾中,一首豪华的游轮停靠着。游轮一楼的大厅里香港中乐团的演奏乐队正在演奏《蓝色多瑙河》。

宾客人人是华贵的晚礼服,迎宾小姐穿着雍容地旗袍,露出雪白的长腿,空气中都仿佛荡溢着奢华。

陆景挽着叶妍的手臂入场。他对这种漫无目的交际没什么兴趣,拿着一杯红酒在气派的玻璃窗处看着蔚蓝的海水,安静的听着音乐。《蓝色多瑙河》曲调优美动听,节奏明快,格调华丽、高雅。舞池之中不少男女在翩翩起舞。

“叶小姐,可以邀请你挑一支舞吗?”一名男士过来邀请叶妍。叶妍先看了陆景一眼,然后拒绝。连续拒绝了五六个人后,再也没有人上来邀请。主要是叶妍每次拒绝之前都会看一眼陆景,似乎在征询陆景的意思,这么明显的亲昵动作实在让人失去邀请她跳舞的勇气。

陆景就笑:“带个挡箭牌参加酒会是不是轻松许多?”

叶妍轻微的点头,妩媚的笑道:“可惜的是,你不会经常来。”这些天,她没有陪陆景住在凯怡酒店,而是独自住在影湾园里。

陆景笑着喝酒,“听你这么说,我想起一个段子。”

“哦?”叶妍饶有兴致的看着陆景。

“某天,有个男子无意摸了一个女子大腿一把。女子还没说话,男子说:‘你穿那么厚干吗?’”。

叶妍掩嘴娇笑,嗔怨的着看了陆景一眼,“干嘛?说我贪心不足啊。知道你不喜欢参加宴会呢。”说着,又轻声道:“我那天穿得真的很厚吗?”

“咳-!”陆景一口酒差点没呛住。好一会平复过来,看着叶妍调笑的眼神,老脸微红。叶妍八成以为他是在说那天摸她的感觉。但他真没有调戏她的意思,只是顺口扯个段子而已。

叶妍看着他迷人的脸庞,心里忽而想:陆景要是真的再摸她的大腿,她会拒绝吗?一时间想的有些痴了。

“看到一个相熟的姐妹了,我去打个招呼。”叶妍轻声道。说着漫步离开。

莫心蓝在全场游走了一圈,和相熟的游艇俱乐部会员打着招呼。见陆景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窗户边,走过来说道:“要不要我陪你跳一支舞。”

陆景越是平静,她越是有些不安。兴奋是兴奋,但是兴奋之后还有些后怕。她在陆景身上吃得苦头太多。

不过这次,不能提前和陆景说。必须要他给黄容山足够的压力,她才可以借助和黄容山良好的关系谈妥plu电讯的交易。

陆景微笑着摆手,抿了一口红酒说道:“我跳得不是太好。献丑不如藏拙。”

“楼上有牌局,你要不要上去玩一把梭哈。一晚上下来输赢大约也就二十几万美元。”莫心蓝眨眨睫毛,换了一个提议。

陆景看着莫心蓝长睫毛下乌黑深邃的眸子里似乎有着某种不安,忍不住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莫心蓝大概以为他憋着坏水要整治她呢。

实则,他是在想另外的事情。他上游轮之前接到电话,刘卫逸被中央巡视组点名通报。刘卫逸的仕途完了。终身大概也就在副省这个级别上面晃。

他正在思考莫家现在脱离刘家能否为刘家营造出一种大厦将倾的颓势。

“啊,心蓝,你在这里,我到处找你呢。”白昆穿着得体蓝色西服走过来。仪表不凡。

莫心蓝微微蹙眉。白昆和陆景的关系不好。她现在可没心情调节两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