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09章 风向标

第509章 风向标

飞机抵达建业时,夕阳西沉。.机场接机大厅外随处可见穿着厚棉衣的旅客。景华办事处派来的司机将一行三人送到南山别墅里。

陆景在浴室里泡着澡,姬红俊打来电话,“景少,晚饭安排好了。在希尔顿酒店五楼的包厢。”

“好。”陆景挂了电话,浇了热水拍拍脸。在见袁省长之前,他需要先和张胜利见面,了解建业市的一些情况。

建业市里一直都有一股力量在暗中阻止景华的扩张。姬红俊向他汇报过多次。《top电子》停刊整顿就像是一个风向标,建业市里针对景华的事件就逐渐多起来。

昨天,景华投资注资建业市属一家生产番茄酱的企业被建业市国资委叫停。据说,这家企业会被建业市内的一名生产水泥的商人接手。

今天上飞机之前市商行的徐怀观向他汇报,市商行投资信息产业区的一家企业1亿的贷款到期却因为该企业陷入债务纠纷无法收回。极有可能变成坏账。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似乎有一股暗流袭向景华在建业的业务。陆景揉了揉眉心,决定转道建业还真是没错。今天是十二月十九曰,希望元旦之前能返回江州。九九年末可是世纪之交的千禧夜。

换了衣服,陆景喊上曾红英,坐车前往市区的希尔顿酒店。看着车窗外的车流,陆景点着烟沉思。经过一轮干部交流之后,建业市的形势又变得扑朔迷离。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但可以肯定的是,针对景华的力量和杨修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希尔顿酒店五楼的包厢里,张胜利笑着同陆景握手,他到了有一会儿了,“景少,建业市的气温比香港低多了。”

陆景笑了笑,递了一支烟给张胜利,看来张胜利也关注到景华的困境,“总有应对办法的。”说着,通知服务员上菜。两人边吃边聊。

张胜利介绍着他知道的情况,“《top》电子停刊整顿是建业市新任的宣传部部长赵辛香的意见。她是杨修武一手提拔的干部。我看主要原因是刘副主任施加了压力。”

刘副主任?刘勇志和杨修武最近一唱一和,很是合拍啊。陆景吸了口烟,缓缓的说道:“停刊不是大事。关键是信号给的太明显。一些人蠢蠢欲动。市商行贷款给澎天文化传播公司的一个亿卷入债务纠纷,可能无法收回。”

澎天文化传播公司就是位于信息产业区的那家企业。总资产规模约2个亿左右,主要从事印刷和出版业务。

张胜利手上烟灰抖了一下,吃惊的道:“怎么回事?这胃口也太大了。”现在贪腐1000万就够得上大案标准。一个亿是什么概念?

陆景夹着菜咀嚼着,“时方传媒这家公司你了解吗?”

张胜利皱眉思索了一下,“有点印象,好像是信息产业区的龙头企业吧?”

陆景点点头。信息产业一般划分为四个行业:出版业、电影和录音业、广播电视和通信行业、信息服务和数据处理服务行业。

建业市信息产业区是省级经济开发区,级别是正处。信息产业区的企业主要从事互联网服务企业和文化传媒企业。

时方传媒涉足印刷、出版、新闻、广播、电视几个领域,是信息产业区的龙头企业。时方传媒由苏江省曰报集团、建业市广播电视大学、海天实业、滨江文化几家公司出资组建的股份制公司,最大的股东是滨江文化有限公司。

“澎天文化原来的控股股东时方传媒与现在的控股股东苏江省曰报集团起了纠纷,均不愿意承担归还市商行贷款的责任。”

张胜利微微一惊,“苏江省曰报集团?”这似乎涉及到省里的人物了。

陆景肯定的道:“不错。苏江省曰报集团是时方传媒的股东。这两家公司关系良好。这件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设好的局。建业市里的风向有变化被人嗅出了味道。你帮我打听下时方传媒背后的关系。敢赖我一个亿,恐怕很有些能量。”

《top电子》停刊整顿一时半会肯定难以复刊。他也没想着运作这件事。这本杂志的命运对景华而言无伤大雅。但是,市商行一个亿的贷款却是要解决的。

《top电子》停刊只是意味着上面有人对景华不满。而时方传媒赖账成功,则会表明景华无力守护在建业的投资。那么,如此美味的“大餐”到时候肯定会引来众多“大鳄”。

“好的。”张胜利沉声答应下来。这件事恐怕是真的有内情。

……

建业市信息产业区位于秦江区宁台镇。市级公路重修之后,从秦江区至宁台镇只需要三十分钟。信息产业区今年才设立,除了规划好的几条街道,远处枯黄的田野尽显冬季萧瑟的气息。

陆景坐在车后排,眉头深锁。上午建业市商业银行的团队和时方传媒在其宁台镇总部进行了第二次谈判。双方没有谈拢。

这次涉足的澎天文化纠纷中:时方传媒在以借款的方式挪用了澎天文化8千万资金。现在的控股澎天文化的苏江省曰报集团认为,应该首先由时方传媒归还澎天文化的贷款。

而时方传媒认为约定归还借款时间未到,理应由苏江省曰报集团先行承担市商行的贷款。

更复杂的是,时方传媒只是转让了70%的股份给苏江省曰报集团,它同时还持有澎天文化30%的股份。

“这件事很难解决?”叶妍看到陆景的眉头又皱起来,轻声问道。。

“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关键是要对症下药。”陆景说道。如果这是一个局,肯定是幕后较量才会有效果。他让叶妍跟着过来,是想让她在入主汇海大酒店之前学习一二。

突然一只柔腻娇嫩的小手放到手掌中。陆景扭头,叶妍嘴角正露出一丝明媚动人的笑容,美眸鼓励的看着他。陆景微笑道:“安慰我啊?”

那天在香港的电影院里搂过叶妍之后,两人间一些亲昵的小动作似乎变得很自然。

叶妍看着陆景乌黑明亮的眼睛,轻柔的道:“恩。会有解决办法的!”

陆景笑了笑,“谢谢!”

叶妍嘴角的笑容荡漾开,宛若栀子花开。看着她明媚的笑容,陆景的心情也好起来。

四辆车组成的车队进入秦江区,在滨江酒店门口停下来。正是吃饭的时间点,包厢里已经全部订出。滨江酒店的蟹粉狮子头在建业相当有名气。

“那就在大厅里吧。”陆景对随行的徐怀观说道。

“行。”徐怀观笑着点头,吩咐下去。徐怀观和另外一名经手放贷的于副行长和陆景坐了一桌,其余八人另坐了一桌。

点过菜后,于副行长一脸惭愧的说道:“景少,这件事我要负主要责任。”

陆景笑着摆摆手,“不能那么说。谁能料到这样的情况呢?澎天文化的业绩报表我看过,很不错。澎天文化并非没有偿还贷款的能力。再说它每多拖欠我们一天的时间,是要算利息的。我们也不亏。重点是要让澎天文化还贷款。”

徐怀观和于副行长心里就松了口气。这样的事情,惯例是要追究放贷人的责任。

菜送上来后,四人边吃着菜,边聊着时方传媒的事情。突然,二楼上传来一个响亮的男子笑声:“哈哈,想不到在这儿碰到你了,小娘皮我看你这次还有什么借口。跟劳资走吧,保证你今天爽歪歪。”

“你们要干什么?”随即又是女子的尖叫声,二楼之上一阵碟盘的落地声,虽然看不见,但也知道定是一片狼藉。

陆景摇摇头,低头吃饭。

“玛德,报警。劳资这套西服上万块。你tm的居然敢泼我一身。”

有人笑道:“叶哥,你待会射她一脸不就赚回来了。”

“哈哈。”几人张狂的笑起来。

五分钟后,两名胖胖的民警红光满脸的进来,往楼上而去。过了一会,一行人下楼。大厅的食客都好奇的看过去。

三个女孩和四个男子跟着两名民警走下来。三个女孩神色沮丧,不断的用母语交流着。四个男子脸上都带着银邪的笑容,为首一人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眼睛正在一名穿着杏色大衣的女孩身上游走。那名女孩容貌绝丽,中等身高,身材比例极好。

叶妍对陆景道:“陆景,是上次我生病的那个韩国护士。”

陆景微笑道:“我认出来了。我对美女的记忆一向深刻。”

叶妍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你不帮她们一把?看样子她们去派出所调解肯定要吃亏的。”

陆景就笑:“那是你想的。”说着,指着那几个韩国女孩道:“知道她们刚才在说什么吗?她们打算通知韩国的大使馆。这种涉外的事情,警方处理会很慎重的。”

“你听得懂韩语?”叶妍好奇的看着陆景。

陆景笑着喝汤,“我要不要谦虚的说,能听得懂一点点。”

叶妍风情万种的展颜一笑。正要走过去的那名男子看到叶妍美丽的笑容,忍不住喉咙吞了口口水,凑过来,满嘴酒气的道:“美女,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你。”

陆景皱眉,冷声道:“滚!”(。